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zrtv"></cite>
<var id="5zrtv"></var>
<menuitem id="5zrtv"><strike id="5zrtv"></strike></menuitem>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thead id="5zrtv"></thead></video></var>
<ins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ins>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video></var>
<cite id="5zrtv"></cite>
<cite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cite>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么不科學 > 第 57 章

第 57 章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火光在崔艷身上炸開,瞬間擴散到她全身,她似乎承受不住,哀嚎著倒下,滿地打滾,尖叫聲凄慘無比。


    何江宇生生的打了個冷顫,然后怔怔的看向時軒止,雖然早知道他冷酷,但是卻一直以為他面冷心熱,今天卻對崔艷這樣毫不留情,雖然崔艷是個女鬼……他忍不住想要后退一步。


    但是他再看向崔艷的時候,卻發現在地上哀嚎的并不是一個人,確切說,那只是一個紙人,竹子做的骨架,白紙蒙在外面,慘白的臉上畫著五官,頗有些像崔艷。


    轉瞬間火焰已經遍布了紙人的全身,她在地上掙扎,卻毫無辦法,只能滾來滾去,發出刺耳的尖叫。


    不是崔艷,這讓何江宇松了一口氣,繼而為剛剛覺得時軒止冷酷而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朝時軒止湊近了一點,時軒止卻不知道剛剛何江宇在想什么,以為是又嚇著了,于是拉住他的手,“只是障眼法,有我!


    何江宇熱淚盈眶,“那個,你放心,我以后一定加倍的好好對你!


    時軒止疑惑的看何江宇,以前自己也有保護他吧,怎么沒見他和今天一樣感動?


    地上的紙人還在哀嚎,燒在她身上的火焰并不是打滾就能撲滅的,甚至誰澆在上面都不會熄滅,這是專門克制陰氣的靈火,所以紙人只能徒勞的掙扎。


    滿院子的尖叫和火光,地上掙扎的是一個紙人,這樣詭異的情景時軒止并不介意,但是何江宇卻不能平?创,尤其是,那紙人估計出自己再怎樣掙扎也是無望,所以索性朝著兩個人的位置撲了過來,企圖垂死掙扎一下。


    時軒止因為要拉著何江宇,所以堪堪避過,還好那紙人已經沒有力氣再來一次,于是直直的撞到了兩個人身后的浮屠塔上,她身上的火光忽然暴起,一瞬間她成為了灰燼,可是火光卻并未熄滅,而是變成了幽幽的藍色,燃燒在浮屠塔上,剛剛還熊熊燃燒的火焰,這一刻好像被什么壓制住了一樣,轉瞬之間,啪的一聲熄滅了。


    時軒止目光微動,從浮屠塔上啪嗒一聲,掉下來一小塊殘磚。


    靈火遇邪即燃,但正不勝邪的時候,就會轉籃熄滅,但仍會盡自己最后一分力氣驅逐邪氣……


    浮屠塔,放的本應是高僧的骸骨,怎么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時軒止正看著浮屠塔,空中的情況好像出現了變化,一聲長吟出現在美女蛇的口中,仔細看過去,白色的靈光好像比黑色的陰芒亮了一點。


    時軒止的目光重新回到了浮屠塔上,這里,有什么玄機么?


    剛剛也是因為那蛇妖要毀了浮屠塔,章凱才出現的……


    時軒止心思微動,手里瞬間出現了七八道靈符,火光閃現在他指尖,然后一道道靈符猶如有自己意識一樣朝著浮屠塔的方向飛過去,火光交織在一起,盡力的燃燒著,但是很快就會轉成幽藍色,之后熄滅。


    但是浮屠塔上也被這火烤出了一道一道的黑色痕跡。


    空中的美女蛇好像得到了助力一樣,身體重新一點一點的收緊,雖然還不能完全壓制住章凱,但是這樣堅持下去,會垮掉的絕對不會是她。


    何江宇和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來這些變化和這座塔有關,于是他開始手蹬腳刨的去拆塔,只可惜他的力氣根本不足以撼動這塔的分毫。


    空中的情形越來越緊張,章凱雖然處于劣勢,但是似乎卻并不著急,忽然之間,美女蛇身上光芒大盛,而章凱的眼睛居然一下子閉上,委頓在半空之中,美女蛇身上忽然壓力全失,她正想把章凱這個人攪成肉泥,忽然發現,一縷黑色的氣息從章凱的頭頂鉆出,瞬間在空中變成一個身披□□的僧人,這僧人的眉眼,居然和章凱一摸一樣。


