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zrtv"></cite>
<var id="5zrtv"></var>
<menuitem id="5zrtv"><strike id="5zrtv"></strike></menuitem>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thead id="5zrtv"></thead></video></var>
<ins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ins>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video></var>
<cite id="5zrtv"></cite>
<cite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cite>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么不科學 > 第 55 章

第 55 章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何江宇默默扭頭,妖怪的思維自己不能理解——他要是被壓的只有一個頭了,他也就沒有辦法生氣了。


    不管怎么樣,現在知道這個妖怪是沒有惡意的,何江宇的想法就簡單了,“你和我回去,去和章凱說說,讓他把東西還給你就是了!


    他的想法簡單,時軒止卻不能不思考,值得這樣一個修行多年的蛇妖來要回的東西,如果真的被章凱得到了,他會輕易的交出來么?


    美女蛇這時候已經變成了人,果然是個美女,臉蛋美身材好氣質佳的那種,正興致勃勃的和何江宇說話,“這樣太好了,我可不愿意在這待著,難受死了!


    時軒止按住一人一妖,然后問那個妖,“你這個東西,大概什么時候被騙走的?”


    美女蛇扳著手指數了很久,“大概一千年前吧!


    何江宇看著時軒止,也覺得這東西不太好往回要了。


    他還以為是最近的事情,去找章凱說的話,也是命比較重要,可是如果是一千年前的東西,就算是一千年前的夜壺嗎,擱在現在也是古董,他隨便帶著這個妖怪去要……


    很多人是要錢不要命的,回頭再以為自己是詐騙的。


    何江宇為難的看著美女蛇,“你有什么證據能證明那個東西是你的么?”


    美女蛇很不樂意,“直接去問他不就得了,他要是不承認我就吃了他!


    何江宇倒退一步,再怎么美麗再怎么蘿莉音,這也是一個妖怪!


    時軒止卻覺得事情不對勁了,怎么去問章凱,章凱會知道一千年前的事情?


    何江宇也這么想,“你問誰?”


    “問那個男人啊!泵琅吆苷J真。


    何江宇有點不確定,“你確定當年事他把你的東西騙走的么?”


    “就是他,和他張的一摸一樣!泵琅叻薹。


    何江宇和時軒止對視,章凱不會是個千年老妖怪吧……


    時軒止想起自己第一次見章凱的時候,有隱隱的黑色籠罩在章凱的額頭,所以他當時才提醒何江宇要離章凱遠一點,后來他們遇到了這只妖,他就以為是章凱被妖纏上,才導致這樣……


    但是現在看來還有一種可能,就是章凱本身就不對勁。


    美女蛇沒看懂兩個人的眼神交流,而是直接去拉何江宇的手搖來搖去的撒嬌,“帶我去找他么,帶我去找他么,我必須把東西要回來的!


    一個美女對著你這樣撒嬌,是男人就忍不了,何江宇是男人,而且他看到時軒止在微微對自己點頭,所以他義薄云天的抽出手拍著自己的胸脯,“沒問題,我們帶你去!”


    美女蛇喜滋滋的開始走,不過方向不對,她朝著窗戶的方向走過去,并作出了一個要跳的動作。


    何江宇一個飛撲抱住了腳,“我們答應帶你去了,你還有什么想不開的!


    美女蛇掙扎了兩下,但是還是被何江宇給拖了進來,美女蛇不樂意了,“不是去找人么?”


    何江宇發呆,“你打算怎么去?”


    “飛過去!”美女蛇很不滿的看著何江宇,“反正我不要爬過去了,再被壓成兩截就糟糕了!


    “呃!焙谓钜粫r語塞,不過馬上反應過來,“我們可以走過去的!


    “不要,好累!


    何江宇擦擦額頭上的汗,用眼神向時軒止求助。


    時軒止說了兩個字,“打車!


    何江宇一拍腦袋,讓這美女蛇鬧的,都忘了可以打車了。


    兩人一妖終于出發了,他們回到賓館的時候,章凱居然不在房間。


    看看時間已經接近午夜,按他們走之前章凱戰戰兢兢的樣子,這時候他應該老實的躲在房間才對。


    而且不但章凱不在,崔艷也不在。


    何江宇看著時軒止,不會真的像他們想的那樣吧……


    何江宇連忙掏出手機,想打電話給崔艷,拿出手機之后才發現手機不知道什么時候自動關機了,兩三天沒有充電了,不關機才怪。


    他努力回憶了半天崔艷的電話,然后用賓館的座機打了過去,手機鈴聲響起,近在耳邊,何江宇看了一眼,崔艷的手機居然就掉在了自己的床頭,手機上紅色的指示燈一閃一閃的。


    何江宇掛了電話,過去撿起手機,剛剛拿到手,一個短信就進來了,看名字,居然是章凱的。


    何江宇打開短信,“明早八點,來蘭園寺!


