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zrtv"></cite>
<var id="5zrtv"></var>
<menuitem id="5zrtv"><strike id="5zrtv"></strike></menuitem>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thead id="5zrtv"></thead></video></var>
<ins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ins>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video></var>
<cite id="5zrtv"></cite>
<cite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cite>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么不科學 > 第 86 章

第 86 章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但這幾個人怎么可能放過他,“叫妹子開車!”


    最好把他給徹底灌倒了,讓他有心無力,這才能讓他們心里平衡。


    蕭澤宇剛想想也是,于是把酒杯接過來,轉頭問蘇果兒,“有駕照吧?”


    卻發現蘇果兒的目光緊緊盯著他手里那杯酒,眼中閃著亮閃閃的光,活脫脫一副酒鬼的模樣,完美的演繹了什么叫做欲罷不能。


    他這才想起來,來的路上蘇果兒自己就喝了一瓶二鍋頭,直接就是酒駕了,于是苦笑,“還是饒了我吧,差點忘了她已經喝過酒了!


    趙安拍著胸脯義氣干云,“蕭哥,喝吧,哥們兒家是三居室,今晚單獨給你們一間,我們幾個擠在剩下兩間外加客廳,保證不打擾你!”


    蕭澤宇和這幫兄弟在一起,說話總是未語三分笑的,他頗無奈的搖搖頭,“我真謝謝你高估了我的無恥程度!


    蕭澤宇又看蘇果兒,也不知道她聽懂了沒有,但此刻她似乎根本沒注意這群人在說什么,似乎整個靈魂都被他手里這杯酒給勾走了。


    蕭澤宇只想嘆氣,這妹子,似乎不太正常,今晚兒這真是艷遇么?


    蘇果兒發現蕭澤宇端著酒杯看自己,就把那只柔若無骨手伸向了蕭澤宇,表情盡是期待,“要不,我來替你喝?”


    一群人聽了眼睛刷一下就亮了,“喲,妹子也能喝,那一起來呀!”


    “妹子喝了,我們就放過蕭哥!


    “今晚蕭哥倒不倒,就看妹子你給不給力啊了!”


    “妹子要是不給力,蕭哥可照樣要遭殃!


    可蕭澤宇哪里是叫妹子擋酒的人,他面上帶著苦笑,聲音卻歡快,“去,你們一伙兒大男人,也好意思!


    他剛要仰頭走一個,卻見蘇果兒手一伸,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他手里的酒杯就到了蘇果兒手里。


    蘇果兒笑顏如花千嬌百媚,“那可說好了,只要我不倒下,就把他給我留著!


    蕭澤宇身邊那些兄弟已經淚眼看他了,不用說他都能猜出來這些人在想什么。


    ——這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有妹子就算了,妹子還這么護著他!


    ——今晚的蕭哥還是一樣讓人想掐死解恨!


    于是趙安的聲音難免多了幾分陰測測……


    “妹子,能喝多少?”


    蘇果兒笑著挑眉,“試試不就知道了!


    又用會說話的眼睛給了蕭澤宇一個眼風,蕭澤宇利馬翻譯了過來,她說的是反正今晚不會放過你。


    這一瞬他簡直有直接扯了妹子就走的沖動。


    但眾人已經一起挽袖子開始倒酒了,和蕭澤宇什么時候不能喝,但是和妹子喝酒的機會對單身狗來說,不可多得!


    “妹子喝白的還是啤的?”


    “趙安,去把你珍藏那瓶紅的拿出來,妹子應該喝紅的!”


    趙安果然屁顛屁顛的去了,蕭澤宇在他身后伸出手:“誒!別啊,不是……”


    可趙安已經不見蹤影,蕭澤宇只能把那句“不是說那瓶酒只有你結婚才能喝”給吞了下去。


    片刻后趙安又屁顛屁顛的捧著紅酒瓶跑回來,蕭澤宇發現蘇果兒的眼神更亮了,她盯著趙安手里的酒瓶,深呼吸了一下,然后臉上泛起紅暈,“這瓶可真是好東西,拿出來你舍得?”


