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zrtv"></cite>
<var id="5zrtv"></var>
<menuitem id="5zrtv"><strike id="5zrtv"></strike></menuitem>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thead id="5zrtv"></thead></video></var>
<ins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ins>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video></var>
<cite id="5zrtv"></cite>
<cite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cite>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么不科學 > 第 51 章

第 51 章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何江宇和時軒止聽到這里,不知道這個司機說的鬼,和崔艷他們到底有什么關系。


    因為如果按照司機的說法,這個鬼應該是到不了吉昌賓館的,可是……


    兩個人臉上的表情被司機認為是懷疑,“算了,我也不指望你們兩個相信,反正我就是說說,那之后我去那條街燒了點紙錢,之后也沒什么特別的事情,我就當自己做了個夢!


    司機說完了,吉昌賓館也到了。


    兩個人付了錢之后走進了吉昌賓館,在前臺查詢章凱預定房間的號碼,因為章凱的房間窗戶壞了,所以前臺的小姐記憶深刻,沒用電腦就報出了章凱的房號。


    兩個人拿著賓館的內線電話開始撥號碼,結果卻怎么都接不通。


    何江宇試著打崔艷的電話,已經關機,難道已經出事了么?


    找不到人的情況,兩個人只能和賓館的人商量直接去房間找人,前臺小姐派了一個服務生跟著他們上去了。


    到了房間門口,服務員示意何江宇和時軒止在一邊等等,他走上前去敲門。


    崔艷一直躲在被子里面,她不明白自己究竟做錯了什么,要經受這樣的事情,外面的人頭似乎還在興風作浪,但是似乎一直沒有發現躲在被子里的自己,這種暫時的安全足夠讓她的神經松懈了一點,所以她開始小聲的啜泣。


    不知道哭了多久,她忽然聽到外面又敲門的聲音,是何江宇?還是那個人頭要把自己從被子里騙出去?


    崔艷咬緊牙關,不管怎樣,這是一線生機,她小心的把被子掀開一個角,然后閉著眼睛沖到門口。


    她扭動門把手,剛剛在章凱手下頑固如巖石一樣的把手,這會兒轉動了。


    她猛的拉開了門,然后睜開了眼睛,正看到等在一邊的何江宇,她的心好像終于放下了,于是她朝何江宇的方向撲過去,“小宇哥哥,嚇死我了!


    何江宇尷尬的抱住崔艷,雙手在身邊乍著,放哪都不是,特別的別扭。


    而且他忍不住朝時軒止的方向瞄過去,想看看時軒止的反應。


    時軒止的反應是沒有反應,這讓何江宇不知道是松了一口氣,還是有點憋屈。


    又過了一會兒他才問崔艷,“妞子,到底發生什么事情了?”


    崔艷這才好像發現了自己的失態一樣,從何江宇的懷里出來了,但是還是緊緊的依偎在何江宇的身邊,小鹿一樣的眼睛看向服務員。


    服務員倒是沒有想過是鬼的問題,看到眼前的情節,又想到之前和這個女生一起在房間的是另外一個男人,自然就誤會了,但是這種事情不是他能管的,而且看面前這兩位也是心平氣和的,不像是要鬧事的樣子,他索性客氣了兩句就離開了。


    崔艷重新拉住何江宇的手,“小宇哥哥,有鬼,有鬼呀!


    何江宇是很怕鬼,但是現在他還沒見到崔艷口中的鬼,所以還有不是鬼的可能,所以他還鎮定著,“鬼在哪里?”


    崔艷指著房間,“窗外,窗外!


    何江宇看著房間,有點猶豫,萬一里面真的有鬼,反正他是絕對不行的,于是他又看向了時軒止。


    崔艷這才好像注意到時軒止,她也咦了一聲,因為這個男生和那個時軒軒簡直一摸一樣,不過那個時軒軒是漂亮,而這個男生卻是英氣逼人,是絕對的帥哥。


    何江宇干笑了一下,“這是軒軒的哥哥,叫時軒止,是我的校友,我和軒軒就是他介紹認識的!


