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zrtv"></cite>
<var id="5zrtv"></var>
<menuitem id="5zrtv"><strike id="5zrtv"></strike></menuitem>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thead id="5zrtv"></thead></video></var>
<ins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ins>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video></var>
<cite id="5zrtv"></cite>
<cite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cite>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么不科學 > 第 73 章

第 73 章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送幾個人出了寢室,雖然已經很晚了,但是何江宇根本沒有心情睡覺,他湊到時軒止身邊,“我說,你有沒有覺得這事情有些奇怪!


    事情是有些奇怪,但是這個世界上每天都有奇怪的事情發生,每個人最終都會走線那個死亡,不能因為死亡發生在自己身邊就不接受。


    時軒止表達了自己的想法,何江宇張張口,最終什么也沒說出來。


    警察來了又走了,大家把能說的都說了,沒有什么線索。


    戴宇的媽媽大鬧了學校一場,最后也無可奈何的走了,她自己也清楚自己兒子是怎樣的人。


    不過這件事情還是引起了學校的重視,上課點名,晚上查寢,弄的怨聲載道,本來因為十一要放假了大家都松散了下來,這么一鬧,比考試前還嚴格。


    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雖然學校有些草木皆兵,但是大家都可以理解,因為學校并沒有因為自己的名譽而隱瞞戴宇失蹤的事情,所以即使不滿也知道學校是為了自己的安全考慮,也就接受了。


    九月三十號晚上十一點四十七分。


    沈玉晨拖著自己的行李箱走出了寢室。


    他家不是曲溪的,而且比較遠,本來打算提前請假回家,可是因為戴宇的事情一鬧,最后只能坐三十號晚上的火車回家,這還是和導員求了很久才給的方便,畢竟他的車是半夜的,有些不安全。


    沈玉晨心里有些不以為然,不就是失蹤了一個人,怎么弄的人心惶惶的。


    因為明天大家都要離校,所以沈玉晨寢室剩下的人破天荒的都早早入睡了,他出去的時候,怕吵到寢室的人,盡量小心的關上門,不過老舊的木門還是發出了吱嘎一聲。


    出了門沈玉晨才松了一口氣,寢室里面就很安靜了,可是走廊里面更安靜,愈發顯得關門聲巨大無比,讓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昏暗的燈光根本照不亮走廊,卻把人的影子弄的巨大無比,照在墻上好像隨時要破墻而出撲到人的身上來,沈玉晨不小心瞥了一眼被嚇了一跳,然后馬上暗罵自己膽子小,居然被自己的影子嚇到了。


    他往皮箱里裝了太多的東西——回家么,家里的親戚多,回去要給每個人都帶禮物,加起來夠沉的。


    他的寢室在走廊的最里面,所以他拉開了皮箱的拉桿,打算拖著皮箱走過走廊。


    滑輪碰觸到地面,咔的一聲,并不大,但是卻很刺耳,他又被嚇了一跳。


    他覺得自己今天神經出了問題,總是被自己嚇到,難道戴宇的事情真的給他留下了心理陰影?


    不管怎么樣還是要去坐車,他拖著沉重的皮箱一步一步向前走。


    老舊的地板和滑輪之間的摩擦聲非常的大,大到他覺得旁邊隨時會有寢室開門罵他擾民。


    可是沒有,沒有一個寢室出來人,大家都好像在黑暗里陷入了昏迷。


    想到這里沈玉晨暗自奇怪,為什么今天的走廊這么的安靜,前幾天風聲最緊的時候,也沒有這么安靜。


    忽然一陣風吹來,吹過他的頭頂。


    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那股風,太涼了,好像從地獄吹出來的陰風了一樣,冷的刺骨。


    想到這里他馬上停止了思維,暗自怪自己想這種亂七八糟的事情。


    但是他很快就想到自己不是在胡思亂想,因為走廊是沒有窗戶的,旁邊沒有任何一個開門的寢室,哪里來的風?


