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zrtv"></cite>
<var id="5zrtv"></var>
<menuitem id="5zrtv"><strike id="5zrtv"></strike></menuitem>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thead id="5zrtv"></thead></video></var>
<ins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ins>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video></var>
<cite id="5zrtv"></cite>
<cite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cite>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我是反派,不是惡魔 > 第233章 邪神

第233章 邪神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空氣在浮動,博德納哭著吼著。


    突然,一陣無形的波動掃過,連肖恩都愣了一下。


    這是……思維投影?


    思維大廳的技術……


    周遭的廢墟逐漸變得生動了起來,似乎時間在飛速地倒退。


    這里變成了小鎮廣場最初的模樣。


    “是伯納德的記憶被讀取了,以他的以太層為基礎構建了投影,這是伯納德當初所看到過的景象……”思維大廳的圣徒叁大人對這類情況再了解不過。


    思維大廳有同樣的效果,只不過,從以太層剝離意識和讀取記憶還是有不小的區別。


    這僅僅是當事人當初看到的情景,和現實并不一定吻合。


    伯納德的以太層意識展現在了周遭。


    他站在小鎮廣場的最中央,那里有一面巨大的鏡子。


    年輕的伯納德很英俊,他喜氣洋洋的。


    站在鏡子的面前,他笑著對身邊鮮活的小鎮居民說道:“偉大的潛誘者高訽回應了我的祈求,海洋之主將會響應!


    周圍的人群發出了歡呼聲和贊揚聲,鎮長模樣的中年男人上前說道:“說吧,伯納德,你把大家召集起來,是想要我們為你做什么?”


    伯納德興奮道:“小鎮上的大家都是我的朋友,是我最重視的人,我希望能夠得到大家的祝福!”


    周圍人暖心地笑了起來,年輕的郵差在起哄:“伯納德,你肯定是為了克瑞尼娜懷孕的事情!我今后是不是要當叔叔了!”


    伯納德喜笑顏開:“是的,我得到了儀式,我完成了祭祀,我可以擁有賞賜——而這個賞賜就是我的孩子!”


    “克瑞尼娜呢?”有個溫和的老婦人問道。


    伯納德指著頭頂,那里有一艘雙桅帆船,以詭異的姿態停泊在空氣之中。


    他喜氣洋洋地說道:“克瑞尼娜就在船上呢,海洋的賜福當然需要在大海上完成,一切完成之后,我請所有人參加宴會!”


    可周圍人的人似乎都沒有看到船一樣,反而熱烈地鼓起了掌。


    伯納德取出了一大堆的東西。


    有項鏈、有頭骨、有皮質地圖、有水壺、有鑰匙。


    是漁夫曾經展示給肖恩看的東西,每一樣都帶著濃重的污染。


    但在思維投影中,這些東西看上去都再正常不過了。


    伯納德將每一樣東西都按在胸口,虔誠地念著禱告的詞語。


    “我以最虔誠的心,站在您的面前,向您獻上這份祭品。


    我感謝您賜予我生命,指引我走向海洋的深處,并在我行駛的道路上守護我。


    我深知,我的每一次呼吸,每一個步伐,都離不開您的恩賜。我感謝您賜予我智慧,使我能夠認識世界,理解生活的真諦。


    今日,我獻上我最珍重的東西,祈禱您的降臨,給予我恩賜。


    請讓深海之子降臨于我的愛人克瑞尼娜……”


    他閉上眼睛念著古怪的禱告詞,但他沒有注意到,在他念詞的時候,原本還喜氣洋洋的小鎮居民們全都變得悲傷起來,他們用憐憫而哀苦的眼神靜靜地望著伯納德。


    等伯納德念完禱告詞睜開眼睛,他們又變得開心了起來。


    身后的鏡子浮動起來,天空變成了陰暗色,似乎有雷鳴藏在其中蓄勢待發。


    “請大家祝福我們!”伯納德將東西全都投入到了鏡子之中。


    小鎮的居民們慢慢地跪下來,他們伸出手,臉上帶著詭異的平靜之色。


    漸漸的,鏡子以可怕的頻率抖動起來,而小鎮居民的手也開始了胡亂的扭動。


    這并不是什么祝福的儀式……在旁邊默默觀察的肖恩想道。


    他的左前方還站著蒼老的漁夫伯納德,他迷茫地看著這一切。


    “克瑞尼娜,我、我完成了儀式……大家都祝福了我們啊……但是,你卻出了意外……”


    這時候,一個肚子圓滾滾的女人走了出來。


    她很美麗,但皮膚蒼白地可怕,圓鼓鼓的肚皮下似乎有什么東西在掙扎著要脫出。


    “克瑞尼娜……”老年的漁夫幾乎癡了。


    他又哭起來:“你和我們的孩子……”