    蘭園寺是曲溪市有名的一個寺廟,傳說古時候的蘭園山里面有一只狼妖,為禍一方,后來有位得道高僧來到這里,建起了蘭園寺,鎮壓了狼妖,可是單單一座寺廟鎮壓不住這只妖怪,所以高僧坐化在這里,金身就供奉在蘭園寺中,供人膜拜。


    現在的蘭園寺已經不在是香火鼎盛的寺廟,而是作為一個旅游景點,不過據說那高僧的骨骸還供在蘭園寺內。


    雖然是本市有名的旅游之地,但是何江宇卻一次都沒有去過,他一直覺得去看死人骨頭是一件挺瘆人的事情,雖然這個骨頭的主人很高尚,但是再高尚死了之后也可能變成鬼,這他就有點接受不了了。


    看看時間,已經快凌晨一點,距離早晨八點還有七個小時。


    到蘭園寺的車程大概是一個來小時,也就是說他們還有六個小時,這六個小時他們要做什么?


    其實他們可以休息的,但是現在的情況讓他休息,他是怎么也沒有辦法入睡的,崔艷再怎么說也是他一起長大的朋友,如果真的有事,他怎么可能安心。


    時軒止也知道何江宇的心思,所以決定連夜趕過去。


    這個時候已經沒有班車了,只能打車過去,攔到出租車之后,他們說了目的地,出租車司機很驚訝,怎么有人大半夜的往那邊跑。


    “現在大晚上的,又是冬天,那邊根本沒有地方待著啊,真去下就得在那邊凍上大半夜,你們這是去干嘛呢?“


    雖然知道司機說的是實情,但是現在讓何江宇在賓館等到早晨是絕對不可能的,因此出租車還是朝著蘭園寺開過去。


    司機安靜的開著車,幾個人也沒有說話,只是安靜的坐在那里,何江宇看看自己身邊的時軒止,他正閉著眼睛靠在座位上,好像又睡著了。


    他看著時軒止的側臉,忽然覺得很心安。


    其實從認識時軒止開始,他身邊就開始出現各種各樣的靈異事件,妖魔鬼怪層出不窮,他本來是很害怕那些東西的,但是奇異的是,他還是覺得能和時軒止在一起很好,即使不知道未來還要面對多少的事情,他還是覺得很好。


    就這樣胡思亂想著,一個多小時很快就過去了。


    司機把車停在了蘭園山下,蘭園寺在蘭園山的半山腰,去參觀的人都要在這里下車,然后徒步登山,才能進入蘭園寺。


    時軒止睜開了眼睛,看看外面的情況,給了車錢,然后和何江宇美女蛇一起下了車,朝著半山腰爬了上去。


    司機詫異的盯著自己車窗外,今天的蘭園山居然有這么多人游客么?


    他常常拉外地游客來蘭園寺,所以知道這個景點一般晚上六點就停止營業了,過了六點半這里根本就不會有什么人,今天這是有什么活動么?還是他兩三天不來,這里變成二十四小時營業的景點了?


    現在山路兩邊的路燈都被打開了,而且蘭園山的樹木上掛了不少的彩燈,映的這里像白天一樣,游客也不少,絡繹不絕的上上下下,兩邊還有很多等著拉人的出租車和旅游車。


    他想著不然自己也在這等活吧,這里離市區比較遠,拉一次比在市區干擾賺錢,還輕松。


    司機想著開始在停車場找位置,他一邊找位置一邊嘀咕,“即使是白天也不應該有這么多人的啊!


    剛嘀咕完,就看到前面有輛車開走了,他剛好把車停過去,旁邊也恰好是一輛出租車。


    自己在車上待著實在是無聊,而且他也好奇蘭園山什么時候變得這么熱鬧的,于是他拿出煙,下車打算去自己同行的車上,聊聊天,打聽打聽。


    他剛打開車門,就看到隔壁車的司機也下車了,而且對著他笑了一下,他覺得自己魂飛魄散,冷汗一下子濕透了里面的襯衫。


    對他笑的這個人他認識,是以前他們一個車隊的老張啊,老張因為欠了一屁股的賭債,所以二十四小時開車賺錢,疲勞駕駛的后果是把自己的車開到了大貨車底下去,連人帶車都被壓扁了。


