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zrtv"></cite>
<var id="5zrtv"></var>
<menuitem id="5zrtv"><strike id="5zrtv"></strike></menuitem>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thead id="5zrtv"></thead></video></var>
<ins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ins>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video></var>
<cite id="5zrtv"></cite>
<cite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cite>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么不科學 > 第 39 章

第 39 章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時軒止目光深沉,“所以你從一開始就打算讓整個寢室樓的人都給你陪葬么?”


    他很恍惚,好像以前有很多事情都忘記了,在拿到那個銀器的時候,他并沒有想利用這個銀器活下去的,他甚至不知道這銀器究竟有什么用處。孫大爺有些迷茫,他好像不記得自己最初的想法究竟是什么了,他現在的腦海里只記得自己要活下去,所以他開始催動結界,讓結界中吞噬人的墻壁朝著三個人的方向撲過去。


    雖然知道希望不大,但是到了這個程度,他只能破釜沉舟的做最后的嘗試。


    他想過時軒止可能用法術擊敗自己,也想過何江宇會像剛剛一樣沖過來阻止自己,他想了很多,但是他沒想到的是,他所催動的墻壁,居然不是朝著他們三人的方向過去,而是直接好像一個浪花一樣朝著他自己撲過來。


    他甚至連一丁點的聲音都無法發出就被白色的墻壁吞沒了,臨死之前他感覺自己的生命力在迅速的流逝,他沒有疼痛也沒有恐懼,好像忽然覺得,自己就應該這樣死去。


    事情怎么到了今天這個地步的呢?自己明明當初就應該死去的!


    孫大爺來不及多想任何一點東西,就那樣,消失了。


    孫大爺完全被吞噬的時候,那些噬人墻,好像潮水一樣迅速的退去,三個人發現自己正站在寢室的走廊里,而剛剛包圍他們的結界,一下子,消失了。


    整個寢室樓開始晃動,正像孫大爺說的,這棟寢室樓完全是靠著結界支撐的,結界一消失,馬上開始不穩定。


    何江宇和沈亦站立不穩,東倒西歪,時軒止咬緊牙關,雙手結印,符咒紛飛,迅速的支起另一個結界,時間太倉促,他來不及支撐更結實的結界,這個只能堅持十分鐘。


    宿舍好不容易穩定下來一點,但是還在輕微的顫動著。


    其他寢室的人在感覺到晃動之后,又開始一股腦的往外跑,不過二樓的一些人出來之后,就又看到了時軒止他們三個站在走廊,以為又像上次一樣是時軒止弄出來的,所以他們馬上要回到自己的寢室去接著睡覺。


    何江宇雖然不知道時軒止是怎么把寢室樓暫時穩住的,但是他很清楚的看到時軒止額頭上已經滲出微微的汗水,雖然他還是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但是何江宇就是知道時軒止現在是很吃力的,他深深的看了時軒止一眼,卻只能咬牙,因為他知道自己根本幫不了時軒止,所以他只能深呼吸一口之后開始大叫,“地震了地震了地震了大家快點跑啊啊!”


    一邊喊著一邊讓沈亦帶頭往外沖,他自己卻站到了時軒止的身邊。


    雖然不知道能做些什么,但是總覺得,站到時軒止的身邊就能讓自己的心里好受一點。


    時軒止費力的支撐著結界,同時看到何江宇站在自己身邊,他有些焦急,卻又無能為力。


    還好這個寢室樓的人并不多,樓層也不高,很快三樓的人已經都跑了下來,時軒止放棄一部分支撐結界的力氣,讓三樓逐漸的塌陷,同時運出這部分力氣張口對何江宇說話,“你還不快走!”


    情況危急,他不知道自己能加持這個結界還有多久,他是肯定沒有力氣跑出去的,所以希望能多支撐一會兒是一會兒。


    何江宇站在他身邊焦急的開口,“一起走啊!


    時軒止不能說話,只能搖頭。


    其實如果給他足夠的時間,弄出足以支撐這個建筑的結界并不費事,可是現在這樣的倉促,他每一分力氣都用在了支撐結界上,開口說話已經是極限,他已經沒有力氣動一下,只是希望能支撐到何江宇跑出去為止。


    剛剛他以為何江宇在喊出那句話之后會馬上帶頭跑出去的,因為他是提前就知道這棟樓有多么危險的,可是他卻沒有離開,而是站在了自己的身側,雖然他什么也幫不了自己,但是那一瞬間時軒止還是覺得,有一股暖流流進了自己的心里。


    這是很久沒有感覺到的溫暖了。


    就因為這一份溫暖,他無論如何也要支撐到何江宇出去為止。


    何江宇不想死,他真的不想死,可是這個時候如果讓他丟下時軒止自己去逃命,他是無論如何也做不到的。


    時軒止覺得自己已經要支撐不住了,二樓的墻壁已經開始出現裂痕。


    何江宇咬牙,老子拼了!


