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zrtv"></cite>
<var id="5zrtv"></var>
<menuitem id="5zrtv"><strike id="5zrtv"></strike></menuitem>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thead id="5zrtv"></thead></video></var>
<ins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ins>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video></var>
<cite id="5zrtv"></cite>
<cite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cite>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么不科學 > 第 31 章

第 31 章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包大爺看了看那邊的三個人,扭過頭就朝著相反的方向跑了。


    王大媽一見包大爺的反應,叫的更急了。


    可包大爺頭都沒回一下,反而加快了腳步。


    他跑了一會兒,碰到了一個小區保安,那保安朝著他來的方向張望了一下,“包大爺,我好像聽到了有人喊救命,是你家大媽么?”


    包大爺支吾了半天,“……我年紀大了,耳朵不太好使,我沒聽到,要不,你過去看看?”


    保安的唇角露出一個略微詭異的微笑,“我過去看的話,那你干嘛呢?”


    “我……繼續找我家老婆子啊!


    “嗯,你一定能找到的!


    保安說完,慢悠悠的走了,包大爺站在原地,總覺得保安說的這句話像是詛咒一樣。


    他再想想,也許抓人的人還在附近呢,要是自己在這發呆,也被抓住怎么辦?


    這么想著,他就趕緊又跑起來。


    害怕之下,包大爺難免就有點慌不擇路,等他發現自己越走越偏僻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因為王大媽那死狀猙獰的尸體,已經出現在他的面前。


    包大爺嚇的臉色發青,嘴唇發紫,手腳發抖,在原地哆嗦了半天,想跑,沒力氣,想叫,萬一先來的不是物業保安,而是這變態殺人魔怎么辦?


    他又哆嗦了一會兒,然后克制著身體的顫抖,輕手輕腳的想要離開,可剛走沒幾步,就聽見身后有腳步聲,他轉頭就跪下了,“別殺我別殺我,我什么都沒看到,你看我閉著眼睛呢,我沒看到你長啥樣,你放過我,我保證不把事情說出去!”


    他一邊說著一邊抬頭示意對方,自己真的閉著眼睛呢,“我可以完全當做不知道這件事情,只要你放過我,我都這么大年紀了,你就當行行好,放我一馬吧!


    他求饒了半天,可是周圍一片沉默,他想睜開眼睛看看殺人狂是不是走了,又擔心一睜眼,就對上殺人狂的面孔。


    正猶豫的時候,忽然聽到呵呵呵的笑聲,這聲音他太熟悉了,是王大媽的!


    可是自己的老伴不是已經橫尸當場了么?


    包大爺一驚之下,猛地睜開了眼睛,就見血肉模糊,身體拗成扭曲形狀的王大媽,正站在自己面前,她一雙流血的眼睛緊緊的盯著自己,嘴里吐出半截爛掉的舌頭,用含糊不清的語句發問,“包雄……你……為什么……不救我!”


    包大爺頓時嚇得屁滾尿流,“我我我,你放過我,啊啊啊,我不是故意的!”


    他一邊說著一邊拼命的后退,可他跪了這么半天,腿都麻了,導致動作及其的緩慢,于是雖然王大媽的動作緩慢如同喪尸,但還是一步一步的逼近了他,“當年……你就……現在……你還……”


    包大爺的雙手胡亂的揮舞著,“我沒有,你別過來,放過我……”


    他一邊叫著,一邊慌不擇路的亂跑,然后居然一頭撞在景觀樹上,一個寸勁,脖子咔嚓一聲,斷在當場。


    他的喉嚨里發出嗬嗬的聲音,他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可是他不甘心就這么死了,他還沒活夠!


    他這一輩子,趨利避害,誰不說他是個老好人,可最后,怎么就是這么個下場呢?


    淚眼模糊中,他看到一個年輕的女人,和王大媽,一起朝著自己走過來,他驚恐的長大了眼睛,然后世界在他的眼中,定格!


    沈仁此刻正在夜市兒,他貨比三家的挑著手機殼和貼膜,但是走了好幾家都覺得貴,一個膜要六十八,一個殼要八十八,怎么不去搶?


    最重要的是,他要是把錢都花在這上,拿什么給堯經理買吃的。


    正打算要不算了的時候,忽然有人從背后拍了他一下,他一回頭,就看到了昨天那個孕婦。


    “是你!這人這么多,你也不怕擠到!


    “沒事兒,我天天來,我看你一路問貼手機膜的事兒?”


    “是啊,怎么都這么貴!”


    “你穿著物業保安的衣服,當然坑你,來我家攤子吧!


