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zrtv"></cite>
<var id="5zrtv"></var>
<menuitem id="5zrtv"><strike id="5zrtv"></strike></menuitem>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thead id="5zrtv"></thead></video></var>
<ins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ins>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video></var>
<cite id="5zrtv"></cite>
<cite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cite>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么不科學 > 第 71 章

第 71 章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何江宇神經在大條也感覺出今天的方輝好像和往常不一樣,“誒,你怎么了?”


    方輝半天才開口:“之前每次打工之后回家或者回學校,都是用走的,就為了省車費,其實那時候就很想坐車,現在終于實現了,覺得自己以前錯過了很多美景,真是不應該!


    何江宇拍拍方輝的肩膀,“雖然你現在說的話很詩意,但是我不得不告訴你,真酸啊!


    方輝笑笑,不介意何江宇的調侃。


    公交車繼續向前,除了廣播里輕柔的音樂之外,沒有其他聲音,靜謐的夜色包圍住三個人,連不怎么喜歡安靜的何江宇都不忍心破壞現在的氣氛。


    幾個人正看著外面的景色,廣播里的音樂忽然停下了,里面傳出了播音員的聲音:“現在插播一條緊急信息,在我市徐家街路段,發生一起交通事故,事故中一人死亡,肇事車輛已經逃竄,初步估計死者的死亡時間是晚五點至七點,如果有目擊者請與警察局聯系,電話:xxxx!


    方輝仔細聽著那則新聞,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現在的人真是越來越壞了,肇事之后居然就那么逃了,真是沒有公德心!焙谓盍x憤填膺的說著,想和人討論下現在人的良心問題。


    可時軒止目不斜視的坐在那里,看樣子不打算發表什么看法,于是他只好轉向另一邊去找方輝,剛好看到方輝臉上那一抹笑容,然后他忽然想起來,“誒,你不就住徐家街那,有沒有看到什么,要是看到了咱就舉報!


    方輝遲疑了一下,何江宇瞪大眼睛,“真看到了?”


    方輝苦笑搖頭,“沒看清楚!


    何江宇泄氣,但是馬上振作起來,“仔細想想,沒準能想起來什么?”


    方輝無奈的搖頭,他隱約的好像記得車牌號碼,但是他今天做的不平常的事情已經太多了,所以不能打這個沒法解釋的電話,最終他還是搖頭。


    何江宇徹底失望了。


    新聞播了三次,音樂再次響起,醫院也到了,三個人一起下車。


    何江宇問方輝,“你到底哪里不舒服?”


    方輝舒展了一下胳膊,“現在我哪里都挺舒服的!


    “你有病吧,哪都挺舒服的你來醫院干嘛?”


    方輝不把何江宇的話放在心上,他看了看時軒止,忽然說了一句謝謝。


    何江宇今天晚上已經屢次感覺到被這兩個人排除在外——他們總說一些自己根本聽不懂的話,這次他正要不忿的問到底是怎么回事,時軒止開口說的話擋住了他的怒火,時軒止說:“不用謝我,你應該謝的也許是他!


    方輝對何江宇露出一個微笑,“是啊,其實應該感謝你!


    何江宇一頭霧水,但是條件反射的傻笑,“客氣什么,有什么好謝的!


    方輝又看了兩個人一眼,“不管怎么說,謝謝你們,我要進去了,你們也回去吧!


    何江宇不干了,“我說你今晚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哪里不舒服,我們都陪你來醫院了,還能差這幾步不陪你進去?”


    時軒止伸手攔住何江宇,“我們回學校!


    何江宇這人有個毛病,就是別人越要瞞著他的事情,他就越想搞清楚,現在的情況是,方輝要進醫院做什么事情,時軒止明顯是知道的,只有自己被蒙在鼓里,所以他絕對不可能和時軒止離開。


    想到這里他一把揪住方輝,“你們到底有什么事情瞞著我,不說清楚別想甩開我!闭f完整個人幾乎都纏到了方輝的身上。


    方輝哭笑不得的看著時軒止,意思是怎么辦。


    時軒止看看方輝,“沒時間和他糾纏了,而且他早晚得知道!


    方輝好不容易從何江宇的糾纏下脫身,“你要跟著就跟著吧!


    何江宇沒介意時軒止前一句話的嫌棄,只知道自己可以知道秘密了,所以興高采烈一馬當先的走在自己爭取來的道路上。


    方輝看到何江宇那么興奮的往前沖,無奈的和時軒止跟在后面,走了幾步之后忽然也起了促狹的心思,他笑著和時軒止說話,“你說他要是知道真相之后會什么表情!