    他一把抱起時軒止……雖然時軒止沒他高沒他壯,但是畢竟也是個男人,雖然何江宇一向認為自己的身子骨很好,但是抱著這么一個大活人往外沖,也是很費體力的。


    何江宇幾乎是跌跌撞撞的在往外跑,被抱著的時軒止滿臉黑線。


    支撐結界是沒有要求一定要靜止不動,他也的確只是沒有力氣跑,可是他也沒有想過會這樣被何江宇抱著逃命,還是公主抱的那種,在何江宇抱起來他那一瞬間,他幾乎忘記繼續支撐結界了。


    兩個人終于從寢室樓里逃了出來,外面是一群衣衫不整的大小伙子,大伙一起站在午夜的寒風中瑟瑟發抖。


    當何江宇抱著時軒止沖出來的一瞬間,整棟樓倒塌在他們面前他倆身后。


    所有人心里都只有一個念頭,這情節,太他媽像好萊塢大片了,雖然時軒止是一個男人,但是這么漂亮的樣子被抱出來,真的只有美感沒有違和感。


    曲溪大學的四號寢室樓出了一起意外,導致整棟寢室樓都倒塌了。


    據寢室樓里面逃出來的人說,他們認為是地震了,可是當天夜里并沒有其他地方有地震的顯示,和四號樓只隔了十幾米的五號樓一點風吹草動都沒有。


    所有四號樓的人都驚詫了,于是大家開始回憶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喊出地震的人是何江宇,何江宇和時軒止是一個寢室的,時軒止已經搞出過一起類似地震的事情,可能上次是沒成功,但是這次,成功了。


    所以現在走在校園里的人看到時軒止,目光里更是充滿了驚悚。


    不過因為四號寢室樓倒塌的的確很神奇,所以警察很快介入了事件,因為盤點人數的時候,雖然所有的學生都沒事,但是看寢室的孫大爺卻失蹤了,按道理說收發室是離門口最近的地方,孫大爺應該是最容易逃出來的,但是事實上沒有一個學生看到過他。


    雖然希望渺茫,但是還是開始了搜救工作。


    校長對寢室樓的倒塌感到很不安,因為沈亦當天晚上又住到了這棟寢室樓。


    可是馬上他就感到了巨大的喜悅,因為沈亦答應出錢給曲溪大學建立幾棟新的宿舍樓,而且學生們的損失沈亦也會負責。


    但是校長很快又喜悅不起來了,因為搜救孫大爺的過程中,在這棟樓里發現了好幾具干尸,孫大爺正是其中的一個,另外還有九具,后來證明分別是當年失蹤在這棟樓里的九個人。


    具體的檢測結果,被當做秘辛被封鎖了。但因為這件事情,校長的頭發幾乎白了一半。


    學生們被打散暫時安排到其他寢室。


    然后時軒止和何江宇發現,他們倆個,好像被再次無視了。


    其實是何江宇還好,有寢室肯接收他,但是時軒止就比較無奈了,所有人現在都覺得地震是他弄出來的,所以唯恐他來到自己的宿舍樓之后把自己也弄得沒地方住。


    何江宇十分的講義氣,既然時軒止沒有地方住,學校又肯網開一面說沒地方的人可以搬出去,所以他就打算好和時軒止一起去租房子。


    他還沒來得及把這個想法和時軒止說,就見時軒止拿出了一串鑰匙。


    何江宇驚訝于時軒止和自己的心有靈犀,可是忽然發現,時軒止好像沒有要帶自己走的意思。


    他目瞪口呆,“你去哪?”


    時軒止不是沒想過和何江宇繼續住在一起,因為他已經開始覺得,何江宇對自己是非同一般的一個朋友,但是剛剛已經看到有人邀請他了,所以他才沒開口。


    而且,他要去住的地方,估計何江宇未必愿意去。


    所以時軒止一時不知道怎么開口。


    何江宇倒是很大方,“找到住的地方了?帶我去啊,我也沒地兒呢!


    時軒止思索了下還是決定說實話,“我要去住的是方輝的房子!


