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zrtv"></cite>
<var id="5zrtv"></var>
<menuitem id="5zrtv"><strike id="5zrtv"></strike></menuitem>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thead id="5zrtv"></thead></video></var>
<ins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ins>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video></var>
<cite id="5zrtv"></cite>
<cite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cite>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不怕;ㄍ鏁崦,就怕阿姨三十歲 > 第25章 沐老師攤上事了

第25章 沐老師攤上事了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進入學習模式的陳青山,全神貫注,心無旁騖。


    這份專注度,沐星虹自愧弗如。


    不像她,備備課,就要看一會。批批卷子,就要泡杯熱茶,吃口梅子。


    可惜,她最喜歡的作者大大——山林青夢,上一本都完結一個月了,還不開新書。


    青夢大大,您快開新書吧,我渾身癢的像是螞蟻在爬。


    您就給我一章,狠狠地將您那最新的章節塞進我饑渴的大腦里。


    逼得她都看上古龍和紅樓了。??.??????????.??????


    誒!有才華真的任性。


    啊……


    陳青山伸了個大大的懶腰,終于把你這小燒卷子給做完了。


    看了眼時間,都快到下午第四節課的下課時間了。


    朝沐星虹問道:“沐老師,你現在批還是吃個晚飯再批?”


    “先去吃晚飯吧。也到點了!


    “好的。我問下李青雀吃了沒!


    陳青山將手機重新開機。


    有一條未讀短信。一個未接電話。qq還有一條消息。


    12年威信還沒有大面積普及,在校園里更是受眾寥寥。


    跟李青雀聊天,陳青山基本以qq為主。不過也很少聊。


    本質上,陳青山是個相當無趣的人。


    會點騷話,但不多;能聊天,但不會聊騷。


    李青雀發他的信息,陳青山不看也知道,就是問他在哪里,應該已經去班級里找過自己了,沒找到。


    陳青山也沒墨跡,直接撥了個電話過去。


    然后,沐星虹近距離的,極其生動的,活靈活現的,欣賞到了一出川劇變臉。


    在她面前的陳青山,少年老成,雷厲風行,好似一臺無情的學習機器。


    然而,在接通李青雀電話后的下一秒,這個不茍言笑的男孩,齜起了牙花子,笑得跟朵狗尾巴花似的,就連聲音都溫柔了許多。


    “好好好!


    “嗯嗯嗯!


    “都依你!


    那無可奈何,甘拜下風的口吻,配上眼中的無限寵溺,讓沐星虹都有些羨慕李青雀這小丫頭。


    呵!哪有什么鐵石心腸、薄情寡義,歸根結底就是不喜歡罷了。


    ……


    沐星虹和陳青山下了教學樓,李青雀早已在樓下等候。


    三人吃完晚飯。


    陳青山陪李青雀去操場散散步消消食,沐星虹懶得動,直接回了自己辦公室。


    在陪李青雀慢走十幾分鐘后,陳青山便告別了李青雀,獨自一人回到教師辦公室。


    準備開始晚自習的復習計劃。


    剛走近門口,只聽到里面傳來沐星虹的聲音。


    “趙佳俊。不好意思,我暫時還沒有談戀愛結婚的打算,你不用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跟下一位相親對象見面吧!


    聽口吻,沐星虹應該是在打電話,陳青山當即停下了腳步,選擇在外等待沐星虹把電話打完。


    “沒感覺就是沒感覺。這世上沒有你喜歡我,我就一定要喜歡你的道理!


    “那是我媽逼我出來相親!


    “第一次吃完飯,我就覺得我們不合適。沒有第一時間告訴你,是我不對。本來我想冷淡化處理的。但好像給了你錯覺。這點,我向你說聲抱歉!


    “不是我喜歡上別人了。只是今天我懂了一個道理:既然不喜歡,就別給他希望!


    “好了。就這樣吧。趙佳俊,你不要這樣胡攪蠻纏!


    “你去我家,我也不會見你的!


    “掛了。再也不見!


    沐老師,您還真是活學活用。


    陳青山在門外又等了三分鐘,這才敲了敲辦公室門。


    “請進!


    陳青山扭開房門,走了進去,神色自若。倒是沐星虹臉上露出一抹慌張,警惕道:“陳青山,你剛到嗎?”


