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zrtv"></cite>
<var id="5zrtv"></var>
<menuitem id="5zrtv"><strike id="5zrtv"></strike></menuitem>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thead id="5zrtv"></thead></video></var>
<ins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ins>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video></var>
<cite id="5zrtv"></cite>
<cite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cite>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么不科學 > 第 34 章

第 34 章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孫大爺嚼著豬頭肉,笑么呵的看著何江宇還有時軒止。


    關于時軒止的傳聞他也是聽說過的,但是他并不完全相信,所以沒有怕的那么厲害。


    不過他還是看出來最好不要和時軒止開玩笑,所以他開口對何江宇說話,“無事獻殷勤,到底什么事?先說好晚上不能放你出去!


    何江宇訕訕的笑,“看大爺你說的,我晚上不出去!


    孫大爺看著二鍋頭的眼神有點虛,雖然很想喝,但是很明顯,何江宇需要他做的事情可能比要出去還讓他為難。


    “到底什么事?”


    何江宇小心翼翼的開口,“就是那天我問你的,關于沈玉晨失蹤的事情!


    孫大爺把豬頭肉二鍋頭花生米一收拾,扔到何江宇懷里,“這事兒不是你打聽的,邪門的厲害,快走快走快走!


    幾句話就要打發何江宇走。


    何江宇是這么輕易放棄的人么?很明顯不是。


    于是他再時軒止的注視下,和孫大爺糾纏了很久,但是好脾氣的孫大爺這會兒固執的不像話,何江宇最后只能摸摸鼻子和時軒止無功而返,當然,酒菜他還是留給了孫大爺。


    回到了寢室,何江宇神秘的開口,“看出來了吧,孫大爺一定是知道什么,但是礙于一些人的威脅,所以不能說出來!


    時軒止若有所思,孫大爺是一定知道什么的,而且好像知道這個事件的危險性,因為就在他們出門的時候還叮囑他們千萬不要問了。


    而且最可疑的是孫大爺說了一句話,他說也許不會再有事情發生了,所以沒必要這樣關注。


    越不讓何江宇管的事情,他就越想管,這不知道是他的優點還是缺點,總之何江宇現在對這個事情好奇的要死。


    他又看了看時軒止,“既然孫大爺知道,那就一定還有別人知道,我們可以向別人打聽打聽!


    這句話只是說起來容易而已,大學里面,教授和學生不過是上課的時候才能見見面,平時并沒有什么來往,所以現在何江宇即使想找人問也找不到。


    無奈的又過了一天之后,何江宇忽然想起來一個靈異事件里的必用道具,校志啊。


    但凡校園靈異事件里面,都會有校志的身影,里面都會記載著學校經歷過的比較詭異的事情,于是何江宇跑到圖書館去了。


    但是,他再次失望了,因為曲溪大學的校志非常的簡單,只是介紹了一下曲溪大學的由來,另外都是一些歌功頌德的文章,以及每年有哪些教學樓拔地而起,教學設施被引進,很明顯,沒有靈異事件。


    其實想想也是,校志里面怎么可能記載這種東西,即使曲溪大學校風開放也是不可能的。


    事情看起來是毫無頭緒,唯一的出口就是孫大爺那里,何江宇咬牙,開始了軟磨硬泡。


    現在他是每天除了吃飯睡覺上課的時間之外,都拖著時軒止在孫大爺的收發室待著,不少人已經開始認為他在勤工儉學了。


    孫大爺每天笑瞇瞇的任由他在那待著,但是多余的話是一句都不肯說的。


    何江宇每天無精打采的無功而返,第二天繼續去努力。


    十月十三日中午。


    何江宇吃了午飯再次拉著時軒止來到孫大爺的收發室,這次進來之后,他發現除了孫大爺之外,還有一個人。


    這個人三十歲左右的年紀,一身黑色休閑西裝,把他修長的身材包裹的服服帖帖,有些人天生就是衣架子,很顯然這個男人就是。


    聽到開門的聲音男人回頭,時軒止和何江宇兩個人看到男人的正面,很顯然,男人不止是一個衣架子,還是一個帥哥,并且眼角眉梢有無盡的自信。


    這樣的人,一看就知道是一個事業有成,并且非常有成的人。


    所以為什么這個人會出現在收發室?這里的氣氛與這個男人身上的氣勢格格不入。


    孫大爺已經習慣何江宇時軒止兩個人每天這個時間來這里了,但是今天他似乎不像每天一樣歡迎。


    不過何江宇沒有要走的意思,他只好給他們介紹,“這個是沈亦,你們的師兄,以前也是住這個寢室樓的,校慶被邀請了,所以提前回來看看!