    美女蛇怔了一下,放開了章凱,轉身纏這個僧人,可是,他居然是沒有身體的……


    美女蛇纏不住他,于是他居然猶如一只大鳥一樣,姿勢優美的降落在浮屠塔的塔尖。


    何江宇這時候還在繼續挖塔,他根本沒注意到剛才的情況,這會兒見周圍沒有了動靜,于是傻呵呵的抬頭看,就看到自己頭頂的塔尖上站著一個和尚。


    他的目光帶著詢問的意思朝時軒止看過去。


    時軒止微微點頭。


    于是何江宇手忙腳亂的往時軒止的身后躲過去,牢牢的抱住了時軒止,“又是鬼呀!甭曇衾锍錆M了可憐兮兮的意味。


    美女蛇還算好心,把章凱扔到了一邊,然后昂首盤在一邊,從喉頭發出蘿莉的聲音,“是你騙走了我的東西的!


    那塔尖上站著的幽魂微微一笑,“是啊!


    何江宇忍不住默默扭頭,那只蛇是很威風凜凜的,但是配上那個聲音,他怎么都有一種自己在看動畫片的錯覺。


    不過,這動畫片還得繼續看下去,美女蛇又開口,“你干嘛要騙我的東西!


    和尚的目光很是深沉,他沉吟了半晌,何江宇以為他要說出多么偉大的理由——怎么也應該是要毀滅世界的那種吧?


    可是和尚想了半天之后開口了,“因為我很無聊!


    如果不是他牢牢的黏在時軒止的身上,何江宇覺得自己一定會跌倒。


    無聊,這是什么借口?拜托你用心一點好不好!


    僧人的目光很是深沉,“我就是覺得這個世界太無聊了,活著有什么意思呢?連我都這么無聊,所以別人一定更加無聊,所以不如都死了算了!


    何江宇覺得自己的腳又一滑,感情這個和尚就是想死!可是他死干嘛要拖著別人,真是變態。


    “我從你那騙走東西,想看看你會不會惱羞成怒危害人間,也想看看你會不會來殺我!


    美女蛇很不高興,“我才沒那么變態,而且明明是你隱藏了那東西的氣息,讓我找不到!


    和尚點點頭,“我封住這東西的靈氣,但是卻留了氣味給你追尋的!


    何江宇撇撇嘴,“她是蛇,又不是狗!


    和尚點點頭,“我也是后來才想到的!


    何江宇愈發不屑,“所以說你是笨蛋!


    那和尚饒有興致的看著何江宇,“這么說我的人,倒是頭一個!


    “難道你以前很聰明?”


    他從小就被稱為神童,機智百出,想要的從來沒有得不到的,于是愈發覺得活著無聊,世間無趣,所以總想生一些事端出來,譬如當年偷走靈蛇看守的寶物。


    何江宇接著問,“你到底是什么鬼啊!


    和尚唇角含笑,抬起手臂一揮□□,“你覺得我是誰?”


    結合著此情此景,何江宇雖然不是很相信,但還是出口猜了一下,“你不會就是當年那位得道高僧吧?”


    和尚點頭微笑,頗有點寶相莊嚴的意味,何江宇卻點點頭,“就知道傳說這種東西是不怎么靠譜的啊!比缓笥謱r軒止開口,“所以我就從來不相信什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事情,你看看咱眼前這個變態!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和尚反復思考著這幾個字,偷走靈蛇的東西,只是一念之間,靈蛇當年待他……他微微嘆氣。


    有日在靈隱山下聽道,說成佛可解心中雜念,于是他出家為僧,在蘭園山蟄伏多年,也算庇佑了這里一次,可是心中的雜念卻越來越多,原本以為死去萬事成空,可心中雜念越來越多,死后更加不得安寧,于是居然成魔。


    何江宇覺得和變態說那么多話也沒有用,于是直接開口問話,“崔艷呢?”


    “崔艷?”


    “就是……”何江宇指指昏倒在一邊的章凱,“就是他身邊的那個女孩子!眲倖柫藛栴}這個又想到另外的問題,“我說你什么時候和他們在一起的?”


    什么時候在一起的?那天有紅男綠女來參拜,他一眼看到章凱,居然和自己生前樣子一樣,于是忍無可忍……


    不過從頭至尾,章凱都不知道自己在,他跟著他,見了眼前這一對兒,可憐那章凱還真以為那個漂亮的男子是女孩兒,直到見了靈蛇,他才奪了章凱的心智。


    千年前沒有演成的好戲,也許要重新登場,他很期待……


    不過對于何江宇的問話,和尚偏頭,“我為什么要告訴你?”


    何江宇流淚,這是什么破和尚啊,難道不知道傳到授業解惑么?哦,那是師者……于是他用祈求的目光看著和尚,“你憋了那么多年沒人說話,難道不寂寞么?”


    和尚繼續逗何江宇,“憋死我也不告訴你!