    崔艷又看了時軒止兩眼,不過這純粹是因為時軒止的出色外表,她現在心亂如麻,沒空懷疑什么。


    不過何江宇卻有些做賊心虛,唯恐崔艷看出來,所以搶先一步走進了房間。


    房間里,一切如常。


    白熾燈明晃晃的照亮空間,長毛的地毯踩上去軟綿綿的,淡黃色的墻壁上有素凈的小花,窗簾安靜的垂掛在窗前,一切正常,出了,暈倒在地上的章凱。


    何江宇撓撓頭,實在想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崔艷也驚訝了,剛剛的人頭呢,滿屋子的頭發呢,自己在跌跌撞撞的跑到門前的時候,還被頭發絆了幾下,怎么這么一會兒,什么都是正常的樣子,就好像剛剛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覺。


    何江宇走到章凱的身邊,叫了章凱幾聲,但是他沒有一點反應。


    何江宇的第一個想法是不是死了吧,第二個想法是不會是崔艷殺的吧,第三個想法是崔艷不會神經失常了吧。


    他這樣想著就把手指伸到章凱的鼻子下面,發現還有呼吸的時候,他松了一口氣。


    于是他叫時軒止幫忙,把章凱抬到床上去,這時候他才發現時軒止沒進來。


    時軒止站在房門口看房間里面,燈還是開著的,一片明亮,但是在他的眼里,卻看到了一團一團黑色的霧氣。


    果然是有事情發生啊。


    本來覺得自己不應該插手的,但是現在……這時他聽到何江宇在里面叫自己,于是他走了進去。


    房間里看起來一切如常,而且那黑色的霧氣也在緩緩的消散,這說明那個東西剛剛離開。


    章凱呼吸平穩,只是暈了過去,看起來這個崔艷倒是比章凱的神經還要堅韌。


    現在還不需要他,所以時軒止只是安靜的站在一邊,等待章凱醒來。


    崔艷到洗漱間擰了一條毛巾,放在了章凱的額頭,被冰涼的毛巾刺激到,章凱醒了過來。


    在他剛剛醒過來的時候,他的臉上的肌肉甚至是扭曲的,他一味的縮緊自己的身子,叫著不知道什么東西躲進了被子里,直到崔艷連連的呼喚他的名字,他才好像緩過來了一樣,從被子里探出頭來,然后看到了自己身邊的這些人。


    剛剛的事情還在他的腦海中,然后醒過來就發現一切正常,如果不是剛剛的一幕太真實,他寧愿那只是自己做的一個夢而已。


    而他現在感覺到了一點安全,馬上跳下了床,“我們換地方,絕對不能在這里住下去了,我們馬上換地方!


    崔艷卻沒有動。


    章凱拉了崔艷一下,沒有拉動,于是愣住了,“還不走,在這等死么?”


    崔艷看了看何江宇和時軒止,“那個東西,不會再跟著我們么!


    章凱的手一下子松開了,是啊,那個東西不會再跟著他們么。


    誰能確定這種事情?


    不過片刻他臉頰上的肌肉又開始抖動,在屋子里面團團轉,“不管怎么樣,現在必須離開這里!


    何江宇看看時軒止,雖然覺得不應該,但是他實在沒有辦法看到別人在自己眼前這樣的驚慌,于是他開口,“不如先去我那!


    章凱一下子停止了走動,“去你那?”


    有什么用。


    何江宇拉了時軒止一下,時軒止只好開口,“或許我可以幫忙!


    章凱也才注意到時軒止,然后詫異的盯著時軒止。


    何江宇只好幫剛剛的解釋又重復了一次,章凱狐疑的繼續問,“你可以幫忙?”


    時軒止卻不再說話。


    不過有些人就是天生會被人信任的,崔艷和章凱收拾了一下,還是跟著他們兩個走了。


    走出賓館上了章凱的車,崔艷問,“小宇哥哥,你們住在哪里!


    不知道為什么,雖然覺得時軒止這個人冷淡莫名,但是在他的身邊的時候,又會覺得非常的有安全感,所以這會兒崔艷的精神已經穩定了很多。


    但是她的神經馬上被再次挑動了,因為何江宇說:“我現在住徐家街!


    其實他現在還不知道怎么辦呢,方輝的家不大,只有一張單人床一張雙人床,單人床還被女鬼給占據了,這兩個人去了還不知道怎么安頓,就算他們肯住在單人床人,他也怕衛妍真把腦袋卸下來給自己看。


    而且衛妍自從接受了自己那滴血之后,就一直是顯形的,誰知道她還會不會隱身啊,萬一露出一點青白的面色什么的,崔艷他們肯定更接受不了。


    不過問題很快解決了,崔艷聽說他們住在徐家街,說什么也不肯去。


    只要在這個城市生活過,就沒有不知道徐家街的威名的人。


    可是現在時軒止對章凱和崔艷來說,就是一根救命稻草,他們誰都不想離開時軒止。


    于是最后只能折中一下,在徐家街附近的一家賓館開了一個套間,時軒止和何江宇住在外面,崔艷和章凱住在里面。


    折騰了這一個晚上,雖然崔艷他們已經嚇的睡不著了,但是何江宇是困意正濃,而且雖然司機和崔艷的事情都很刺激,可是時軒止在身邊呢,所以何江宇安穩的,睡過去了。


    早晨的時候何江宇起來的不算晚,因為在賓館,睡的有點不習慣。


    他醒來的時候時軒止還在睡覺,所以他就自己起來,解決一下生理問題。


    清晨的陽光透過窗簾,些微的照進來一點,他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就看到這細碎的光線,輕輕的打在時軒止的身上。