    “啊,你家做這生意的啊!鄙蛉视悬c驚喜了,怎么也算熟人,應該不會太坑自己。


    他跟著孕婦來到一個貼膜的小攤子,攤子后面坐著一個——臉色蒼白,骨瘦如柴的男人。


    男人見到孕婦,露出一個微笑來,“你怎么又來啦,不是讓你在家等這么?”


    “我來陪你啊!痹袐D也露出笑容來。


    男人連忙從攤子底下拿出一個凳子來,又把自己凳子上的墊子鋪上,“快坐下,別累著!


    沈仁站在一邊,覺得自己被撒了一把齁甜齁甜的狗糧。


    好在孕婦沒忘了他,坐下之后就指著沈仁介紹給自己男人,“這是昨天送我回家那個保安,今兒我看他在夜市兒想貼膜,別家都糊弄他呢,就把他給帶過來了!


    又對著沈仁開口,“這是我男人,叫劉旺!


    劉旺朝著沈仁伸出手,“昨兒碧君都和我說啦,真是謝謝你了。不然她拿著那么沉的東西,真不知道怎么辦呢!


    沈仁連忙和劉旺握手,“千萬別客氣,這是我應該做的!


    他握著劉旺的手,只覺得冰冷又硌手,這可是大夏天的啊,真不知道對方的手怎么會這么涼。


    好在倆人只是禮節性的握手,一下就松開了,不然沈仁覺得自己肯定控制不住自己,會打個冷顫。


    劉旺重新坐下,“把你手機拿來吧,我給你貼膜!


    沈仁小心翼翼的從口袋里拿出手機遞了過去,劉旺看了他一眼,“貼什么的!


    “最便宜的!


    劉旺忍不住笑了一下,沈仁也覺得有點丟人,但是沒辦法,窮!


    要是發了工資,他肯定不這么說話。


    一邊的孕婦開口了,“別聽他的,給他貼最好的,殼也給他拿個好的!


    “不不不!”沈仁驚恐的推拒,“我真沒錢!


    這下孕婦都笑出聲了,“放心吧,不管你要錢!


    “那可不行!”沈仁相當的義正言辭,“怎么你們也是做買賣的,要是白給我貼,不是賠了么!”


    那孕婦又笑了一會兒,“賠不了多少的,在這地兒貼膜,我們最貴的也沒多少錢,就當感謝你昨天送我回家!


    沈仁還想拒絕,劉旺也開口了,“快別客氣了,沒多少錢的事兒,你要在和我啰嗦,一會兒旁邊人知道了,都讓我免費貼,我可受不了!


    沈仁立馬閉了嘴,二期這些人的揍性,是完全做的出這樣的事兒的——這一會兒旁邊已經有不少人在虎視眈眈的了。


    于是他打算一會兒買小吃的時候,給這兩口子也買一點。


    劉旺干脆利落的給沈仁的手機貼了膜,又送了他手機殼,“完美,給!


    沈仁道了謝,然后鉆進了人群中開始搜羅小吃,等差不多了的時候,就往手機攤子這邊鉆。


    到了地方,發現劉旺正要收攤,沈仁把手里給他倆準備的小吃遞過去,隨意的開口問,“這么早就收攤啊!


    別的攤子還熱火朝天的呢。


    劉旺露出一個苦笑來,“我身體不行,堅持不了多久!


    他說著,想要把收拾好的大包袱扛起來,可是試了兩次,累的氣喘吁吁的,卻根本扛不起來。


    一邊的單碧君看著有點著急,“不然我拿吧!


    劉旺喘著粗氣擺手,“那可不行,你這懷孕了都!


    他一邊說著又一邊試圖把東西扛起來,可汗都要下來了,也沒成功。


    一邊的沈仁實在看不下去了,把手里的小吃遞給單碧君,“你拿著!


    單碧君條件反射一樣的接過來,接著就看沈仁單手就拿起了那個大包袱,接著扛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劉旺和單碧君都有點傻眼,沈仁輕輕松松的開口,“走吧,我送你倆回家!


    劉旺和單碧君對著沈仁感謝了又感謝,然后帶著他回了家。


    進了倆人的家,沈仁才發現這里大雖然大,但只是個毛坯房,連粉刷似乎都沒有過。


    聽到開門聲,橘子皮臉的老太太從里屋走出來,本來是帶著笑迎向自己兒子的,但一看到沈仁,那笑容頓時好像三伏天大太陽下的冰塊一樣,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的,“你來干什么?”


    劉旺扯了扯自己媽的袖子,“媽,沈仁是送我們回來的!


    橘子皮臉看看沈仁身上的大包袱,又看看走這么點路就呼哧帶喘的自己兒子,“隨你便!


    然后一甩袖子,就又回屋去了。


    劉旺難免覺得有點尷尬,還是單碧君開的口,“媽,劉旺剛剛和我說餓了,你做什么好吃的了!