    什么表情?時軒止沒想過,這種事情對他來說是再經常不過的事情,對別人怎樣,他真沒關心過。


    看時軒止搖頭,方輝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今天的事情,還是得謝謝你放我一馬!


    時軒止一時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方輝。


    方輝又笑,“其實開始見到你的時候我腦子里面也充滿了你的傳說,所以我才想轉身逃走,可是沒想到你會陪著我去做這么多我想做卻沒機會做的事情……”


    “我跟著你只是怕你逃走!


    “然后危害人間?”方輝笑著接,“不管怎樣,謝謝你,起碼在我嚇唬那幾個小痞子的時候,你沒有阻止我!闭f完之后他若有所思,“也的確要謝謝何江宇,他的血……”


    “快沒有時間了!睍r軒止打斷了方輝的話。


    方輝對時軒止笑笑,然后向前快步走去。


    何江宇只是一開始興奮過了頭,才沖在前面,很快他就反應過來自己并不知道方輝要去哪里,正尷尬的時候,方輝趕了上來,他偷笑著跟在方輝身邊,然后又轉回了他最初看到方輝的地方。


    手術室的燈光正亮著,手術室的門口,一個男人焦急的在那里來回踱步,看來他是里面手術的人的家屬。


    如果何江宇沒記錯的話,這里應該是婦產科,何江宇狐疑的看著方輝,“你來這里干嘛?”


    方輝沖何江宇眨眨眼,“投胎啊!


    何江宇大樂,方輝居然開這樣的玩笑。


    他正樂著,一個小護士匆匆跑過來,瞪著何江宇教訓,“半夜三更的,你小點聲!


    何江宇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小護士又匆匆幾步走到那個男人那里,“先生,門口那輛車牌號碼4027的車是不是您的,擋住了門口的救護車,能不能麻煩您跟我去挪開!


    男人點頭,方輝倏然變色。


    何江宇發現方輝的表情不對,連忙開口詢問。


    時軒止也看著方輝,半晌方輝露出一個解脫一樣的微笑對兩個人開口,“我沒事了,咱們走吧!


    時軒止上前一步想說什么,方輝對時軒止擺手,“這是我想做的事情!


    何江宇又是一頭的霧水,誰能告訴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過現在的氣氛實在是有些凝重,何江宇吞了吞口水,還是什么都沒問,安靜緩慢的和兩個人走到醫院的門口。


    方輝忽然站住了,時軒止也站住,何江宇只好跟著停下步伐。


    他最后還是沒有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我說,誰能給我解釋一下,到底是什么情況!彼腥硕贾,只有自己被排除在外的感覺可真是不好。


    “沒什么?”


    “你騙鬼呢?”


    方輝于是就又樂了,“鬼騙你呢!


    何江宇很憤怒。


    時軒止又開口,“你不后悔?錯過了可能就再沒有機會了!


    方輝搖頭,“今天算是我過的最快樂,最隨心所欲的一天,把自己以前想做卻沒有勇氣做的事情都做了,現在又可以決定自己的命運,有幾個人能這樣的好運?”


    何江宇在一邊手舞足蹈,希望這兩個人說點自己能聽懂的話,


    何江宇看挪車的男人滿頭大汗的往婦產室的方向跑,他忙給讓路,男人匆匆跑過的時候嘴里念叨著:“千萬不能有事,千萬不能有事!”


    他本身有不育方面的問題,找了無數專家吃了無數的藥,才有這么一個孩子,專家說這簡直是奇跡,他再不可能有第二個孩子,可是他老婆居然早產……


    看著男人的背影方輝繼續說話,“我以前總覺得命運是不公平的,有很多事情沒有辦法自己選擇,比如出身,憑什么那么多人醉生夢死,我卻活的如此辛苦,這個世界哪有天理,可是……”


    方輝攤手,“我現在相信天理循環,報應不爽了!狈捷x吐出最后幾個字,忽然消失在原地。


    男人跑到產室門口,這么一會兒時間,醫生居然等在門口,遺憾的對他開口,“死胎!


    男人面色死灰的跌到在地。


    何江宇做夢也沒想到居然會發生這種事情,他瞠目結舌的指著方輝消失的地方,說不出話。


    時軒止看著何江宇,原來知道真相之后,他是這樣的表情,可惜方輝沒看到。


    半天何江宇終于開口,“不不不……不是我想的那樣吧?”


    時軒止終于搭理何江宇了,他點頭,“就是你想的那樣!


    何江宇一下子沖過來抱住時軒止,“啊啊啊,鬼呀!”


