<cite id="5zrtv"></cite>
<var id="5zrtv"></var>
<menuitem id="5zrtv"><strike id="5zrtv"></strike></menuitem>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thead id="5zrtv"></thead></video></var>
<ins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ins>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video></var>
<cite id="5zrtv"></cite>
<cite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cite>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女扮男裝死后,她開始演柔弱綠茶 > 第385章 謀反!

第385章 謀反!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一連幾日,天子未上朝,賢王宋承軒執政,不服從者皆被軟禁亦或是押入大牢聽候發落。


    一時間,朝堂上文武百官人人自危,惴惴不安。


    陰雨幾日,今日總算是個晴天。


    自季君皎服刑問斬后,宋承軒的心情好得不得了。


    退朝之后,宋承軒仍高坐金鑾殿的龍位之上,撫摸著手邊的龍首,心滿意足。


    明堂之上,他只要憑高望去,便能得見山川天地,蒼生入眼,皆在腳下,匍匐為臣。


    ——這便是萬人之上的感覺了吧?


    宋承軒的眼中閃過一抹緊繃的瘋狂,他愛撫著那龍首,一遍又一遍。


    郭凡清未退。


    只待朝臣皆退,郭凡清才上前幾步,跪在宋承軒面前:“啟稟殿下,司徒府那邊似乎有異動!


    眼中的瘋狂消散幾分,宋承軒坐正,臉色陰郁:“異動?”


    “是,”郭凡清跪在地上,態度恭敬,“屬下奉殿下命令監視司徒府,但是這幾日,司徒大人似乎都未曾露頭!


    宋承軒瞇了瞇眼睛:“知道了,本王親自去看看!


    “是!


    “另外,還有一事!惫睬逶俅畏A報。


    宋承軒有些不耐煩:“說!


    “京城一東離暗探,自稱‘難畫骨’,想要出城!


    “東離暗探?出城?”宋承軒冷嗤一聲,“本王不將這群暗探緝拿就算他們命大,竟然還敢在這個時候出城?”


    郭凡清語氣平靜:“屬下也是這般告知她的,只不過……”


    “不過什么?”


    “只不過,那個‘難畫骨’似乎與瑞王殿下有什么關聯,竟然說動了瑞王殿下開了城門!


    “宋云澤是不是瘋了?”宋承軒拍案而起,語氣凌厲肅殺!


    “如今這般緊要關頭,他竟然敢放人出去?若是消息傳出去,出了岔子,他的腦袋不想要了?”


    宋承軒言語狠厲,顯然是當真動了怒。


    郭凡清仍舊是跪在地上,姿態恭敬謙卑:“瑞王殿下說,難畫骨此人還用得到,而且他會派人監視她離開東離,不會出差錯!


    宋承軒冷哼一聲,終于走下臺階,臉色陰郁難看:“他最好是不會出差錯!


    絕對不能讓御林軍得知長安城內的消息,在他的大部隊到來之前,都不能有半分差池。


    只要三日。


    只要再過三日,他的大部隊來到京城,他便能奪得天子之位,永遠坐在那張皇位之上!


    誰都不能阻止他。


    ——宋云澤也不行。


    --


    文淵閣。


    秦不聞躺在偏院的藤椅上,嗑著瓜子曬太陽。


    如今長安城不允許出城門,她倒也樂得自在,待在文淵閣幾日也沒離開。


    這幾日也沒人來找她,她也清閑得很。


    手上戴著熟悉的玉扳指,陽光有些刺眼,秦不聞伸出手,遮擋住了刺目的光線。


    有陽光透過玉扳指,晶瑩剔透的玉色清潤,秦不聞稍稍瞇眼,舒服地打了個哈欠。


    一連幾天下雨,今日的天氣總算是好一些了。


    秦不聞注意到,最近關于長安王秦不聞的坊間傳聞,似乎有風評好轉的跡象。


    大概是因為季君皎臨終前的那句“長安王秦不聞,亦是如此”。


    京城百姓茶余飯后閑談之時,好像真的發現,那位人嫌狗憎的長安王,即便被傳得暴虐嗜殺,冷漠殘忍,也真的沒有對平頭老百姓動過手。


    當然了,這些事情,秦不聞也只是聽一聽,無甚在意。


    門外傳來推門聲。


    秦不聞瞇著眼睛沒動。


    不多時,一道清越的身影站在她面前,擋住了她面前刺目的光線。


    稍微睜開眼睛,傅司寧今日沒穿官服,一襲青衣長袍,茂林修竹。


    “我聽說,你前幾日當朝頂撞宋承軒,被停職賦閑在家了?”


    秦不聞的語氣中,帶著幾分幸災樂禍的笑意。


    傅司寧沒什么表情,只是微微頷首:“嗯,除卻我,朝中不少老臣也是如此!


    意料之中的事情。


    那些老臣的性子,秦不聞自然清楚。


    如果他們真的畏懼強權,貪生怕死,當年長安王秦不聞站在金鑾殿上的時候,他們就該俯首稱臣的。


    那群老頑固,是從她那個時代走過來的,只為那殿上明君,不懼生死。


    “季君皎的事……”傅司寧頓了頓,眉頭微蹙,“你不必過于憂思,不論如何,除非我死,絕不會讓賢王即位!


    秦不聞好整以暇地看著面前芝蘭玉樹的男子,她上下打量傅司寧一眼,終于緩緩開口:“傅司寧,你呢?”


    “什么?”傅司寧微微蹙眉,面露不解。


    “那些老臣不怕死,是因為他們是宋謹言的忠臣,自宋謹言登基以來,便忠于他,而且他們年事已高,即便是死了,因為不覺得可惜!


    頓了頓,秦不聞看向傅司寧:“傅司寧,你年紀輕輕,站在萬萬人前,厲聲呵責賢王宋承軒,你不怕死嗎?”


    傅司寧垂眸,對上少女那雙明潤的眼睛。


    那雙眸毫無雜質,纖塵不染。


    秋風乍起,吹皺一池冷水。


    “秦不聞,你大概是忘了,”傅司寧輕笑一聲,眉眼疏朗,“多年前,我曾長安王府外,拿著曜云例典,逐字逐句高聲念給你聽!


    他笑,一如許多年前那意氣風發的少年郎:“我連你都不怕,怎會怕一個賢王呢?”


    她說,希望他能守心明志。


    是以,即便是強權打壓,以死相迫,他也絕不后退半步。


    ——他要做一個好官。


    秦不聞聞言,也跟著笑起來。


    “傅司寧,當年的那個問題,不必再糾結我到底是佛陀還是魔羅了!


    傅司寧目光看向她,一眨不眨。


    “我不是神佛,也不是魔羅,”秦不聞一字一頓,“有人告訴我,我只是秦不聞!


    季君皎說,秦不聞也好,阿槿也好,甚至長安王也好。


    都是她。


    她不是什么悲天憫人的神佛,亦不是什么無惡不作的魔羅。


    她只是秦不聞。


    --


    三日后的那天清晨,宋承軒反了。


    兵馬入城,將整個皇宮圍了起來,金戈鐵騎,鐵馬冰河。


    宋承軒高坐戰馬之上,一身黑金甲胄,手持長戟,一步步走向軟禁著宋謹言的御書房。


    房門打開,宋承軒一眼便看到,正躺在那美人榻上,瞇眼小憩的宋謹言。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熟妇性饥渴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福利网站_免费一级毛片在线播放_久久久蜜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