    趙安頓時高興了,“妹子,識貨!


    蕭澤宇只想扶額,他轉移話題,環視一圈發問:“怎么不見峰子!


    趙安卻好像沒聽到他的問題一樣,把酒瓶直接遞給蘇果兒,“給識貨的人喝,舍得!”


    蕭澤宇察覺有人在他身后輕輕扯了自己衣襟一下,察覺到自己似乎碰到了禁區,于是住了口。


    好在氣氛因為蘇果兒依舊熱烈,蘇果兒一手酒瓶一手杯,“這個得放到最后慢慢品!


    接著蘇果兒一個仰頭,杯中的酒一干二凈,“等什么呢?走起!”


    單身狗們立馬沸騰了。


    蕭澤宇于是就被這樣擠出了戰圈,他也不生氣,一筷子一筷子的夾著肉和菜,然后看著蘇果兒和這群人觥籌交錯。


    吃的差不多了,他就閑適的靠在椅背上,微瞇著眼看蘇果兒。


    先喝的是啤的,一杯一杯又一杯,不管是誰敬的誰端的又是誰要陪的,只要蘇果兒杯里有酒,她就來者不拒一飲而盡,讓人看著覺得囂張又痛快。


    酒氣些微的蒸騰在蘇果兒的臉上,浮起一片紅暈,給原本就是美女的蘇果兒又添了幾分艷色,讓她一舉手一投足,都性感又誘惑,看的蕭澤宇覺得有些口干舌燥。


    看氣氛正好,他站起來走向洗手間,洗了下手之后倚在洗衣機上等著,果然沒一會兒,洗手間的門被再次推開了。


    蕭澤宇抱著胸看向來人:“說吧,怎么回事?”


    剛剛他身后站著的就是喻江然,扯他衣角的肯定是他。


    俞江然苦笑一下,“蕭哥你剛出差回來不知道,安子和趙峰鬧掰了!


    “這可新鮮了!


    趙安趙峰是大學同學,同姓又同時來了報社,所以關系一向不錯。


    “蕭哥你怎么不驚訝!


    “我怎么不驚訝,你先和我說說為什么他倆鬧掰了,安子就要把老婆酒給喝了,別告訴我安子對趙峰有什么別的心思!


    俞江然狠狠的抖了一下,“蕭哥,你這笑話說的我冷!


    “別廢話,到底怎么回事!


    “安子和趙峰不是一起來的么,轉正也差不多一起,倆人都就差一篇論文要發表了,安子寫了半年,前幾天郵寄給了雜志,結果那邊回復說上一期已經發了,安子一看,居然是趙峰發的,除了結尾略有不同,其他地方標點符號都沒變!


    蕭澤宇沉吟了一下,“偷論文這事兒,不像是趙峰能干出來的!


    俞江然急了,“蕭哥你不是提醒過安子好幾次別和趙峰走太近,怎么這會兒替他說話?”


    蕭澤宇按住要跳起來的俞江然,“我是說這肯定不是趙峰直接下的手,他……”蕭澤宇不屑的冷哼一聲。


    俞江然泄了氣,“你知道安子一直追李卉吧,房子也是因為李卉買的,趙峰說了,這論文是李卉給他的,說是特地幫他寫的,他也不知道是安子的,推了個干干凈凈!


    俞江然又冷笑一聲,“前段時間李卉忽然說要來看看安子的房子,把安子樂夠嗆,結果誰知道出了這事——李卉也承認就是她拿的,還和安子說要是敢說出去,她就告安子弓雖女干她,這也就算了,還把安子一頓埋汰,說安子癩□□想吃天鵝肉,也不知道這她怎么和趙峰勾搭到一起的,真是賤到一塊去了!


    蕭澤宇不出聲,俞江然自己說個不停,“我們要鬧出去,安子還勸我們,說手里沒證據,在被反咬一口,而且真鬧僵了對我們不好,真是便宜了那對狗男女!