    克瑞尼娜露出一個凄涼的表情,她慢慢走過來。


    “伯納德……你看到的一切并不真實……”


    “為什么……”


    思維投影在波動,肖恩微微皺起了眉頭。


    這次應該是克瑞尼娜的以太層意識,但克瑞尼娜已經死了才對,她最多是伯納德記憶中的執念以及那面奇怪鏡子所保留下的部分意識。


    這種存在不應該擁有以太層才對……


    年輕伯納德為妻子舉行賜子祝福儀式的畫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人留在甲板上的克瑞尼娜。


    視角截然不同。


    海洋并不平靜,蔚藍的水面呈現出奇怪的水平幅度。


    周遭的海水都在朝著一個地方涌去,那是……小鎮。


    船也在跟著過去,克瑞尼娜在拼命呼喊,但沒有人可以聽到。


    隨后,肖恩和漁夫伯納德見到了真正發生的事情。


    年輕的伯納德站在廣場之上,他面容癲狂,身邊放著一截斷掉的鐵鏈、一只龐大海獸的頭顱、一張巨大無比的監獄地圖、一大堆剛剛死去的水手尸體、一把幾乎有三米高的黑色鑰匙。


    原先的鏡子變成了一扇巨大的鏡面大門,中央的門環是兩張溢出腥臭味的大嘴,大嘴正在吞噬頭顱和尸體。


    而伯納德已經舉起了鑰匙——他要等待大門打開,去打開里面的監牢。


    那些小鎮的居民們跪在旁邊,他們一個個都被鏡面大門照了出來,在鏡子里,他們自己的鏡像死死地抓在地上不肯移動,嘴角都露出瘆人的恐怖笑容。


    他們在掙扎,但怎么也掙扎不動。


    廣場在沉沒,海水全都倒灌了進來,徹底淹沒了他們的口鼻。


    癲狂的伯納德還在高喊著:“謝謝大家的祝福!”


    鎮子居民們一個個都溺死在了水中,盯著伯納德的眼神里帶著無數的意味。


    船上的克瑞尼娜在大聲呼喊,但伯納德充耳不聞。


    終于,鏡面的大門吃掉了頭顱和水手的尸體,所有的居民全都溺死在了海水之中。


    伯納德高興地大喊起來,他舉著鑰匙走進了打開的鏡面大門之中。


    而船上,克瑞尼娜的肚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鼓了起來,她發出了痛苦的聲音。


    船也開始沉沒了,似乎所有海水都被吸進了那面打開的鏡面大門之中。


    克瑞尼娜淹沒在了海水之中,她竭力掙扎著但沒有人可以幫助她。


    鎖鏈漂浮而出,將克瑞尼娜牢牢地捆在了船艙之中,她淹死了。


    但是,在水中,她的肚皮依舊在詭異地蠕動。


    “噗——”破裂聲傳來。


    思維投影煙消云散。


    蒼老的伯納德站在原地,他不敢相信地看著這一切。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這不可能……”他痛苦而凄厲地大喊了起來。


    肖恩沉默地看著這一切。


    和自己的推測一樣……


    所謂的祝福儀式,實際上是獻祭……那些污染的道具是獻祭的祭品,所謂的祝福是所有小鎮居民的生命。


    潛誘者高訽的賜予的確是一個孩子……


    只不過,克瑞尼娜僅僅是一個復蘇的容器罷了。


    而完成了這一切的人,正是被蒙蔽了的伯納德。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他在痛哭。


    克瑞尼娜、老鎮長、郵差、醫生……他們的身軀全都飄飄忽忽的。


    “大家都原諒你了……”克瑞尼娜想要抱住自己的丈夫,可她怎么也做不到。


    嘗試了幾次之后,她只好無奈地站起身,輕聲地哭泣著:“大家都念著你曾經做過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伱是被蒙蔽了……”


    老鎮長嘆了口氣,他聲音沙。骸昂⒆,我們的小鎮因為你而揚名,你的漁船為我們的港口帶來了無數的財富,你總是照顧每一個人……也許這就是代價……”


    “明斯克鎮長……”伯納德的眼神已經完全失去了神采。


    克瑞尼娜哭著蹲到了地上,她看著自己的愛人,輕聲說道:“伯納德……這也許是命中注定,我們都成了邪神降臨的祭品……”


    伯納德痛苦的搖著頭:“不該是這樣……不該是這樣……不、不……不對!我復活了你!我明明做到了!”


    “不……那是……”克瑞尼娜顫抖著嘴唇,她猶豫了很久,最后終于開口了,“那是邪神的計謀……祂降生了,但力量并未與祂合二為一……祂一直在引誘你,引誘你復蘇祂,引誘你為祂保存力量再帶到祂的身邊……我、我只是灰海里的誘餌,你是被引誘的漁夫……”


    伯納德怔在了原地,他在顫抖。


    明斯克鎮長上前一步:“孩子,我們的意識其實一直寄生在你的身上……但我們能做的事情太少了……快跑,孩子,我們最后能做的事情,就是不讓邪神的力量與祂合二為一!


