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zrtv"></cite>
<var id="5zrtv"></var>
<menuitem id="5zrtv"><strike id="5zrtv"></strike></menuitem>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thead id="5zrtv"></thead></video></var>
<ins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ins>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video></var>
<cite id="5zrtv"></cite>
<cite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cite>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么不科學 > 第 72 章

第 72 章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4215寢室現在只住了兩個人,一個是何江宇,一個是時軒止。


    關于時軒止搬到這個寢室的事情說來話長。


    在何江宇知道這個世界有鬼,并且還和鬼做了一個晚上的親密接觸之后,他脆弱的小心臟受不了這樣的驚嚇,回到學校之后就纏著時軒止搬到他們寢室來。


    何江宇覺得時軒止很仗義,自己不過跟了他兩天而已,他就同意了,而時軒止的室友,對于時軒止的搬走,表示了不同程度的欣喜與惋惜,當然前者更多一些。


    這個時候方輝的死訊已經傳回了學校,何江宇寢室的其他四人,紛紛找借口搬到了其他的寢室,一是覺得寢室的人死了心里不太舒服,二是時軒止搬了進來,據何江宇觀察,第二個理由的可信度更高一點。


    其實何江宇本不想給寢室的其他人增加那么大的麻煩的,他想帶著時軒止找個寢室住進去,但一是無奈的是居然沒有一個寢室同時有兩個床位,二是他認為這個寢室已經出了一個鬼了,不太可能出第二個,因為兩枚炮彈同時落在一個坑里的事情基本上不可能發生,所以還是留下來比較好,三是人們紛紛對時軒止可能搬進來這件事情表示壓力很大,當然,第三條理由是主要原因。


    反正不管怎么樣,時軒止迅速入住了四號樓215寢室,并且在他進入之后,成功的創造了曲溪大學的第一個高級宿舍——雖然宿舍一如既往的破,但是只有兩個人住,教師宿舍也不過如此了。


    一切安排妥當,九月二十四日,這是何江宇和時軒止兩個人在同一屋檐下度過一夜之后的第一個早晨,并沒有什么意外發生。


    而且何江宇發現時軒止居然也有睡懶覺的習慣,早晨的時候鬧鐘每隔五分鐘響一次,足足響了五次時軒止才起來,當然,何江宇是在響了七次之后才起來的。


    對比之下,自己只比時軒止懶那么一點點,何江宇覺得人有追求是可以的,但是不能對自己要求過高,比時軒止差一點也叫強人了。


    時間平順的過去兩天,九月二十六日,這天下午何江宇沒有課,也沒有什么事情要做,所以打算回寢室睡覺。


    剛進寢室樓,就聽見兩邊的走廊有敲門的聲音。


    走廊即使白天也看不清楚兩邊,所以雖然敲門的聲音很大,他也沒注意看。


    剛回到寢室還沒等躺下,自己寢室的門就被砸了,開了門,發現是他原本的室友華軍。


    何江宇看看本來就不算結實的木頭門,“你要是把門砸壞了你陪的起么?”正說著,旁邊也傳來了砸門的聲音。


    何江宇探頭出去看,發現是華軍的室友在敲隔壁的隔壁的——這棟樓不大,大家都在里邊住了兩年了,基本上就算不說話也都混了個臉熟,所以何江宇聽著那巨大的砸門聲,和那人開玩笑,“我說你和里邊的人有什么深仇大恨啊要這么砸門?”


    那個寢室的有人不太高興的開門了,本來么,男寢的門一般都大敞四開的,鎖門基本上都是在里邊睡覺呢,不過華軍的室友不顧那人的臉色,直接問,“你最近兩天看見戴宇沒有?”


    那人搖頭,華軍的室友繼續問,“你們寢室其他人呢?”


    那人回頭問了句然后繼續搖頭,華軍的室友說了聲謝謝就砸下一個門去了。


    “這是干嘛?”何江宇問華軍。


    “找戴宇!


    “怎么回事?”


    這會兒華軍已經把二樓自己負責詢問的寢室走遍了,所以索性走進來和何江宇八卦一會兒,“別提了,兩天不見戴宇了!


    “這不挺正常的?”


    戴宇這個人,不算什么好鳥,整天臟話連篇,逃課曠課更是不在話下,原本應該升大三的今年,但是因為逃課次數太多被留級了。


    在大三他原本的班級里,他的綽號是傳說中的人物,上大學兩年,他們班級還有不認識他的,更有一次他心血來潮去上課,教授走進來之后看到他還走出去,確定了下是不是這個班級上課。


    “正常什么,是徹底沒了,手機沒帶,人不知道哪去了,他媽這兩天天天往寢室打電話,我們糊弄她說戴宇出去了,就要瞞不住了!