    橘子皮臉聽了這話,只能從里屋出來,“吃吃吃,天天就知道吃,干吃也不知道吃哪去了!


    雖然這么說著,還是進廚房端出了幾盤子菜。


    劉旺熱情的招呼沈仁,“吃了么,沒吃家里吃唄!


    沈仁看了一眼桌子上那幾盤菜,一點葷腥也不見,而且都做的……挺精致的,他真不是嫌棄,畢竟他能溫飽也就是這半拉月的事兒,但是他要真留下吃飯,就算把東西都吃了,也就是混個半飽。


    于是他把手上的包袱放在墻角,從單碧君手里接過那幾包小吃,分成兩份,一份遞給給這兩口子,另一半打算拿回去給堯經理,“我剛才在夜市兒吃過了,現在可吃不下了,這是我給你倆買的,謝謝你們給我貼膜,我就先回去了!


    那兩口子還想留他,但他幾步就出了門,“別送了,我物業還有事兒呢,得趕緊回去!


    說著他就大踏步的進了電梯。


    電梯門關上的同時,沈仁聽到自己的肚子發出雷鳴一般的聲音——夜市兒的小吃也有點貴,給這兩口子帶一份之后,自己就沒得吃了,好在他還剩了幾塊錢,待會兒還能買幾包方便面。


    雖然餓,但沈仁還是很開心的,因為他手里還有給堯卓買的小吃呢。


    他興沖沖的回了物業,卻發現物業里有點冷清清的,狄竹不在,堯卓也不在,保安部長也不在。


    他問了下值班的妹子,聽說是出去找失蹤的王大媽去了,于是撇了撇嘴,暗道堯經理和狄竹還真是好心腸,那種老潑婦失蹤了還去找。


    于是他上了樓,去食堂拿了兩個盆,把小吃什么的都放進去,又把方便面也準備好,然后等著堯經理回來——他可不打算出去找那老潑婦去,但是他可以等堯經理回來一起吃飯。


    等了半天也不見堯經理回來,沈仁最近吃飯的點兒都很固定,于是他覺得自己已經餓得前胸貼后背的了。


    這么等下去的話,太煎熬了,這時候他看到茶幾下面的保溫壺,那是施映冬昨天給盛豬腳湯的,他想起來自己答應今兒給她送回去。


    想了想,覺得堯經理一時半會兒的可能回不來,不如自己先把東西給施映冬送去。


    沈仁說走就走,拿著保溫壺就出了門。


    輕車熟路的到了施映冬家,本來打算還了保溫壺就走,可等他說完了感謝的話告辭的時候,本來好好的天,忽然下起了瓢潑大雨。


    沈仁見狀呆了呆,施映冬一下子笑了出來,“進來躲躲雨吧!


    沈仁本來想冒雨回去,但是施映冬一伸手,就把他給拽了進來。


    施映冬的家裝修用的色調很暖,在這黑沉沉的天氣里,坐在這樣的客廳里,真的很享受。


    可沈仁卻有點坐立不安的,這么大的雨,也不知道堯經理有沒有被隔在外面……


    于是他對著施映冬開口告辭,“我還是回去吧!


    施映冬窩在沙發上沖他一笑,“我家可沒雨傘!


    “沒事兒,我皮糙肉厚的,不怕淋!


    施映冬看出他的局促,于是歪著頭開玩笑,“怎么著,怕我吃了你?”


    沈仁連忙擺手,“哪啊哪啊,我……”


    他確實也覺得孤男寡女在這樣的天氣下,共處一室,有點別扭。


    施映冬又是一笑,“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我燉了蓮藕排骨湯,去盛點給你吃!


    她說著就進了廚房,沒一會兒就盛了一碗噴噴香的湯出來。


    沈仁看著自己面前的湯碗,清冽的湯汁里面有燉的酥爛的骨肉,還有一看就覺得糯糯的蓮藕,點綴著香菜和蔥花,那誘人的味道……


    但是他還是有點想出去找找堯經理,也不知道他有沒有地方避雨。


    于是他下了很大的決心開口,“我不餓,我……”


    話沒說完,他那不爭氣的肚子就叫了起來,這讓施映冬又是一陣笑,“吃吧,這雨急,等你吃完了,也就差不多停了,到時候再回去!


    沈仁只好端起碗來吃起來,然后被這鮮美的味道弄的差點掉眼淚,好想拿回去點給堯經理!


    沈仁吃的很快,沒多久就吃完了一碗,可是一抬頭,發現外面的雨,下的更大了!


    他頗為無語的看著落地窗外遮天蔽日的雨幕——還不如剛才一咬牙沖回物業呢!