    戴宇是被尿憋醒的。


    睡的正香的時候想去廁所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他瞇縫著眼睛看窗外,打算如果天已經朦朦亮了的話就憋到早晨。


    可惜外面還是一片漆黑,他從枕頭底下摸出手機,十二點四十三,看來是不能忍了。


    他慢騰騰懶洋洋的爬起來,頭還有點暈。


    昨晚他和老鄉一起出去喝酒,喝的有點多,即使已經睡了一會兒還是沒有完全清醒。


    他一邊從自己的上鋪往下爬一邊心里罵自己那些老鄉,媽的一個個的就知道灌自己,如果不是他們自己怎么會想半夜去廁所。


    不過也怪自己貪杯,戴宇晃晃自己的頭,暗暗告誡自己以后再不能這么喝了。


    四肢還是有點不穩,他不小心踩到了下鋪華軍的腳。


    華軍罵了他一句翻身繼續睡過去了,戴宇被尿憋的不行,匆匆出了寢室門。


    出了門,戴宇哆嗦了一下,他心里又罵了一句他媽的。


    曲溪大學每年收那么多學費,不知道都花哪去了,給學生的宿舍時一棟比一棟的破,他所在的四號男生宿舍更是破中之破。


    曲溪大學建校六十年,可以這么說,四號男生宿舍是這所大學最古老的一批樓之一。


    這棟樓只有三層,中間是樓梯,兩邊各十八個寢室,還有一個公共的洗漱間和涼衣室,也不知道當初設計這樓房的人在想什么,走廊里居然一扇窗戶都沒有留,所以不管外面多么的艷陽高照,里面都黑咕隆咚的,即使大白天,走廊里也要點著燈。


    不過黑心的學校舍不得費電,走廊里面都是昏暗的小燈泡,那點幽幽的光芒什么也不夠干的,說起來也挺先進的,因為這些燈都是感應式的,不過可氣的也是這里,你不弄點大的動靜出來,這些燈根本不亮。


    這樣的樓房,其實早該拆了,不知道校長是不是腦袋進水了,非說什么要培養學生艱苦樸素的精神,所以硬把這里做了宿舍。


    如果說只是暗也好忍,偏偏這里還潮濕陰冷——終年不見陽光,能干爽溫暖才有鬼,四處的墻壁上都已經發霉了,看著就惡心,那股子寒氣好像直接會打進人的骨頭里,即使三伏天也不例外,現在雖然才十月,走廊就冷的和冰窖一樣,所以戴宇才會一出門就哆嗦了一下。


    他走在走廊,雖然被尿憋的不行,但是還是懶得快走,木底的拖鞋和水泥地摩擦著發出刷拉刷拉的聲音,居然還好像有回音一樣,聽起來似乎有同樣的腳步聲響在他是身后。


    戴宇又暗暗在心里開罵,因為走廊的感應燈一會兒滅一下一會兒滅一下,他不得不努力跺腳來讓燈亮起來,這就讓回音更大。


    每次燈亮起來,滅掉,亮起來,滅掉,都讓戴宇感覺到煩躁。


    為什么他們寢室是離廁所最遠的一間,而這走廊他媽的又這么長。


    正走著,忽然感覺有一塊白色的東西飄飄悠悠的往他身上落下來,戴宇嚇了一跳,忙往旁邊讓了一下,一下子撞到了墻上,他又開始暗罵。


    這宿舍的墻誰挨上都蹭一身霉,他高中同學來他寢室的時候很是驚嘆,這他媽的宿舍,不用改裝就可以拍鬼片。


    戴宇皺起眉頭,怎么想起了鬼,真他媽見鬼。


    他本來以為自己已經躲過了那白色的東西,可是不知道從哪里來了一陣風,那東西飄忽忽的又沖著自己來了。


    剛剛燈光昏暗他沒看清楚,這會兒東西到了眼前他倒是看見了,是一大片蜘蛛網,不知道落了多少灰,整片的掉下來了。


    這棟宿舍,真是太該死了,蒼蠅老鼠蟑螂蚊子蜘蛛……


    忽然間他覺得不對勁,哪里來的風?