    而現在,老張,正對他笑的歡……他似乎隱約的看到老張的臉,正在裂開……


    這個司機立馬甩上了車門,發動,油門踩到底,一溜煙的跑了。


    何江宇從來沒有來過蘭園寺,之前路上聽司機說這里晚上不會有人,還有點擔心自己硬把時軒止扯來在這里凍上半夜會不會太過分。


    可是到了這里之后才看到這里居然有這么的人,還以為之前是司機忽悠自己,想多要一點的車錢。


    他們一行人開始朝著半山腰的方向走過去,這條路上的人很多,三五成群,上上下下,這讓何江宇覺得安慰了一點,如果只有他們三個,這里又是黑漆漆的,他才會怕。


    可是沒走幾步,他身邊的美女蛇忽然皺起了眉頭,然后捂住自己的胸口,“我有些不舒服!


    本來因為冬天的原因她就不是很舒服,但是仗著自己的修為,還可以忍受,可是自從開始爬山之后,她就總覺得有一股氣息使得周圍的氣息更加的陰寒,這讓她很不舒服。


    平日冬天的寒氣只會讓她昏昏欲睡,但是她現在覺得那股氣息直逼自己的心臟,好像要把那里凍起來一樣。


    何江宇擔憂的看著美女蛇,覺得事情大條了,一個身體被壓成兩截還沒事的妖怪現在覺得不舒服,怎么都覺得他們要面對的敵人不可小覷。


    時軒止看看美女蛇,然后也微微皺眉,他現在其實也不是很舒服,但是應該沒有她那么嚴重,“不然,你到山下去等?”


    美女蛇搖搖頭,我感覺到那東西的氣息了,我必須把它奪回來。


    時軒止沒有說什么,何江宇關切的問了美女蛇幾句,但是也阻攔不了她要上山的決心,只能放慢步伐。


    越往上,美女蛇的臉色越難看。


    何江宇終于想到,那個得道高僧的骸骨放在這里據說是為了克制妖的,難道是對每個妖都有效?


    何江宇說出自己的想法之后,時軒止抬頭看了看前方,也許正是因為這樣,章凱才會把見面的地點選在蘭園寺,看來這只蛇妖的東西的確在章凱的身上,這只蛇妖的道行很不一般,看來章凱是早有準備。


    可是……


    時軒止靜靜的感覺自己手臂上的輕魂劍慢慢變熱,現在已經開始灼燒他的皮膚……


    輕魂劍,也算是妖劍了,章凱這一招,倒是一舉兩得。


    漸漸的何江宇也覺得不舒服,倒不是身體上的,而是他察覺從自己身邊經過的游人,都會朝他們三個看過來,那種目光淡淡的,但是卻毫不隱藏,每個人都這樣看著他們。


    剛開始的時候,他還覺得是自己身邊的這兩位一個帥一個美,所以才弄的大家都看,但是漸漸的他開始覺得不對勁,這些人看的也太明目張膽了,而且有些人是盯上就沒有移開過視線,甚至連路都不看,就直勾勾的盯著他們三個看。


    他小心的碰了碰自己身邊的時軒止,“這些人干嘛?”


    時軒止額頭上已經有了微微的汗,他正努力壓制纏在自己身上的輕魂劍——果然,現在把這把劍請出來,還是太早了么?


    平時如果努力還可以壓制住它,但是現在的情況……


    他不是沒有發現周圍的異常,事實上從下車開始他就看出周圍這些人的不對勁,確切的說來,周圍的這些游客,都不是人。


    人和鬼的區別,如果不點破的情況下,何江宇可能分不出來,但是時軒止卻不會。


    只是他不明白章凱為什么要操縱這么多的鬼,做這樣無關緊要的事情。


    這些鬼……他看過了,雖然很多是枉死流落在人間的,但是怨氣都不是很重,所以他對付起來應該不是問題。


    而如果要操縱這么多鬼的話,卻是要很費力氣的,所以他才一直沒有行動。


    外加上,何江宇怕鬼,如果讓他知道了周圍的都是鬼,恐怕沒有什么好處。


    可是這個時候,輕魂劍一直不停的抗拒接近蘭園寺,美女蛇又有些不舒服……


    時軒止皺起眉頭,自從遇到何江宇之后,好像每次遇到的事情都很復雜難纏,可是……他朝何江宇看過去,何江宇也正看他,見到他的視線過來,給了他一個笑臉,他的眉頭松開,不管怎樣,只要這個人還笑,就遇到怎樣的事情都要想辦法解決。


    時軒止伸過手,拉住何江宇的手,搖頭示意他不要管周圍的人,何江宇從善如流。


    他們走的不快,但是還好蘭園寺并不是陡峭的山峰,而且去寺院的路都被修平了,所以沒費太大的力氣就到了寺門口。


    何江宇看時軒止額頭有微微的汗,以為他累了,而美女蛇又不舒服,所以招呼兩個人,“你們在這等著啊,我去買票!


