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zrtv"></cite>
<var id="5zrtv"></var>
<menuitem id="5zrtv"><strike id="5zrtv"></strike></menuitem>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thead id="5zrtv"></thead></video></var>
<ins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ins>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video></var>
<cite id="5zrtv"></cite>
<cite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cite>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么不科學 > 第 58 章

第 58 章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然后他微微瞇著眼睛看蛇妖,扔過去一個東西,那東西發著柔和的銀光,居然就鑲嵌在了蛇妖的頭頂。


    放眼看去,那是一塊銀色的寶石,鑲嵌在蛇妖額頭,璀璨奪目。


    和尚回頭,朝時軒止笑著,“該你的了!


    時軒止沒有說話,手指飛快翻飛結印,輕魂劍出現在他手中,幽綠的顏色照的時軒止的臉漂亮的妖異。


    他本來以為這個妖僧不會輕易束手就擒,可是輕魂劍輕輕遞出,只是那么試探一下,他居然覺得這個和尚,自己朝著他的劍尖撞了上來,于是,輕魂劍穿透了和尚的胸膛。


    黑色的氣息一點一點被輕魂劍吸收,這個和尚雙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詞,‘人有七苦,一曰生苦,二約老苦,三約病苦,四曰死苦,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


    最后一個字吐出口后,他完全消失在空氣之中,唇邊似乎還留著一抹微笑。


    何江宇忽然覺得很奇怪,自己真的應該是特別憎恨這個和尚的,但是不知道為什么,看著他這樣解脫一樣的笑,他居然恨不起來,難道他的三觀已經不正到這種地步了么?


    或者說他是有點可憐這個和尚的,怎么回事呢?


    何江宇撓撓自己的腦袋,然后歸咎于,這個和尚,張的太像好人了。


    他身邊忽然緩緩流淌出煙霧,好像舞臺效果一樣,不過他當然不會覺得就是那個,于是他皺著眉頭呻吟,“不是吧,還來?”


    這煙霧緩緩聚集,居然形成了崔艷的樣子,在空中飄著,然后對他露出一個笑。


    他剛剛看到崔艷隨著浮屠塔消失,本來十分難過,后來的幻境不見了,他還存了一線希望,覺得剛剛看到的崔艷也可能是假的,其實崔艷并沒有死……


    可是現在……


    何江宇忽然覺得自己的鼻子好像開了一家醋廠一樣,熏的他幾乎要掉眼淚。


    崔艷還在笑,“小宇哥哥,謝謝你救了我啊,千萬別傷心,我現在很開心,比剛剛的時候舒服多了!


    何江宇揉了下鼻子。


    崔艷繼續說話,“你可要答應我,一定不能傷心,我覺得,死了比活著好多了,活著的,要惦記那么多的事情,金錢啊,名聲啊,前途啊,命運啊,可是死了多好啊,什么都不在意了,所以你得恭喜我!


    何江宇忽然覺得自己看到了二年級和自己分開的時候的那個小崔艷,她開心快樂的和自己說:“小宇哥哥,你等我長大嫁給你!


    崔艷緩緩消失在空氣中,只留下一句話,“小宇哥哥,我現在真的很開心,所以,你一定要替我開心,不能哭啊!


    何江宇使勁的揉了揉眼睛,再看過去的時候,崔艷已經不見,好吧,大家都開心。


    一邊的司機幽幽轉醒,又開始尖叫,“蛇!”


    一定是蛇精,這里一定是蛇精在作怪,在司機連滾帶爬的站了起來,卻看到漫山遍野的燈熄滅了,蘭園寺的寺門鎖的緊緊的,自己面前站著剛剛那三個乘客,正扶著一個暈過去了人,而且這三個人都略帶著點疑惑看著他。


    何江宇很奇怪的問他,“大叔,你怎么了,干嘛忽然跑回來,叫鬼呀蛇啊的?”


    還有一個美女語氣軟軟的問他,“你是不是剛剛睡著做噩夢了?”


    司機茫然的看著周圍,卻發現一切正常,除了自己的車好像真要報廢了一樣……難道……司機驚魂未定的想,難道自己剛剛開了天眼,看到了別人看不到的東西么?


    司機猶豫了下,“剛剛,你們有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


    何江宇繼續忽悠,“最不對勁的就是大叔你了!


    司機狠狠的打了自己一巴掌,媽的,原來只有自己看到了,自己是不是被鬼耍了?


    他心疼的看著自己的車,這得多少錢才能修好!


    不過恍惚的他忽然察覺到不對勁了,他指著暈過去的那個人問:“這人怎么回事!