    最開始的時候,方輝就曾拜托他幫忙照顧自己的家,雖然他知道自己再沒有機會回去,雖然那里沒有多少溫暖只有很多的磨難,但是那里畢竟是他的家,所以他拜托時軒止幫忙照顧。


    何江宇哆嗦了下,先不說方輝的事情,就單單說徐家街,就讓他覺得驚恐了……


    不過……


    何江宇看看時軒止,沒事,不是有他呢么。


    何江宇和時軒止已經住到了徐家街好幾天了,搬到徐家街之前,何江宇曾經鄭重其事的問過時軒止,徐家街到底有沒有什么詭異的地方。


    時軒止給出的答案很含糊,他只是說只要你不招惹他們,他們就不會來招惹你。


    何江宇很不滿,他什么時候想過要招惹那種東西,他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好不好。


    不過仔細想想,方輝還真是他招來的,孫大爺雖然不是他招來的但是也和他脫不了關系。


    所以難道他就天生倒霉么。


    他又仔細看了看時軒止,再沒遇到時軒止之前他好像沒有倒霉過啊,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化學反應?


    不過他沒后悔認識時軒止就是了,而且他開始每天屁顛屁顛的跟著時軒止,他打算從徐家街搬出去之前,他絕對不會離開時軒止的。


    寢室樓倒塌之后,沈亦答應給學校重建幾棟宿舍之后就失蹤了。


    在已經過了快半個月之后,沈亦忽然找到了他們兩個。


    三個人再次坐到茶樓的時候,忽然覺得有點不知道說什么。


    雖然一起經歷了那么多,但是他們畢竟還是懷疑過沈亦的,所以還是有點尷尬,而沈亦是因為從未想過會經歷這樣詭異的事情,而他要問的也是非同尋常的事情,所以覺得不編號開口。


    沉默了很久之后,還是沈亦先開的口,“這段時間我去安頓了她的后事!


    簡單的一句話,何江宇和時軒止卻都明白是什么意思。


    沈亦看了看時軒止,欲言又止。


    何江宇看不過去,“有什么事情就說!


    “事情,真的完全結束了么?”


    這段時間何江宇其實也快被好奇心給憋死了,孫大爺最后十分離奇的被自己的結界給吞噬了,雖說是惡有惡報吧,但他總覺得事情沒那么簡單,可是又想不出來別的解釋。


    然后又是搬家又是上課的,還要擔心徐家街到底有什么問題,所以一直沒顧得上問時軒止。


    “結界的確是毀滅了!


    這是時軒止的回答,他事后去現場探查過,已經沒有了絲毫的靈力波動,但是他通過關系想找到圣器的下半部分,卻怎么也找不到,所以這件事情幕后到底還有什么陰謀,卻是他猜不到的了,他能做的只是靜觀其變而已。


    沈亦想問的事情還有一件,這其實才是他真正想問,卻又怕問出口的事情,他沉思許久,還是伸出一只手,攤開手掌,里面是一枚細細的白金戒指,他溫柔的看著戒指發問:“人,真的有靈魂么?”


    這個不用時軒止,何江宇就可以回答,“有!


    沈亦緊緊的握住戒指。


    這起案件十分離譜,所以一直對外封鎖消息,他動用了大量的關系,才見到她的尸體,而他在一瞬間就認出了自己的女朋友,雖然那已經是一具干尸,他只覺得眼前一片黑暗,用盡全身力氣,才維持住自己的身體不到下去。


    尸體就那樣擺在那里,陪他去的人和他說:“真奇怪,這具尸體的手一直是握著的,怎么打都打不開!


    沈亦緩緩的走過去,站在自己的女朋友身邊,雖然那是一具已經干枯的尸體,但是他一點也不覺得害怕,反而覺得自己的女朋友就活生生的在那里。


    他握住她的手,那只打不開的手。


    然后那只手,居然就那樣松開了,里面一枚細細的白金戒指掉在他的掌心。


    那是他大學的時候,省了一個學期的零用錢給她賣的,那時候他開玩笑說戴上了戒指就是他的娘子了……


    戒指那樣掉到他的掌心,讓他知道,沒有忘記這段感情的不止是他。


    從拿到戒指開始,他總有一種她女朋友就在他身邊的感覺。


    他不害怕,只是擔心那是錯覺。


    所以他來問問時軒止,他希望她真的在自己身邊,即使她已經是靈魂。


    三個人又簡單的聊了幾句之后,何江宇催促時軒止快點回去,因為吧,這個天色已晚,鬼知道……呸呸呸,誰知道太晚回去的路上,會不會遇到什么東西。


    沈亦沒有阻止倆個人的離開,他只是靜靜的自己坐在那里,然后輕輕的把戒指放到唇邊,輕輕的吻下去。


    走出門的時候何江宇回了一下頭,然后他發現沈亦的身邊,好像坐了一個女孩子,然后那個女孩子抬頭對他笑了一下,何江宇嚇的屁滾尿流,那是沈亦相冊中的女孩子。


    何江宇顫抖著拉住時軒止的手,“哥們,扶著我點,我怕我站不住,鬼呀。!”


