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zrtv"></cite>
<var id="5zrtv"></var>
<menuitem id="5zrtv"><strike id="5zrtv"></strike></menuitem>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thead id="5zrtv"></thead></video></var>
<ins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ins>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video></var>
<cite id="5zrtv"></cite>
<cite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cite>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么不科學 > 第 85 章

第 85 章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兩個人回去之后依舊沉默。


    衛妍明顯的感覺到了兩個人的不對勁,于是她也只是沉默。


    最終還是何江宇開口,“這個鬼,真的這么厲害?”


    時軒止不知道怎么回答這個問題,他甚至沒有看到對手,只是被對手的陰氣逼住了。


    其實他原本也不至于那樣沒用,問題還是處在何江宇的身上。


    那些陰氣雖然普通人感覺不到,但是那陰氣對于鬼來說,就相當于人的手,如果是他自己的話,他可能會散開結界直接去接觸陰氣,然后找到對手,再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解決問題,但是他身邊卻偏偏有何江宇。


    如果何江宇接觸到那陰氣,如果那個鬼首先去對付的是何江宇……


    他不希望何江宇有一點的閃失,所以他只能勉力的維持那結界。


    但是這樣的話,他絕對不會說出口,因為何江宇站在自己的身邊,其實對自己來說未必不是一種支持。


    見時軒止不說過,何江宇反而好像松了一口氣的樣子,他大大咧咧的坐下,“大不了就是死,死了變鬼咱倆掐死他!


    還是一副同生共死的架勢。


    時軒止看了看他,“也未必!


    ……


    接下來的日子兩人一鬼輕松多了,因為已經確定了這個鬼魂是在沒有月亮的晚上才出現的,所以終于不用每天晚上都去巡邏了。


    衛妍依舊以白天手電晚上人形的狀態出現,并且每天晚上都霸占著何江宇的床。


    何江宇對衛妍的恐懼一天比一天小,終于有一天何江宇惡狠狠的對衛妍開口,“你再這么霸占我的床,小心我爬上去非禮你!


    衛妍呵呵的笑,臉上冒綠光的狀態何江宇已經習慣了,基本上嚇不住他,所以衛妍把舌頭長長的伸出來,“來吧!


    何江宇淚流滿面的去找時軒止去了,“你確定她不是吊死鬼么?”


    時軒止看看何江宇,“你要是實在想回自己床上住,可以讓……”


    “不用了,我還是和你住吧!焙谓畲驍嗔藭r軒止的話。


    難道讓衛妍爬上雙人床么,雖然說衛妍是鬼吧,但是時軒止對人和對鬼好像沒有什么區別,回頭再弄出個人鬼情未了出來,就有點麻煩了。


    至于麻煩在哪里……


    何江宇回頭問衛妍,“你不投胎么?”


    他記得方輝很快就投胎了的。


    衛妍在單人床上打滾,“時候未到時候未到!


    就是說還是有時間限制的,那堅決不能讓時軒止和衛妍戀愛,不然到了時間得多傷心。


    關于為什么不能讓衛妍爬上時軒止的床,何江宇用這個理由回答自己。


    其實,時軒止只是想說,如果何江宇實在想回自己的床,他可以讓衛妍變回手電的。


    不過既然何江宇這樣主動,他就沒有繼續說下去。


    最近天公不知道算是很作美還是很不給面子,天氣一連很多天都不錯,月亮有時圓有時彎,但都掛在天上。


    何江宇周末回家的時候,忽然發現,街上熱鬧了很多。


    商店的窗口都掛出了圣誕打折的牌子,窗戶上也貼上了花花綠綠的各色彩帶,有些大的商家還擺出了圣誕樹。


    再過幾天就是圣誕節了……


    往年的圣誕節,何江宇都是很不屑的,就覺得,明明是中國人,干嘛要過那個洋節日,所以從來沒有過過圣誕節。


    不過崔艷好像蠻重視這個節日的,不過何江宇好像從來沒配合過。


    兩個人畢竟不在一個城市。


    今年的圣誕節……


    何江宇很猶豫,說不定哪天晚上天上就沒月亮了,自己能不能熬過去真是未必的事情。


    這個世界上是有烏鴉嘴這種說法的,但是何江宇忽然發現,自己連想法都很烏鴉。


    晚飯只有他和他媽媽吃的,他爸爸出去有事,吃了飯之后他穿著睡衣,坐在電腦前,在網上問崔艷圣誕想要什么禮物,十點多的時候他爸從外邊進來,掃掉身上的雪花。


    他還有點沒反應過來的問他爸爸,“下雪了?”