    時軒止伸手想攔住何江宇,但是慢了一步,只能慢慢的跟上何江宇。


    何江宇來到售票處,里面坐著一個女孩,售票廳里好像很冷,這個女孩的臉被凍的青白。


    何江宇看了看票價,遞過去一百五,“三張票!


    女孩慢騰騰的借過錢,然后拿在眼前翻過來調過去的看著。


    何江宇指指旁邊,“那不是有驗鈔機么?”


    女孩子的目光慢慢的挪到何江宇的身上,盯了半天才開口,“停電了!


    何江宇看著滿山遍野的彩燈,有些同情這個女孩子,這個售票廳應該是靠電取暖的,如果只是這里停電了,那這個女孩還真不容易。


    女孩子還在反復的看著那兩張錢,何江宇陪著笑,“放心,是真的!


    這個女孩卻壓根不理何江宇了。


    何江宇等了半天還是沒有聲音,面對一個女孩子他又不好意思催,只好沒話找話,“天真冷啊,你在里邊凍壞了吧!


    剛才還低著頭慢吞吞的看錢的女孩子,一下子抬起頭來盯住了何江宇,嚇了何江宇一跳,女孩子對何江宇咧了下嘴,好像在笑,然后用一種陰冷的聲音說:“是很冷,你要不要來陪我?”


    何江宇聽這聲音聽的渾身發冷,忍不住哆嗦了下,露出一個勉強的笑,“呵呵,真是開玩笑,我怎么可能幫你買票,就算我同意景點的領導也不會同意的!


    女孩子還定定的盯著何江宇,“只要你同意,就可以來陪我!


    何江宇一時之間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


    女孩子的嘴一張一合,但是他卻覺得聲音是想在他腦海里的,雖然還是冷冰冰的,但是好像卻充滿了誘惑……


    “我真的很冷,這里又黑又冷,我什么都沒有,我想要一個人來陪我,你能不能好心點來陪我?”


    何江宇覺得自己很心動,他的目光開始迷茫,漸漸的看不清周圍的東西,就連他面前的女孩子的面目也開始變得模糊起來。


    他覺得好像有點冷,一絲一絲的寒氣從四周鉆進他的衣服里,接觸他的皮膚,但是他卻覺得很舒服,一點也不難受,他想和著寒氣靠的再近一點。


    冷,有時候,也很舒服,于是他想點頭,答應這個女孩的請求,就在他要點頭的時候,他忽然覺得自己的肩膀上一暖,瞬間驅散了身上的寒意,他打了個寒顫,忽然覺得自己剛剛好像經歷了一件十分危險的事情。


    他轉頭一看,是時軒止,他的一只手正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他疑惑的看著時軒止,“剛剛,怎么了?”


    時軒止沒有回答他,只是看象臉色變得更加難看女孩子,“可以把票給我們了么?”


    女孩子的臉猙獰起來,把何江宇剛剛遞過去的錢摔了出來,“這是□□!甭曇艏怃J刺耳。


    何江宇拿起錢,“不可能,這不可能是□□!


    他還想和售票的女孩子理論,卻被時軒止給攔住了,時軒止居然隨手就從口袋里拿出一張冥紙,然后抖了一下,一團火焰在時軒止的指尖燃燒著,等火焰熄滅,時軒止的手里居然有一沓錢。


    何江宇驚訝的看著時軒止,他什么時候學會變魔術的?


    時軒止從中抽出兩張遞給女孩子,“三張票!


    女孩子接過來,然后眉開眼笑的遞給時軒止三張票,何江宇在一邊小聲嘀咕,“長得帥又會變魔術就了不起?”


    時軒止聽到,微笑著看了何江宇一眼。


    何江宇摸摸鼻子,覺得自己剛剛的那句話,實在是有點酸,但是更酸的是,在女孩子遞過來五十塊錢的時候,時軒止居然很大方的說不用找了!


    這簡直了簡直了……


    何江宇搶過門票氣鼓鼓的朝著美女蛇的方向走過去,時軒止又跟在他身后,在他們走出去幾步之后,時軒止的指尖微微動了一下,售票廳里他剛剛遞過去的兩張鈔票,忽然竄出火焰,吞噬了那個售票的女孩子……


    即使是鬼,他也不會隨便的殺,可是如果這只鬼想動何江宇,那么他絕對不會客氣。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熟妇性饥渴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福利网站_免费一级毛片在线播放_久久久蜜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