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zrtv"></cite>
<var id="5zrtv"></var>
<menuitem id="5zrtv"><strike id="5zrtv"></strike></menuitem>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thead id="5zrtv"></thead></video></var>
<ins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ins>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video></var>
<cite id="5zrtv"></cite>
<cite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cite>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么不科學 > 第 35 章

第 35 章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三個人站在走廊,他們并沒有什么計劃。


    另一個世界的東西對何江宇和沈亦來說完全是未知數,而時軒止又感覺不到另一個世界那種陰森的氣息。


    他們能做的就只有等待。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何江宇有些站不住了,“我們就要一直這么等下去么?”


    他覺得自己已經壓低了嗓子,可是在這空曠幽靜的走廊,聲音好像被擴大了無數倍,他反而被自己的聲音嚇了一跳,然后迅速捂住了自己的嘴。


    沈亦和時軒止很鎮定,并沒有因為何江宇的聲音而緊張。


    何江宇有點不好意思,自己被自己嚇到,真是夠出息的,他松開自己的手,訕訕的解釋,“我沒想到聲音這么大!


    沈亦和時軒止對望,彼此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不同尋常的東西。


    按照道理,聲音是不應該這么大的。


    何江宇見倆個人都不理自己也不說話,也安靜了一會兒,但是他實在受不了這樣的沉默氣氛,于是就在那自說自話,“怎么這么安靜,簡直安靜的不正常!


    的確是安靜的不正常,這棟老樓平時你在房間里打個噴嚏走廊里都聽的一清二楚,更有隔壁寢室有人打呼嚕弄的這邊的人狂敲墻的,所以平時即使大家都在睡覺,走廊里也充滿了磨牙聲,呼嚕聲,各種各樣的聲音交織著。


    而今天,真的一點聲音都沒有。


    時軒止終于開口,“是結界!


    從他們踏入走廊的那一刻開始,他們就進入了結界之中,而他一直沒有感覺到有陰暗的氣息,也就說明,操縱這個結界的,只能是人。


    這也能解釋為什么會有人失蹤。


    結界這種東西,就好像一個隱秘的私人空間,結界的主人在結界之中雖然不是萬能的,但是卻足夠主導一般人的生死。


    如果不是結界的主人把人放進來,窮盡平常人的一生,也是找不到入口的,更不要說是出口,而且一旦進入結界之中,結界的主人肯不肯給留一個出口,都是未知數。


    而如果不留出口,那么人失蹤在結界里直至死亡,是完全正常的事情。


    這還只是普通的結界而已,而自己踏入的這個,連自己進入的時候都沒有分辨出來,所以更是一個詭異莫名的結界,現在的情況,非常的不樂觀……


    “結界?”沈亦和何江宇異口同聲的發問。


    時軒止淡淡的開口,“找出口吧!


    沈亦和何江宇面面相覷,找出口?什么意思。


    不過何江宇現在最關心的不是這個,而是……


    “我說,時軒止,這個結界,是人的還是……鬼的?”


    他說到鬼字的時候,明顯的哆嗦了一下。


    時軒止很是無語了一下,“人的鬼的都是一樣的危險,有什么區別么?”


    “對我來說,有!焙谓罨卮鸬氖昼H鏘有力。


    “人的!睍r軒止懶得再說其他的話。


    如果是鬼的,也許自己會更有防備一些,雖然事實上,人心比鬼更危險,更難測。


    可是何江宇不怕了,他又要說話,忽然幽幽的一股風吹來,時軒止前額上的頭發被風吹起,沈亦感覺到了不對,但是他想了想,什么也沒有說。


    時軒止瞇了下眼睛,這算是一種挑釁?


    何江宇本來想說話,但是因為那陣風,其他兩個人的視線都沒在自己身上,所以他拍了下巴掌想召回兩個人的注意力。


    他的巴掌聲響起之后,他們身邊的一只感應燈,忽然亮了。


    還是和平時一樣的昏暗,還只有一盞,何江宇對著那些感應燈看了又看,然后很納悶,“我說時軒止,結界里面和外邊一樣么?我是說,咱們寢室樓不是斷電了么?”


    “不一樣?”時軒止一邊回答何江宇的話一邊警戒的看著四周。


    他不知道結界的主人弄出這些花樣是為了什么,其實只要他們三個人找不到出口,幾天之后他們就會餓死在里面,而出口,就算有也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所以這個結界的主人弄出這樣的事情,一定是另有目的。


    沈亦也感覺出來時軒止的沉默,知道事情一定非同尋常,所以愈發的沉默不語。


    只有何江宇,自從知道是人操縱的這個結界之后,他大方多了,又在那開始扯閑篇,“我說,那這結界里的東西是真的還是假的?”


