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zrtv"></cite>
<var id="5zrtv"></var>
<menuitem id="5zrtv"><strike id="5zrtv"></strike></menuitem>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thead id="5zrtv"></thead></video></var>
<ins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ins>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video></var>
<cite id="5zrtv"></cite>
<cite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cite>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我在圣裁審判所升級加點 > 313.這是我們空間系最優秀的研究員

313.這是我們空間系最優秀的研究員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其實羅伊德很早就知道,這個世界的‘歷史和考古’,是不折不扣的高危職業,以至于在外面現世,都不允許輕易接觸。


    只是密茲卡托克這里學風淳樸,連【扭曲】都敢研究和涉足,對歷史和考古當然不會犯怵。


    不過,考古也需要空間系的參與嗎?


    羅伊德有些好奇,便問道:


    “并非推脫,只是我有些不解,考古這種項目,也需要我們空間系加入?”


    “當然,不然遇見危險了怎么逃跑?靠兩條腿嗎?”


    “呃……沒有相應的裝備嗎?”


    “有,但不確定是否有效……”


    勞倫斯教授略顯無奈的說著,伸手劃拉來一片光幕,上面是一大堆讓人頭皮發麻的數字,然后展示給羅伊德看,又用講課那般的口吻說道:


    “這是危險區那邊的空間讀數,可以看到……”


    說著,他頓了頓,有些尷尬的搖了搖頭。


    “哦不對,忘記了你應該看不懂這些,是我習慣了……”


    “誒?沒事的,您繼續說,我能看懂個大概!


    羅伊德連忙答道。


    “?”


    勞倫斯教授不由得愣了愣。


    羅伊德回憶了一番書本上的知識,又指了指光幕上的幾處讀數,解釋道:


    “您給我的書上,不是講過這些讀數怎么辨讀和理解嗎?雖然我還只是一知半解,但這些讀數看上去應該是在說明……那里的空間擾動非常嚴重?變化非常劇烈?這可能會干擾到空間型裝備的正確運轉?”


    “呃……你居然已經學到那些章節了?”


    勞倫斯教授連忙追問道。


    羅伊德笑了笑,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是啊……我都不太好意思跟您說,我花了兩天時間才學到這部分……”


    “兩天?!”


    “對啊,怎么了?是不是我的學習能力不太符合空間系的標準?那……我可以繼續努力的!”


    “不……你別說了……”


    勞倫斯教授連忙比劃出一個‘雙手下壓’的手勢,接著又是揉自己眉心,又是捶胸頓足的,嘴里還在不停嘟囔著:


    “他不是人類……他不是人類……”


    羅伊德也不清楚教授怎么突然就‘丹迪’化了,是在生氣還是怎樣?


    “教授?”


    勞倫斯教授猛的一下抬起頭來,神情還有些恍惚的樣子,又略顯語無倫次的說道:


    “咳咳……沒什么……沒什么……以后沒有我的允許,伱不許跟任何人透露你的學習進展,明白嗎?”


    說罷,他又看了看在場的其他研究員。


    幸好他們都在忙著自己手頭的事,沒人注意到這邊在聊什么。


    勞倫斯教授不由得偷偷松了口氣,又重新打起精神來,恢復了正常。


    可羅伊德卻跟著追問道:


    “?那我這進展到底算快還是算慢?”


    勞倫斯教授的山羊胡抖了抖,沒好氣的答道:


    “我不知道!不要多想!不要多問!”


    恰好這時,旁邊‘打瞌睡’的冒險家教授猛的打了個哆嗦,蘇醒了過來。


    然后目光又一次落在羅伊德身上,說道:


    “好吧,我們那邊討論好了,這次項目事關重大,即使要為此承受一些計劃外的風險也必須盡快完成……好吧,我們同意他的加入!


    雖然他已經極力掩飾著情緒,但還是能讓人察覺到語氣中那些許的嫌棄。


    以及不安……


    可勞倫斯教授卻不高興了,當即皺起了眉頭,說道:


    “怎么?我們空間系最年輕也最優秀的研究員,你們還看不上?”


    “嗯?他不是剛剛入學的新生嗎?”


    “難道新生就不能是最優秀的嗎?”


    “你……算了,和你爭論這個也沒有意義,總之,你叫羅伊德是吧?我是歷史系的費爾南德,歡迎你加入我的考古隊!


