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zrtv"></cite>
<var id="5zrtv"></var>
<menuitem id="5zrtv"><strike id="5zrtv"></strike></menuitem>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thead id="5zrtv"></thead></video></var>
<ins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ins>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video></var>
<cite id="5zrtv"></cite>
<cite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cite>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么不科學 > 第 89 章

第 89 章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沒人愿意和一個類似神經病在一起。


    時軒止看看周圍的人,大概也明白他們的想法,于是他沖何江宇點頭,“你和我來!


    何江宇傻眼了,時軒止不會是要和他去醫院吧?那他寧愿就這樣凍死或者流血而死。


    事實上時軒止的確是想好心的送何江宇去醫院,也算是找到一個合適的借口離開這個和他有點格格不入的舞會現場。


    本來他是不會來這里的,不是他覺得自己高高在上,而是只要他出現的地方,都會讓人覺得壓抑,所以他很自覺的少出現在公共場合,但是原本調音響的同學遲遲不來,怕舞會開了天窗,萬般無奈有人想起他似乎會調這個音響,于是膽戰心驚找到了他讓他幫忙調試一下。


    其實一個學校的迎新晚會,本來應該請專業人士來弄音響燈光的,但是曲溪大學之所以能名揚海內外就是因為他的與眾不同,既然是學生的晚會,學校就把一切都交給學生,除了出借大廳之外,學校不會插手更多的事情,這也算是給學生充分的自由,事實證明,曲溪大學很成功。


    而現在,音響調好了,他可以退場了,還順便帶走了難民一個。


    兩個人站在恢復了喧嘩熱鬧的多功能大廳的門口,外面的雨居然在他們出來的瞬間停了,這讓何江宇驚恐的看向時軒止,“你把雨停下來的?”


    時軒止正琢磨怎么處理何江宇,沒聽清何江宇的話,他反問,“你說什么?”


    何江宇吞了口口水,這種泄露天機的事情自己怎么可以問出來呢?“沒什么沒什么!


    于是,一個嶄新的誤會,在舞會外面,產生了。


    時軒止也是人,是人就有好奇心,于是他打量了一下何江宇,“你怎么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子的?”


    這個血淚史,非要在自己頭破血流的時候問么?而且這其中一部分血淚明明就是你造成的,你要我怎么和你說,說了之后他擔心時軒止會讓他見不到明天的太陽,所以何江宇只用眼神控訴時軒止。


    時軒止沒太看懂,但是也能稍微理解那種不愿意說出自己糗事的心里,所以他問了下一個問題,“你打算怎么做?”


    事實上何江宇甚至希望時軒止能把自己扔在這里任自己自生自滅,于是他委婉的開口,“其實你不用管我不用管我,這么一點血是不會死人的,我也不會因為被花盆砸了一下就腦震蕩或者失憶什么的,所以你真的不用管我!


    時軒止皺眉看何江宇,既然他沒有什么好的,具有建設性的意見,那么就只好自己來決定了,“你跟我來!


    雨后夜晚的小風一吹,何江宇抖了兩小下之后,還是跟上了時軒止。


    其實他不想跟上去,但是,他很擔心時軒止朝自己仍出來一個符,然后自己就身不由己了,與其這樣還不如自己主動一點。


    時軒止帶何江宇走在學校里。


    何江宇膽戰心驚的跟在時軒止的身后,對了,剛剛他踢了他一腳,時軒止,會不會報復他啊,比如殺人滅口之類的?而且還是用那種毫無痕跡的殺法,比如抽出靈魂之類的……


    如果真的到了那個地步,何江宇咬牙,自己怎么也要和時軒止拼了,盡管可能拼不過。


    時軒止是帶何江宇去自己的寢室。


    他所在的二號寢室樓是離多功能廳最近的一個寢室樓,到了寢室,時軒止找出自己的一套衣服遞給何江宇。


    何江宇一時之間有點呆,這是,要給自己穿么?


    的確是,時軒止很直觀的看到了何江宇的身材,雖然比自己高點壯點,但是還是能湊合的,遞給他之后發現他還在那發呆,“穿上,走!


    “去哪?”


    “醫院!


    啊,居然是去醫院,他本來以為時軒止會弄一個符按在自己的傷口上,然后就止血了呢。


    想象力太豐富不是好事啊不是好事何江宇同學。


    何江宇套吧上時軒止的衣服,和時軒止打車去了曲溪第一人民醫院。


    外科里,小護士一點也不溫柔的擦掉何江宇腦門上的血漬,露出傷口,大夫看了一眼,“沒多嚴重,不用縫針,包扎一下就可以!