    這走廊根本沒有窗戶,平時有風是因為寢室門開著,寢室的窗戶有風吹進來,而這半夜三更的,根本沒有一個宿舍開門。


    很快他又察覺到其他不對勁的地方。


    雖然現在快一點了,但是男生寢室樓,從來沒有這么安靜過。


    每天半夜給女朋友打電話的,玩牌的,打網絡游戲的,還有看寢室的大爺的怒吼聲,到處都是鬧泱泱的,大學的男生,早睡早起那才是不正常的。


    然而今天,走廊里安靜的可怕,除了他走路的聲音之外,一點聲音都沒有。


    戴宇的雞皮疙瘩倏的站了起來,他暗罵自己不該喝酒,又罵自己不該胡思亂想。


    從他被尿憋醒到現在,他就一直在心里罵個不停。


    不過罵了自己之后,過于安靜的走廊終于讓他想停止一切想法,他現在只想快點去了廁所然后趕快回到自己的床上。


    可是空無一人的走廊,昏暗的燈光,發霉的墻壁,不知道從哪里吹來的陰風……


    戴宇咬牙,他開始后悔,剛剛從寢室出來的時候,他不該走那么慢,如果他快點走,現在應該已經到了洗手間。


    可是到了這個時候,他居然連忽然加快速度都不敢了,就好像心虛一樣,他覺得好像有一雙無形的眼睛在黑暗中盯著自己,他正看著自己,等待自己驚慌失措的時候,那個眼睛的主人就會忽然跳出來。


    所以不能慌不能慌,維持著緩慢的腳步,就好像什么都沒有發生一樣……


    越走,那種被窺視的感覺就越明顯,他希望這只是自己的幻覺,是自己太緊張了,為了讓自己放松一點,他甚至開始吹口哨,口哨的聲音回響在走廊,又是回音四起,讓他愈發覺得這個走廊安靜的可怕。所以他還是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走路的速度。


    廁所的門出現在他眼前,他終于松了一口氣,抓緊上了廁所就可以回去了。


    不對勁的事情又出現了,往天廁所的門都是開著的,男生們都不是太注重*的家伙,而且廁所的對面是晾衣間,所以這道廁所的門一向都是正大光明的開著的,而今天,這個門不知道被誰給關上了。


    戴宇咬了下牙,人的想象力是最可怕的,有很多人就是自己嚇唬自己,這個道理戴宇也是明白的,他想把腦子里面所有的反常思想都驅除出去,他想假裝一切都是正常的,這不過是一個很平常的夜晚,他只是去一下洗手間?墒撬栽S多關于廁所的鬼故事一瞬間都出現在他的腦子里,滴著血水的水龍頭,從便池里伸出的手,敲門問要不要手紙的人……


    一瞬間他想落荒而逃,即使尿褲子也比現在的情況要好。


    可是他又覺得這樣轉身就走,實在是太沒面子了,畢竟一切還都是他的想象,所以他又咬了下牙,之后抬手,手指碰到了門把手。


    拉門的一瞬間,戴宇先是松了一口氣,因為他覺得他戰勝了自己,但是馬上,他開始詛咒自己,明明早就覺得不對勁,為什么還死撐著走到現在這一步。


    他拉開的門里,是一堵墻。


    也就是說原本的廁所不見了,他面前只有一堵墻壁。


    戴宇比他自己想象的要勇敢的多,他沒有被下癱在原地,而是在發現事情不對的一瞬間轉身就跑。


    他拼命的跑著,甚至連喊救命的間隙都沒有,只要回到寢室就安全了,這是他心里唯一的安慰。


    他開始后悔,為什么不在覺得事情不對勁的時候就回寢室,明明已經感覺到不對勁了,平時遲鈍的自己都已經感覺到不對勁了……


    幸運的是,在他回到寢室的路上沒有出什么意外,手碰到寢室門的時候他希望這只是自己的一個夢而已,他很快就會在自己的床上醒過來,門被拉開,他沖了進去,然而這次幸運女神沒有眷顧他,他的面前又是一堵墻,他急忙剎住立即的腳步,但是胳膊還是撞到了墻上。他再次轉身想逃,卻發現自己的胳膊,被墻粘住了,他急忙后退想把自己的胳膊扯過來,卻發現不可能,那墻已經開始吞噬他的胳膊。


    他不知道該不該叫自己面前的那個東西為墻,因為它好像有了自己的生命一樣,也不是硬邦邦的,而是開始蠕動著,沿著他的胳膊一路向上,現在他的整條胳膊都已經被墻壁吞噬掉了。


    戴宇想喊救命,可這個時候他才發現,他是真的怕了,恐懼的感覺讓他張開了嘴,卻沒有辦法發出任何的聲音,連救命的聲音都沒法發出,所以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一點一點的,被那不知道是什么東西的東西拖過去,然后窒息……


    在戴宇被完全吞噬的一瞬間,寢室樓里面,重新噪雜起來,他對面寢室的門打開了,一個人睡眼惺忪的走出來,揉了揉眼睛之后看了看對面,卻沒有發現什么異常。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熟妇性饥渴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福利网站_免费一级毛片在线播放_久久久蜜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