    冒險家教授自我介紹了一句,又與羅伊德禮節性的握了握手,然后繼續說道:


    “我的助教很快會聯絡你,跟你詳細解釋我們的項目,我這邊要急著進行出發前的準備,就先告辭了!


    說著,他便回頭望向了勞倫斯教授,示意他開啟傳送門送自己出去。


    可勞倫斯教授卻雙手一揣,一副愛莫能助的樣子,嘴上卻反問道:


    “學分呢?他來幫你們的忙,你給多少學分?”


    “嗯?所有參與項目的學生都是20點學分,之前不是跟你說過了嗎?”


    冒險家教授攤了攤手,答道。


    可勞倫斯教授卻邪邪一笑,直接坐地起價:


    “50!”


    “你在開玩笑吧?這根本不合規矩,何況他還是名新生!”


    “80!”


    “你……”


    “100!”


    冒險家教授急得直跳腳了,連忙舉手行了個法式軍禮。


    “好吧好吧!別加了別加了!我真是拿你沒辦法!記得不要讓其他人知道!”


    說罷,他神色復雜的打量了羅伊德一眼,走進了勞倫斯教授開啟的傳送門。


    等他離開后,勞倫斯教授才向羅伊德露出一副又壞又得意的微笑,問道:


    “學會該怎么跟這些人打交道了吧?”


    “啊這……學會了……學會了……”


    羅伊德略顯尷尬的答道。


    他還是第一次見識這種‘砍價’方式……


    學肯定是不敢學的,他怕別人跟自己來一場‘學術爭端’。


    但老教授這番幫自己謀求最大利益的舉動,還是讓他心里很是感激的。


    “謝謝您了……不過,您推薦我去參加這種項目,肯定不是單單是為了學分吧?”


    “當然不是,一開始我只是想讓你多了解一下我們空間系的運作方式,尤其是其他學科給我們找來的各種麻煩,就像今天這種事,以后你還會經常遇見,可以提前適應一下!


    勞倫斯教授說著,又把手伸進懷里,像是在翻找著什么,嘴上則繼續補充道:


    “順便,還能讓你參與一下實踐,實地去感受一下‘空間擾亂’的狀態,那會有助于你的后繼學習……


    不過,我現在卻有些后悔了,不應該答應他的,也許讓你自己學習還更好?所以剛才那種做法,也是想讓他自己知難而退,誰知道這家伙居然答應了下來,看來這個項目真的對他們歷史系非常重要?


    在密茲卡托克有句俚語:‘越是重要的事,越是容易出意外’,這話雖然沒什么科學依據,也并非百分百應驗,但應驗的概率卻也不算低,所以我開始擔心起你的安全問題了!


    他就這樣絮絮叨叨的說著,又從口袋里逐漸拿出了一副小盒子和一坨小方塊,擺在羅伊德面前。


    “這些你拿著,以后不要再用胸針這種東西開傳送門了,沒效率,還不安全……以后記得用這個!


    勞倫斯教授先指了指那口小盒子,又指了指小方塊,繼續說道:


    “物理層面上的安全,有歷史系那些人在,肯定沒什么問題的,所以主要還是空間方面的,而這個裝置能夠幫助你更好的定位自身位置,你拿著試試看就知道了!


    羅伊德這便把教授給的兩件東西,接了過來,簡單把握了一下。


    那副小盒子約莫懷表大小,可以像懷表一樣揣進兜里,打開來里面卻是各種精密而復雜的齒輪與電路。


    以羅伊德目前的知識儲備,根本看不懂,只是隱約感覺到與空間有關,并且結構上有點類似于自己之前研究過的‘便攜式護盾發生器’,也就是老詹送他的那幾坨古代遺物。


    不過腦子里倒是像第一次接觸胸針那樣,自動長出來了這裝置的使用方式。


    跟胸針的原理類似,但是用起來更方便,反應更快,定位更準,誤差更小,同時也沒有了每天只能用三次的限制。


    好東西!


    至于那個魔方大小的金屬塊,更是非常神奇,羅伊德一入手,就發現它內部居然藏著一個微型空間?


    這微型空間有點像是個定位和尋找方向的‘羅盤’,用靈感去觸碰它,就能感受到自己所處空間的大致區間。


    雖然無法定位到具體精準的坐標,但是可以大大的縮小范圍。


    羅伊德第一時間就意識到了這東西的作用和效果——


    如果能帶著這個獨特的‘空間羅盤’去到艾洛洛身邊,或許有助于測算出她身邊的精準坐標?