    然后又給沈亦介紹了何江宇和時軒止。


    何江宇和時軒止并沒有聽說過沈亦,所以也沒有表示出相對應的尊敬,時軒止依舊面無表情,何江宇則是很自動的繼續坐在孫大爺的床鋪上。


    沈亦也是剛剛到孫大爺的收發室,見到這兩個人如此自在,雖然也疑惑他們和孫大爺的關系,但是既然孫大爺沒說,他就把他們當做孫大爺不介意聽他們說話的對象了。


    沈亦對孫大爺有一種尊敬的感覺,這讓時軒止和何江宇都覺得有點怪異。


    “孫大爺,這么多年,您一點變化都沒有啊!


    孫大爺笑瞇瞇的,“怎么可能,你畢業都七年了,我老了,老了!


    沈亦含笑,“真沒看出來,我看您還是還是當年的樣子!


    孫大爺搖頭,“和我說話別您您的,我真聽不慣,我又不是你們校長!


    提到校長,沈亦似乎并沒有給予足夠的尊重,“如果不是想回來看看大爺你,我是不會來參加什么校慶的,畢竟……”


    “怎么能這么說,你是出息大發了,學校都為你光榮,我聽說這次邀請來的校友,你是最年輕的!


    何江宇和時軒止對視,很明顯,孫大爺剛剛是刻意的截斷了沈亦的話頭。


    有什么話是不能給他們聽的?


    以前的何江宇可能并不介意人有什么話不當著他面說,雖然他好奇心強,但是他也知道有**這東西,但是現在,孫大爺如果不想讓他們知道的事情,肯定是和那件事情有關。


    沈亦又和孫大爺聊了很久,之后才告辭,他前腳走,何江宇后腳就跳了起來,拉著時軒止追了出去,他們身后的孫大爺伸手想攔,但是沒有攔住,他嘆了一口氣,算了,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何江宇和時軒止兩個人趕上了沈亦。


    其實何江宇并不知道怎么開口詢問,畢竟他和沈亦是第一次見面,而且看起來沈亦和自己根本不是一類人,他只是一個學生,而沈亦很明顯是一個成功人士。


    和成功人士說話,還是有一定的心理壓力的,因為成功人士們的心里似乎都很變態,認為你和他說話就是討好他巴結他從而在他身上拿到好處。


    所以何江宇思索了一下之后打算直接說:“師兄!


    沈亦對于兩個人趕上來似乎并不意外,畢竟每天來認識他的人很多,但是他對何江宇說的話就有些意外了。


    何江宇說:“師兄你有沒有聽說曲溪大學最近發生的事情?”


    雖然曲溪大學是母校,但是很顯然沈亦對這里似乎并沒有什么感情,所以他根本沒有關注過,于是他搖搖頭。


    “這里,有兩個人失蹤了!


    沈亦目光一閃,“哦!


    何江宇忽然有了很大的信心,沈亦果然是知道點什么的,不然一般人聽到這樣的事情,都會說那關我什么事情。


    沈亦接著問:“你和我說這個是什么意思?”


    “我覺得師兄你可能知道點什么,所以想來問問!


    沈亦看了看何江宇,開口,“我什么都不知道!敝筠D身,走的毅然決然。


    這讓何江宇確定,沈亦一定知道什么。


    他腦袋忽然轉了一個彎,“你說,這件事情的幕后黑手會不會就是他!


    “怎么?”


    “他看起來很有錢的樣子!


    ……


    這是什么邏輯,難道何江宇仇富么?


    兩個人沒繼續去糾纏沈亦,因為他口中的拒絕是很明顯的,這樣的人,還是有一定的氣勢的。


    于是何江宇,去糾纏孫大爺了,自然又是什么結果都沒有。


    十月十四日中午。


    何江宇吃了飯,摸著肚皮從食堂出來,時軒止正等在食堂門口,而且時軒止身邊還站著一個人。


    何江宇看到這個人的時候還是有點吃驚的,因為這個人正是昨天拒絕了他們的沈亦。


    沈亦也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才出現在這里。


    昨天他和何江宇他們分開,回到酒店之后,無論怎么勸自己平靜下來都無法奏效。


    他是一個成功的商人,畢業七年之后赤手空拳打下一片天下,證明他的心思應該是無比沉穩的,但是每次想到那場事件,他都覺得,自己無法平靜下來。


    即使過了這么多年,自己還是無法忘懷,想忘卻不能忘的滋味,最是難熬。


    想了很久,他終于對自己內心的聲音妥協,開了電腦,查找曲溪大學最近的事件。


    七年前他是曲溪大學的一名學生,那時四號寢室還是女寢,他的女朋友就住在那,每天晚自習之后他都會把自己的女朋友送回去,然后一早再接出來。


    兩個人本來打算畢業就結婚,然后守著自己的小家,過幸?鞓返纳。


    可是這一切都被一場突如其來的災難打破了。有一天,他的女朋友,忽然失蹤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尸。