    他爸爸答應一聲之后,發現自己面前的兒子蹭一下就不見了。


    何江宇跑回自己房間手忙腳亂的穿衣服,真是的,自己怎么才發現沒有月亮,這要是時軒止自己去了……


    他也真是的,沒有月亮不能給自己打個電話么?


    何江宇他爸的大衣還沒有脫下來,他就看見自己兒子已經穿戴整齊準備要出門,他那句干什么去飄在風中,他兒子已經竄出去不見蹤影了。


    何江宇打了車,然后開始撥時軒止的電話。


    那邊接起電話,何江宇連珠炮似的開始說話,“你不能自己去林蔭路,就算我未必能幫上忙,就算我是拖后腿的你也得帶著我,我現在在車上,你等著我!


    掛了電話的時軒止,眼睛明亮。


    兩個人還是一起去了林蔭路,時軒止還是能感覺到那股陰氣,但是不同的是,這次那股陰氣并沒有發動攻擊,甚至不像上次一樣對周圍的環境進行改變。


    兩個人一直在結界里面,那股陰氣就在那盤旋,這次時軒止一點都沒覺得吃力,然后就是熄燈之后一個小時,那個鬼魂,不見了。


    何江宇還在鬼頭鬼腦的看著周圍,“怎么樣了怎么樣了?”


    “走了!


    “?”


    的確走了,時軒止也不明白為什么。


    “這也太沒有懸念了啊,它怎么就走了!


    時軒止也不明白。


    “是不是他害怕你!币膊皇菦]有這種可能的。


    但是時軒止緩緩搖頭,從上次的對峙來看,那只鬼絕對不普通,不可能就這樣輕易的退卻了。


    他原本和何江宇的打算是盡量的拖延住時間,最好能拖延到凌晨三四點,那時候陽氣漸生陰氣減退,那時候在找到合適的機會,去制服那只鬼。


    可是那只鬼卻這么走掉了,這讓時軒止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他實在想不通其中的原因,只好先和何江宇一起回家再做打算。


    兩人一鬼商量了很久,也沒商量出能同時說服三個人的結論,最后何江宇總結性發言,“也許就是這只鬼心情不好,所以今天不想打架唄!


    衛妍又對何江宇吐出舌頭,“我要是心情不好的時候,就非常想打架!


    這幾天何江宇對衛妍的舌頭也有了一定的抵抗力,“所以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不同!


    衛妍眼睛猛的朝何江宇一翻,眼眶里就只有白眼仁沒有黑眼仁了,何江宇動作無比迅捷的竄到了時軒止身后,繼續告狀,“她又嚇唬我,你也不管管!


    時軒止對何江宇這種告狀的方式有些不滿,“她是你撿回來的!


    何江宇從時軒止的身后探出一個腦袋,“這么說我應該是她的主人,她應該聽我的?”


    理論上是這樣的沒錯,但是就算是奴才也不會聽一個害怕自己的主子的話吧。


    何江宇見時軒止雖然猶豫,但是還是點了下頭,于是很歡快的命令衛妍,“把黑眼仁給我弄出來!


    于是衛妍的眼睛里就只剩下黑眼珠了,于是何江宇又縮回時軒止身后去了。


    時軒止挺無奈的。


    自己身邊這一人一鬼,根本就沒有正常的時候。


    他們明明是在商量事情,而且是一件比較重要的事情,還關系到那只鬼的仇恨,可是他們倆怎么好像都忘了一樣,就這么鬧了起來,這樣一鬧,好像不正常的是自己一樣。


    何江宇還躲在時軒止的身后叫喳喳的,“你快讓她把眼睛弄正常了!


    衛妍恢復正常,十分不屑何江宇,“你還是不是男人啊!


    何江宇瞇縫著眼睛看了衛妍一眼,覺得正常了,才跳出來理直氣壯的宣布,“我當然是男人,不過男人也可以有脆弱的一面,你正常的時候,我還是很堅強的!


    衛妍撇撇嘴,“我還學會了把腦袋拿下來,你什么時候能適應那個,什么時候再和我說你是堅強的吧!


    何江宇急的何江宇氣啊,但是何江宇就是沒有勇氣說有本事你現在就給我拿下來。


    不過他開始了另一個話題,他好奇的問,“你為什么會想到要把自己的腦袋給拿下來呢!


    衛妍興致勃勃的回答,“我不是能變成手電么,然后那個手電的燈頭是能拿下來的,那天我在手電的情況下試了一下,然后變成人的時候,就發現自己的腦袋也可以拿下來了!