    誰敢說醫院是沒病也能給你找出病的地方何江宇就和誰急,當然誰要說醫院是救死扶傷的地方估計他也急,而且以后他想象的制服誘惑里面,再也不會出現護士這個職業了,那小護士粗手粗腳的弄得他已經不在流血的傷口,再次滴下血來,他用手抹了一把,罵了一句,“我cao!”這真的是醫院么?他怎么覺得這護士比時軒止還沒有同情心。如果不是他意志堅定,如果不是他認為自己是男子漢大丈夫,他一定嚎叫,媽的這也太他媽疼了。


    等他包扎好,走出外科的辦公室,看到等在外邊的時軒止的時候,一種親切的感覺,油然而生,還不如剛剛求時軒止燒一道符在自己腦袋上呢。


    而且經過這一個來小時的相處,何江宇也覺得,其實時軒止,也沒有想象里的那么可怕,頂多就是人看著冷漠一點,不愛說話了一點,行為舉止稍微不普通了一點,其他,還是很正常的嗎。


    他甚至覺得時軒止是被所有人誤解了,這樣一個人,怎么可能是傳說里的那種怪胎呢,借給自己衣服還替自己付了出租車掛號費等費用的時軒止,何江宇用動物的直覺感覺,這個人,不算壞。


    雖然在他這么想的同時,腦子里同時出現了傳說七,傳說七中時軒止是一個鐵石心腸的人,曾經有一個聶小倩一樣的女鬼跪在他的面前求他饒了她,放她一條生路,女鬼凄美的表情外加柔弱的動作,是那么的惹人憐愛,但是時軒止還是毫不猶豫的消滅了她,這就說明了他是多么的無情。


    不過傳說么,都是夸張的,反正他現在覺得時軒止人不錯,可以做朋友,于是他自然了很多,他對時軒止展示了一下自己重新沾上了血跡的手,“等我去洗洗啊!


    說完就何江宇大搖大擺的走在了前面,他去找洗手間洗手。


    時軒止只好跟在他的身后。


    這一樓層的洗手間在樓梯的另一側,何江宇走到樓梯的時候,漫不經心的往下一瞥,然后他炸了毛了,“方輝!”


    一邊叫著一邊朝樓下的方向跑過去,根本忘了自己還一手的血跡要去洗掉。


    時軒止朝何江宇跑的方向看了一眼,皺了一下眉頭,跟了過去。


    何江宇氣啊,方輝在聽到自己的聲音之后,扭頭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居然,扭頭就跑,好像自己是一個怪物一樣。


    他怎么咽得下這口氣啊,如果不是以為時軒止是方輝的話,他那一腳怎么會踢下去,如果他沒有踢下去,怎么可能撞到柜子導致受傷,如果沒有受傷怎么可能膽戰心驚的和時軒止在一起那么久,雖然現在他覺得認識時軒止不是什么壞事,但是剛剛他是真的覺得自己要小命不保的。


    這些其實都是小事,其實他還是有點擔心方輝的,要知道如果沒有事的話,方輝絕對不會放下自己的工作不做,畢竟雖然學費學校給予了減免,但是生活費還得靠這些打工所得的工資的,方輝一般絕對不會曠工的,所以方輝不在那,何江宇有點小擔心,而且又在醫院這種地方看到了方輝,自然覺得方輝是出了點什么事情才來醫院。


    而方輝見到自己轉身就跑,這真讓何江宇覺得有點怒,外加有一些條件反射,人家跑,自己就追的這種條件反射,所以他追了上去。


    方輝的運動神經明顯不如何江宇,沒跑到走廊的盡頭就被何江宇給追上了,何江宇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伸手抓住了方輝的肩膀,一個血紅的手印印在了方輝灰色的t恤上。


    方輝終于停下了,疑惑的看著何江宇搭在自己肩上的手,還沒等他開口,何江宇的腳就踹了上來,“老子叫你,你跑什么跑,老子是鬼么?”


    馬上有值班醫生在另一邊怒吼,“小點聲,里面婦產科正手術呢!


    何江宇做了個鬼臉,壓低聲音繼續追問方輝,“你跑什么你!


    方輝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之后,時軒止也跟了上來,方輝不跑了,他站在那里,警戒的盯著時軒止看。


    何江宇看到了方輝的表情和眼神,他估摸著自己剛才也是這么看時軒止的,有點不好意思,他馬上拍拍方輝,“沒事,我頭砸破了,時軒止陪我來醫院!


    說著把方輝擠到墻邊,嘀嘀咕咕簡單的幾句話,把自己這一晚上的倒霉事情都告訴了方輝。


    還好方輝沒有笑,不然他發誓一定一拳打過去。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熟妇性饥渴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福利网站_免费一级毛片在线播放_久久久蜜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