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zrtv"></cite>
<var id="5zrtv"></var>
<menuitem id="5zrtv"><strike id="5zrtv"></strike></menuitem>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thead id="5zrtv"></thead></video></var>
<ins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ins>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video></var>
<cite id="5zrtv"></cite>
<cite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cite>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么不科學 > 第 77 章

第 77 章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校慶當天,沈亦身體雖然恢復的并不理想,但是他還是出席了校慶活動,不過校長很識相,見沈亦身體的確不佳,就沒有硬留他參加中午的宴會。


    他離開學校之后卻沒有回醫院,而是去了學校附近的一家中檔飯店,何江宇,時軒止,孫大爺正在那等他。


    明天又是一個七天,他們要商量一下下一步的行動,另外沈亦也想感謝一下時軒止,雖然他不知道那天自己昏迷之后時軒止做了什么,但是他很清楚自己能好的這么快少不了時軒止的幫忙。


    而帶上孫大爺自然也是為了感謝。


    幾個人剛剛坐定,還沒來得及點菜,忽然外面又進來一個人。


    孫大爺看到這個人之后多看了幾眼,讓另外三個人的目光也跟了過去。


    進來的是一個五十來歲的人,這是從他的精神狀態上判斷的,他的頭發已經花白,但是人卻很精神的樣子,臉色泛著健康的紅光,看上去沒有什么氣勢,但是卻又讓人覺得這是一個有內涵的人,沈亦一瞬間想到一句話,腹有詩書氣自華。


    三個人都不認識這個人,正好奇為什么孫大爺會朝這個人看,這個人也感覺到了有視線集中在自己身上,于是朝四個人的方向看過來,一眼看到了孫大爺,然后臉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接著快步走了過來,激動的和孫大爺打招呼,“老館長!”


    孫大爺依舊笑瞇瞇的,“小曹!


    這么大歲數,看著又是一個有身份的人,但是被看宿舍門的孫大爺叫小曹卻沒有一絲的不高興,甚至還有欣喜,這叫另外的三個人都十分的驚訝,尤其是聽到這個人之前還管孫大爺叫老館長,三個人更是一頭霧水。


    孫大爺轉頭問沈亦,“方便加個椅子么?”


    看樣子是要帶小曹一起吃飯,沈亦雖然覺得有些不方便,但是孫大爺既然開口了,他就不好拒絕,而且也不是馬上就沒有時間了,鬼墻的事情,可以晚點商量,所以微笑著叫服務員加椅子和餐具。


    被孫大爺叫小曹的人,是南明市博物館的館長曹英未,他也是曲溪大學的校友,今天也是來參加校慶的。


    他在國內也算是有名氣的人物,每天請他吃飯的人數不勝數,只有他不愿意去的,所以這會兒也沒覺得別人請他吃飯有些拘謹什么的,直接就坐在了那里。


    孫大爺見他坐下就開口,“我知道校慶的事情之后,就琢磨著你能來!


    曹英未有些責怪的開口,“知道我能來你也不打算見我是吧?”


    “你現在是大館長,我可只是曲溪大學一個宿舍的看門的,我想見你,校長也不讓啊!睂O大爺似真似假的開著玩笑。


    曹英未愣住了。


    沈亦他還是有印象的,今天的校慶,校長特別介紹了這位青年企業家,他本來以為老館長是被邀請為座上賓的,沒想到……


    孫大爺見有點冷場,馬上開始說別的話題,“你還是不喜歡宴會什么的哈,這會兒又是自己偷著跑出來的吧!


    曹英未哈哈笑了一聲,“還是老館長你了解我,你說那種飯有什么好吃的,一桌子的人,雖然都是什么社會名流但是不認識我我不認識你的,硬湊在一起吃飯,早晚胃下垂!


    孫大爺也跟著樂,“沒想到我們還能有緣分遇到啊,你能認出來我,看來不忘本!


    曹英未忽然有些動情,“老館長,你一點也沒變,我這么多年……”說道這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居然有點說不下去。


    孫大爺揮揮手,“當年的事情,就不要說啦,我給你介紹介紹這幾位小朋友!


