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zrtv"></cite>
<var id="5zrtv"></var>
<menuitem id="5zrtv"><strike id="5zrtv"></strike></menuitem>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thead id="5zrtv"></thead></video></var>
<ins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ins>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video></var>
<cite id="5zrtv"></cite>
<cite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cite>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么不科學 > 第 92 章

第 92 章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段夫人一臉的戾氣,眼中的神色是變幻莫測的神經質……


    她真是受夠了這段時間所有人都在和她作對的感覺!


    牌友們知道她家里的事情,不但不幫她說話,反而一個個的幸災樂禍說些孩子大了,應該放手的屁話,她生出來的孩子,憑什么不聽她的,早知道這樣,當初生下來的時候就應該把段云夢直接掐死!


    她懶得和她們計較才去的新地方打牌,但她們那些話還是讓她心情不好,害的她輸了不少的錢。


    而她丈夫的那些所謂的朋友——當初和自家交好就是想占他們家便,不然怎么聽到自己要借錢,都紛紛的找借口掛電話,自己借錢又不是不……就算自己不還,他們那么有錢,還差這點么?


    這也無所謂,反正收了租金就能還錢,但現在看起來,她那個好兒子居然是要□□了,一個月三萬,呵呵,虧他好意思說,自己如果一個月只用三萬塊度日,豈不是要被人笑死!


    既然這些人對她都這么無情無義,那她就死給他們看,她甚至掏出了手機,群發了一條短信:想看我死是吧,好,我就讓你們稱心如意!


    她死了,看這些人良心上是不是過意的去,她要折磨這些人一輩子,讓他們不得安寧,尤其是自己的那個白眼狼兒子!


    段夫人捏緊了手包的拎手,隨意進了一家小店,買了條長長的圍巾,她就要去吊死在段云夢和喬鷹的新房里,她倒要看看他們還怎么結婚,還怎么生下孽子!


    她這么想著,拎著圍巾和手包朝著帝華小區走去。


    ※※※


    蘇果兒聽到房門被敲響的時候驚了一下,慌忙仰頭又喝了口酒,把那有些不好壓制的九根尾巴收了一收,準備起身去開門。


    但……她看看墻上的掛鐘,這個時間,沒到蕭澤宇回來的時候啊。


    而且他有鑰匙啊,干嘛要敲門?


    蘇果兒雖然疑惑,但還是開了門。


    因為覺得外面是蕭澤宇,所以她特意做了個誘惑的s形的動作,倚在門框上,可門一開,外面居然站著個……蘇果兒看著外面那個人干癟的身材和干巴巴的面孔,雖然對方披散著一頭長發還穿著高跟鞋,但她也不是很能確定對方的性別。


    見不是蕭澤宇,蘇果兒雖然覺得有些意興闌珊,但還算有禮貌的開口,“請問有什么事么?”


    要是收水電煤氣費的話,蕭澤宇倒是給她留錢在家了——不過這些錢大半都被她去買了酒。


    范思思皺眉看了一眼蘇果兒,心中閃過兩個字:狐媚!


    再往房間里一打眼,見滿地空蕩蕩的酒瓶子,她心中更是不屑,“大白天酗酒,像什么樣子!”


    蘇果兒明顯的感覺到了這女人對自己的敵意,于是她也不客氣了,把手里那瓶酒一飲而盡,“關你什么事?”


    范思思聞著蘇果兒身上散發出來的酒氣——爛酒鬼身上應該有著酸臭*的味道,但偏偏蘇果兒身上帶著的好似谷物的清香一般,這讓范思思有些警惕,但……她怎么看都覺得蘇果兒不過就是個靠美色迷惑別人的酒鬼,就算漂亮了一點,也是沒什么用處的。


    于是她趾高氣昂的開了口,“離開蕭澤宇!


    蘇果兒一雙眼睛在范思思身上掃過,我天,這個是自己的情敵!


    可是完全沒有危機感啊。


    范思思看出了她眼神中的意思,不由得有些羞惱,但她把頭昂的更高,“趕緊滾!


    蘇果兒嬌滴滴的開口,“憑什么呀?”


    “憑你配不上蕭澤宇!


    蘇果兒搖曳著在原地轉了一圈,“我這樣還配不上,那誰配得上?你?嗤!”


    范思思咬牙,“你覺得蕭澤宇是只看外貌那么膚淺的人么?”


    蘇果兒點頭,“他是啊,不然干嘛選我不選你!


    ……范思思被她的理直氣壯頂的居然無語了一下,“可你除了長得好,還有什么本事?”


    范思思的口吻里盡是嘲諷,“除了讓男人養著,你還能做什么?不過是個骯臟的婊·子而已!


    她本來不想說話這么難聽,她今天來只不過是想看看被蕭澤宇金屋藏嬌的是個什么樣的人,居然能讓辦公室里的不少人都……贊不絕口。


    她絕對不是不服輸的人,如果蕭澤宇選擇的人的確比自己優秀,她是一定會送上祝福的。


    可眼前這個,卻是一個一看就不是好女人的人!