    蕭澤宇忽然嗤笑一聲,“便宜不了!


    俞江然眼睛一亮,把腦袋湊過去,“蕭哥,有什么□□,說出來給兄弟們撒撒火!


    “趙峰正追咱們總編家的閨女呢!


    俞江然狐疑,“你怎么知道!


    蕭澤宇但笑不語。


    俞江然悟了,“安子說的對,蕭哥你真應該被天打雷劈!”


    蕭澤宇現在對這事兒敏感,抽了俞江然腦袋一下,“別胡說!


    俞江然又糾結了,“要不,蕭哥你把總編他閨女拿下吧,不然真被趙峰追上了,李卉那倒是報仇雪恨了,可也太便宜趙峰了!


    蕭澤宇指指外面,“那有一個尤物等著我,你叫我去追總編那排骨精似的老閨女?”


    “蕭哥,為了兄弟!”


    “行了行了,總編雖然不是勢利眼,但也看不上家里是土溝里刨食的趙峰的,回頭把這信兒透出去就差不多了!


    俞江然想想也是這么個理兒,和蕭澤宇勾肩搭背的走出了洗手間。


    外面氣氛正火熱,趙安大著舌頭端起酒杯叫蘇果兒,“嫂子!”


    不等蘇果兒回答,他的目光就開始四下撒摸,“我蕭哥呢?”


    看了一圈才找到蕭澤宇,“你不老實兒坐在那,去哪了?”


    蕭澤宇趕緊做好,“別胡說啊!


    趙安疑惑,“嫂子,我胡說什么了?”


    蘇果兒眼角含笑,目光從蕭澤宇身上溜了一圈,“嗯?”


    蕭澤宇頓覺渾身不自在,“亂叫什么?”


    趙安卻根本不管蕭澤宇,“我蕭哥妹子多,但是,我就認你是我嫂子!”


    蘇果兒就又睨了蕭澤宇一眼,“嗯?”


    蕭澤宇不知為何升起一股心虛,那閑適的坐姿都要維持不住了,“真喝多了是吧?”


    可偏偏周圍響起一片附和聲,“對,就認你!


    “那些妹子,嗤!”


    “是么?”蘇果兒的目光勾著蕭澤宇,卻也沒冷落了這幫人,“和我好好說說,那些妹子都什么樣?”


    明明只是一場艷遇,可蕭澤宇卻覺得,自己的冷汗都要下來了。


    “以為我們看不出來,都巴不得蕭哥別再搭理我們!


    “對,對,哪有嫂子你好,又漂亮又能喝,還陪我們喝!


    接下來的場景就讓蕭澤宇比較無語了。


    這些人得到了蘇果兒的鼓勵,于是一個個的都端著酒杯來她跟前賣蠢,說兩句,喝一杯,說兩句,喝一杯,旁邊還有跟著起哄的,一時間倒是熱鬧非凡。


    但別看這伙人叫著不醉不歸,可其實都沒多少量,到了出賣蕭澤宇“*”這程度的時候,基本上已經神志不清了。


    于是蕭澤宇就看著一個人端著酒杯交代了他是怎么認識了其他的妹子,接著就鉆到了桌子底下,另一個人上前補全中間過場,說到激動處和蘇果兒一個碰杯,喝完就癱在了椅子上,第三個人過去訴說后果——無非就是分手,說到這里這人一個唏噓,“這都是命!就好像我單身狗的宿命!”然后就淚眼吧擦的抱著他旁邊一個漢子哭去了。


    反正還沒說到第四個妹子,這伙人就全軍覆沒了,只剩下蘇果兒在那拿著趙安用最后的意識以及控制力給她打開的紅酒,一口一口的品著,如果背景不是滿地的大漢,那將會唯美的無以復加。


    蕭澤宇頭痛的看著自己這幫丟人現眼的兄弟,但事已至此,只能讓蘇果兒等等,然后扛著把他們分別丟在床上或者沙發上。


    蕭澤宇安置好最后一個兄弟從房間出來的時候,蘇果兒正喝掉了最后一口紅酒,臉上紅潤水嫩的宛若初綻的花朵,眼睛也亮的好似在發光。


    蕭澤宇暗暗嘆口氣,朝著蘇果兒伸出手,“還行么?”