    何江宇松手,剛剛被他扶著的章凱立刻掉在了地上,不過還沒有醒過來,何江宇一臉的氣憤,“這個該死的人是外面同學,喝多了自己打車往這邊跑,三更半夜的給我們打電話叫我們來找他,我們真不想來,又怕他凍死在這里!


    司機還疑惑著,忽然覺得腳下的地震動了一下,他以為自己幻覺了,然后很快他就發現,自己面前的蘭園寺正在倒塌。


    大地晃動的愈發嚴重,司機看著面前的幾個人手舞足蹈的大叫,“地震啦啊啊啊啊!”


    后來這位司機回憶起來這次地震總覺得自己福大命大,一般的地震都是一下子什么都沒了,可是這次地震卻很奇怪,從蘭園寺緩慢的向周圍蔓延移動著,幾個人連拉帶拽把章凱弄到車上,司機大叔把出租開的一溜煙——何江宇估摸著這車下山之后就真的要報廢了。


    不管怎樣,總算逃出升天,司機大叔開車逃到安全的地方,他看著自己身邊的這幾個人,用看革命戰友的眼神看著自己身邊的這幾個人,有什么關系能比一起死里逃生的感情更加深厚呢。


    他感動的看著幾個人,然后開口,“你們去哪里?”


    何江宇回答,“徐家街!


    司機大叔的臉色一下子變了,他深深的覺得自己被忽悠了,今天的事情絕對和他們脫不了關系,自己這是上了賊船……


    徐家街那種地方……他努力維持著鎮定開著自己的出租車,努力不看自己身邊的這幾個人,唯恐自己被殺人滅口——這幾個人什么事情干不出來啊,都能把這給弄地震了。


    何江宇倒是沒發現司機大叔的變化,他看著兩邊的景色飛快的后退,對司機大叔豎起了大拇指,“真想不到誒,這車都破成這樣了,還能開這么快!


    司機大叔的回應是把油門徹底踩到了底。


    好不容易到了徐家街,幾個人下了車,司機大叔一踩油門,車呼的一聲開走了。


    何江宇忙在車后追,朝司機大叔招手,司機大叔從后車鏡里看到朝自己追來的何江宇,死死的踩著油門,車尖叫著就開走了。


    何江宇很不解的對時軒止說:“我還沒給錢呢!


    在徐家街的街口,何江宇有點猶豫,家里已經有一只女鬼了,這條蛇精會不會也賴下不走啊。


    他把章凱扔到了一邊,兀自沉思著這個問題,如果家里再多一條蛇的話……


    被他扔到一邊的章凱被撞了頭,悶哼了一聲,美女蛇手腳很利落,過去一巴掌打在又凱的后腦勺上,于是章凱又昏過去了。


    美女蛇站在那里,輕輕撥了下自己的長發,額頭上有銀色光芒流轉,那顆鑲嵌在她額頭上的寶石在她變成人之后,就變成了指甲大小的一塊,同樣嵌在她的額頭,所以只能暫時用頭發擋一下。


    她撥了自己頭發之后,手指開始在鑲嵌在她額頭的那顆寶石上打轉,然后忽然笑,“好不容易拿了回來,就立刻要給人,真有點不習慣呢!


    用這樣蘿莉的聲音說這樣滄桑的話,何江宇很不習慣啊。


    不過他馬上奇怪了,“你要把這東西給誰?”


    他話音剛落,就看見美女蛇用自己的指甲,狠狠的把那寶石給摳了出來,她的額頭雖然瞬間恢復光潔,沒有留下一個黑洞,但是何江宇還是看的咋舌不已,怪不得有句話說女人對自己要狠一點呢。


    寶石在她的手心恢復到巴掌大小,然后她把這寶石遞到了時軒止面前,“給你!


    時軒止也驚訝了一下。


    美女蛇微笑,“你手里拿把輕魂劍我見過的,那個叫我幫忙看著這石頭的人說,如果有天看到那輕魂劍的人,就把這個東西給他就可以了!


    時軒止還沒有說話,倒是何江宇先開口了,“這是什么東西啊!


    美女蛇搖頭,“我也不知道!彼鄄鬓D了下,“不過,我偷聽讓我看這東西的人和別人說話,說這好像是什么鑰匙……”


    鑰匙?時軒止暗自沉吟。


    鑰匙……何江宇也想著,鑰匙不鑰匙的他不知道,他只知道這個寶石肯定很值錢。


    美女蛇輕輕的的抬手,居然把這寶石按在了時軒止的耳朵上,好像一個耳釘,散發著略帶妖異的光芒。


    時軒止不說話,何江宇一時看的有點傻眼。


    美女蛇轉身走,何江宇才反應過來,“我說,你去哪?”


    美女蛇不回頭,“我回家!


    何江宇猶豫了下還是招呼,“要不,喝一杯茶再走?”