    “你說實話不就得了!


    “靠,也得給我說實話的機會啊!


    何江宇其實可以理解,大學么,大家都夠自由懶散,偶爾不在寢室出去了,偏偏家里電話追來了,寢室的人就會幫忙打個掩護說去上自習什么的,估計戴宇也是這種情況,說了一句謊言之后就得說更多的謊言來彌補。


    “這要十一了,她媽來電話問他哪天到家,我們把他手機關了,接電話就說他出去了,可是這么下去也不是個事啊!


    正說著,時軒止回到了寢室。


    本來因為戴宇的事情一臉鬧心的華軍,在見到時軒止之后立馬換上了嚴肅認真的表情,“還有事,先走了啊!


    何江宇很痛苦,華軍說走就一溜煙的跑了,讓他想挽留都不能,而時軒止……他看看時軒止,覺得他應該沒心情和自己八卦。


    不過晚上的時候,華軍又來了何江宇的寢室,這次一共來了七個人,每個人的臉色都很不好看,而且還有點戰戰兢兢的感覺。


    時軒止本來正躺在那看書,一見幾個人進來,又是這樣的神情,就合上了書,和何江宇打招呼,“我出去走走!


    何江宇也知道他在這大家都別扭,所以雖然覺得讓他出去有點不好意思,但是也沒有別的辦法。


    他剛想點頭,華軍就說話了,“其實我們來是找你的!


    時軒止挑眉,找他,這倒是稀奇事。


    幾個人分別坐下,華軍問何江宇,“白天我和你說的事,你告訴他了么?”雖然是來找時軒止的,但是還是不太敢直接和時軒止說話。


    何江宇也看出來了,他搖頭,然后默默的用眼神控訴華軍,你覺得時軒止是有心情和我八卦問你來干嘛的人么?


    華軍只好自己開口介紹情況,“是這樣的,我們寢室的一個人不見了!


    戴宇已經不見兩天了,雖然以前也有這樣的情況,但是他至少還帶著手機,還會告訴寢室的人點名的時候幫他說聲到,可是這次他是徹底的失去了蹤影。


    本來他媽媽給寢室打電話的時候,他們開始還幫著瞞著,可是戴宇他媽實在是個要命的潑婦,一次兩次找不到,第三次就開罵了。


    他們也都是在家嬌生慣養的,誰受得了這個,等戴宇媽媽再打電話來的時候,就直接告訴她不知道,這下子算是捅了馬蜂窩,戴宇他媽立馬在電話那邊大罵徹罵,活活冤枉他們害了她兒子,并且馬上就要坐車過來。


    戴宇老家坐車到這要一晚上的時間,寢室的幾個人臉色都不太好看,因為其實和戴宇沒有多深厚的交情,然后居然出了這樣的事情,管吧,覺得不值得,不管吧,又是自己室友。


    本來他們打算報警,可是戴宇本身就是個總失蹤的主,萬一前腳報警了后腳他回來了,多他媽鬧心。


    而且他們下午來回各個寢室問有沒有看到戴宇的時候,他們對門寢室的胖子說在二十三號晚上的時候,他出門上廁所,好像看到他們寢室的門一閃關上了,好像還隱約聽到了戴宇拖鞋的聲音。


    戴宇的拖鞋是木頭底的,有點像日本人的木屐,他經常趿拉著在走廊走來走去,也穿到過對門寢室,胖子嘲笑過他,所以有印象。


    那天他本來聽到了聲音,也覺得門閃了一下,可是仔細看過去卻發現什么都沒有,還以為是自己眼花了。


    華軍也回憶起來那天戴宇半夜時起來了,下床的時候還踩了自己一腳,這么說起來,胖子看到的時候應該是戴宇回寢室,可是他們寢室人卻是一點回來人的動靜都沒聽見。


    這也有些不符合常理,這棟宿舍的門基本老舊的不像話,合葉之間缺少潤滑,每次開門關門都吱嘎亂響,那天戴宇出去的時候,華軍被踩了一腳知道,另外也有倆個人聽到了開門的聲音,但是卻沒有人聽到有人回來。


    不過當時大家覺得可能是自己睡的太沉了沒注意。


    曲溪大學有早跑的習慣,第二天早晨起來大家沒有看到戴宇,還以為他千年不遇的勤快了一回,所以就一直拖到現在。


    幾個男生都覺得報警不報警都是問題,而且覺得這事情還有點離奇,華軍忽然想起來搬進自己以前寢室那位,傳說里時軒止是無所不能的,所以幾個人想著看能不能先用歪門邪道的辦法找到戴宇,實在找不到再報警,免得虛驚一場。


    聽完華軍的話,時軒止還沒有表態,何江宇就緊張兮兮的開口了,“你最近,有沒有感受到什么異常?”