    于是何江宇又想到了昨天在徐家街睡的時候的夢。


    于是他輕手輕腳的走過去,走到床邊,仔仔細細的看了時軒止好一會兒,然后覺得自己有點傻,一個男人這么盯著另一個男人,怎么都覺得有點變態,雖然他真的挺愛看的。


    于是坐到了床腳,盯著沒有打開的電視。


    電視……貞子會從電視里爬出來……他忽然想到以前聽的一個笑話,就是在貞子爬出來的時候,把電源給關掉,這樣就會把貞子卡主了。


    想到這里他又想到一個比較恐怖的畫面,不知道貞子會不會給卡的只剩半截身體,然后掉在地上。


    這樣想的時候,他就情不自禁的目光往電視柜下面的方向看過去,然后他沒有看到半截的身體,而是發現電視柜下面有幾個奇怪的小盒子。


    什么東西?何江宇琢磨著,然后盯著開始看。


    光線實在不明亮,他有點看不清楚,不過聽說有人利用賓館販毒犯罪什么的,難道讓自己碰上了?這是他們沒有來得及收走的證據么。


    想到這里他伸出手去,拿起其中的一個小盒子,然后湊到眼前,之后看清了上面的字:超薄無感,彈性按摩,刺激到底。


    然后也看清楚了旁邊配的一幅圖,一個肌肉糾結的男人的上半身。


    何江宇的手抖了一下……居然是這個東西,他差點淚流滿面,虧他的小心肝剛剛被嚇的撲騰撲騰的。


    不過此刻,他的小心肝還是有點活躍的,但是不是因為嚇的了,而是……大家都知道我就不說了。


    要說么,何江宇同學也不是個純潔到什么都不知道的人,至少某島國特產他還是知道的,也曾經欣賞過,雅蠛蝶什么的他也挺熟,但是要論真正的東西……他小時候拿套子當氣球吹過,張大之后就沒有接觸過了。


    以前他住的賓館沒有這個東西?


    出于好奇的心里——我們就讓這孩子這樣安慰自己吧。


    出于好奇的心里,何江宇同學,再次把手伸向了那幾個盒子,咱不用,看看總可以吧。


    于是他正認真的看著一瓶印度神油側面的說明的時候,忽然感覺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他先是覺得很驚恐,然后覺得很無措。


    驚恐是因為想起了鬼,無措時因為想起來不是鬼。


    不是鬼的話,就是時軒止,囧了……


    時軒止起來的時候,就看到何江宇坐在床腳,低著頭,不知道在做什么,房間里有點暗,顯得何江宇的背影很是蕭索,這樣的感覺真不適合何江宇,他不是一直很鬧的么。


    所以時軒止坐起來,然后想去問問何江宇怎么了。


    何江宇一回頭,時軒止都看出來何江宇的臉上有個大大的囧字了。


    “做什么呢?”


    何江宇默默的把手里的印度神油遞過去,“超持久,無異味,讓你硬到底……”


    時軒止反應了一下,才明白囧著臉的何江宇在說什么。


    這真是!


    他默默的把手拿開,“我不需要這東西!


    何江宇忽然不囧了,他露出一臉狡詐的表情,“用不著?”


    時軒止很想把自己面前這張充滿了調侃意味的臉給推開。


    不過何江宇其實那么輕易就會罷休的,他開始一臉的壞笑,用肩膀去撞時軒止的肩膀,“都是男人,害羞個什么勁,我說,你有沒有過?”


    時軒止定睛看何江宇,看的何江宇覺得有些發毛,之后時軒止居然若無其事的轉過身去穿衣服了。


    五秒鐘之后,何江宇才發現,自己被無視了。


    他看著時軒止的背影,想這樣就把自己打發了,這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撲到時軒止的身邊,“喂,說說有什么關系么,說說吧!


    時軒止難得的好耐心,“說什么?”


    “有沒有過女朋友?”不知道為什么,在問到這個問題的時候,何江宇覺得自己的心跳有些加速。


    時軒止停下系扣子的手,轉頭看著何江宇告訴他,“沒有!


