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zrtv"></cite>
<var id="5zrtv"></var>
<menuitem id="5zrtv"><strike id="5zrtv"></strike></menuitem>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thead id="5zrtv"></thead></video></var>
<ins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ins>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video></var>
<cite id="5zrtv"></cite>
<cite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cite>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么不科學 > 第 29 章

第 29 章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張興邦本來就煩,一聽到這些話,就更煩了。


    雖然他離開這的時間不短了,但這些二期住戶的真面目,沒有比他更了解的了。


    當年他還年紀小,他爹整天沾花惹草不務正業,全靠他媽養活他,后來出了事,他媽堅持要離婚,這些人怎么說的來著。


    “男人啊,哪有不偷腥的,大妹子你就忍忍吧,為了你兒子!


    “離婚哪是那么容易的事兒,知道的說是因為他不正經,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外面有人了呢,再說了,你家老張雖然好色了點,但不打你不罵你的,就算不錯的了,你要是不知足的話,會有報應的!


    “要我說啊,你就是不安分,不然這么點兒事兒,至于離婚么?你兒子長大了都不能原諒你!


    一個個都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嘴里說著不著調的話,眼睛里都帶著幸災樂禍呢。


    這時候人群里忽然又擠了一個男人出來,他在口袋里掏了掏,亮出一個記者證來,然后就開始問警察問題。


    警察正忙著呢,哪有功夫搭理他,他問了半天,都沒問出什么有用的話來,眼睛里都是惱怒的神情,然后忽然看到在一邊抽煙的張興邦,又聽這些人說他是死去老人的兒子,于是湊過去想挖一些獨家。


    “請問你父親為什么會半夜出現在小區里呢?你作為他的兒子沒有發現他離開房間么?你和你父親的關系不好么?你父親現在去世了,你的心情怎樣呢?”


    張興邦知道自己不應該沖動,但是看著這記者眼中的興奮和算計,他就覺得惡心。


    于是他掐滅了煙頭,“我心情很不錯!


    說完看著那個一臉錯愕的記者,心情就真的不錯起來了。


    那記者先是被張興邦懟的露出憤怒的表情,但隨即他就認識到,這是一個大新聞,如果自己能抓住,寫出來,掀起一陣風潮,那自己的前途就有了……


    張興邦從這記者臉上的變化,就能看出來他沒想什么好事,但這么多年他什么大風大浪沒見識過,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也就是了。


    既然已經報了這樣的念頭,張興邦索性連戲都不愿意做了,他抬腿就想朝警察走過去。


    可還沒邁開腿,就被一個老太太給揪住了。


    王大媽一雙精光四射的三角眼盯著張興邦身上的衣服,這可都是名牌啊,雖然她一輩子都穿不起,但是她是認識的!


    于是她立馬作出一副傷心的表情,“你是興邦吧,哎,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我是你王大媽啊,你小時候,我還抱過你呢!


    張興邦看著眼前的老太太,王大媽,他當然記得,當初講究他們母子的人里面,這老不死的可是主力。


    “你爸爸啊,這么多年總和我念叨你,說不知道你去了哪,干什么了,他一直很想你啊,當年要不是……要不是那個人胡攪蠻纏,你父母也不會離婚,真是作孽哦!”


    張興邦皺著眉看著眼前的王大媽,幾乎就想冷笑了。


    可王大媽正自說自話在興頭上呢,“興邦啊,這么多年,你去哪了?啊,真沒想到,今兒你們父子重逢,卻是天人兩隔!”


    她還想抹幾滴的眼淚,但實在是哭不出來,正想掐自己一把的時候,一個警察走了過來。


    警察那邊已經把遺體和物證收拾的差不多了,過來想請張興邦去警察局一次。


    張興邦覺得自己來這一趟已經夠給面子的了,對于去公安局的事,他直接拒絕了,“我父母離婚多年,除了去年他從我這要走一筆斷絕關系的費用之外,從來沒有任何聯系,如果你們處理事情需要費用的話,我可以出,但有關這件事情的線索,我一點也沒有!