    時軒止瞟了一眼何江宇,這人總是把自己想的太神奇,“我不是雷達!


    即使自己對靈體什么的有感覺,也沒有達到這樣的程度。


    “呃……”很難得的,何江宇無語了一下。


    幾個人都盯著時軒止,他們并沒有讓他同意的把握,來找他也只是試試,不過他們的目光之中還是露出了祈求的意味。


    本來沒抱什么希望的,沒想到時軒止居然點頭了,“可以幫你們試試!


    幾個人同時呼出一口氣。


    “不過現在不行!


    幾個人狐疑的看著時軒止。


    “時間有些早!


    關于這些離奇的事情他們知道的并不多,所以他們很容易的接受了時軒止的說法,“那我們什么時候過來比較好?”


    “半夜吧,拿一套他最近穿過的衣服過來!


    臨走的時候時軒止又交待一句不能和任何人說,幾個人答應著離開了。


    半夜的時候,幾個人拿著戴宇的一套衣服來到時軒止的寢室。


    寢室已經熄燈了,幾個人拿著手電,都圍著寢室中間的那張寫字臺站著,戴宇的衣服就放在上面,時軒止走過來,大家都好奇的看著他。


    一些神怪的電視劇里面,主人公施法的時候,總是要做點準備工作,這個準備工作基本上都是蠻好看的動作,所以幾個人都等著時軒止來上那么一段類似舞蹈的東西。


    可惜時軒止沒讓他們如愿以償,他只是走過去,拿出了一道符,然后用打火機點著了符——關于這點何江宇很不滿,怎么能這么潦草呢?


    因為不滿他就發問了,“你不能和電視劇里面一樣,用手啪的一指,然后符就自己著了么?”


    “可以!


    何江宇驚喜的看著時軒止,然后攛掇他,“試試試試!


    時軒止很不給面子的搖頭,“不行!


    “為什么?”


    “今天這道符上沒抹白磷!


    ……集體黑線。


    本來莊嚴肅穆帶著點詭異的氣氛,在這樣的對話之下蕩然無存。


    黃色的符咒燃燒著,火苗掉在戴宇的衣服上,他們拿的是夏天的衣服,純棉的,本來覺得施法么,火苗掉上去也沒事,可是忽然聽到如此生活化的對話……幾個人開始琢磨要不要搶救一下,免得著火。


    不過時軒止冷幽默結束之后,再沒有說話,而是認真的看著自己手中的符咒,幾個人也不敢輕舉妄動,又過了一會兒大家終于覺得神奇了,小小的一張符咒,看起來很快就會燃燒結束,但是偏偏過了很久它還在時軒止的指尖燃燒著,火苗倒是一直往下掉,落在戴宇的衣服上。


    但是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動靜。


    符咒燃燒了大概五六分鐘,還是什么都沒有發生,幾個人的眼睛已經被火苗晃的有點疼了,時軒止手晃了幾下之后,符咒熄滅,居然還是那張符咒,一點燃燒的痕跡都沒有。


    這個時候幾個人才相信自己剛剛見識到了一件神奇的事情,而不是時軒止在糊弄他們,發現這樣的事情之后,他們連大氣都不敢喘。


    先開口的是時軒止,他對大家搖搖頭,“戴宇,已經死了!


    幾個人同時覺得后背發涼,但是誰也沒敢開口問什么。


    半天何江宇舔了舔嘴唇,“死了?真的么?”


    雖然大家和戴宇平時沒有什么接觸,在一個寢室住著也不過一個來月,甚至還因為戴宇的媽媽有點生氣,但是這樣的事情誰都不想發生,畢竟一個生命的消失代表了太多的事情。


    大家都想問這個問題,甚至懷疑是不是時軒止弄錯了,以為誰都不想見證死亡,只是只有何江宇把這份懷疑問了出來。


    時軒止面對大家略顯陰沉的表情,還是搖了搖頭,他不覺得自己會出錯。


    雖然他在和何江宇說話,但是他的注意力一刻都沒有離開自己手中的符咒,該做的事情也一樣都沒有少做,雖然這些人看不出來他手指間在結印,但是他自己是知道的。


    開口的還是何江宇,“再試一次吧,也許出錯了!