    “假的!


    何江宇開始咒罵,“既然是假的,又不怕費電,還繼續弄這么昏暗的小破燈干嘛?還只弄兩一只,就不能大方點弄亮堂點!


    沈亦和時軒止兩個人一起無語,弄的這么昏暗當然是為了營造詭異恐怖的氣氛啊,弄的亮堂堂的多減少詭異感。


    他一邊說著一邊熄滅了手電,同時招呼時軒止他們,“你們也熄滅手電,他這不要電費,我們的電池可是花錢買的!


    兩個人從善如流的熄滅手電,何江宇這么一鬧,原本的緊張感少了很多,估計結界的主人見到這一幕,也會氣的吐血。


    何江宇的聲音越來越大,反正不怕吵醒周圍的人,還干嘛憋著嗓子說話,“我說,我們應該做什么?”


    沈亦和時軒止都有些被何江宇的滿不在乎感染了,雖然沈亦并不清楚要做什么,甚至時軒止也不知道。


    不過,不知道怎么做,不代表什么都不能做,時軒止拿出一張符咒,“也許可以試試把結界炸開!


    ……


    他們真不知道他是認真的還是在開玩笑。


    “我們不會也被順便炸死吧!鄙蛞辔⑿χ鴨。


    時軒止沒答話,但是很明顯的準備扔出符咒了,就在他要松手的一瞬間,感應燈,滅了。


    周圍重新陷入一片黑暗,何江宇又開始不滿,“這結界的主子太摳門了!


    一邊不滿一邊想打開手電,可是前方的一個感應燈,又亮了起來,還是只有一盞燈孤零零的亮在那里。


    三個人都琢磨著這結界的主人要做什么,他們正想著的時候,這個感應燈忽然又熄滅了,然后換了更前面的一盞燈,燈一盞一盞的滅掉,亮起,滅掉,循環到前方洗手間的位置之后,重新從他們身邊開始。


    感應燈亮起滅掉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三個人開始眼花繚亂,并且開始覺得危險朝自己靠近中。


    “這到底是什么意思?”最先開口的是沈亦。


    何江宇不得而知,時軒止想了一下,“上次何江宇遇到的墻,就在洗手間的位置!


    三個人心里同時冒出一個念頭,就是這幾盞燈在告訴他們,走到洗手間的位置去,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的解釋。


    既然站在這里不知道做什么——炸開結界這個辦法雖然可以試試,但是卻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更何況三個人都好奇這結界的主人究竟有什么陰謀,所以索性向著洗手間的方向走過去。


    三個人一步一步朝著洗手間的方向走,到了那個門口,洗手間的門,關著。


    何江宇咽了口口水,“我上次就是這樣的,門關著,打開里面就是一堵墻!


    他的話音還沒有落,時軒止就拉開了門,里面,果然是一堵墻,昏暗的燈光打在雪白的墻壁上,居然有些晃眼。


    三個人不知道結界的主人到底想做什么,難道把人叫來就是看這么一堵墻?


    何江宇又咽了下口水,因為他忽然想起來很多鬼片里面都有一樣的情節,就是人被害死之后,被強行分尸,然后埋進墻壁,更有過分的甚至是被活埋進去,而多年以后,被埋的人終于怨氣沖天,于是出來報仇……


    沈亦和時軒止還在打量著墻壁,何江宇扯了下時軒止,“我上次看到這堵墻之后,以為自己是在做夢,所以直接回到寢室,然后就沒事了!


    時軒止沉默,難道結界的出口會是他們寢室的門?


    他們剛剛出了門就進入了結界,也就是說,那道門即是出口也是入口么?


    雖然覺得不大可能,但是還是要試一試。


    三個人站在4125門口,剛剛他們就是從這里出來的,現在……


    時軒止伸手打開門,里面,還是一堵墻。


    這堵墻,到底是做什么的?這個結界的主人引誘他們進入,引誘他們去洗手間,難道就是為了讓他們看這墻壁?


    三個人百思不得其解,沈亦忽然走到旁邊的寢室,忽然拉開門,里面,還是墻壁,時軒止和何江宇也開始紛紛拉開兩邊的門,墻壁,墻壁,墻壁……


    每一個門后,都是墻壁,而更加驚悚的是,在他們打開了這些門之后,里面的墻壁,開始有生命一樣的開始蔓延,原本充滿了霉綠的宿舍墻壁,開始一點一點的變得雪白。


    那墻壁蔓延的越來越快,很快他們周圍都變成了一片雪白,好像原本的墻壁都不曾存在過。


    而這墻還有繼續擴張的感覺,吞噬著三個人身邊的空間。


    這種吞噬并不是那種墻慢慢夾在一起的機關,而是墻在一點一點的慢慢的膨脹,三個人身邊的空間已經越來越小,沈亦一拳打在墻壁上,“這是什么鬼東西!”