    說著把兩方的人相互介紹了一下。


    何江宇雖然很好奇,但是也知道這個絕對屬于別人的*了,即使再好奇也不能擅自打聽,所以在一邊憋的要命。


    不過還好老友見面總是要多喝幾杯的,點了菜之后,又點了不少的酒,曹英未是一個喝了酒就會打開話匣子的人,因此三個人總算是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當年南明市博物館初建館的時候,孫大爺就在那工作了,這個博物館的文物,主要是靠民間捐贈和政府出錢購買,南明市雖然大力支持,但是很多民眾還是習慣把自己家的寶貝當做傳家寶珍藏起來,因此很長一段時間南明市博物館基本就是一個空殼子。


    后來是孫大爺帶著館里的各個職工走街串巷的去做工作,才豐富了博物館的收藏,南明市博物館的藏品開始增多,更有一些藏品是國內絕無僅有的,南明市博物館開始在國內知名,而孫大爺也因為做出的努力而被提拔為南明市博物館的館長。


    這樣很多年過去了,南明市博物館的名氣蒸蒸日上,可就在這個時候出事了。


    經孫大爺和曹英未經手收購的一件文物,丟了一部分。


    他們收購的是一件銀器,據說是古時候天水族的一件圣器。


    天水族是已經消失了的少數民族,傳說這個民族能與陰靈溝通,整個民族都聚集在大山深處,過著晝伏夜出的生活,算是那時候的巫師一族,可是后來因為這個族群濫用自己的能力,所以導致天降災禍,那時候天火降臨,有天水族人已經預測出災難,但是卻不敢全部離開,怕不接受懲罰的下場更加嚴重,可是族長為了不讓天水族完全消失,還是精心挑選了四個靈力出眾的族人,讓他們分別帶著本族圣器逃往東南西北四方。


    而把這件圣器賣給博物館的人,就是當年逃走的一個人的后代。


    歷經千年之后,這個圣器雖然在他們心中還是獨一無二的存在,但是也已經不再是必不可少的了,因此還是捐贈給了博物館。


    這件銀器看起來像是一個小鼎,但是不同的是,它他是有蓋子的,蓋子像是稍小一號的鼎,上下兩部分緊緊的扣在一起,好像不可分開,事實上,也的確需要用極其特殊的方式,才能打開,而這兩部分的銀器的周身密密麻麻的刻滿了文字一樣的東西,當時轟動一時,很多古代文字研究專家都聚集在南明市研究。


    當時南明市博物館的聲望可謂是鼎盛一時。


    但是成也蕭何敗蕭何,這樣一件文物讓南明市博物館登到了頂峰,但是卻是孫大爺的不幸,因為沒多久,這個圣器的下半部分,被盜了。


    遍查無果的情況下,孫大爺被免職,其實當時曹英未也是該被處分的,但是被孫大爺力保下來。


    而孫大爺離開之后,雖然他是被處分的,但是以他當時的聲望,怎么也不至于屈尊來做一個大學的看門大爺,所以只有一個解釋,就是孫大爺,寒了心了。


    酒過三巡,雖然曹英未喝酒愛說話,但是這并不代表他不能喝酒,所以一直到現在他還是清醒的,在和孫大爺感慨了這么多之后,才想起來也應該和身邊的人客氣客氣了。


    又說了幾句話,孫大爺才露出一點為難的神色,“小曹?”


    “嗯?”


    孫大爺還是開口,“其實這么多年,我對當年的結果沒有過怨恨,不過……”


    孫大爺不知道應該不應該說下去。


    曹英未也看出來了,“對我還有什么好客氣的,有什么事情老館長?”


    “其實我就是想知道,關于那件銀器的文字,有沒有什么研究結果!睂O大爺一邊說一邊自嘲一樣的笑笑,“我這性子可真是要命!


    曹英未聽到這樣的事情,有些為難,但是對面坐著的是自己的老館長,他咬咬牙,“沒有完全破譯出來,但是破譯出來的一部分已經非常的聳人聽聞了,這根本不是什么圣器,說是陰器還差不多……”


    “得了,不用說了!睂O大爺只是想知道一個結果,對內容并沒有什么強求。


    曹英未見孫大爺是真的不想知道,也就沒有說下去,這個時候他才提出自己的問題,“老館長,你怎么和這些人坐在一起!