    警察聽了張興邦的話,微微皺眉,倒不是覺得張興邦絕情,畢竟這個張老頭,光是他就來“教育”過三回了,根本不是什么好東西,兒子和他沒感情也是應該的。


    但理解歸理解,案子也是要關心的,所以他還是開了口,“你再仔細想想,有沒有什么被遺漏了的線索,哪怕想到你父親為什么會半夜單獨出門也可以!


    張興邦還沒說話,旁邊的王大媽就一拍腿,“我知道老張晚上出來干嘛,一定是胡雨雙那個小·浪·蹄子勾引的老張!”


    她這么一說話,警察和張興邦同時都把眉毛皺了起來,可她自己一點也不覺得,反而在那繪聲繪色的說了起來,“今兒一早我就聽說了,昨天老張見胡雨雙家出了事,怕小姑娘害怕,好心想陪陪她,結果這小姑娘啊,不但不領情,嘖嘖,還說老張不要臉……”


    張興邦聽不下去了,“夠了!”


    王大媽卻不覺得張興邦是在和自己生氣,反而覺得自己說的話一定能讓他和自己一樣對胡雨雙同仇敵愾,“興邦啊,你是不知道,胡雨雙那小蹄子,仗著自己長得漂亮一點,整天勾三搭四的,要我說啊,你爸沒準也是上了她的當,不然怎么會這么關心她,我聽說啊,昨兒□□點鐘的時候,你爸就去她家,想關心關心她,結果她還是不領情……”


    張興邦這時候才想起來自己昨晚接了個電話,當時還說了一句你們殺了他才好呢!


    不過他當時真沒想到會真的出事。


    但是,總不會因為自己這一句話,對方就真的殺人吧?


    警察當然看出張興邦有疑惑,于是連忙開口追問,“怎么,張先生,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張興邦猶豫了一下,還是把接到電話的事情說了。


    堯卓和沈仁一起走過來,“沒錯,昨晚是我給這位張先生打的電話,當時死者正在騷擾一個小姑娘,我們本來希望他的子女能出面勸阻一下的!


    張興邦雖然不認識堯卓,但還是聽過堯卓的大名的,那是相當的如雷貫耳,他也不相信這樣一個人,會用如此簡單粗暴的手段殺人。


    堯卓又解釋了一下昨晚發生的事情,王大媽在一邊還是不甘寂寞,“我說你們物業啊,真是能多管閑事,要不是你們阻止老張頭,他怎么會后半夜的時候不放心,再去胡雨雙家!


    堯卓的目光在王大媽身上溜了一圈,沒搭理她,把胡雨雙家的事情也簡單的形容了一下。


    張興邦的臉色實在是精彩極了,他如果早知道自己親爹能做出這么恬不知恥的事情,他今天根本就不會過來。


    而且這種乘人之危的事情,還能被這王大媽說成這樣……


    王大媽沒看出張興邦的嫌惡,還往他跟前湊了湊,“興邦啊,我看你這穿戴,現在是發達了,賺了錢可別忘了我們這些老鄰居啊,而且你爸去世了,那房子就是你的了,一下子繼承了這么多錢,你是不是得表示表示啊……”


    這話聽的張興邦一陣惡心,他直接對著警察開口,“我還有事忙著,有需要出錢的地方給我打電話!


    轉頭又對堯卓開口,“麻煩堯經理把這房子賣了吧,需要我出手續的時候我出面,賣的錢就給那個叫胡雨雙的小姑娘,就算對她的賠償!


    他不差這點錢,想著都惡心,給需要幫助的人最好。


    堯卓點點頭,算是答應了,但王大媽一聽就不樂意了,“興邦你這是怎么辦事呢,那胡雨雙可很可能是你殺父仇人,你不但不替你爸報仇,還把那么大一棟房子給她,你是中了邪了吧?還是也看她長得漂亮,就迷了心竅了?”