    這個鬼東西碰到沈亦的拳頭之后,迅速朝著沈亦的手臂想上蔓延,沈亦的眼中露出驚恐的神色,他甚至來不及呼救,一條手臂就被吞噬了。


    白色還要繼續在沈亦的身上蔓延,時軒止的符咒迅速的擊在墻壁上,沒有巨大的聲響也沒有火光沖天,但是巨大的震動讓三個人都有點站立不穩,白色的墻壁終于收斂了,只是一瞬間他吐出了沈亦的手臂,然后迅速的后退,幾秒鐘的時間,走廊變得一片昏暗,然后各種聲音響起。


    時軒止松了一口氣,結界消失了,正常的世界,回來了。


    結界里的震動還在繼續著,一時間不少人屁滾尿流的跑出來。


    “地震了地震了!”


    “是不是地震了?”


    “媽的好像地震了!”


    各種各樣的噪雜聲,讓時軒止松了一口氣,感應燈也亮了起來,看起來是孫大爺也感覺到了不對勁,恢復了供電。


    一時間走廊里都是光著膀子穿著小褲衩的大男生,他們看到彼此都是詢問對方是不是地震了,雖然剛才晃的很嚴重,但是現在又平穩了,好像剛剛根本就是幻覺一樣。


    和這些人對比,站在走廊中間穿的特別整齊的何江宇時軒止沈亦三人就特別的顯眼。


    有眼尖的人看到了時軒止之后不說話了,直接回到自己的寢室,有時軒止出現的地方,發生什么事情都不奇怪,于是大家接二連三的都回了寢室。


    就連何江宇都傻乎乎的問,“剛才是不是你弄的地震了?”


    時軒止無語,于是在何江宇那,自己在能把雨停下來之后,自己又可以制造地震了。


    等人都走回了自己寢室,樓梯那又傳來了聲音,是孫大爺氣喘吁吁的爬了上來,他跑到三個人的身邊,急忙問發生了什么事情。


    時軒止和何江宇一起看向沈亦,這才發現沈亦一臉的冷汗,他看了兩個人一眼,然后軟軟的倒了下去。


    時軒止立刻扶住了沈亦,然后顧不得地是否干凈,把他放平在水泥地上,迅速撕開開沈亦被墻壁吞噬的那只手臂的衣服,看著沈亦手臂的三個人目瞪口呆,沈亦手臂上的皮膚和其他地方的明顯不一樣,那皮膚,松松垮垮的,就好像,里面的肌肉都不見了一樣。


    他們馬上叫了救護車,把沈亦送入醫院。


    進醫院的途中沈亦就醒了,他的胳膊似乎在緩緩的恢復中,但是他的整個人的精神卻開始變得不好,等到了醫院,他的胳膊也恢復的差不多之后,可是他的臉色已經灰暗了,看起來根本就不是白天那個神采奕奕的沈亦,而是一個得了重癥的病人。


    診斷的結果出來了,嚴重的營養不良。


    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偏偏發生了。


    這年頭有錢才好辦事,沈亦無疑很有錢,所以他開了一間高檔病房,然后四個人坐在里面,一起沉默了。


    半天,孫大爺終于開口,“這到底是什么情況?”


    另外的人都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剛剛經歷過的事情,過了半天何江宇開口,“很像聊齋里吸人精氣的妖怪做的!


    孫大爺反應不過來,但是時軒止和沈亦卻覺得,似乎就是這樣。


    于是又是一陣沉默。


    天際露出了魚肚白,沈亦折騰了這樣一夜,又忽然的營養不良,現在累的要命,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何江宇和時軒止雖然沒事,但是也累的夠嗆,又不放心沈亦自己在醫院,所以干脆請了假,兩個人一個睡在沙發上,一個趴在床邊。