    警方介入,但一無所獲,接下來的時間里,又接二連三的發生失蹤事件。


    三個人坐在一家茶室里,兩個人靜靜的聽沈亦講當年的事情。


    那時候還有一個叫魏杰的男生,也是女朋友在四號樓失蹤了,兩個人一起結伴查找,當時孫大爺就在四號寢室樓了,為兩個男生提供了方便,但是可惜最后,兩個人還是什么都沒查到。


    而第六個人失蹤后的第七天……


    沈亦永遠記得那天魏杰找到自己,他一臉的疲憊,自己也是,看到魏杰的表情就好像看到了自己的。


    兩個人在操場上待到很晚,魏杰一直不停的吸煙,黑暗中火光一亮一滅,一直到學校里的路燈都熄滅了,魏杰忽然開口,“以后不會有事了!


    他當時沒明白魏杰的話,為此他后悔很久,因為在第二天,魏杰失蹤了。


    他很后悔那天晚上沒有陪魏杰去四號樓,雖然魏杰堅持不讓他去,而且之前的失蹤案件讓他心力憔悴,不管他和魏杰怎么努力,都照舊有人會失蹤,即使他們在孫大爺的幫助下,整夜的守在女生寢室……


    不過魏杰失蹤之后,真的沒有人再失蹤了,他們本來就不多的線索,徹底的斷了,他連努力的方向都沒有,而四號樓也由女生寢室變成了男生寢室,內部傳言是因為男生陽氣比較足,再后來他順利畢業,開創了自己的事業,直到今天。


    原本他以為,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七年,在他心里也只有淡淡的痕跡,所以他才回到這里,看看當年給他幫助的孫大爺,再在校園里面逛一逛,回憶一下當年那個單純美麗的女孩子。


    當何江宇找上他的時候,他原本是想拒絕的,這樣的事情,經歷一次就足夠讓人灰心喪志……


    可是當他回去打開網頁,看到失蹤的兩個人的事件報道之后,他才發現,自己的心又開始動了起來,原來他從來沒有死心,他只是沒找到借口而已。


    而今天……


    霧氣緩緩的彌漫在三個人中間,沈亦再次開口,“我找你們出來,是想告訴你們,這件事情,是有一定的危險性的,我其實并不希望你們參與其中!


    這是真的,他面前的這兩個大男孩還正是青春年少,正在人生中最好的時候,他不希望他們因為這種事情失去生命,當年魏杰的死去讓他有了心理的陰影,他今天出來即是把當年的事情說清楚,也是希望通過當年的事情勸止住這兩個男孩,希望這件事情,只有他來做就好了。


    何江宇看看時軒止又看看沈亦,然后又問時軒止,“你覺得我們可以不參與么?”


    時軒止搖搖頭,“如果七號的晚上你沒有遇到那個東西的話可以!


    沈亦的眼睛一下子睜大了,“怎么?”


    何江宇講了那天的情況,沈亦聽著,眼睛里露出迷茫的神色,其實這件事情的詭異程度他是知道的,但是他卻從來沒往靈異的方面想過,現在聽何江宇這么說,雖然好像重新指給了他一個方向,但是這個方向似乎更加迷霧重重。


    三個人又交換了一下情報,然后確定了當年的失蹤案和現在是一樣的,都是每七天發生一次。


    七天,這到底是什么原因?


    而且上一次的失蹤案,距離這次,恰好是七年,這中間,到底有什么聯系。


    三個人百思不得其解,確切的說是何江宇和沈亦兩個人,又過了一會兒,時軒止開口,“今天是十月十四日!


    他的話音未落,何江宇和沈亦都來了精神,如果他們的推斷沒有失誤的話,那么今天又會有事情發生。


    不過三個人很快又一臉的凝重,因為他們不知道是應該希望有事情發生,還是希望沒有事情發生。


    沈亦又想了一會兒之后,拿出了手機,“張校長么?”


