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zrtv"></cite>
<var id="5zrtv"></var>
<menuitem id="5zrtv"><strike id="5zrtv"></strike></menuitem>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thead id="5zrtv"></thead></video></var>
<ins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ins>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video></var>
<cite id="5zrtv"></cite>
<cite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cite>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么不科學 > 第 98 章

第 98 章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警察用車里的設備呼叫了總部讓派人來處理這里的事情,又讓同事叫了救護車。


    但此刻岸邊的喬鷹和段云夢的情況都非常的不好,尤其是喬鷹,她的脖頸處出現了淤青的痕跡,還有血跡從她的下半身蔓延而出,如果等救護車怕是扛不住,于是警察留下了一個,另一個直接開著警車送兩個人去醫院。


    剩下的人情況也都不好,一個個都是哆哆嗦嗦的,他們誰都沒有了手機,沒法叫人送衣服來。


    唯一渾身干爽沒有一絲不適的范思思,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被蕭澤宇抱著的蘇果兒,眼神中的惡意只要不是個傻子就不會看不出來,卻沒有一點想要幫忙的意思。


    蕭澤宇皺皺眉,然后微轉了身體,把蘇果兒護在懷里,隔開了范思思的視線。


    而趙峰以及那一家三口,就算凍得要死要活的,也在原地破口大罵互相指責著。


    沈仁和堯卓只希望救護車快點到達——如果都沒事的話堯卓還可以把人帶到物業去,但此刻地上還有一具尸體,需要有人留在這,而且物業的距離并不近,帶過去的話還不如等救護車。


    好在這個時間點并不堵車,這里又死了人,所以警察和救護車都很快就到了。


    救護車來了兩輛,趙峰和那一家三口搶先爬上了第一輛,在車里繼續互相罵著,蕭澤宇見狀,抱著蘇果兒朝著另一輛救護車走過去。


    蘇果兒現在的情況也十分的不好,她面色青白嘴唇發紫,本來她體內就寒氣逼人,現在更嚴重了,幾乎站都站不住,全靠蕭澤宇抱著才行。


    范思思看到蘇果兒的樣子,冷哼一聲攔住了他們,“你還真是能裝!”


    蘇果兒牙齒都在打仗,想回嘴也是有心無力,倒是蕭澤宇開口,“讓開點,別擋路!


    范思思一臉不可置信的看向蕭澤宇,“你以為你是誰,敢這樣和我說話?”


    蕭澤宇的回答是直接撞開了范思思,抱著蘇果兒上了救護車。


    范思思氣的幾乎要原地爆炸,“蕭澤宇,你最好和我道歉!”


    可誰搭理她呢……


    范思思咬著牙又要往救護車上爬,她一定會給蘇果兒好看,一定!


    可蕭澤宇直接伸手攔住了她,“你什么事兒都沒有,上救護車干嘛?”


    范思思見蕭澤宇一次一次的和自己過不去,于是之前有多么欣賞他,現在就多恨他,她板著一張臉,“我是記者,我有權利對新聞線索進行跟蹤采訪!


    蕭澤宇點頭,“是,你有,但是請你自己打車!


    說完這句話他又對著沈仁和堯卓開口,“快些上車!


    沈仁和堯卓看著雖然狼狽,但其實并沒有什么事情,于是決定不去醫院,留在這處理事情。


    蕭澤宇看兩個人不是胡鬧的人,于是示意醫生關上救護車的門。


    醫生為難的看了范思思一眼,但還是開口,“這位小姐,請不要妨礙我們工作,病人需要救治……”


    范思思不冷,但是她也直哆嗦,是氣的,“好,好,蕭澤宇,你給我等著!


    蕭澤宇只看自己懷里的蘇果兒,根本不搭理她。


    救護車平穩的開往醫院,蘇果兒渾身顫抖的靠在蕭澤宇的懷里,片刻之后忽然覺得有人在摸她頭頂的耳朵——沒錯,就是頭頂的,她費盡千辛萬苦才沒讓尾巴露出來,沒想到耳朵出來了!


    她立刻抬頭看著蕭澤宇,心里忐忑的無以復加,可蕭澤宇雖然臉色也被凍得不好,卻依舊帶著玩世不恭的笑容,把她往自己的懷里又拉了拉,擋住了她的耳朵然后小聲開口,“看來以后不用買貓耳朵了!


    蘇果兒……蘇果兒還能說什么呢,她又想哭又想笑,表情奇怪極了。


    蕭澤宇看她的樣子又逗她,“聊齋里的狐貍精和書生在一起,十有六七都是因為他替狐貍精擋了雷劫,你不會也因為這個吧?”


    他就說那天為什么那雷電追著他劈,原來罪魁禍首在這里。


    蘇果兒瞪他,用爪子在他身上輕輕的撲騰了一下。


    蕭澤宇低頭悄悄問她,“現在怎么辦呀?我們逃跑好不好?”