    雖說蘇果兒端坐在椅子上穩如泰山,但蕭澤宇知道有些人喝多了如果不動作,看不出和平時有什么區別。


    好在蘇果兒是真有量,她站起來,“沒事兒!


    不過卻也沒把手遞給蕭澤宇,反而看向他的目光有些意味深長。


    蕭澤宇心里是覺得有些可惜的,不過卻也沒打算多做糾纏——他的情史是豐富了一點,不過都是各取所需你情我愿,如果對方不愿意,他也不會強人所難,就好像他對對方不滿,也不會忍一樣。


    于是他開口,“我先把你送回家!


    然后他就看到蘇果兒呆了一下,“?去你家不行么?”


    蕭澤宇也呆了一下,有點鬧不清楚蘇果兒的想法。


    蘇果兒無辜的看向他,“不行么?那去開房?”


    一瞬間蕭澤宇有種自己老了不知道現在的妹子在想什么的感覺,但還是笑道,“只要你跟我走,去哪都行!


    然后他就看到蘇果兒又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隨后下定了決心一樣,從那堆沒喝完的酒里抽出一瓶二鍋頭,然后對著他說:“那走吧!”


    蕭澤宇:“……”


    出門上了車,蘇果兒把二鍋頭打開喝了幾口,動作優美的仿若喝的的陳年茅臺。


    蕭澤宇很想問問妹子你是想把自己灌醉了么?你今晚兒到底是想不想和我春風一度呢?


    于是蕭澤宇開口問她,“去錦江之星?”


    那是一家四星酒店——蕭澤宇活了二十七年,除了頭十來年靠的是福利院,剩下的日子全是自己打拼,奈何也不知道是他的性格出了問題,還是這個社會出了問題,盡管他積極工作,認真交友,但到最后除了一幫朋友一輛破車之外,房子票子都沒攢下。


    反正他改變不了社會,也不愿意改變自己,所幸一人吃飽全家不餓,而且對生活質量要求也沒多高,所以還算自由自在。


    這也從側面說明,他的居住環境沒有多理想,租來的房子雖然對于一個單身漢來說還算潔凈,但絕對不能說舒適。


    不過他也不是第一次帶妹子回去,但還是第一次覺得應該給妹子更好的環境。


    實在是副駕上坐著的蘇果兒太過艷色逼人,對比之下他覺得自己的狗窩會更加不堪入目。


    可蘇果兒掏了掏口袋,“我沒帶身份證!


    就算有,也在剛剛那場雷劫里灰飛煙滅了,她現在可沒力氣再變一張出來。


    于是她又對著蕭澤宇笑,“你家藏著我不能看的東西?”


    蕭澤宇的回答是一腳油門。


    兩個人進了房間之后,就天雷勾動了地火一般,直接扭在了一起,蕭澤宇擁著蘇果兒一路親著一路踉蹌的朝著臥室走,行進途中衣服灑了一地,到了床上的時候,兩個人已經都是蓄勢待發。


    蘇果兒整個人都在抖,她輕輕開口,“你輕一點,我怕疼!


    蕭澤宇一愣,看向蘇果兒的眼中有不可置信,“第一次?”


    蘇果兒點頭,蕭澤宇頓覺哭笑不得。


    這妹子……自己不忍心碰。


    他拿了被子把蘇果兒包住,又給自己披了床單,蘇果兒愣愣的看著他,“這是什么姿勢?”


    她好歹也是個狐貍精,雖然沒有親身試過,但,總歸是見多識廣的,沒聽說過還有這么嗯嗯的啊。


    蕭澤宇苦笑,“什么姿勢,我不看你,你穿衣服走吧!