    這個更是好東西!


    羅伊德心頭一番暗喜,連忙向勞倫斯教授表達著謝意。


    對方則只是不痛不癢的擺了擺手,又繼續跟羅伊德說起了他在項目中該做什么和能做什么。


    首先來說——


    一定要聽指揮!一定要聽指揮!一定要聽指揮!


    然后是——


    不要好奇!不要好奇!不要好奇!


    最后是——


    不要手賤!不要手賤!不要手賤!


    勞倫斯教授的原話當然不是這么簡單,但卻真的把這三項原則重復了三遍。


    并且每一項原則,都附帶了一個慘痛的小故事,來讓羅伊德加深印象。


    比如一位眼高于頂,恃才傲物的空間系研究員,因為不太滿意領隊的路線安排,自己另辟蹊徑,最后導致整只小隊消失至今……


    他在學院里相好的小學妹也被迫含淚嫁給了別人,如今孩子都三胎了。


    又比如一位空間系的助教,對一頁古代文獻頗為好奇,擅自翻看了起來,于是當場異化成魔物,害死了旁邊兩名學生,最后被歷史系的強者重拳轟殺……


    他在現世中剛買的大別墅,只能便宜老婆和她養的小白臉了。


    以及一位空間系的新生,本來是跟著參與一場并不危險的項目,結果因為誤觸了某個機關,最后死無全尸……


    他在最后都沒有女朋友,單身至死了屬于是。


    總之,這三項原則,都是無數生命與血淚凝結而成的慘痛教訓。


    羅伊德自然是連連點頭,把這些全都銘記于心。


    “記住這三項原則,剩下的就很簡單了,你只是幫他們開門過去,再開門回來,坐標是由我們來進行測算的,你那三位學長就是在忙著測算和驗證這個!


    勞倫斯教授又繼續說著,指了指不遠處那三位研究員。


    對面則連忙回答道:


    “很快就有結果了,教授!


    “那會不會遭遇敵人?需要戰斗?”


    羅伊德跟著追問道。


    “可能會,但大概率不需要你出手,他們會叫上法師系那些蠻子的,當然,你多少得有點自保的手段……”


    勞倫斯教授說著,本來又想伸手進衣兜里找找看,但卻忽然意識到了什么,把手又放了回去。


    “差點忘了,你是【扭曲】系的,那沒問題了,你們那個體系別的不行,就是特別能打……”


    羅伊德:“…………”


    “好了,一場為期不到兩天的小項目,對我們空間系來說簡直像是日常一樣,你就不必太擔心了!


    “感覺我們空間系,會經常參與這種事?”


    “那當然了,不然你以為我們空間系的超然地位是怎么來的?靠學術水平嗎?”


    “呃……感覺在密茲卡托克,比起單純的學術研究,大家還是更注重實踐成果一些?”


    “不然呢?現在可不是那個呆在象牙塔里混日子的美好時代了,不能付諸實踐的研究,只是空談和妄想罷了!


    兩人就這樣閑聊了兩句,羅伊德忽然感覺到學生手冊正在震動,是之前冒險家教授提及的那位助教在聯絡自己,約著去歷史系的學區碰頭。


    羅伊德先回了個‘馬上到’,然后有些迫不及待的拿出剛入手的新裝備,當著勞倫斯教授的面,試用了一下。


    果然比胸針好用多了!


    只花了不到三分鐘就測算出了空間坐標,然后開門的‘手感’也是無比流暢順滑,就好比是由粗糙僵硬還帶著毛刺的木制門把手,換成女孩子的纖美柔荑那樣的差異。


    “教授,那我先過去了!


    羅伊德說了一句,發現勞倫斯教授又在揉眉心了……


    希望只是昨晚沒睡好吧?


    羅伊德這便穿過了傳送門,離開了實驗室。


    等他走后,勞倫斯教授連忙長出了一口氣,又低聲感慨道:


    “還好,比起上次的沖擊,這次要好多了,我的認知也在逐漸適應這小子的神奇……


    希望他能聽我的話,不要再讓別人知道他只用了兩天就讀完了一半的基礎理論!


    求月票呀~還差100多就夠1000了,大家幫幫忙好不好?


    (本章完)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熟妇性饥渴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福利网站_免费一级毛片在线播放_久久久蜜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