    從這句話就可以看出來,曹英未雖然身居要職,但是卻不是一個有城府的人。


    他心里的想法很簡單,在他看來沈亦雖然有錢,但是卻是一個商人,和他們這種搞研究的人格格不入,而時軒止和何江宇更只是兩個學生而已,連考古系的都不是,而自己的老館長在他心里一直是一個崇高的存在,和這些人坐在一起他覺得老館長很掉價。


    幾個人都明白曹英未的意思,但是都看得出來他是無心。


    孫大爺抱歉的沖他么笑笑,然后開始解釋他們為什么會坐在這里。


    這種事情本來是應該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的,但是孫大爺卻沒有一點隱瞞曹英未的意思。


    何江宇心里很不滿,當初求你那么長時間你都不告訴我們,現在一股腦全告訴人了。


    而另外兩個人雖然也覺得不妥,但是既然孫大爺已經說了,也不好阻攔。


    孫大爺講完之后才對三個人解釋,“你們不要怪我多嘴,我們在博物館這一行做的久了,見識的自然比別人多,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我們都有過耳聞,而小曹更是經歷過不少這樣的事情,我告訴他是想問問他有沒有什么想法!


    孫大爺這樣說,其他幾個人更加沒辦法反對。


    而曹英未在聽說這件事情的始末之后,先是露出了震驚的表情,隨后沉思起來。


    幾個人看出來曹英未是在做心理斗爭,這很明顯就是他知道什么,所以都沒有打擾他。


    雖然大家都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但是并沒有人想強迫別人。


    又過了很久,曹英未好像下定了決心一樣開口,“其實本來不應該說的,但是事情已經這么嚴重,我不得不說了……其實,這件事情,好像和我們剛剛說的那件銀器有關!


    幾個人聚精會神的聽著。


    曹英未露出一個苦笑,“這里說話恐怕不是很方便,我們找一個清凈一點的地方吧!


    曹英未帶幾個人到了自己入住的賓館,這是一個套間,他招待幾個人坐下之后,并沒有過多的啰嗦就開始陳訴,“老館長,你還記得當年那件銀器打開的場景吧?”


    孫大爺點點頭。


    當年那件銀器打開的場景可謂是詭異之極。


    天水族的人南明市還是人丁稀少,而到了這一代更是只有一個族人了,他不在用巫術謀生,而是靠給人看病為生,并且他是南明市有名的老中醫,很多疑難雜癥在他接手之后藥到病除。


    所以這件圣器對他來說才不是必不可少的。


    而他和孫大爺的交情不錯,所以才會把這個東西無償的捐贈給博物館,


    捐贈的那天,博物館還特意為此舉行了一個內部的捐贈儀式,老中醫捧著一個用紅綢蓋著的木盒子,從博物館的門口一直走進來,走到捐贈臺上,掀開紅綢,所有人都被那木盒子吸引住了目光。


    那木盒子周圍似乎籠罩著一層薄薄的霧氣,等他打開盒子,工作人員才發現,原來有霧氣籠罩的并不是那個盒子,而是盒子里面的這個銀器。


    而這個銀器,應該有千年的歷史了,可是看起來,卻和新的一樣,一點氧化都沒有。


    這更是讓在場的所有人都覺得非比尋常。


    打開了盒子,老中醫示意大家可以過來看了,人湊過去,卻覺得一股寒意從銀器那透出來,明明是酷暑難當的天氣,但是在靠近銀器的時候,所有人都打了個冷戰。


    銀器算是捐贈給了博物館,這個東西可謂是南明市博物館里最珍奇的一樣東西,可是問題很快就來了,也就是前面說的,這個銀器,是沒辦法打開的。


    當時各界的學者已經湊到南明市開始研究,急需打開,所以孫大爺再次求到了那個老中醫。


    誰也沒有想到打開盒子的儀式是那樣的詭異。


    在半夜十二點整,四十九個博物館的工作人員聚集在一起,每個人都用一根銀針刺破自己的中指,然后一個一個輪流把幾滴血滴入銀器頂端的一個凹槽里。


    那銀器吸收了鮮血之后,周圍的黑色霧氣居然一點一點的變成了紅色,然后霧氣變濃,最后一個人滴血之后,霧氣濃的幾乎看不見中間的銀器,可是這些霧氣卻不散開,而是一直環繞著天水族的圣器,漸漸的那紅色的霧氣開始翻滾,好像血水在翻滾一樣,所有人都被這詭異的場面驚呆了,過了許久,才聽到“!钡囊宦,紅色的霧氣開始漸漸散去,里面的銀器上下分開了。


    這一幕孫大爺這么多年一直都沒有忘,所以才會一直惦記著這件器物的最終研究結果。


    孫大爺講完當年的事情,曹英未接著說:“你走之后,所有的專家繼續研究留下的上半部分,然后……”