    這人果然是變態,何江宇默默扭頭,時軒止無語。


    過了一會兒和尚的聲音重新響起,那聲音里充滿了誘惑,“你看這世間,人人庸庸碌碌,每日機關算盡,卻只為那一點蠅頭小利,多么無趣,還不如索性一朝滅了,從此落得干凈……”


    何江宇只是覺得和尚的聲音變得好聽,但是卻發現時軒止和有點呆住了。


    這是什么情況,他推了推時軒止,時軒止瞬間回神。


    剛剛門口的女鬼和紙人,都是對何江宇施展誘惑之術,沒想到這個和尚這次的目標居然是自己,而這和尚的法力,自然不是剛剛那兩個東西能比的,如果不是何江宇在開始的時候就推了自己一把,恐怕自己心智將亂。


    同時他又看了蛇妖一眼,這個和尚,如此善于誘心之術,當年騙走東西的時候,不知道有沒有用到。


    何江宇看時軒止不發呆了,又看了和尚半天,才對時軒止開口,“你加油滅了他吧,我聽說精神病殺人是不犯法的,你不滅了他他滅了咱,公安局都不管!


    美女蛇卻一甩尾巴,“我來!


    何江宇饒有興致的看著,剛剛空中的大戰還是十分精彩的。


    美女蛇卻猶豫了一下,“當年我是拿你當朋友的!


    和尚點點頭,“我知道!


    “可是你還是偷我東西!


    和尚攤攤手,“我真的是很無聊!


    何江宇很無趣的插嘴,“你們要打嘴架么?”


    真是看熱鬧的不怕事大啊。


    何江宇的話剛說完,就看到美女蛇發生了變化。


    何江宇終于看到美女蛇的身體是怎樣一點一點變大的了,速度之快讓他目瞪口呆,轉眼間然美女蛇重新變回了那條威風凜凜的巨蟒,但是美女蛇卻不攻擊那和尚,而是甩著尾巴猛的打在了浮屠塔上。


    雖然她之前在空中交戰,但是并未錯過下面的動靜,知道這浮屠塔里定有什么玄機。


    本來她之前就纏的浮屠塔有些松動了,這次她又在尾巴上注入了自己的修為,所以這一下抽上去,浮屠塔上的磚石紛紛跌落,和尚果然勃然變色,他的手再次抓向虛空,白色的骨頭重新出現在他的手中,他重新朝美女蛇劈過去。


    可是這次美女蛇卻不躲避,也不和他糾纏,硬生生的挨了這一下子,然后尾巴再次用力的擊打在浮屠塔上。


    幾次三番之后,浮屠塔轟然倒塌,和尚唇邊還有笑,不過這次看的出來,是苦笑。


    沒想到,這么容易就被打破了……


    他停了手,安靜的站在那里,美女蛇也停止了攻擊。


    浮屠塔被擊破,幾個人的目光都看了過去,塵埃落定之后,何江宇的呼吸滯了一下。


    崔艷,崔艷就在浮屠塔里。


    此刻的崔艷正盤坐在那里,臉色如金紙一般,她的身前是一個洞,確切的說是一個密道,正有連何江宇都認得出來是鬼的東西,從地道里一個挨著一個的走上來,然后穿過崔艷的身體。


    而崔艷身后,居然有一具骷髏,骷髏的手掌緊緊的抵在崔艷的背心上,那些鬼穿過崔艷的身體之后,就消失了,只是那骷髏上出現了黑色的光芒,閃耀一下。


    仔細看去,那骷髏的腿骨少了一截,看來正應該是那個和尚拿在手中的武器。


    時軒止看到這樣的畫面,也驚了一下,“陰人引魂陣!


    和尚看了時軒止一眼,“你倒是有一點見識!


    其實這個陣時間尚短,他本來約何江宇他們明早八點來,也正是因為這個。


    跟上章凱之前,他沒想到自己有這樣好的境遇,這個男人身邊的女孩子,居然是個陰人。


    所謂陰人,并不是什么陰年陰月陰日出生的人,如果那樣算的話,這個世界上的陰人豈不是到處都是。


    陰人是天生能聚集陰氣,但是陰氣卻不會對他有絲毫損傷的人,其實最關鍵的并不是這個人的生辰八字,而是這個人的肉體,那是儲存陰氣最好的法器,能存儲陰氣,并且源源不斷的提供給把她練成法器的人。


    現在的崔艷,就是一個法器。


    她面如金紙,恰恰是說明,她已經被練成一個法器。


    煉制法器的過程殘忍無比,并不是只犧牲一個陰人就可以的,需要取七個在七月十五生下的女子,放干凈她們的鮮血,然后把陰人放入沐浴,之后把陰人的血液生生抽干,注入金水,再把身上都是鮮血的陰人放入滾沸的金水之中,鍍金之后撈出。