    何江宇被嚇了一跳,時軒止的表情干嘛那么認真?


    不過他隨即反應過來,沒有過女朋友,也就是說,他嘿嘿的壞笑,“看過片子么!


    問完他想了下,真的很難想象時軒止會看片子,這樣的一個人,如果面帶□□,不知道會怎樣的動人。


    想到這里就忍不住問,“誒,你就沒有想的時候么?”


    是男人的話,都有欲望的吧。


    時軒止又看了何江宇一眼,發現何江宇沒有要罷休的意思,索性對著那張嘴親了一下。


    何江宇頓時傻了,這這這,這是什么意思?


    他不會又在做夢呢吧?


    他之前問的是什么問題來著,為什么時軒止會忽然的,那個自己一下?


    如果說上次親自己臉是因為作秀給崔艷看,那么這次呢?


    就算現在崔艷出來,親自己也刺激不到她啊,嗯,除非是另一種的刺激……


    何江宇的眼睛睜的和龍眼差不多大,時軒止看著他那副傻呆呆的樣子,拍了拍他的腦袋,然后繼續穿衣服。


    何江宇徹底傻了,這是怎么樣的情況?


    他覺得自己應該問清楚,于是他張了張嘴,不過還沒來得及問出為什么,里間的門開了。


    崔艷面色蒼白,不像昨天一起吃飯時候那樣美艷動人,眼睛下面更是有了一抹黑色,而章凱的精神也不是很好,這一夜崔艷和章凱幾乎都沒睡,一直都戰戰兢兢的,好不容易熬到天亮,聽到外間有聲音,所以馬上就忍不住出來了。


    何江宇的話只能憋回到肚子里。


    匆匆的吃了早晚,章凱一臉懇求的看著時軒止。


    時軒止卻看看時間,對何江宇開口,“該回學校上課了!


    如果不是需要他幫忙,崔艷真想罵時軒止兩句,她和章凱隨時可能有危險,他卻還惦記回去上課,簡直太忽視他們了。


    確切的說,崔艷自信自己是個美女,所以常常有男士為了博她一笑而鞠躬盡瘁,時軒止不把她放在眼里就算了,還如此的不在意她的安全,這讓她很不高興。


    還有一點,是因為,這個人,是時軒軒的哥哥。


    不過人在屋檐下,崔艷雖然臉色不好,但還是忍住了,只是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何江宇。


    何江宇只能為難的看著時軒止,倒不是因為和崔艷的交情,而是一種感同身受的戰友情懷——他也是很怕鬼的啊。


    時軒止好像沒看到何江宇的求助,但是卻及時的開口了,“白天的時候,鬼是不會來的,要想找線索只能等到晚上!


    時軒止能開口說這句話,何江宇覺得已經很給面子了。


    章凱和崔艷雖然還是不放心,但是也別無他法,只能看著時軒止和何江宇兩個人離開。


    何江宇想問問時軒止,早晨那時候親自己那下到底是什么意思,無奈旁邊開始有人,他雖然大大咧咧的,但是這種事情吧,他臉皮還是很薄的,所以他不好意思問啊。


    磨蹭磨蹭到了學校,人就更多了,所以他只能憋的要死的去上課了。


    這一天他根本不知道老師都講了什么,雖然往天他也聽的不是很明白,但是今天他是徹底一點都沒聽進去,滿腦子都是早晨的時候時軒止早晨的時候朝自己親下來的情景。


    早晨的時候還覺得是很輕很快的一個吻,現在想起來,畫面似乎都分解成了慢動作。


    時軒止的眼睛是閉著的,睫毛微微顫抖著,長長的睫毛在下眼瞼投下一片陰影,他的皮膚簡直一點瑕疵都沒有,然后唇沒有像自己夢里那樣撅起來,而是直接碰到了自己的嘴唇上,不像想象中的那樣涼,而是溫潤的,帶著一絲時軒止特有的氣息……


    何江宇這才發現,自己居然想過時軒止的唇的溫度!


    于是他嘿嘿的傻笑起來,坐他身邊的大雷忍不住踢了他一腳,“我說你想什么呢,笑的這一臉春光蕩漾的!


    何江宇轉頭看大雷,“很明顯么?”


    大雷點頭,“很明顯!本筒钤谀樕蠈懼液苁幯。


    何江宇嘿嘿的笑,反正老子好事將近,他忽然一拍桌子,不行,回頭一定要向時軒止問個清楚,他怎么的也得負責才行。


    講臺上的教授很不爽,“何江宇,你拍什么桌子!”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熟妇性饥渴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福利网站_免费一级毛片在线播放_久久久蜜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