    他露出有些苦澀的笑容,但撫摸伯納德頭頂的手依舊像其兒時那么慈祥。


    “快跑,離開這里……只要你還記得我們,我們就不算真正的死去……”


    其他的投影也大喊了起來:


    “快跑,伯納德!”


    “離開這里!”


    “邪神說不定就要過來了,快走!”


    克瑞尼娜看著伯納德,眼中滿是愛意和焦急:“離開這兒,親愛的!


    “可、可是……你們……是我害死了你們,我不能離開你們……”伯納德在顫抖。


    克瑞尼娜認真說道:“把那個懷表丟了,那不是我給你的燈塔,那是邪神力量的化身——那面鏡子大門是邪神的神器,吸走了每個人慘死后的哀嚎和靈魂,你之前看到過的每個人都是你在鏡子中的倒影!”


    “那是我們的影子,但那也是邪神的影響……離開這里,然后把懷表遠遠地丟走!”


    展現出了一大堆投影似乎耗盡了許多力量,克瑞尼娜和小鎮居民的投影在變得透明,伯納德手里的懷表自己打開了。


    蔚藍的表盤上掀起了驚濤駭浪,指針燈塔變成了鮟鱇魚的發光凸起,像是觸手一樣狂亂地揮舞著。


    邪神就在附近?


    肖恩腦海里剛剛冒出了這個念頭,突然,那塊懷表就像是一下子有了生命。


    腳下的地面又開始了顫動,風沙在呼嘯。


    船艙和廣場在一起震動,旁邊的地面閃過了一層刺眼的藍光。


    那些沙土、巖石的下方變成了透明的地板,一道道的藍色能量脈絡從地底最深處閃耀著鋪開。


    “機械造物……”肖恩的瞳孔劇烈震動了起來。


    那就是說……


    就像是曾經吞噬過那個駝鈴隊伍的場景一樣,巨大的黑影游動著前來。


    但這次,肖恩可以清晰地看到,并不是巨物靠近,而是路徑上的能量塊在不斷地組成軀體。


    鯨魚躍動而出,隨即落回地底。


    這不是灰海中的奇特生物……


    應該說,腳底下的灰海全部都是一體的!


    這是以能量脈絡為核心的科技造物。


    整片灰!羌{米造物的海洋?!


    所以,懷表其實是……


    地底在顫動,那些納米造物沿著能量脈絡鋪開,腳下的深處似乎有一棟建筑物顯現了出來。


    懷表是一個啟動器……這里是主控室?


    肖恩冒出了一個荒唐的念頭。


    另一邊,愈發透明的克瑞尼娜正在大聲地催促伯納德。


    “邪神究竟是什么我們沒有人可以看清,但污染會影響所有東西!伯納德,快離開這里,然后將懷表丟到灰海以外的地方去!”


    伯納德在顫抖,那些納米造物好像不再聽從他的命令了。


    他的口鼻處流出了許許多多的灰藍色的粒子,他本就蒼老的面容在進一步的衰竭。


    伯納德喘著粗氣,喃喃道:“原來是這樣……”


    “快離開這里!”克瑞尼娜在竭力地嘶吼著。


    但伯納德只是露出一個解脫的笑容。


    “克瑞尼娜……”他轉過頭,“原來是這樣……”


    他將那一直沉入地底的鎖鏈拎了起來。


    隨著能量脈絡的清晰化,這一次,肖恩終于可以看到。


    那根鎖鏈連通著地點,它同樣由納米造物構成,只要伯納德一直抓著,各種各樣的納米造物就會隨著鎖鏈進入他的身體,為他延緩衰老、為他提供力量。


    伯納德慘笑了一聲:“克瑞尼娜……對不起,我不僅被蒙蔽了,還一直在被操控……”


    突然,他怔了一下,將目光轉向了肖恩。


    肖恩微微皺眉,后者輕聲道:“肖恩先生,你能否帶著懷表離開這里……請求你……”


    肖恩思忖著正要回答,突然,他的胳膊肘碰到了什么東西。


    下意識地轉身望去,他的呼吸一下子就緊繃了起來。


    鏡子,不知道何時出現在了他的側面。


    幽幽的鏡面映出了肖恩的半個側影。


    而這時,伯納德發出驚恐而怨恨的聲音,即將消失的克瑞尼娜和居民們全都凄厲地尖叫了起來。


    “邪神……高訽!”


    (本章完)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熟妇性饥渴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福利网站_免费一级毛片在线播放_久久久蜜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