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zrtv"></cite>
<var id="5zrtv"></var>
<menuitem id="5zrtv"><strike id="5zrtv"></strike></menuitem>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thead id="5zrtv"></thead></video></var>
<ins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ins>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video></var>
<cite id="5zrtv"></cite>
<cite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cite>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么不科學 > 第 40 章

第 40 章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不是人,因為沒有任何聲音,沒有接近她的腳步聲,在這樹林里,不管是踩在青石板的小路上還是踩在落葉上,都會發出聲音。


    不但沒有腳步聲,這只手搭在她的肩頭許久了,這個人應該就站在自己的身側,可是連一點呼吸的聲音都沒有。


    所以,這不是人。


    衛妍不敢回頭看,傳說中的鬼怪會趁著人回頭吹滅了自己肩頭的三味真火之后襲擊人。


    她依舊繼續向前走,裝作好像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


    可是漸漸的,她感覺到自己的肩膀有濡濕的感覺,她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眼角的余光還是看向了自己的肩膀,那是一只,鬼手。


    皮肉翻開,白骨可見,血水滴滴留下,正滲入她的風衣。


    她終于控制不住的尖叫起來,夜空的寧靜被她的聲音劃破,而那血手的主人好像被她的尖叫聲鼓勵了一樣,開始在她耳邊發出呵呵呵的笑聲。


    她只覺得寒氣入骨,那是怎樣的笑聲啊,夾雜著無盡的寒氣襲擊著她的心臟,她終于忍不住扭頭看向了血手的主人,那張臉和手一樣,血肉模糊,一只眼球甚至掛在眼眶外面,黑洞洞的眼洞正盯著她。


    她現在,連尖叫的力氣都沒有了,甚至連呼吸的力氣都沒有。


    這種時候,她只怪自己的神經太過堅強,連暈倒都不能。


    另一只手已經卡住了她的脖子,她看不見卻能感覺到那只手也是鮮血淋漓,血水正沿著她的脖子流到她的衣服里。


    她沒有反抗的力氣,只能任由那只手牢牢的掐住自己的喉嚨,然后另一只本來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緩緩的搭在了她的腰上。


    她最后再沒能堅持下去,軟軟的,倒在了那里。


    昏倒前的最后一眼看到那個血肉模糊的人頭,正帶著獰笑,靠近自己。


    何江宇和時軒止一早走進學校,就覺得有點不同尋常,很多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時軒止的身上,雖然往天看過來的人也很多,但是卻從來沒有這么明目張膽過。


    何江宇的第六感告訴他,絕對有不尋常的事情發生了。


    很快就有人證實了何江宇的猜測,當何江宇前剛剛走進班級上課的鈴聲就響了,他一向是掐著時間進教室的,但是今天他發現自己班級的同學少了四分之一。


    這節課是導員的,按道理說,沒人敢逃的這么明目張膽的啊。


    更讓他覺得驚訝的是,導員也不在班級。


    這真是破天荒的事情,他們班級的導員認真負責的和高中老師一樣,每天上課前提前十五分鐘到教室雷打不動,虧他年紀還不大,不過每天弄的和老夫子一樣。


    “怎么回事?”他朝王哲打聽。


    王哲看看四周之后開始小聲八卦,“許樂談戀愛了你知道吧!


    “剛知道!彼岢鋈プ≈缶秃桶嗉売悬c脫鉤,不過許樂戀愛這關導員不來什么事情?


    王哲神秘的盯著何江宇。


    兩秒鐘之后何江宇恍然大悟,“你是說許樂搶了咱導員的女朋友!”


    王哲翻著白眼去敲何江宇的腦袋,“你一天到晚的就不能認真的想點事情么?”


    何江宇很不爽,“你不直接說,弄的這么神秘兮兮的,我當然猜不到好事情!


    王哲懶得和何江宇計較,誰都知道何江宇的大腦構造有些不太正常,所以他索性直接說了,“許樂戀愛了,然后每天早晨凌晨四點就起來陪他女朋友跑步,今天去的是情侶圣地,然后據說在林蔭路邊上發現了……尸體!


    “?”何江宇張大了嘴巴。


    他的第一個反應是校長這回頭發肯定全白了。


    第二個反應是難怪今天早晨的時候大家都那么看時軒止。


    第三個反應是到底是人做的還是鬼做的。


    第四個反應是問王哲,“我問你導員怎么不在呢?”


    王哲無可奈何,“導員陪許樂去公安局做筆錄去了,留下咱們上自習!


    何江宇看看班級剩下的同學,“你們就乖乖留下來了?”