    自己如此的優秀,蕭澤宇卻對自己的屢次示好視而不見、不屑一顧,原本她還覺得這個男人拒絕了有背景的自己,是個有骨氣的漢子,可原來不過也是個被皮囊迷了眼的臭男人!


    不,不是,蕭澤宇一定不是這樣的人,還是眼前的這個狐貍精的錯。


    范思思的目光掃過蘇果兒凹凸有致的妖嬈身軀,她的眼神中帶著冷意,可蘇果兒根本不怕,還挺了挺自己的胸,又往她的胸口看了看,這讓范思思更是勃然大怒,“你看什么?”


    蘇果兒嘻嘻笑著搖頭,“我什么也沒看到!


    “你!”范思思上前一步,就想動手。


    可蘇果兒此刻眼尾上挑,臉頰微偏,一聲冷哼,“嗯?”


    范思思揚起的手,居然不敢打下去!


    她不承認自己心中那一刻居然有些畏懼,阿q的安慰自己,她可是個高學歷的人,不能和這種一看就是歡場的女人計較,那是降低自己的身份。


    她自認因為職業原因見多識廣,蘇果兒這樣一身狐媚氣息的人,肯定不是什么良家女人,于是她換了一種威脅方式,“你應該知道我的職業,所以你更該知道,我有的是辦法挖出你的過去,再把你曝光出去。你和蕭澤宇在一起,就不怕你那些金主知道了,教訓你?”


    蘇果兒狐疑的看向范思思,“金主?”


    范思思這樣,以為她慌了,于是面孔閃過自以為是的厲色,“就算你那些金主不介意,你覺得蕭澤宇會不會介意呢,嗯?”


    她這么說著,忽然覺得蘇果兒看起來有幾分眼熟,前段時間報社的確跟著警察報道了搗毀賣·淫窩點的事情,難道自己那時候看過蘇果兒的照片?


    這么想著,愈發的瞧不起蘇果兒,“我勸你還是自己離開的好,否則等我把你老底揭了……”


    “停!停!”蘇果兒制止了范思思的胡言亂語,“我一直聽人說胸大無腦,真想不到今天碰到一個沒胸也沒腦的,誰告你長得好看只能從事非法職業的,還是說你因為自己長得不好看,從事不了非法職業所以心有不甘,才這么恨長得好看的?”


    范思思冷笑,“這么說,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了?”


    蘇果兒沖著范思思做了一個你趕緊走吧的手勢,“你快回去查,我不怕給你點提示,我一直住在帝華小區,曾經在帝華建筑公司兼職工作,現在最新的工作是帝華物業的前臺經理!


    雖然還沒走馬上任,但她回來之后已經和小影聯系過了,小影說堯卓金口玉言的說過,那自己這個位置是絕對沒跑了的,果然勤加修行是沒錯的,去了毛圍脖之后不用從最底層的員工做起,直接就可以去領導層了!


    她這么一說,范思思忽然想起來自己在哪見過蘇果兒了!


    是在一張她爹非常寶貝的照片里——據說是當初市委的劉秘書長,和帝華小區的開發商老總堯卓,就物業費一事達成為民造福的協議,所以讓報社的人去報道一下,這種事當然是她爹親自去,還和劉秘書長、堯卓以及堯卓的秘書拍照的殊榮,而那個蘇果兒,就是堯卓的秘書,當時正妖妖嬈嬈的掛在堯卓的手臂上!


    只是那照片其實只是她爹從報紙上剪下來的,所以上面的人影有點模糊,她才一時之間沒直接認出來。


    但現在!


    范思思看著蘇果兒的妖嬈面孔,更加覺得她就是個出賣·身體的女人,而她的金主就是堯卓,不然帝華小區的房子最近雖然降價了,但之前的價格,可不是一個年輕女子買得起的。


    范思思看著蘇果兒,“你別后悔!”


    她回去就要挖著女人的黑料,到時候擺在蕭澤宇的面前!


    蘇果兒看著范思思踩著高跟鞋蹬蹬蹬的離開,關上門,又放出了自己的九根尾巴,然后嘆了口氣。


    雖然酒精能暫時壓制她體內因為渡劫受傷而產生的寒氣,讓她勉強維持人形,但終究不是長久之計,還是要去李九針那里拿些騰蛇酒,再回去好生調養才好。


    而且小影也說了,ceniria身上那只魅,自己也得抓緊解決,堯卓忽然又忽然消失,帝華小區里的群妖,大概也只有自己才能稍稍震懾一下……


    就算……就算舍不得蕭澤宇,但來日方長!


    這樣想著,她把手里的酒瓶扔在地下,給蕭澤宇留了張紙條,也朝著帝華小區趕回去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熟妇性饥渴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福利网站_免费一级毛片在线播放_久久久蜜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