    說完他就真閉上了眼睛。


    蘇果兒大怒,“你把我褲子都脫了,然后和我說這個?”


    說完就上來撕扯蕭澤宇,于是兩個人瞬間滾成一團,蕭澤宇的眼睛和她的對上,然后開口,“不后悔?”


    蘇果兒重重點頭,于是一室春光被月色遮掩……


    第二天早晨蕭澤宇起來的時候感覺神清氣爽,他看了看把自己包裹在羽絨被里,只露出半邊雪白面孔和一對黝黑瞳仁的蘇果兒,聲音不由自主的溫柔了點,“想吃什么,我去給你買!


    蘇果兒只覺得自己快要熬不住,但又實在舍不得,于是開口,“快去給我買兩瓶酒!


    蕭澤宇呆了下,隨即笑出聲下了樓,片刻后拿著幾樣早點和兩瓶酒回來,“先吃了飯再喝酒!


    蘇果兒點頭,也不穿衣服,在被子里和蕭澤宇一起吃飯,蕭澤宇的目光朝著她被子看過去,“好好吃飯,別亂動,小心著涼!


    蘇果兒一驚,努力的收了收控制不住的尾巴,然后點了點頭,等吃了飯蕭澤宇收拾了一下要去上班,他遲疑了一下還是開口,“你是等我回來,還是?”


    “等你回來!碧K果兒想也不想的開口。


    蕭澤宇不由得就彎了眼睛,“好,中午記得吃飯,床頭柜里有外賣電話,晚上我帶你吃好吃的!


    他說完出了門,在關門聲響起的一瞬,被子里沖出來九根狐尾,幾乎把屋子填滿,蘇果兒顫著手打開一瓶酒,一邊喝一邊念叨,“美色誤人,美色誤人!”


    蕭澤宇到了報社,滿心都是蘇果兒,再加上趙安他們擠眉弄眼的問昨晚的事情,讓他更是笑的一片蕩漾。


    范思思從總編辦公室出來,經過蕭澤宇身邊的時候,正把趙安他們的羨慕嫉妒恨聽個正著,于是冷哼一聲走過去。


    她身后跟著的是趙峰,他也朝著他們幾個走過來,一臉愧疚小聲開口,“安子,這事兒,我真不知道!


    趙安不接茬,甚至根本不搭理趙峰,可趙峰卻是松了口氣的,趙安不搭理他,才說明這事兒過去了。


    他心中正得意,忽然發現蕭澤宇正看自己,他心中一凜,不由得避開了蕭澤宇的目光。


    可隨后他又覺得惱羞成怒,蕭澤宇不過是比自己來的早幾年罷了,雖然是老油條,但,以后肯定不如自己,于是他狠狠的瞪回去,可蕭澤宇卻早挪開了目光,根本沒看到他發狠。


    趙峰一陣氣惱,他憑什么這么忽視自己!


    可這氣惱隨著他打開電腦,就變成了好心情。


    網絡上關于ceniria的報道鋪天蓋地,在他的引導下,開始有人提出最初報道這件事情的人擁有如何敏銳的洞察力,又是怎樣的無所畏懼,還能透過現象看到現在社會上年輕人不尊重老人的態度……


    一直看到午飯的時候,他發了個信息,想邀請范思思一起和自己去吃飯,可范思思卻給了他一個冷臉。


    他也不介意,反正范思思已經和他有一腿了,早晚都是他的人,現在不和自己同進同正好,自己剛拒絕了李卉就和她在一起的話,難免會被說閑話。


    而且和范思思吃飯總要講究個氣氛排場,還不如去食堂,省心又省錢。


    但是他的好心情,在踏入食堂的一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因為他看到了易新蓮,正推著餐車收拾著殘羹剩肴。


    易新蓮見到他很是開心,剛想打招呼,就看趙峰冷著一張臉,“你怎么在這?”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熟妇性饥渴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福利网站_免费一级毛片在线播放_久久久蜜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