    何江宇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他們學校神奇的很,校長副校長一堆,但是卻只有一個姓張的,而這個姓張的恰好就是那個最大的校長。


    果然,還是和校長扯上關系了么?


    沈亦打電話的原因很簡單,他要搬去四號寢室樓住,原因很簡單,想重新找回大學的感覺而已。


    校長居然對沈亦很客氣,想給他單獨劃出一間比較好的教工宿舍,但是沈亦婉拒了,拒絕的理由是他和何江宇的關系比較好。


    校長殷勤的跑來找沈亦并十分客氣的把他安頓好,外加對何江宇都和顏悅色許多,何江宇忽然覺得也許以后自己找校長也不會是什么困難的事情。


    沈亦順利住進了何江宇的寢室,校長還站在門口客套著,沈亦面不改色的和校長虛偽,最終校長說了一句有事盡管開口之后,依依不舍的走了。


    何江宇他們都驚愕的看著校長離開,然后何江宇忍不住問,“我說,你到底是什么人?”


    沈亦并不愿意多說,只回答了一句生意人之后,就開始收拾自己的行李。


    他的東西不多,只有幾套衣服,還有一本影集。


    等收拾的差不多,他坐在床頭,翻著那本影集,臉上掛著微笑。


    何江宇這時候才發現,之前沈亦的表情一直是冷硬的,真是和時軒止在一起的時間久了,就連那么酷的面部表情自己都能當做正常了。


    何江宇忽然又很好奇沈亦看的究竟是什么照片,能讓他露出那樣帶著溫暖的微笑,不過他想了想,還是沒過去打擾沈亦。


    又過了一會兒,他實在是忍不住了,于是咳嗽了一聲,“我說,今天晚上你們打算怎么做?”


    沈亦終于放下了相冊走過來,和他們一起坐在了桌邊,他剛開口想說什么,就響起了敲門的聲音。


    何江宇去開了門,門口站的居然是孫大爺,他看著里面坐著的三個人,然后嘆了口氣,對沈亦開口,“你還是不死心!


    沈亦點燃了一顆煙,卻不說話,表情上就寫著不妥協。


    孫大爺走進來坐下,“其實,哎,我是怕你們和當年一樣,你們都還年輕……”


    幾個人陷入沉默之中,并不是因為他們害怕,而是他們想到了失蹤的那些人,那些人也還年輕,可是就這樣,忽然的煙消云散了,而這個世界上,除了奪走他們生命的人之外,居然沒有人知道原因,這真讓人無法接受。


    沈亦的煙已經一點一點的縮短,他沒有吸一口,到最后,他按滅了煙頭,“不管怎么樣,我還是要試試的,當年我以為再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但是現在很顯然不是,我很后悔當年放棄了,不然現在也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情,我不想后悔第二次!


    何江宇也站起來,“反正我已經死里逃生一次了,即使掛了也不算賠!狈凑龝r軒止說了不是鬼,只要是人就可以拼一拼。


    時軒止沒有說話,但是從他的眼神里就可以看出,他是不會退縮的。


    孫大爺又嘆了一口氣,“我可以幫你們做點什么?”


    三個人對視一眼……


    沒多久,寢室樓下貼出一張公告,告訴這個寢室樓里的所有人,晚上熄燈之后都要立刻休息,不然就會記過。


    這樣的告示本來會激起學生的逆反心理,會讓學生覺得學校管的太寬,或者干脆有人認為這是學校的惡作劇,反正以前也有過……


    可是沈亦一個電話打到校長那里,雖然校長沒有親自過來,但是還是有相關的負責人過來解釋,這條告示,絕對有效。


    于是在晚上十一點之后,四號樓的走廊里,空無一人,安靜的可怕。


    又過了一會兒,何江宇寢室的門,吱嘎一聲開了。


    沒有發出太大的聲音——為了能讓門的聲音小一點,何江宇幾乎灌了半斤油進合頁。


    三個人影,出現在了走廊里,他們悄無聲息的出現,走在最前面的是何江宇,他為了不發出聲音,幾乎變身芭蕾舞演員,只有腳尖著地。


    三個人走到走廊,都拿著手電筒——為了讓今天晚上的事情更順利一點,沈亦要求把整個宿舍的電源都掐斷,所以走廊的感應燈是不會亮的。


    就沖這一點,何江宇就絕對的感謝沈亦,就算知道沒有鬼,但是這感應燈一亮一滅的,也頗有鬼片的氣氛,他怕自己承受不住。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熟妇性饥渴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福利网站_免费一级毛片在线播放_久久久蜜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