    何江宇十分的驚訝,居然還可以這樣,這真是一個偉大的實驗,于是兩個人興致勃勃的把話題拐到了十萬八千里外。


    時軒止咳嗽了一聲,“我們還是討論下接下來怎么辦吧!


    一人一鬼的注意力終于被拉了回來,何江宇很直接,“你說怎么辦吧,我配合你!


    他也只能是配合而已。


    怎么辦?


    山不來就我,就只好我來就山,鬼不找上門來,就只好我去找他。


    不過林蔭路周圍還有人在巡邏,雖然校園里他的身份不是秘密,但是他從來也不想張揚自己究竟在做什么,而且以前的事情基本都是接到的委托,不是在校園進行的,這次……


    雖然他可以無視別人的目光,但是何江宇不行,在這種敏感的時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而他要保證自己和何江宇的身形不被暴漏,就必須維持這個結界,而要一邊維持結界一邊追趕速度奇快的鬼魂……連主動出擊都是問題。


    這樣的話,就只能暫時和何江宇分開行動。


    時軒止拿出兩張空白的符咒,又拿出毛筆朱砂,開始書寫符咒。


    寫好之后他遞給何江宇一張,何江宇拿過來,“這是什么?”


    “隱身符,但是只能維持一個小時!


    所以下次必須速戰速決。


    何江宇拿著符咒翻來覆去的看,“這個,怎么用?”


    “你覺得怎么用?”衛妍也好奇的看著符咒,雖然她是鬼,但是對靈異的事情知道的不多。


    “貼在腦門上吧?”何江宇不確定的問時軒止。


    他一定是僵尸片看多了,“撕開拿著就行!


    何江宇萬分想實驗這個符咒,結果很幸運,第二天老天爺就十分的給力,天一直是陰沉沉的,到了晚上,月亮被烏云擋的嚴嚴實實。


    時軒止和何江宇再次來到林蔭路。


    兩個人都揣好了隱身符,并排的站在一起,何江宇死也不肯離開時軒止太遠。


    那只鬼依舊在,不過依舊沒有任何的動作。


    時軒止靜靜的站在那里,不用維持結界讓他的靈力充沛了一些,他放出自己的神識,開始朝著陰氣最濃郁的地方探去。


    東南方……


    他的目光朝著東南的方向看過去,黑暗中,一個黑色的鬼影隱約的站在樹林之中,可是他剛剛看過去,那只鬼就變換了方位。


    幾次三番都是這樣。


    這個鬼似乎一點也不想和自己交手,他甚至在躲避自己。


    從第一次兩個人對峙的情況來看,這只鬼絕對不是像一般的鬼一樣對自己心懷畏懼,所以不敢迎戰。


    他試探性的朝著鬼魂的方位走了一步,然后他發現,那只鬼再次避開了。


    他現在的動作已經類似于挑釁,而那只鬼始終不接招。


    究竟是什么原因?


    時軒止已經打算好,這只鬼下次不管方位變換到哪里,他的符咒都會扔過去,可是就在這一瞬間,鬼魂離開了。


    這又十分的出乎時軒止的預料。


    這個鬼魂離開的非常不符合常理,他的陰氣在他離開的一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空氣中只殘留著淡淡的鬼魂獨有的氣息。


    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陰氣怎么會忽然消失,如果這個鬼魂離開林蔭路很久,那么陰氣漸漸消失是很正常的,可是就這么一瞬……


    除非鬼魂本身突然消失,否則陰氣絕對不會這么忽然的消散。


    可是他一點也沒感覺到空氣中有靈氣的波動,沒有人對這個鬼魂下手。


    那么陰氣為什么會忽然的消失?


    兩個人再次無功而返。


    今天沒有時軒止的結界,天氣好像冷的出奇,回到家之后,何江宇一邊揉著耳朵一邊抱怨這個鬼,“他也太小家子氣了,我都打算和他決一死戰了,他居然還藏頭露尾起來!


    時軒止回憶著剛剛的情節。


    問題到底出在哪里?


    一般的鬼魂,尤其是已經殺過人的鬼魂,一般都已經喪失了原本人類的善良的記憶,他們的靈魂已經被殺戮占據,雖然他們一樣的狡猾,但是基本上,殺戮的心思已經占據了他們思想的主體,如果不是遇到比他們強大太多的除靈師,會被除靈師本身帶的靈氣牢牢的壓制住的話,他們都會不顧一切的繼續殺戮。


    而自己雖然是除靈師中的佼佼者,但是卻達不到壓制住這個鬼魂的程度。


    那么他為什么會躲避,自己到底忽略了什么。


    第一次的時候,明明有被攻擊的……


    時軒止看著衛妍,何江宇也看著衛妍,為什么衛妍和那個女生會遭到攻擊,而他們兩個卻每次都無功而返。


    衛妍被看的毛毛的,“你們倆想什么呢!