    事情不對勁,沈玉晨深刻的意識到了,但是他實在沒有勇氣多想什么,只能拽著沉重的皮箱,加快了步伐,繼續向前走著。


    平時這個走廊,快點走的話基本上十幾步就可以走到中間的樓梯,可是今天,他估計自己走了大概有二十幾步了,可是旁邊還是密密麻麻的寢室門,好像沒有勁頭一樣。


    沈玉晨的后背已經被冷汗濕透了,他手背上青筋暴漏,一瞬間,他停在了原地,在他停下的同時,樓道里的感應燈,也跟著刷一下滅了,他覺得黑暗之中似乎有一個怪物,正藏匿在他不知道的地方,隨時準備著撲向他。


    原來人緊張的時候真的容易出汗,他的額頭布滿了細密的小汗珠,在他停下的時候,這些汗水一點一點的匯聚在一起,沿著沈玉晨的臉頰蜿蜒向下,匯聚在下巴那里,然后滴落。


    噠的一聲。


    居然連汗水滴落的聲音都被放大了無數倍,清晰的傳到了沈玉晨的耳廓里。


    而前面的感應燈,居然因為這汗水滴落的生意,不可思議的亮了起來,沈玉晨咬了下牙,拖著皮箱開始狂奔,而前方,依舊沒有出路。


    不知道跑了多久,前方還是無盡延伸出去的走廊,他覺得自己應該回頭,可是他忽然想起了人身上有三把火的傳說,怕一回頭就熄滅了自己肩膀上的火,讓黑暗中窺視自己的東西有機可乘,于是他只能站在原地,聽著自己如擂鼓一樣的心跳。


    他站在原地,手腳冰涼,覺得自己應該做些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正僵持的時候,他身后忽然傳來了腳步聲。


    冷汗再次從他額頭滴下,他不會認為是其他寢室的人,因為在這安靜到詭異的走廊里,根本沒有聽到開門的聲音。


    也就是說,身后的腳步聲,只可能是……


    沈玉晨不敢想下去,再次快速飛奔,這時候他忽然想起來,自己居然一直還愚蠢的拖著那只皮箱,他迅速松手,然后加快速度向前跑。


    幾步之后他終于發現,樓梯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之內,而他由于跑的太快,差點沖入對面的走廊。


    站在樓梯口,沈玉晨有些難以抉擇。


    樓下的感應燈黑著,黑洞洞的樓梯口,讓沈玉晨一陣慌張,他為什么一定要著急在這樣的半夜離開,如果他現在在寢室里……


    他又忽然想到,戴宇可能并不是失蹤了,而是和自己一樣,遇到了這樣詭異的事情。


    想到這里他又哆嗦了一下,戴宇的結局是失蹤了,那么自己呢?能逃的掉么?


    身后的腳步聲再次沉重的響起,而樓下的一片漆黑也給他很大的心理壓力,不過最終,他還是向黑暗中奔去。


    沈玉晨原本以為自己會繼續在樓梯上逗留很久,就好像剛剛在走廊里面一樣,很長時間到不了盡頭,可是他的厄運似乎結束了,他一步幾個臺階,很快就到了值班室。


    他拼命的拍打著值班室的門,希望能叫醒看寢室的大爺,也希望能驚醒寢室樓里面的其他人,從寢室出來之后到現在的變故,讓他覺得自己快要崩潰了,這個時候他需要找到一個人,好能支撐自己不倒下去。


    巨大的拍門聲回響在走廊,被四周的墻壁反射回來,震的他的耳膜發疼,他的手因為太用力的拍著門板,也震的生疼,可是他卻忽然發現,這聲音似乎被一層看不見的東西阻隔住了,聽到的只有他自己。


    他拍門的手慢了下來,最后手順著門板慢慢的滑下來,他的整個身體也軟了。


    剛剛的緊張在見到收發室的時候已經松懈了下來,人有時候就是這樣,緊張的時候會全力以赴的解決問題,但是緊張之后松懈下來,人整個就會頹廢。


    沈玉晨現在就覺得自己沒有一絲的力氣,他的身體先是倚在門上,然后在失去力氣之后,就順著門板也滑落在地上。


    他在地上軟成一灘,但是他其實并沒有放棄逃出去的想法,他看著兩側黑洞洞的走廊,愈發覺得可以依靠的,只有自己。


    雖然還沒有幾分力氣,但是他還是努力的支撐著自己的身體,一點一點的朝寢室樓門的方向爬過去,他現在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離開這里上。