    ========


    風呼啦啦的刮著。


    衛妍獨自走在學校的小路上。


    路燈亮著,但是今天是陰天,好像還有霧氣,所以照不出多遠的路,她覺得自己走的深一腳淺一腳的,不過這算好的了,她看看時間,還有五分鐘就十二點,十二點一到的話,路燈就會熄滅了。


    到時候周圍就更加會是一片黑暗,想到這里她加快了腳步。


    真不該這么晚回來的,可是她有什么辦法呢。


    自從上了大二之后,她家里就沒給過她一分錢,學費書費生活費,都靠她做家教來完成。


    最近接的這份家教工作給的價錢很高,唯一的不足之處就是在郊區,車程非常的遠,每天結束家教之后回到學校就是這個時間了,她膽子不大,卻沒有辦法,畢竟她需要生活。


    她已經走過了那條小路,走進了樹林中,這片樹林在傍晚的時候很吸引人,很多情侶都會手拉著手在這里漫步,那時候甚至連空氣中都有粉紅色的泡泡。


    可是這個時間這個樹林就有點嚇人了,風吹著樹木,樹枝上的葉子已經枯黃了,被風一吹發出嗚嗚嗚的聲音,好像誰在那里哭泣。


    風還在不停的搖著樹枝,在路燈的照射下,地上映出的影子好像一只只鬼手正在像她抓過去。


    這樣想,就更覺得可怕,衛妍緊了緊風衣,加快了腳步。


    踢踢踏踏的腳步聲響起在林蔭路上,她想快點快點再快點,雖然十二點之前肯定來不及回到寢室,但是能走出這片樹林也是好的。


    不過很可惜,她發現自己好像迷路了。


    其實這條林蔭路里面的小道四通八達,她算今天也才走了三天而已,這里是情侶的圣地,而她一直單身,如果不是從這里回寢室比較近的話,她恐怕在這個大學都不會踏入這里,所以迷路也算正常。


    手表的指針指向十二點,路燈熄滅了,天空根本沒有月亮,她顫抖著拿出手機,用屏幕微弱的燈光照亮,黑暗中微弱的光亮并不能驅走她心中的懼意,但是她知道現在害怕是沒有用的,她必須走出這片樹林才可以。


    衛妍一邊走著一邊暗暗祈禱著,讓她快些離開這里。


    她又走了很久,然后忽然發現自己好像一直在原地兜圈子,左手邊那個垃圾桶上不知道被誰放了一個飲料的空瓶,她已經是第三次看到了。


    看看時間,她居然原地繞了二十分鐘,這真有點離譜了,這片樹林并不大,平時穿過去的話,大概也就只要五六分鐘的。


    衛妍擦擦額頭上的汗水,只要認準一個方向應該就可以吧,只要出了這片小樹林,她就熟悉外面的環境了。


    她開始沿著一條路一直向前,可是前面的樹林密密遮遮,好像根本沒有盡頭一樣。


    鬼打墻!


    衛妍的腦海中忽然出現這幾個字,她的牙關不受控制的咯咯作響,這種詭異的事情,怎么會被她碰到。


    一旦想到了什么之后,其他離奇的事情開始不受控制的出現在她的腦海中。


    傳說中的鬼打墻,是鬼魂把棺材蓋豎起來,擋住行人的去路,讓人以為自己面前沒有路而繞彎,而這種情況下只要你堅持一直往前走,就能撞過去。


    衛妍不清楚這件事情是真的還是假的,但是她現在碰到了,在沒有別的辦法的情況下,她只能一直往前走。


    她覺得自己沒有權利選擇害怕或者尖叫,從小到大,幾乎什么事情都是靠自己的她,即使在這種時候也依然堅強,雖然她的牙齒不受控制的緊緊咬在一起,雖然她拿手機的手上青筋畢露,但是她還堅持向前走著。


    她堅信只要自己堅持住,就沒有任何的問題。


    腳下的路一直在延伸著,根本看不到盡頭,手機的光芒在她手中縮成微弱的一團,照不亮任何東西。


    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她沒有勇氣去看看手機。


    她告訴自己馬上了,馬上就可以走出去了。


    她一直這樣安慰自己,直到,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熟妇性饥渴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福利网站_免费一级毛片在线播放_久久久蜜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