    美女蛇依舊不回頭,只是緩緩的搖頭,“我最好的朋友死了,我回家,好好祭奠一下!


    那樣蘿莉的聲音里,何江宇居然聽到了傷心。


    蘭園寺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很多天。


    章凱那天醒過來,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他都不怎么記得,時軒止只告訴他他被鬼纏上了,他現在好了,而崔艷失蹤了。


    章凱驚慌失措幾天之后匆匆離開了這里,再也沒有問過崔艷。


    何江宇狠狠的詛咒了下薄情的掌控,但是沒有太傷心,他覺得崔艷既然說了自己很好就是很好,自己傷心的話就有點那個了。


    時軒止暗暗松了口氣,不枉費他耗費靈力,讓崔艷見了何江宇最后一面。


    女鬼衛妍還是每天都在,這讓何江宇有時候有點不滿,比如他想和時軒止親熱一下的時候。


    不過大多數時候,他和女鬼相處的都很融洽,因為畢竟能和時軒止一張床睡著還要靠女鬼。


    其實今年過年比較早,現在已經是寒假,不過何江宇一直賴在這里不肯走,時軒止雖然不說,但是何江宇總能看出來他還是有些高興的。


    如果可以,他真想就不回家了,他一邊這樣想著一邊琢磨怪不得說有了媳婦忘了娘。


    不過這也只能是想想而已,他娘的一通電話還是把他叫了回去,主要原因是一家三口要出去旅游。


    何江宇本來不想去,但是他娘相當堅持,并且用下學期的生活費減半來威脅他,無奈之下他只好妥協。


    不過一直到出發前的一天,他還膩在徐家街。


    其實他和時軒止在一起,基本上都是他說話,時軒止聽著或者睡覺,他打游戲,時軒止看著或者睡覺,他睡覺,時軒止跟著睡覺。


    倆男人,都不是什么浪漫的人,所以日子就這樣平靜的溜過去,但是何江宇覺得自己很滿意。


    這孩子要求一向不高。


    他要走的時候,時軒止還躺在那里睡覺。


    他覺得也沒事,這也不是什么生離死別的,自己出去幾天就回來了,所以沒打算叫醒時軒止,就打算自己走。


    可是他剛剛穿好羽絨服,時軒止就睜開了眼睛,淡淡的開口,“我送你!


    衛妍看著何江宇,準備看何江宇感動的樣子……


    衛妍其實可以接受兩個男人戀愛,但是他怎么也不覺得面前這兩個人是在戀愛,平時沒有甜言蜜語,她偷看好多次也沒有什么親密的動作,一切就好像和之前一樣。


    她覺得吧,如果自己要出門,自己男朋友還在那睡覺,她是肯定不樂意的。


    所以她看何江宇自己穿衣服要走的時候還想著要不要慫恿何江宇和時軒止打架,這時軒止好像也太不拿何江宇當回事了。


    不過,現在時軒止居然醒了說送何江宇出去。


    衛妍覺得何江宇這么容易滿足的孩子一定會感動的熱淚盈眶,沒準今天她就能看到他們倆親在一起。


    不過,衛妍失望了,何江宇臉上浮現的神色不是感動,而是驚恐,他磕巴著問時軒止,“難道這么早鬼就會出來了么?”


    衛妍默默扭頭,你看我不就出來了么?


    同時她心里狂錘著墻壁,何江宇,你這是什么想法啊你難道不應該感動的撲上去然后說你要送我你真的要送我哦我太感動了我以為你已經不愛我了現在我知道我錯了你還是愛著我的……


    時軒止看著何江宇,猶豫著要不要告訴他。


    這幾天他看何江宇的額頭有隱隱的黑色,這代表何江宇可能會遇到什么事情,如果何江宇一直在自己身邊到沒什么,可是偏偏要出去旅游。


    如果不告訴何江宇,怕他沒有防范,如果告訴他,怕他嚇的可以直接跳飛機。


    不是沒有想過跟著去,但是何江宇的父母就是再開明估計暫時也接受不了,如果讓這厄運應運到家庭上,時軒止實在是不想。


    他默默的拉著何江宇的手,把他送到徐家街的街口,然后從口袋里拿出一枚玉佩,“這個給你!


    何江宇接過來,看了一下,這玉佩雕的相當精致,是一條龍的形狀。


    他看了兩眼之后,帶在了脖子上,然后又沉默了一會兒開口,“我說,我沒準備定情信物給你怎么辦?”