    這耳朵雖然萌,但是去醫院不行啊。


    蘇果兒顫巍巍的掏出來騰蛇酒,心疼的又喝了一口,才把耳朵縮回去,小聲開口,“還是去醫院!


    她雖然看起來糟糕透頂,甚至連人身都快維持不住了,但實際上并不會有什么大事,之所以跟去醫院,是因為趙峰,雖然她不知道堯卓為什么要她注意一下這個人,但她既然已經在物業工作了,就要聽老板的么!


    醫院那邊不提,沈仁和堯卓回物業換了衣服,又和警察交代了剛剛混亂發生的原因。


    堯卓還調出了監控錄像給警察——現在帝華小區二期沒有了刁民的惡意破壞,各種設施十分完備,人工湖這里在不同的角度上有七八個監控,足夠把事件還原了。


    等事情處理完了,沈仁和堯卓總算回到了休息室——既然寧寧在劉旺家,他們也就沒必要回房子了,反正這邊條件也不差,東西也齊全。


    兩個人重新回到這里,沈仁還有點感慨,他戳了戳堯卓,“我洗澡的時候你有沒有偷看過我?”


    堯卓:……


    “我偷看過幾次,但是其實看不太清楚!


    堯卓:……


    “我其實第一次看你洗澡,就覺得你身體每一寸線條我都特別熟悉,現在想想可不是么,你是我造出來的……”


    他忽然詭異的看了堯卓一眼,“按道理說,其實我可能算得上是你……”


    他后面的話沒說完,堯卓直接親了過去,因為總覺得沈仁說不出什么好話來!


    兩個人親吻許久,這個吻溫柔又熨帖——因為在堯卓想要加深這個吻然后方便做什么的時候,沈仁殘忍的拒絕了他,“別亂來……我們待會兒是不是應該去醫院看看?”


    他可不想扶著腰去!


    按道理是應該去的,畢竟不管怎么樣,都是在帝華小區出的事情,于是堯卓點了頭。


    沈仁想了想開口,“咱們只看段云夢喬鷹和那個蘇果兒就得了,那幾個就讓他們自生自滅去吧!”


    堯卓已經和他說了蘇果兒回來之后會接替狄竹做前臺經理,所以雖然最初面試的時候倆人有那么一點小矛盾,但既然現在是同事了,沈仁決定不計較,去看看她然后能化干戈為玉帛的話最好。


    想到今天的事情沈仁又嘆了口氣,“我真是不明白那個段夫人到底在想什么,她死了是一了百了,就不知道段云夢和喬鷹以后怎么辦!


    本來應該是一段美滿的感情,般配的婚姻,但段夫人偏偏想不開的找事兒,她現在死了倒是一了百了,但恐怕會給那兩個人留下些遺憾。


    堯卓安慰的握了握沈仁的手,可沈仁卻發現他手冷的厲害,于是去給他倒了杯熱水,“你要是不舒服的話,明天再去醫院吧!


    堯卓接過熱水,一口一口的喝了之后,忽然開口,“去不了了,琉璃來了!”


    沈仁瞠目結舌,“?”


    不是他不歡迎琉璃,畢竟他知道其實堯卓還有心結。


    可他為什么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這個他們有事情要處理的時候來?


    不過不管沈仁在想什么,琉璃,是真的來了!


    此刻的他身穿著一身雪白的長裘大氅,坐在一臺由八個人抬起的步攆之上,從帝華小區一期的正門,向著帝華物業行進著……


    那步攆通體漆黑看不出什么材料,但上面嵌著寶珠玉器,散發出來柔和的寶光,映出一片溫柔的氤氳。


    琉璃的手臂斜斜撐在那步攆的扶手之上,露出一段雪白通透宛若美玉的手臂來抵住額頭,發絲一半籠在頭頂,一半披散開來,半遮半掩住大氅微微的敞開的前襟,散落在里面煙青色的衣袍,以及那一截瑩潤的脖頸上。


    他眼角高挑,眉目斜飛,朱唇似點,眉心中間還有一點朱砂痣,讓他略顯白皙的膚色瞬間就生動了起來——任誰看了,都要稱贊一聲美人,還是個跨越了性別障礙的美人!


    步攆旁邊,還跟著一個梳著雙丫髻,穿著翠綠衣裙的小姑娘,她那衣服衣袂飄飄仙氣十足,可一看就很單薄,但她偏偏一絲冷意都感覺不到的樣子,臉頰上似乎還浮現出興奮的紅色。


    而抬著這步攆的,是八個壯漢,他們穿著的也不是現代的衣服,而是墨黑的短打勁裝,衣服下的肌肉高高隆起,和步攆上那個看起來略顯病弱的美人一對比,產生了一種強烈的沖擊感,讓眼前這樣的情狀唯美卻又不失霸氣!


    這幾個壯漢抬著步攆也健步如飛,片刻之后,就來到了帝華物業的門口,然后步攆上那個美人眼神凌厲的看向物業四樓,“堯卓,你給我出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熟妇性饥渴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福利网站_免费一级毛片在线播放_久久久蜜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