    張興邦看都沒看王大媽一眼,對著堯卓一點頭,“那就麻煩堯經理了,我先走了,有事兒電話聯系!


    他說完就想走,但王大媽哪里會放過他,直接抓住了,“你怎么能就這么走了呢?”


    張興邦回頭看著王大媽冷笑,“那我怎么才能走?”


    王大媽眉飛色舞,“興邦啊,不是王大媽非要管著你,實在是你那房子,真不能給胡雨雙那小蹄子!”


    “那我應該給誰?”張興邦臉上嘲諷的笑容都掩藏不住了。


    可王大媽也不知道是真看不出來,還是看出來也要裝看不出來,“當然是給我們這些老鄰居了啊,興邦,要說你小時候,王大媽可沒少照顧你吧,這遠親不如近鄰,你也聽說過吧,你發達了,可不能忘了王大媽!”


    既然能一出手就給胡雨雙一個房子,那自己說什么也不能比胡雨雙差了!


    王大媽想著抓著張興邦衣服的手,就更加用力了,而且滿眼滿臉都是亢奮。


    張興邦毫無顧忌的打掉了王大媽的手,“我的錢,寧可給街邊的乞丐,也不可能給你,你就別做夢了,而且別怪我說話不順耳,老太婆,命是天定,運在人為,你能活到這么大年紀,已經是老天爺沒長眼了,再這么作下去,死后十八層地獄你都爬不上去!


    王大媽被罵的一愣,這么多年雖然和二期的鄰居也多有征戰,那些人罵的污言穢語比這還難聽,但王大媽還是第一次被張興邦這樣的人指著鼻子罵——畢竟一般稍微有點文化素質的人,都懶得搭理她這種人。


    王大媽這一恍惚,就給了張興邦離開的機會,等她反應過來想追上去作天作地的時候,張興邦已經上了車,只留下一股濃郁的汽車尾氣給她。


    王大媽覺得自己最近真是諸事不順,于是實在忍無可忍,坐在地上就哭了起來,“老天爺啊,我這是做了什么孽啊,一個一個的都糟蹋我啊,我的一片好心被當成了驢肝肺啊,反而是那些爛貨啊,一個過的比一個好!”


    她一邊哭著一邊開始痛陳這幾天的遭遇,從小區的保安不給她讓號,到中醫館的大夫見錢眼開,從物業公司的仗勢欺人,到胡雨雙的狐媚不孝,一樁一件,簡直是全天下的人都對不起她了。


    警察局的人已經徹底掃尾完成,直接離開了小區,根本沒功夫聽著老潑婦胡鬧,反而是二期的一些業主,圖看熱鬧和聽八卦,留下看著王大媽在那哭。


    可王大媽的目標根本不是這些老鄰居,她的眼睛盯著的都是警察,就指望這些警察為她“主持公道”,此刻見警察離開,正準備在說辭里加上一段警察都是狗眼看人低的哭腔,就聽留下的一個警察詢問堯卓,“能不能帶我去胡雨雙家一下,她父親昨天在警察局自殺了!


    本來可以電話通知的,但已經來了帝華小區,還是直接去一下比較好。


    堯卓對胡海龍自殺的事情毫不吃驚,反而是王大媽立刻把眼淚鼻涕一甩,從地上跳了起來,“昨天小胡被你們帶走的時候,還是活蹦亂跳的,一宿的時間就死了,你們這些天殺的警察到底對他做了什么!”


    叫這些警察對自己不聞不問,今兒她就要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肯定是你們打小胡了,小胡這個人我們都是知道的啊,他怎么會自殺,一定是你們用了什么手段,你們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是不是你們也和那個不孝的胡雨雙勾搭好了,小胡一死她就能繼承房產了,這會兒她又得了張老頭的房子,一定是她給了你們好處,你們這些天殺的東西哦,老天爺你睜睜眼吧,快把這些天打雷劈的玩意收了吧,我們這些小老百姓沒有過路了!”