    “嗯。陪李青雀散完步,我就馬上回來了。沐老師,卷子,你批完了嗎?”


    “還……還沒!便逍呛缒樢患t,有種失職感。


    “好的。你慢慢批。我背會單詞!


    說完,陳青山拿起詞典,在沐星虹旁邊坐了下來,小聲默讀背誦。


    對于沐星虹剛才的電話,陳青山沒有半點追根問底的八卦之心。


    陳青山最怕麻煩,更何況還是自找麻煩。


    ……


    第二天。


    陳青山早早來沐星虹辦公室報到。


    對于沐星虹將陳青山占為己有的蠻橫霸道,其余五位任課老師也是敢怒不敢言。


    不過也都是盼陳青山好,畢竟就像沐星虹所說的,能幫陳青山一門拉50分的只有她的英語。


    不是物理化復習不起,而是英語更具性價比。


    只是今天沐星虹的精神狀態很差。


    以往沐星虹都是略施粉黛,仗著她的好底子,稍稍打點腮紅,唇釉一涂,靈氣十足。


    黑絲一穿,紅底高跟,在校園里,更是人擋殺神,佛擋殺佛的天字第一號女妖精存在。


    但今天,沐星虹一進辦公室,憔悴的好似連著在網吧通宵三天三夜的大學生似的。


    頂著濃濃的黑眼圈。原本精致絕美的臥蠶,現在只能叫肥碩的眼袋。


    在自己工位上補妝時,摳了一大勺遮瑕,就往自己臉上涂。


    更挑了支艷紅色的口紅,在唇上來回涂抹,只為讓自己氣色顯得更好看些。


    “陳青山,怎么樣?老師有沒有好看一點了?”


    沐星虹突如其來的一問,倒是讓陳青山有些不知所措,抬頭,看了一眼、兩眼、片刻、良久。


    這才低著頭,畢恭畢敬,道:“沐老師化不化妝都很好看!


    沐星虹掩嘴風鈴一笑,道:“陳青山。雖然你夸的很敷衍。但你不是第一時間就選擇敷衍,老師還是很開心的!


    陳青山沉默以對,不是接不上話,而是覺得有些俏皮話,不該出現在二人之間的聊天內容里。


    沐星虹倒是沒陳青山想的那么深,她心眼小,但她心思淺!


    一邊對著化妝鏡給自己畫著眼線,一邊用一種調侃的語氣說道:“陳青山。以后萬一有喜歡的女生問你這個問題,你可再這么回答了。雖然夸了總比不夸好。但既然夸了就要用點心思!


    “你夸女生,不能單一句好看都完事了!


    “你可以夸她的臉:這張臉好像寫得很好的第一章,使人想看下去!


    “你可以夸她的細節:你連指尖都泛起好看的顏色!


    “你可以夸她的氣質:月色與雪色之間,你是第三種絕色!


    “你更可以描述她給你的感覺:自從我們相遇的那刻,你是我白天黑夜不落的星!


    沐星虹的聲音很柔,娓娓道來,如山間流水,清婉動聽。


    剛開始,陳青山以為沐星虹又要嘮些屁嗑,沒曾想,這次竟意外有用。


    趕明兒就說給云姨聽。


    沐星虹余光瞥到了陳青山那若有所思的表情,道:“你是不是想著等會就說給李青雀聽?”


    “不是她!标惽嗌綋u了搖頭,否認道。


    沐星虹一下就抓到了陳青山話里的小漏洞。


    八卦之心,瞬間熊熊燃燒起來,有如始皇陵那萬年不滅長明燈般炙熱旺盛。


    亢奮道:“陳青山,你有其他喜歡的人?”


    “嗯!


    “跟老師說說唄。你喜歡誰?是不是還沒拿下?老師教你呀!”


    就沐星虹這孤寡三十年的單身經驗,你還當上戀愛導師了?也不怕誤人子弟。


    “不說!


    “咦!”沐星虹怪叫一聲,很是幽怨,“陳青山,你好無聊!你這么直男,是找不到女朋友的!


    “激將法也沒用。說了不說,就是不說!