    時軒止再次黑線。


    不過……


    如果他愿意這么想,那就這么想吧。


    于是何江宇高高興興的和時軒止揮著手告別了,轉身離開的時候還想著時軒止可真體貼啊,知道自己舍不得和他分開,還送了東西安慰自己,從今以后,這塊玉佩跟著自己,就好像時軒止跟著自己一樣。


    這孩子雖然是在胡思亂想,但是其實也差不多。


    時軒止看著何江宇的背影,他把自己的一魄放進了這玉佩里,如果何江宇有什么事情,即使自己本身去不了,那么自己的靈體也隨時可以過去,雖然要耗費一些靈力,但是只有這樣他才能安心。


    何江宇高興的和他爹媽上了飛機。


    高興的是自己帶著玉佩,絕對不是覺得這次旅游值得期待。


    之前就不覺得旅游時好主意,所以意興闌珊的告訴他娘,地方隨便,誰知道他娘居然選了一個中國最北端的地方,漠河,說是要去那里感覺徹底的冬天,也要去看看極夜現象。


    何江宇知道之后當場吐糟他娘,“您把自己關在冰箱里不就可以了!


    他娘揪著他耳朵好頓罵,然后跑到廚房看了半天冰箱出來罵,“你少糊弄老娘,冰箱冷凍那邊的溫度才零下十五,我們去的地方可是能零下五十的!


    于是何江宇更加不想去了。


    不管怎么樣還是上了飛機,到哈爾濱之后轉火車又坐了二十來個小時。


    到了漠河之后,何江宇覺得,娘啊,讓我回去吧,我寧可鉆到冰箱里面睡一夜。


    他們是跟團走的,這個團隊一共十五個人,接他們的導游是個漂亮的小姑娘,說話干脆利落,帶他們上了旅游車之后開始用脆生生的嗓音介紹漠河的情況。


    何江宇坐火車坐的累了,外加惦記時軒止,于是也不怎么聽,只是偷偷拿出手機發了個信息給時軒止,“我到了,那個,我挺想你的!


    過了很久才感覺到自己手機的震動,何江宇一看,“我也是!


    何江宇的娘看著自己的兒子傻笑,一巴掌拍在他腦袋頂上,何江宇總算老實了點。


    路過一個信號燈的時候,何江宇驚奇的發現,這里的信號燈居然沒有亮,還好現在的車并不多,否則這大冬天的……


    然后他就聽到導游小姐介紹,“我們這里的信號燈凍壞了,呵呵!


    他抱著他娘,“放我回去!”


    這得多冷啊,連信號燈都能凍壞了!


    他娘又一巴掌把他拍回去,他頹廢在椅子上給時軒止繼續發信息,“我覺得我容易回不去!


    他準備等時軒止問為什么再告訴他這里冷死了。


    可是過了半天接到一個信息,“萬事有我!


    好吧,雖然沒法說出自己故弄玄虛的答案,但是這個回答,更加讓他滿意。


    漠河是一個邊陲小城,黑龍江從這里流過,隔開了中國與俄羅斯。


    這里并不繁榮,所以晚上很是安靜,他們的車要直接開到中國最北的村莊漠河村去。


    雖然開始的時候何江宇并不怎么合作,但是導游說了一會兒之后,他也來了一些興致。


    導游說這里夏天的夜晚特別長,常常到半夜還不黑天,而這里的冬天黑夜特別長,下午三四點就黑透了。


    何江宇有點毛毛的,這么早就黑天,鬼可方便了。


    到了旅館,因為有十五個人,所以有一個人要自己住一個房間,導游小姑娘大概因為何江宇一路不合作,覺得這是一個刺頭,所以討好的給了他自己一個房間。


    何江宇有些欲哭無淚,他蹭他娘,“媽啊,我想和你一起睡!


    他娘一巴掌把他打遠,“你都多大了還撒嬌,太惡心了!


    何江宇只好去磨他爹,“爸啊,咱倆一起睡吧順便談心!


    他娘又一巴掌把他打遠,“老公,你要和誰睡?”


    何江宇默默扭頭,娘啊你比我更大你撒嬌就不惡心么。


    不過事已至此,何江宇只能默默的拎著自己的行李走進自己的房間。


    在進門之前,何江宇很規矩的敲了敲門,這是他臨走的時候臨時抱佛腳從網絡上找到的一些外出住旅店必備的常識,比如進房間之前要敲敲門,告訴里面的好兄弟有人要進來了,比如晚上睡覺的時候要把鞋子亂扔到一邊,千萬不能用鞋尖對著自己,這樣鬼會順著找過來,比如……


    何江宇覺得自己不能想下去了,一會兒自己把自己給嚇死了。


    不能怪他這樣的小心,畢竟前段時間剛剛發生崔艷的事情,他可不覺得他能運氣好的招來一條漂亮的美女蛇。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熟妇性饥渴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福利网站_免费一级毛片在线播放_久久久蜜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