    然后還沒有研究全面,只是出來一部分結果,所有人都驚呆了,這件銀器根本就不是什么圣器,而是一件陰器。


    這個東西,很可能就和現在的這件事情有關,因為里面提到了七天,殺人,墻壁,更明確的說起來就是制造出一個結界,這個結界每七天出現一次,每次會選擇一個人殺掉,七七四十九天之后結界會產生一個結果。


    說到這個結果的時候,曹英未頓住了,沒有繼續說下去。


    過了一會兒才開口,“研究到這里的時候所有人都決定不能讓這個結果公諸于眾,所以……”


    所以他說這些,已經是給他們最大的幫助了。


    雖然還是沒有最終的結果,但是事情好像已經一點一點的開始出現在幾個人的面前。


    從曹英未的賓館出來,孫大爺回了學校,時軒止和何江宇一起送沈亦回醫院,其實沈亦并沒有虛弱到需要兩個人送,而是三個人都有點心照不宣的意思,到了醫院門口,沈亦開口,“你們去吧!


    雖然他也想跟著去南明市,但是他的身體明顯還是吃不消,去了萬一遇到什么事情十有□□還是會拖后腿,這個時候他雖然不甘心,但是也只能退步。


    時軒止和何江宇看著沈亦走進醫院。


    兩個人并肩走回學校,何江宇一向不知道時軒止在想什么,但是他一向受不了沉默的氣氛,于是開始說話,“我就說么,總不能什么事情都被我猜錯!


    時軒止從自己的沉思中出來,雖然不知道何江宇猜的是什么事情,雖然知道何江宇一般猜到的事情都有點讓人哭笑不得,但是他還是,好吧,鬼知道為什么他還是覺得有點興趣想知道,于是他開口問,“你猜什么事情了?”


    “你記得我開始從網上找的那些靈異事件吧?”


    “嗯!


    “我總結了一些規律,其中兩條已經不太正確了,一條是校志問題,一條是校長問題,但是還有一條,就是里面的人,總有機會去外地找線索的,就是可以去旅游啦!


    雖然早有預感,但是時軒止還是默默的把頭扭向了一邊。


    兩個人雖然著急去南寧,但是兩個人也沒忘記明天還是七天之期,還是可能有人出現危險的,所以兩個人拖了一天,打算看看那個結界還會不會再出現。


    結果就是一切正常。


    何江宇很樂觀的認為上次那個結界是被時軒止打傷了,所以現在正在休息。


    時軒止卻知道事情并沒有這么簡單,在結界里面的人,想傷到結界是難上加難的,這次沒有出現,一定是結界的主人在醞釀著更大的陰謀。


    他必須阻止他,不然說不準還會出現怎樣的事情。


    不過不管怎么樣,倆個人還是打算先去南明市。


    南明市離曲溪并不遠,做高客的話只要倆個半小時,兩個人周五就請了假,到了南明市之后才知道這個博物館并不是每天都開的,一般的開館日期是二四六,而且因為來參觀的人眾多,又是免費的博物館,所以必須要提前預約。


    兩個人只好找了一家賓館住下,然后聯系了孫大爺,讓他幫忙走走后門,讓曹英未館長給兩個人參觀的名額。


    果然是有人好辦事,周六的時候,兩個人出現在博物館,他們并沒有和其他游客一樣從頭開始仔細的參觀,而是直接找到了天水族的圣器,開始看了起來。


    何江宇繞著放銀器的玻璃展臺繞了好幾圈,但是他發現自己什么都看不明白。


    而且更加讓何江宇覺得氣餒的是,這件圣器被博物館的工作人員按了一個支架,也就是說,有一部分文字,被這個支架給擋住了,根本看不全,這樣他就更加的不明白上面寫的是什么了。


    這個時候他開始覺得有點無聊,并且開始覺得靈異小說里面的第三定律也是錯誤的,明明那些人出門找線索的時候都會發生點什么事情,可是自己到這里一天多了,卻沒有遇到詭異的事情,明顯很不現實么。


    他看著時軒止,他還認真的盯著那件圣器看著。


    又過了很長時間,他終于忍不住去扯時軒止,“你能看懂?”


    時軒止沒理何江宇,這讓何江宇感覺到有點不太習慣。


    他一直覺得時軒止這個人看起來雖然有點冷,但是對自己還是不錯的,盡管自己有時候做事是有點囧,但是一般情況下時軒止都選擇了面無表情,這比以前自己寢室那伙人的嘲笑要好很多的。


    所以這會兒時軒止好像沒有聽到他說話一樣,讓何江宇感覺有點不適應。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熟妇性饥渴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福利网站_免费一级毛片在线播放_久久久蜜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