    好不容易移動到了樓門,他的腿軟的站不起來,只能抓住樓門的把手,一點一點的用力支撐起自己,站起來,打開樓門的暗鎖,然后拉開門。


    他的厄運并沒有消失,門外,并不是沈玉晨所向往的安全的空間,讓他傻眼的是,門外不但沒有出路,反而是一堵墻,一堵雪白的墻。


    沈玉晨心里承受的能力已經到了極限,他不管不顧的向著那堵墻沖了過去,期望能夠撞破那堵墻,鬼故事里面的鬼打墻,都是撞過去就好了的。


    可是,他沒有撞過去,他被牢牢的粘在了墻上,那堵墻好像有了生命一樣,一點一點的吞噬著沈玉晨的身體,最終,他窒息死去。


    在他完全被吞噬的一瞬間,收發室的門,打開了,看門的大爺從里面走了出來,可是走廊和往常沒有什么不同,他看了看,重新回到了收發室。


    十一的時候,何江宇早回來了兩天,因為在他走的時候時軒止并沒有離開,他很好事的打聽了一下,然后知道時軒止是根本沒有地方可以去。


    他想把時軒止打包帶回家的,他爹媽是不會反對的,但是問題是時軒止反對他這個決定,所以他沒有強求。


    但是他到家之后,那顆不怎么敏感的小心肝忽然有點不是滋味,雖然時軒止氣勢強大,他沒有辦法把他想成一顆可憐的小白菜,但是他還是覺得他自己留在寢室這件事情,是很值得同情的,所以在五號的時候,他讓自己的娘做了很多好吃的,他帶回了寢室。


    回到寢室的時候,在門口他又看到了警察,本來以為是為了戴宇的事情來的,所以也沒有在意,回到寢室之后,他發現時軒止又在睡覺。


    這是和時軒止一個寢室之后他發現的時軒止的怪癖,就是特別愛睡覺也特別能睡覺,在上課以外的其他時間,基本他都是在睡覺。


    何江宇小心的去叫醒時軒止——雖然已經不是很怕了,但是小心一點總是好的。


    叫醒了時軒止,何江宇忙往旁邊一跳,手指向桌子,那上面有他老娘精心烹飪的各種佳肴,他用這點來表明自己并不是無緣無故的胡亂叫人的。


    時軒止也看到了,他看了看桌子上的菜,再看看何江宇,說了句謝謝。


    何江宇心花怒放。


    走廊里還有稀稀拉拉的腳步聲,其實過節沒有回家的不止時軒止,何江宇看看桌子上的菜看看時軒止,看看時軒止又看看桌子上的菜。


    兩次之后,何江宇再次確定時軒止是有特異功能的,起碼有讀心術,因為時軒止開口說:“我自己吃不了,叫人一起!


    何江宇嗷唔嗷唔的沖到寢室的門口,開了門沖外面大叫,“過節還有誰沒回家啊,一起過來吃好吃的過節啦!


    吱吱嘎嘎的聲音在走廊不斷響起,一時間七八個人沖何江宇和時軒止的寢室沖過來。


    雖然大家都覺得時軒止挺可怕,但是在美食面前他們愿意暫時忽略可怕的時軒止,要知道天天吃食堂真不是人受的。


    七八條大漢把桌子團團圍住就此開搶。


    何江宇無比著急的看著時軒止慢條斯理的吃著。


    這東西其實真的是他給時軒止準備的啊,他忽然有點后悔不應該直接把人叫道寢室來,應該等時軒止吃完之后再賞給他們的。


    不過現在后悔已經來不及了,他只能抓住自己的筷子沖進去,開始拼命的搶東西,然后堆到時軒止的飯盒里。


    時軒止一時間有些怔忪。


    其實,他并不缺這些吃的,雖然和學校的食堂比起來,這些的確是美味,但是和一些星級酒店比起來,這些只是徹頭徹尾的家常菜而已,他在靈界也算是小有名氣,來求他幫忙的人自然都會熱情招待他,所以他才沒和那些人搶。


    而且,其實他現在也并不餓,之所以坐在那里就是因為看出來何江宇的一片熱心,他覺得當別人想給予你東西的時候,接受也是一種美德。


    可是何江宇幫他把菜搶到了碗里……


    他已經不記得有多少年沒有人給自己夾菜了,他早就知道自己給身邊的人的感覺,所以他盡量少打擾大家。


    他輕輕夾起何江宇放在他碗里的雞腿,咬了一口,有點沒有入味,但是卻好像,特別的美味。


    何江宇他娘是把時軒止當豬來了的,因為這些東西八七八個人都喂的躺在床上哼哼著,與那些沒有素質的人比起來,在一邊端著杯子慢慢的啜著水和的時軒止,就顯得特別的有氣質。


    雖然他的杯子還是大一新開學的時候學校發的大白搪瓷杯子,雖然杯子上還寫著“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八個紅字。


    七八個人都是躺在何江宇他們寢室的床上,雖然那幾張床沒有被褥,但是撐到哼哼的他們根本一步都不愿意挪動,雖然時軒止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好像驅人劑一樣的存在——但是剛剛吃飯的時候時軒止的氣勢根本沒有他們足,這讓他們覺得自己暫時很安全,所以一個個都沒有離開。


    何江宇看著一桌子的狼籍,“回頭你們都給我收拾了啊!