    饒是沐星虹絞盡腦汁,挖空心計,面對這軟硬不吃的陳青山,也是老虎啃刺猬——無從下口。


    ……


    流光一瞬。


    一天課程結束,沒有晚自習的教師陸陸續續踏上了回家之路。


    今天1班的晚自習是數學老師秦風,已經先一步去食堂吃飯了。


    其余幾位老師也踏上了歸家的路程。


    沐星虹面露一絲難色,看了眼正在收拾辦公桌的語文老師老嚴。


    猶豫扭捏,還是開口道:“嚴老師。你方便嗎?我有幾句話想跟你說!


    “嗯?怎么了?沐老師!


    沐星虹看了眼旁邊做題的陳青山,指了指門外,道:“嚴老師,咱們去外面說!


    老嚴點了點頭,跟著沐星虹走到了辦公室外,沐星虹還將房門關了起來。


    一陣交談之后。


    兩人重新回到辦公室。


    老嚴面色凝重。


    沐星虹走到了陳青山身邊,屈膝彎腰,叫垂落胸前的一縷長發撩到身后,一臉愧色道:“陳青山,老師家里有事,今天晚自習不能跟你在辦公室復習了!


    陳青山抬頭望了沐星虹一眼,后者臉上羞慚更盛。


    那天不是說好了,接下去半個月都是強化集訓嗎?怎么老師你先打退堂鼓了。


    我這拼死拼活做卷子,就為了讓你等會給我批改講錯題呢。


    但陳青山更清楚,沐星虹幫自己補習是情分,不幫才是本分。


    本來老師沒晚自習就可以下班了,沐星虹完全是犧牲自己的個人時間來幫自己補習。


    自己要是因為這就記恨上了,真叫一個狼心狗肺。


    這世上,除了爹娘,沒有誰對你好是理所應當。


    當即微笑道:“沒事。沐老師,你忙你的。我今天也復習的差不多了。晚自習的時間,我正好拿來背詞典。爭取這幾天把這本維克多詞典全啃下來!


    “謝謝!謝謝你的理解,陳青山!”沐星虹雙手合十,心里對陳青山真的愧疚萬分,老師答應的事卻沒做到,真的很難過。


    ……


    接下來幾天。


    沐星虹的氣色越來越差,已經到了再厚的粉底和遮瑕都掩蓋不住倦色憔悴的地步。


    仿佛被一頭雄狐妖給纏住了一般,日損夜耗,整個人的精氣神斷崖式崩塌。


    每天都會跟老嚴一起下班。


    晚自習也再也沒給陳青山補過課。


    陳青山當然不會認為老嚴和沐星虹處一起去了。


    先不說沐星虹是不是饑不擇食,對大腹便便早已地中海的老嚴下得了這手。


    就老嚴年近六十的歲數,對上三十春杏的沐星虹,怕也是有心無力,望洋興嘆。


    即便拋開所有邏輯,兩人真就匪夷所思地成了。


    但男女之事,有一句話形容的好,只有累死的牛,沒有耕壞的田。


    再怎么不知節制,也不可能是沐星虹這面相神色。


    沐老師,絕逼是攤上事了。


    而且,事還不小。


    陳青山有些許頭緒,但他不太想往深里想。


    經歷的事多了,就知道水波不驚,浪靜風平,是多么的彌足珍貴。


    我就想認認真真復習,安安穩穩高考,進個c9、華五這類龍國頂尖學府。


    怎么就這么難!


    沐星虹這幾天教學水準的下滑,讓陳青山也苦惱不已。


    本來他都準備十天內搞定英語復習,但按現在的進度,半個月可能都夠嗆。


    斷人財路,如殺人父母。擋我學習之路,也該殺。


    今日周五。


    是沐星虹的晚自習。


    下班點,老嚴跟沐星虹在辦公室外,壓低了聲音,交談著。


    “沐老師,你嫂子身體不好,我得回家去照顧她。今天晚自習……要不我叫老秦留一留,叫他送你回去?”


    沐星虹心頭一嘆,強顏歡笑道:“嚴老師,你先回去吧。今晚我一個人回家!


    “可你樓下的人?”


    “沒事。他也就只敢在樓下了,你連著送我好幾天了,應該已經把他嚇住了!


    “可是……要不我跟你嫂子去個電話,我還是等你一起下班吧!


    “不用,嚴老師。你放心回去。要是真有什么意外,我打你電話!


    沐星虹說完,就進了辦公室,不再給老嚴說話的機會。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熟妇性饥渴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福利网站_免费一级毛片在线播放_久久久蜜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