    “我們是覺得以導員的認真勁,一定會在做完筆錄之后回來,看能不能問出點什么八卦來!


    事實證明大家對導員的了解很透徹,在第一節課下課之后他就匆匆的趕回了學校。


    不過大家了解的不是很全面,因為他回來之后半點八卦都不肯透漏,而是直接開始上課。


    許樂因為受驚過度,直接回到了寢室,等下了課之后,班級的人一瞬間沒了四分之三,大家都一股腦的沖向許樂的寢室。


    這年頭,八卦比較重要啊。


    何江宇也不例外的跟了上去。


    許樂正在寢室睡覺,根本沒有受驚過度的樣子,看起來他也只是找一個逃課的借口而已。


    這也是人之常情,他和死者并不認識,遇到了之后,報警,然后感慨下自己真倒霉之后只能選擇遺忘,不然還能怎么辦?


    不過大家伙一起跑過來問他,還是滿足了他的虛榮心的,所以她開始繪聲繪色的講起自己的見聞。


    “我一早晨跑到那里啊,就看到一個人趴在路邊,我本來以為是誰喝多了晚上找不到寢室了呢,可走進一看還是個女的,我本來是不想管的,但是從她身邊經過的時候,卻發現她的肩頭紅紅的一片,好像是血,我和我女朋友才忍不住上去看看,然后就發現,那個女生,已經沒有呼吸了!


    其實他講的非常的乏善可陳,畢竟他只是一個學生,做不到細致的觀察,但是他說的這些已經足夠滿足這些人了。


    和他不是很熟的人已經陸陸續續的走了一部分,還剩下幾個關系比較不錯的,其中包括何江宇。


    許樂關上了門,王哲從后面拍他肩膀,許樂嚇的哇的叫了一聲。


    王哲也被嚇了一跳,“你叫什么?”


    許樂心有余悸的拍拍自己的胸脯,“拜托,人嚇人嚇死人的!


    王哲不屑的翻白眼,“剛才你不是說的挺高興的么!


    許樂看看自己身邊這幾個人,都是好朋友,于是壓低了聲音,“我和你們說,你們可別傳出去!


    看來有秘辛,幾個人都來了精神,把許樂團團圍在中間。


    “我看到那個女的趴在那里,過去推她沒有反應,然后扭過她頭試了一下才知道沒了呼吸,就算我再膽大也嚇的夠嗆,后來警察來了,在現場看了半天,我隱約聽到,這是那個罪犯把手搭在了這個女的的肩膀上,然后趁這個女的回頭的一瞬間,扼住了她的喉嚨,然后掐死了她!


    “她沒反抗么?”何江宇好奇的問。


    許樂猶豫了一下,“我看不出來具體的,但是覺得現場一點打斗的痕跡都沒有,而且……”


    他欲言又止。


    幾個人連連催促他,他才猶豫的開口,“這個女生的衣服扣子被解開了,把尸體運走的時候我瞄到的,在警局聽說這好像是一起強/奸未遂的案子,而且警察也非常奇怪,為什么這個女生身上有血跡,但是現場卻一點反抗的痕跡都沒有,而且尸體的臉上充滿了驚恐的神情!


    何江宇默默的聽著,然后默默的覺得,也許這件事情,又是離奇的事情。


    他如果再有機會見到校長的話,一定會建議校長去看看曲溪大學的風水這是怎么了。


    然后他又想到,當初看神探狄仁杰那個電視劇的時候他就覺得,這個狄仁杰真是走到哪里事情就出到哪里,他要是皇帝的話,一準會把狄仁杰給抓住關起來,哪都不讓他去,看還會不會出事。


    套用在這里的話……算了還是不要建議校長了,萬一他把自己和時軒止給抓起來關住呢。


    雖然現在是法制社會吧,但是他總覺得校長的能量還是很大的,前段時間看的小說的陰影猶在呀。


    晚上放學的時候,他又屁顛屁顛的去找時軒止。


    雖然時軒止沒有表現出愿意和他一起走的意思,但是他每天都在班級等自己。


    真是一個面冷心熱容易被誤會的人啊,還好有這樣熱血的自己去接近他。


    何江宇有些感動了。


    感動的結果就是他對時軒止說,“誒,我請你去吃烤羊腿去吧!


    時軒止看何江宇一眼,“有事?”


    “我是那種有事才會請吃飯的人么?”何江宇很不滿。


    這倒不是,但是他現在就是一臉有事要說的表情,所以他才會這么一問。


    時軒止收拾好書本,“走吧!


    “去哪?”


    他已經習慣黑線了,“你不是說請吃飯!