    幾個人一邊答應著一邊擺手,也不知道是答應還是不答應,反正何江宇是已經打定主意他們必須收拾了。


    所以他也坐到了一邊,然后開始八卦。


    其實這幾天在家他還是有點惦記學校的事情的,“我說,戴宇找著了么?”


    幾張本來因為吃飽喝足而紅光滿面的臉忽然都灰暗了下去。


    “還沒找著?”


    過了幾秒鐘,章瑞開口,“不但沒找著,還又丟了一個?”


    “?怎么回事?”


    大家開始七嘴八舌,“剛剛還有警察來問!


    “沈玉晨不是家遠又想回家,那天好不容易和導員請了假,和門衛的孫大爺也說好了到點開門,可是孫大爺到點出來的時候根本沒人,他以為沈玉晨自己走了,你也知道咱的宿舍門就那么一個暗鎖,可是他又擔心沈玉晨是睡著了沒起來,就想上樓去看看,結果就再沈玉晨寢室門口看到了沈玉晨的行李!


    “孫大爺叫了門,然后沈玉晨寢室人開門之后說沈玉晨已經走了,結果就是人沒了,行李還在!


    何江宇摸摸腦袋,“這事我怎么不知道!


    幾個人一起對他翻白眼,何江宇家就是本市的,“三十號下午你上完了課就回家了,能知道才有鬼了!


    這個人提到有鬼,忽然大家一陣沉默,就好像大家提前約定好了一樣都不說話了,然后彼此之間好像心有靈犀一樣,都想找個什么話題但是卻搜腸刮肚不知道說什么,明明是大好的艷陽天,卻因為這沉默有些黯淡。


    又沉默了一會兒才有一個聲音開口,“沒有鬼!


    這個聲音有些陌生,大家反應了一下才發現時時軒止在說話。


    他的這句話明明應該是安慰的,不過不知道為什么大家都覺得一陣涼意,于是幾個人打著哈哈收拾了下狼籍的桌子離開了何江宇的寢室。


    等人都走了,何江宇開了電腦,打開谷歌,然后開始思索,半天才開始打字。


    時軒止覺得自己不是故意的,他只是不小心瞄了眼而已,只見何江宇打出幾個字:校園靈異事件。


    時軒止默默的移開目光。


    何江宇掉入了一個又一個的故事里,這些故事的詭異程度讓何江宇把自己埋在了一堆被子里——因為看著看著就覺得后背發涼,可是他還是忍不住一邊哆嗦一邊看下去。


    這些故事里面有的是純粹的靈異事件,有些則是一些人為的災難。


    說實話何江宇還是比較相信時軒止的,于是他略過了很多靈異事件,只是有特別好奇的才看一看,這樣就足夠他害怕的了。


    至于人為的災難,大多數的死亡都是因為秘密或者利益,而且何江宇總結了一下,這些幕后黑手十有□□都是校長……


    何江宇琢磨了一下自己學校的校長,除了大學開始的開學典禮之外自己還沒有見過他,說實話,他都不敢肯定校長每天是不是在辦公室里面坐著,而且自己也沒有身那么可以吸引校長注意的特異功能,甚至這片校區對校長的吸引力都不是很大。


    想到這里的時候他回頭看了一眼時軒止,如果是時軒止的話應該可以引起校長的關注。


    時軒止躺在自己的床上,只要他不閉著眼睛,目光就恰恰好的可以落在何江宇后背,于是何江宇的一舉一動他都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他很清楚何江宇是怕鬼的,不然不會被方輝嚇成那個樣子,所以他實在不能理解何江宇干嘛要自找苦吃的看那些鬼故事。


    他正看著何江宇的時候,何江宇忽然詭異的回頭看他,于是兩個人的目光,忽然對上了。


    何江宇是很自然的,但是時軒止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覺得自己好像被抓了現行一眼,頗有狼狽的感覺,于是他居然立刻的閉上了眼睛,假裝自己剛剛并沒有看何江宇。


    何江宇摸摸自己的腦袋,剛剛他覺得時軒止好像在看自己,是幻覺么?


    “誒,時軒止!彼。


    時軒止心里不知道為什么隱約升起了一股有些類似于惱羞成怒的情感,如果何江宇要是敢問自己剛剛是不是在看他,他保證用符咒把何江宇的嘴巴給封起來。


    可是何江宇沒問,何江宇開口,“我說,你認識不認識咱們學校的校長?”


    時軒止只覺得自己好像更加的惱羞成怒,他翻了一個身,不看何江宇。


    “又睡著了,看來剛剛沒看我!焙谓钭匝宰哉Z。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熟妇性饥渴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福利网站_免费一级毛片在线播放_久久久蜜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