    最殘忍的就是,這一切都要是活人,被放血的女子是要活著的,陰人,也要一直是活著的,即使被放入滾水之中,也要保證陰人的魂魄不滅,只有飽受煎熬,才能更好的吸收陰劣之氣。


    就算現在,崔艷雖然被金水澆筑成這個樣子,好似一尊雕像,但是她的靈魂依舊未滅,在飽受煎熬。


    而事情的殘忍程度遠不僅如此。


    有了這樣的陰人,陰魂們都會忍不住靠近這里,聚集到陰人身上,把自己身上的陰氣傳給被做成法器的陰人,這種吸引的力量就好比飛蛾撲火。


    也的確是飛蛾撲火。


    現在時軒止徹底知道為什么外面鬼那么多,但是里面卻沒有什么動靜,因為這些鬼魂一旦進入陰人的體重,就會散盡自己身上的陰氣,不止怨氣,連維持基本存在狀態的陰氣也會貢獻出去。


    也就是說,這是一個讓鬼魂徹底消失的陣。


    如此歹毒……所以自己面前的這個人,真的是個出家人么?


    時軒止目光凌厲,射在和尚的身上。


    和尚還在笑著,“可惜,你們要是過了八點再來,我就吸收夠足夠的陰氣可以對付你們了,不過現在……“


    和尚溫柔的看著崔艷,這里除了你們,再無活人,沒有一絲陽氣,你們注定要陪葬在這里。


    說著他就扔下了自己手中的骨頭,靜靜的站在一邊,閉上了眼睛。


    折騰了這么一夜,天邊已經微微的露出了陽光,當第一縷陽光落在浮屠塔上的時候,一個六芒星的標志忽然出現在浮屠塔的周圍,然后那個六芒星忽然下沉,浮屠塔,崔艷,骷髏,一瞬間都沉了下去,再也看不見了。


    何江宇撲了過去,可是六芒星就那樣消失了,原來的地上,根本什么都沒有,天王殿重新出現在他眼前,因為他撲的快,差點撞在天王殿的墻上。


    他回頭看向那個和尚,他居然在晨光中伸了一個懶腰,“這一夜過的總算不是太無聊!


    何江宇氣急,“你把崔艷弄哪里去了!


    他對著何江宇笑,“陰人,本來就不適合在這個世界上,縱然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所以,不如塵歸塵土歸土,都干凈了!


    時軒止不說話,塵歸塵土歸土,對已經成為了法器的崔艷來說,是最好的結局。


    他剛剛說完這句話,這里的地忽然開始震動,房舍開始坍塌,何江宇努力維持平衡,卻根本站不住,居然地震了?


    除了和尚之外,連蛇妖都和他們一起滾做一團。


    難道這個和尚,居然有辦法誘發天災?


    何江宇以為自己死定了的時候,忽然聽到了噪雜的喇叭聲音,是汽車的喇叭,然后忽然之間,他的眼前啪的一亮,剛剛的天王殿大雄寶殿浮屠塔,統統沒有,他居然一直就和時軒止站在寺門口,蛇妖就盤在他們身邊,也根本就沒有什么地震。


    時軒止也驚了一下,剛剛的打斗什么雖然是真的,但是卻是發生在一個幻境之中,他們從頭至尾都沒有離開寺門口,自己和那蛇妖居然都未發覺,這個妖僧的本領有這樣的大?


    汽車的喇叭聲,如果不是汽車的喇叭聲,自己一行人都會迷在這里么?


    尖銳的剎車聲響在了寺門口,時軒止定睛看去,門口那輛出租車車身上斑駁不堪,看來是被沿路的樹枝刮傷了,剛剛送他們來的司機從車上跳下來,拼命的對他們喊,“快跑啊,快跑啊,有鬼啊有鬼啊!


    司機本來想自己逃命,開出去一段之后,忽然想到自己拉來的那三個人,雖然怕的要死,但他還是咬著牙,沖到了寺廟的門口。


    一路上的樹木卻好像有意志一樣的阻擋著他前進的路,還好他拼了把車報廢也要沖上來救人,所以總算艱難的到了廟門口,當他跳下車的時候,正看到那三個客人其中的兩個男人正站在那里,他顧不得別的忙跳下車來招呼他們小心。


    往前走了幾步,忽然看到那個巨大的蟒蛇,于是他的鬼啊兩個字,卡在了嗓子里,人一翻白眼,暈過去了。


    和尚見暈過去了的司機,嘆了口氣,“你們的運氣可真好,居然平白的多了一股陽氣,看來我是奈何不了你們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熟妇性饥渴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福利网站_免费一级毛片在线播放_久久久蜜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