    “哦哦,對對對,不過……”何江宇揉揉自己的后腦勺,“我還真有點事情要和你說!


    想想又加了一句,“不是因為這個請客的啊!


    “哦哦,對對對,不過……”何江宇揉揉自己的后腦勺,“我還真有點事情要和你說!


    想想又加了一句,“不是因為這個請客的啊!


    我們前面已經說過了,何江宇同學是一個吃貨,也因為這樣,他永遠知道哪里有最好吃的東西。


    所以他帶時軒止去的地方可謂是穿大街走小巷光公交車就倒了三班,終于來到郊區一個十分不起眼的小店,招牌上只有三個字:烤羊腿。


    空氣中飄散著純正的羊肉香氣,讓何江宇流了很多的口水,他帶著時軒止走進去,小店里坐滿了人,他熟門熟路的招呼老板,“來一只烤羊腿呀!


    老板答應著,然后繼續忙活。


    “在這吃東西有的等!币驗榭腿硕,而且因為烤的正宗所以比較費火候。


    時軒止并不介意,他只是想知道何江宇想說什么,這一路上都欲言又止的。


    其實何江宇把時軒止帶來吃這里的東西,何江宇也是有自己的考量的,很沒出息的說,這里離徐家街比較遠,雖然時軒止說過只要自己不招惹他們他們就不會來惹自己,但是誰知道怎樣算是招惹啊,講他們的事情算不算?為了以防萬一,所以帶時軒止來這里比較好,起碼人氣比較旺。


    在烤羊腿上來之前,何江宇就把早晨的事情說的差不多了。


    烤羊腿上來之后,他一邊撕著肉一邊問:“你覺得這個事情,是怎么樣的情況!


    時軒止沒有想法,他只是聽何江宇說而已,如果真是鬼魂作祟,他必須到現場看過才知道。


    見時軒止不說話,何江宇小心翼翼的打聽,“如果真的是不同尋常的事情,你會不會管!


    雖然知道時軒止是面冷心熱的人,但是他也總能感覺到時軒止并不是愛多管閑事的人。


    時軒止看看何江宇,他這么問,就是希望自己去看看。


    不知道為什么,他覺得自己沒法拒絕,“吃完去看!


    何江宇頓時吃的風卷殘云。


    回去的時候又倒了幾次車,這里離學校實在是很遠,但是值得慶幸的是,頭兩班車上的人都不多,所以兩個人都有座位。


    直到到了市區內,兩個人上了201路公交車的末班車,人才開始多起來,不過何江宇一上車就瞄到最后排還有兩個空位子,所以他直接拽著時軒止走了過去,一屁股坐下,然后,呲牙裂嘴。


    他彈力球一樣的跳起來,才發現自己的屁股底下居然有一個紅色的手電筒。


    這是誰?這么粗心,居然能把手電筒落在車上。


    不過他也真是的,居然沒有看到,直接就坐了上去,硌死他了。


    何江宇撿起那個手電筒,覺得還是問問身邊的人。


    他身邊的青年正在閉目養神,他推了他一下,“誒,兄弟,這是不是你的手電!


    那個青年睜開眼睛,用警戒的目光看著何江宇,“你這是什么新花招?”


    “嗯?”


    “我是不會上當的?”


    “?”


    “你別以為我看起來年輕就經歷的少!


    “誒?”


    “你們這種騙子我見的多了!


    “什么?”


    “我是不會花錢買這個手電的!


    “喂!”


    “你說的天花亂墜也沒有用!


    “不是……”


    “那你是不是想說這個手電是贈品,我只要買你什么東西就把他贈送給我!


    “睡糊涂了吧!


    “我告訴你我是絕對不會上當的!


    何江宇已經懶得理這個人了,順手把手電揣在口袋里對時軒止開口,“咱下車吧,這個人太神經了!


    時軒止看著經常讓自己無語的何江宇居然無語了,忽然唇角勾起一個淺淺的弧度,然后和他一起下了車。


    下車之后時軒止忽然開口,“把剛剛的手電扔掉!


    “?”何江宇拿出剛剛揣進口袋的手電,不是他愛占便宜,而是剛才的那種情況下,他為了自己的清白只能揣起來,這會兒他拿出來看了看,這個手電筒還是不錯的,他又按了幾下開關,發現光線不錯,應該是剛剛充好電的!斑@個手電不錯啊,扔了多可惜!


    時軒止看何江宇戀戀不舍的樣子,“……你喜歡就拿著吧!