    孫大爺雖然不放心,但是這里他也幫不上什么,只好又回了學校,打算看看有沒有其他事情。


    十點鐘左右的時候,病房里的人開始絡繹不絕,有校長,有教授,還有沈亦當年的同學,病房里鬧哄哄的,雖然都說著關懷的話,但是卻奇異的沒有關懷的氣氛。


    如果不是最后醫生下令不許人在探病,沈亦一定會累死在病房。


    所有人都很好奇,尤其是校長,昨天見到沈亦的時候,他還一副神采飛揚的模樣,怎么今天……


    不過其實校長最關心的,還是沈亦到時間能不能參加校慶。


    沈亦則是從來沒覺得自己這樣虛弱過,連一向駕輕就熟的應酬話都說不出來,好不容易用同意去校慶打發走了校長,沈亦就陷入了昏迷,他昏迷之前何江宇聽到沈亦低喃,“相冊,相冊……”


    他估計沈亦惦記的就是昨天晚上他在寢室看的那本,何江宇睡的沙發,現在精神稍微好了一點,于是他和時軒止打了個招呼,打算回去幫沈亦拿相冊。


    時軒止沒有反對。


    等何江宇離開了病房,時軒止側耳傾聽了一下走廊的動靜。


    這里是高級病房,走廊里都鋪著柔軟的地毯,安靜的非常適合休息,他聽了聽沒有異常的聲音,于是鎖上了病房的門。


    床頭是來的人送的各式各樣的補品,時軒止把那些東西都挪開,翻出一只杯子,然后燒了一道靈氣符,兌上水,給沈亦喝下去。


    喂一個昏迷的人喝東西非常的緩慢,但時軒止非常的有耐心,足足喂了二十多分鐘。


    沈亦醒過來的時候覺得自己嘴里的味道很不好,但是精神卻好了一些,也就是這個時候,病房的門被敲響了。


    何江宇是打車去打車回的,倒不是著急給沈亦相冊,他是覺得和時軒止在一起能安全一點。


    等他回來的時候沈亦居然已經醒了,而且看上去好了很多,他直接把相冊遞了過去。


    沈亦昏迷前說相冊只是無意,但是現在看到還是覺得很好,也有一份感動,于是他習慣性的翻開相冊開始看。


    何江宇湊過去,“這到底是什么照片啊,你都昏迷了還念叨著!


    經過昨晚的事情之后,沈亦已經覺得這兩個年輕人是自己的伙伴了,所以他沒有把相冊拿走,而是讓何江宇和自己一起看。


    相冊的大部分照片都是一個女孩,何江宇不問也知道,這一定是沈亦心心念念的女朋友,那不是一個漂亮的女孩子,但是卻讓人覺得很順眼,大概是因為唇角的那一抹笑吧。


    還有幾張是兩個人的合影,班級的合影,最后一張是沈亦和孫大爺的合影。


    何江宇一邊看著照片一邊看沈亦,他很明顯的看到沈亦在看到那個女孩子的時候,眼角有微微的水光,而在看兩個人的合影的時候,手指輕輕的充滿了依戀的撫摸過女孩的面頰。


    居然只是看相冊就能讓何江宇感覺到他滿滿的深情。


    最后一張上的兩個人都不怎么開心,勉強的笑著,沈亦解釋這是他畢業的時候特意去找孫大爺照的,做個紀念,雖然他沒有找到事情的真相,但是他還是很感謝孫大爺的幫忙。


    后來在他成功之后,也想過回報孫大爺,不過他都拒絕了。


    沈亦看照片是回顧過去,而何江宇則多了很多的感慨,昨天看沈亦,和照片上的人還沒有什么區別,七年的時光并沒有在沈亦身上留下太多痕跡,只不過給他增添了一些魅力,而今天再對比起來……沈亦好像明顯的老了好幾歲。


    沈亦并不知道自己身邊何江宇的心思,他只是忽然覺得何江宇沉默了,于是他轉頭看了何江宇一眼。


    何江宇沒話找話,“這個孫大爺幾乎都沒有什么變化哈!


    說完之后恨不得抽自己一個嘴巴,這不是明白的告訴沈亦他的變化很大么。


    其實何江宇就是心虛,沈亦根本沒往那個方向想,他輕輕的放下了相冊,“不管經歷了怎樣的危險,至少我見到了這件事情的一部分,所以我不會放棄!


    他好像是在自言自語,但是時軒止和何江宇都知道這話是對他們兩個說的。


    三個人一起尋找真相,沈亦卻出事了,另外兩個人很容易愧疚,至少如果沈亦不這么說的話,何江宇是不打算再讓沈亦涉險了的。


    可是何江宇又忽然想到剛剛沈亦看相冊時候的表現,如果現在不讓他加入,那么他一定會十分的傷心吧,因為不能為自己最愛的人,找到那一份謎底。


    何江宇還沒有說話,時軒止倒開口了,“想找到答案,就先把身體養好!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熟妇性饥渴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福利网站_免费一级毛片在线播放_久久久蜜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