    雖然這個時刻很凝重,但是大家還是忍不住在心里贊嘆何江宇的膽子大,剛剛發生那么神奇事情之后,他居然敢懷疑時軒止!


    大家都看到時軒止搖頭了,但是沒有人離開,因為大家心里都抱著一絲僥幸,希望真的是時軒止弄錯了。


    時軒止大概也知道大家的想法,他重新拿出了一張符咒,再次結印。


    這次沒有人打擾他,他做的無比專注,可是還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沒人說話,雖然大家不知道如果戴宇沒死的話會發生什么事情,但是時軒止的表情足夠讓大家相信他。


    唯一開口的還是何江宇,這次他不是因為懷疑而是因為好奇,他問的就是如果戴宇沒死的話會怎么樣。


    時軒止看了他一眼,“把你的衣服那一套過來!


    所有人一起看何江宇,不知道是因為他現在問這個問題的不著調,還是因為大家也好奇,何江宇被看的有些發毛,可是還是拿出了自己的衣服。


    時軒止再次拿了符咒,讓何江宇離開這里躺到上鋪去,然后用被子整個蓋住了他。


    火苗一點一點的落到何江宇的衣服上,這次這些火苗好像有了生命一樣,在何江宇的衣服上跳躍,神奇的是,何江宇的衣服卻沒跟著燃燒,又過了一會兒,這些火苗居然鉆進了何江宇的衣服,桌子上的衣服膨脹起來,幾個人都被這場景嚇的腿軟。


    桌子上的衣服一點一點的鼓起來,好像有東西在里面掙扎,慢慢的從袖口居然伸出一只手形狀的火焰,漸漸的,這套衣服,居然被一個火焰的人,給撐了起來。


    在這個火焰人徹底成形之后,火焰忽然一起熄滅,幾個人被眼前的情景驚的目瞪口呆,也可以說是嚇的,一個個傻在那里,手電都掉在了地上,啪的一聲這才驚醒了所有呆滯住的人。


    掉了手電的家伙手忙腳亂的建起手電,幾個人如夢初醒一樣看著站在桌子上的人,居然和何江宇長的一樣,不過仔細看的話看的出來有些透明,而且有些呆滯。


    這個人站在桌子上,好像根本沒看到自己身邊還有這么多人,而是直直的朝前方走過去。


    他面前的人急忙給他讓開,雖然現在看起來沒有火了,但是誰也不知道會不會燒著自己啊。


    這個人直直的向前走,走到了桌子邊,直接就邁了下去,然后摔在了那里。


    雖然剛剛的事情很神奇很可怕,但是還是有人忍不住笑了出來,因為這樣摔下去實在太有搞笑的效果了。


    可是笑出來的人馬上意識到這不是笑的時候,尤其是自己的一個同學還……


    摔倒的人并不知道疼痛,他馬上站起來,然后繼續向前走,所有人這個時候都發現,這個人前進的方向是何江宇坐著的那個床。


    這些人這才明白為什么之前時軒止說時間有些早,這樣的一個人,在昏暗的燈光下還可以騙過人,但是如果仔細看的話,肯定會露餡,所以才選在半夜的時候,不然這樣的一個戴宇被人看到,即使沒事也要出事了。


    這個人一直向前走,大家看到他剛剛直直的從桌子上摔下來,都有點好奇他用什么樣的方式去找到上鋪的藏在被子里的何江宇。


    難道跳上去?


    不過大家失望了,這個人,順著**的梯子爬了上去,雖然動作很僵硬。


    他爬到床上之后,直接掀開了被子,然后在眾人期待的眼神中,重新化成了火苗,消散在空氣之中,只有那套衣服,因為失去了支撐,頹廢的掉落在何江宇的身上。


    現在沒有人懷疑了。


    雖然剛剛發生的事情很神奇,但是沒有人贊嘆,因為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這就說明,戴宇真的死了。


    半天沒有人說話。


    何江宇雖然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么,但是也知道自己被找到了,所以一時間他也無話可說。


    過了很久,華軍終于露出一個勉強的笑容,“看來必須報警了!


    報警也只能說是戴宇失蹤了,幾個人都清楚,今天的事情雖然是他們親眼所見,但是他們都知道絕對不能說出去,他們只能等警察確定戴宇的死亡……


    幾個人心里都不好受,沉默著想告辭,不過胖子忽然露出一個醒悟的表情,對時軒止開口,“就算他死了,你有沒有辦法找到他的,他的……”


    他說不出尸體這兩個字,但是時軒止明白了,“我并不認識戴宇!彼哉也坏。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熟妇性饥渴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福利网站_免费一级毛片在线播放_久久久蜜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