    “你正義感還挺強的,但是這是沒人要的,又不是我偷的!焙谓钜贿呎f著一邊把手電揣進自己的口袋。


    反正其實這最后一次倒車離學校已經不遠了,穿過包括徐家街在內的三條街就可以了,兩個人索性步行過去。


    今晚的月亮十分的明亮,把兩個人的影子長長的拖在地上,快走到徐家街的時候,何江宇往時軒止身邊湊了湊,然后有點訥訥的開口,“那個……”


    “嗯?”


    “要是有鬼的話,你沒問題吧!


    時軒止看看何江宇,他的肩膀縮成一團,“你害怕?”


    “當然啊,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我怕鬼!


    時軒止很不明白何江宇,明明很怕鬼的,為什么又要主動讓自己去管這樣的事情,“不然你先回家!


    何江宇腦袋搖的和撥浪鼓一樣,他早就決定了,只要超過晚上八點,他就絕對不會離開時軒止的身邊。


    “你會保護我的對吧!


    “這句話……”


    “嗯?”


    “真不適合你這樣的人說!睍r軒止覺得自己一身的雞皮疙瘩,但是唇角卻又微微彎起一個弧度。


    何江宇張大嘴巴,“你是在笑么?”


    “你看錯了!


    “沒有沒有沒有,啊,剛剛你在公交車上就笑了,我那時候就以為我看錯了,啊,你居然會笑!


    他為什么不會笑,難道他是面癱么?


    兩個人走到了學校。


    看看時間現在是十點二十,往天這個時候校園里還是很熱鬧的,但是今天晚上大概是因為剛剛出了事故的原因,學校格外肅靜。


    一路上看到很多校警在巡邏,見到兩個人都善意的提醒兩個人快點回寢室去,兩個人一邊答應著一邊繞路往林蔭路的方向走。


    走到了林蔭路,這里一個人都沒有,連巡邏的校警都不在,大概是因為剛剛出事了,所以根本沒人敢來,校警也知道這點,所以把精力都用在了其他的地方。


    時軒止看著周圍,這里有陰氣,但是并不重,曲溪建校六十年到今天,不可能沒有人死在這里,所以有些陰氣是非常正常的,而林蔭路平時情侶聚集,人氣很足,所以陰氣會被沖散。


    時軒止又觀察了一下這片樹林,這片樹林的布局雖然不能給學校增加運氣,但是也絕對不是聚陰的鬼林。


    那么到底是鬼魂作祟還是怎樣,他是吃不準的。


    而且即使真的是鬼魂作祟,在那個鬼沒有出現的時候,自己也是找不到的,人們總把術想的太過神奇,以至于覺得他們是萬能的,但其實他和醫生一樣,是救得了病救不了命的。


    不過他還是認真的探查了許久,何江宇亦步亦趨的跟在時軒止的身后,唯恐有什么異變的時候自己離得太遠,導致時軒止來不及救自己,時軒止沿著林蔭路轉了很久,這里只是一片小樹林,即使完全的走一遍也用不了多久,如果走中間的那條路,快走的話十五分鐘應該也就可以了。


    時軒止一邊走著,一邊感受著周圍的氣的波動。


    當他走到林蔭路靠近女生宿舍樓的出口的時候,就看到有警戒線拉在那里,地上還有白線劃出的人形,這應該就是出事的地點。


    時軒止站在那里,而何江宇一心的要跟住時軒止,根本就沒注意他是什么時候停下來的,于是一頭撞了上去,撞上去的同時腳下居然還踩到一塊石頭,這讓他踉蹌了一下,為了維持平衡,他牢牢的抱住了時軒止的腰。


    時軒止無奈的看著自己腰上的手,“現在沒有鬼!


    何江宇站穩之后摸摸鼻子,看來有鬼就往時軒止身上湊這個毛病得改改了。


    為了緩解一下尷尬的氣氛,何江宇馬上問了一個問題,“這里一點鬼魂的氣息都沒有么!


    時軒止神色凝重。


    鬼魂其實說白了,就是一種磁場,所謂的陰氣就是這種磁場留下的。


    而一般枉死的鬼魂,怨氣都是極重的,這就使陰氣的磁場更加的重,當初方輝就是枉死,雖然是到了壽數可以馬上投胎,沖淡了一部分怨氣,但是他還是能感覺到方輝的身上有黑色的怨,所以在方輝借助何江宇的血液能現身之后,他才會一直跟著方輝。


    有時候怨氣并不受鬼魂本身的控制,反而會污染鬼魂,所以很多生前善良懦弱的人才會在死后變成厲鬼,雖然這種事情并不是每次都發生,但是有這種可能就是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熟妇性饥渴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福利网站_免费一级毛片在线播放_久久久蜜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