    何江宇開口,“我在想要不然這樣也行,沒有月亮的時候我和時軒止就去走一圈,然后那個鬼就沒有行動了,也就不會出事了!


    “你們畢業了怎么辦?”


    “……”無話可說又不甘心,“你和那個女生到底有什么共同點?”


    很多鬼故事里,被殺的人看似沒有關系,但是在抽繭剖絲之后,都會發現他們之間被一條無形的線索聯系著。


    何江宇仔細提示衛妍,“你好好想想,有沒有在什么地方見到過那另一只女鬼?”


    衛妍還真的仔細的想了想,最后確定的搖頭。


    “那你有沒有做過什么虧心事!


    拜托,她這種窮人哪敢做什么虧心事,壞事一般都是有錢有勢的人才有時間做的,她打工養活自己都來不及了。于是她又朝何江宇翻了一個白眼。


    “那你們到底有什么共同的地方呢?”


    衛妍被何江宇的目光盯的有些不自在,何江宇那眼神就好像在玩大家來找茬一樣,硬是想從她身上找出點什么來。


    衛妍揮手,意思是不讓何江宇看自己,“我和那女鬼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我們倆都是女的!


    一句話,何江宇好像覺得自己腦袋里有一個小燈泡,啪一聲亮了。


    女的,如果沒記錯的話,這兩具女尸身上都有猥褻過的痕跡。


    何江宇咬牙切齒,媽的,這鬼也夠挑的,還非要女人。


    時軒止也注意到了這句話。


    雖然可笑了一點,但是這也是一種可能。


    難道他們要去找一個女人來幫忙么?先不用說這種時候那個女生敢去林蔭路,就說女生這個問題也不好解決,他在這個學校里,唯一熟悉的也就是何江宇了。


    他把目光轉向何江宇,“你能找到么!


    何江宇連連搖頭,他認識的男生比較多,好容易去次舞會想勾搭小姑娘,結果卻只勾搭到了時軒止。


    兩個人的目光又一起轉向了衛妍。


    “我已經死過了!


    的確不行。


    不過衛妍的眼珠轉了一下,“其實……”


    欲言又止的樣子讓何江宇很想去撬開衛妍的嘴,說話這樣吞吞吐吐的很有意思么。


    衛妍的目光在時軒止的臉上轉來轉去。


    “你到底要說什么?”何江宇差點用手捂住時軒止的臉來阻擋衛妍的目光。


    衛妍后退了兩步,“我說了時軒止你不能用符咒打我!


    時軒止不說話,何江宇很不忿,“你看時軒止是那么無聊的人么!


    衛妍嘿嘿樂了一下,“其實你看時軒止多漂亮啊,要是打扮一下裝成一個女生,沒人會看出來的!


    何江宇的表情很呆,他真沒想到衛妍要說的是這句話,難怪要提前說好不能用符咒打鬼,要是有人建議自己去穿裙子,自己一準扁那個人。


    不過他表情呆滯著,頭卻緩緩的轉向時軒止的方向,咳咳,時軒止,是真的漂亮啊,如果打扮打扮……


    好像口腔里的液體分泌的有些過于旺盛了。


    不過,這個提議好像有點強人所難,雖然他想看,但是時軒止能同意才有鬼。


    可是,這個世界上是真的有鬼的!何江宇這樣想。


    時軒止沒有反駁,當然也沒有同意的樣子。


    何江宇和衛妍一人一鬼該干嘛干嘛,努力忘記剛剛他們說過的和想過的事情。


    一直到躺下睡覺的時候,何江宇還是忍不住想著,如果時軒止打扮一下。


    一想到他就百爪撓心,一想到他就覺得心里癢癢的,他覺得自己有點變態了,可是他真的很想看看……


    他忍啊忍,忍啊忍,忍啊忍……


    然后,“時軒止!


    他忍不住了。


    “嗯?”


    “為了世界的和平,為了曲溪的安寧,為了咱們大學的團結,為了女生的安全……”


    “直接說!


    “你就打扮一下唄!


    另一個單人床上的女鬼也加入了誘勸的行列,“其實也不用穿裙子,也就戴個假發,稍微化妝一下,天黑騙鬼的么,再說你又會隱身,沒人會看到的……”


    時軒止的目光看向衛妍,衛妍立馬閉嘴,鬼的視力好啊,黑暗中也能看到時軒止目光中的警告。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熟妇性饥渴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福利网站_免费一级毛片在线播放_久久久蜜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