    “看來一時半會兒你還真走不了了,不如再吃一碗?”施映冬說著端起碗就往廚房走。


    沈仁站起來想要攔一下她卻沒攔住,無意中碰到了自己的褲兜,這才想起來自己是有手機的人了,于是連忙把手機拿出來,撥出唯一存著的那個電話號碼。


    對面很快就接了電話,“你好,我是堯卓!


    沈仁本來挺擔心的,但是一聽到堯經理的聲兒,他忽然不知道說什么好了,憋了三秒鐘才開口,“堯經理,你在外頭,有地兒避雨吧?要不要我去接你?”


    堯卓站在一個涼亭里,看著四面的雨幕,嘴角不由自主的出現了一個弧度,“有地方,你從夜市兒回來了么?”


    “回來了,本來想等你一次吃飯,但是發現你不在,我就先給施映冬送保溫壺來了,結果下了雨,我正在她家避雨呢,她還做了排骨湯,可好喝了……”


    聽說沈仁在施映冬家里,堯卓的眉心輕輕的皺了一下,但隨即又聽那邊說,“要不我回去?你在哪避雨呢?我拿了傘去接你?”


    堯卓的眉心打開,“不用,你在那待著吧……”


    沈仁這時候發現施映冬已經盛好了湯,從廚房走了出來,于是加快了語速,“要是待會兒雨還不停的話,我就去接你!


    說完他就掛了電話。


    施映冬正好把湯碗放在他面前,沈仁這才發現從剛剛到現在只有自己再吃,他也知道女孩子的食量小,所以……他頗為不好意思的開口,“你吃吧,我剛剛吃飽了!


    “廚房里還有好多呢,你不用客氣,你這是給女朋友打電話?”


    沈仁連連擺手,“不是不是,是給我們經理!


    施映冬意味深長的哦了一聲,“快吃吧!


    盛情難卻之下,沈仁只能端起碗。


    這時候施映冬忽然不經意般的開口,“堯經理在外面干嘛呢?”


    “好像是前幾天那個王老太失蹤了,堯經理正和人在外面找她呢!


    施映冬聽了沈仁的話,露出了一個難以形容的笑容來,“還真是難為堯經理了!


    沈仁覺得也是,“可不是么,哎,二期那些人啊……”


    說到這里他住了嘴,不管怎么說,作為物業的人,在業主面前說別的業主,總歸不是好事。


    施映冬也知道他的意思,她看著窗外的雨幕開口,“你不知道二期那邊的事兒吧!


    “聽我們保安部長說過拆遷的事情……覺得那邊還真是,奇葩!


    施映冬忽然靠近了沈仁,“你只知道拆遷的事情?”


    沈仁被她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回答,“是啊,難道還有別的事情么?”


    施映冬緩緩的開口,“有啊,不如,我給你講講,怎么樣?”


    沈仁覺得有點毛毛的,但好奇心壓制住了這種感覺,“還有什么□□么?”


    “這事兒,就要從五十多年前說起了!


    沈仁咽了咽口水,總覺得施映冬說出來的事情,會很顛覆。


    “那時候這可不是貧民窟,而是濱城富戶華家所在的地方,哦,要說當時還沒有濱城呢,整個濱城的人家,都是繞著當時的沈家過日子的!


    “華家?”


    “是啊,華家,這華家雖然是富戶,但是卻不是那為富不仁之輩,反而每年都會造橋鋪路,施粥向善,方圓百十里地,沒有說這家不好的!


    “那為什么后來這里變成了貧民窟呢?”


    “因為啊,這華家傳到那時候,就只剩下一個大小姐了,說起來,這大小姐也是好人,父母去世之后,自己頂門過日子,但也把家產田地,打理的井井有條的,可惜的是,那年濱城的地龍,忽然翻了!


    “地龍?”


    施映冬看了沈仁一眼,“就是地震,當時的情況很是嚴重,死了多少人就不說了,而且因為地龍翻身,把周圍的路給堵了,救援的人,一時半會兒的,根本過不來,這里還有幾百張嘴,等著吃飯呢!


    她說話的時候,外面忽然打了一個炸雷,一時間氣氛,壓抑了起來。


    但沒等沈仁問,施映冬就自己說了起來,“這大小姐心地善良,當然不能看著這些人,眼睜睜的死在自己眼前啊,于是開了自家的糧倉,救下了這幾百口子的人!


    “啊,這大小姐真是個好人……”


    沒等沈仁夸完,施映冬就把話頭又截了過去,“是啊,這大小姐是個好人,但你有沒有聽說過一句話,好人不長命,禍害留千年呢?”


    又一顆炸雷響起,沈仁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熟妇性饥渴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福利网站_免费一级毛片在线播放_久久久蜜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