    王大媽一邊哭著一邊扯頭發撕衣服,弄的披頭散發衣衫不整的,這就吸引了更多的人駐足觀看。


    王大媽那三角眼里流露出奸計得逞的光芒,她一定要把事兒鬧大了,這樣才會有人花錢堵她的嘴。


    想到這里,她就鬧的更起勁了。


    沈仁想過去懟王大媽兩句,但卻被堯卓拽住了手,“走吧,去胡雨雙家!


    那警察也在一邊開口,“別搭理她,越搭理她越起勁,這都是經驗之談!


    沈仁只能暗道自己還是見識的少,于是深呼吸兩口,跟著堯經理和警察往胡雨雙家走了。


    跟在他們身后的,還有那個記者,而王大媽這會兒實在是作大發了,吸引的人太多,把她圍在中間,讓她根本看不到外圍的情況。


    而且這么多人矚目她,讓王大媽的表演欲空前的高漲,直到堯卓他們的身影消失了,王大媽都沒發現自己的目標已經不在現場了。


    王大媽雖然鬧的大發,但是沒什么新意,翻來覆去就是那些話,聽不到什么花樣,于是圍觀群眾沒多久就散開了,王大媽雖然還有點意猶未盡,但覺得自己年紀畢竟大了,再鬧容易扛不住,于是就拍拍衣服站了起來。


    不過她琢磨著自己不能就這么算了,她還得去胡雨雙那,讓胡雨雙把到手的房子吐出來一點給自己才好。


    這么想著,她就朝著胡雨雙家走過去了。


    走路走了一半,王大媽忽然發現自己腳邊有五毛錢的鋼镚,她迅速的左顧右盼了一下,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蹲下去把五毛錢給撿了起來,接著蹭蹭蹭的竄出去十來米,才放慢了腳步。


    雖然五毛錢不多,但這可是差不多人人都把錢看的比命還重要的帝華二期,這要是讓別人發現這五毛錢,非和她大打出手不可。


    王大媽美滋滋的拿著這五毛錢,剛想走回正路的時候,忽然發現前邊不遠的地方,居然還有五毛錢,她連忙兔子一樣的竄了過去……


    王大媽覺得自己前幾天倒霉一定是有原因的,這不轉眼就迎來了幸運日么!


    她每次只要撿了錢,在四下一撒摸,肯定不遠的地方還有五毛錢,短短十來分鐘,她已經撿了六塊錢了。


    這一定是哪個粗心的人錢袋子破了,只可惜她掉的都是五毛的,這要是有整鈔掉下來……正這么想著呢,她就發現前面有一張紫色的五塊錢,于是王大媽狗吃屎一般的就撲了過去。


    就這么三下兩下的,直到再撒摸不到錢的時候,她才一抬頭,然后發現,自己出現在了帝華小區最角落的一棟六層的廢樓那。


    這是棚戶區唯一沒拆遷的一個地方了,當初這棟小樓的主人也算有本事,提前從政府那里得到了貧民窟要拆遷的消息,于是用這棟小樓在銀行貸款三個億,等真拆遷的時候放出話去,拆可以,但是銀行的貸款,就歸帝華建筑公司還了。


    堯卓對這些拆遷戶還算仁慈,不管后面怎么坑,當時的補償金是給了的,至于這棟小樓,呵呵,不拆了,反正不差你這么點地方。


    小樓的主人差點被氣死,正想找找關系的時候,突然生意上出了問題,一落千丈,于是求著堯卓拆這里,錢少給點也行,這少給點,也是兩個多億。


    堯卓呵呵一笑,說小區的規劃圖早就定了,而且都施工一半了,自己流動資金吃緊,于是拒絕了這位,這位被逼的走投無路,又不肯便宜了堯卓,最后居然想不開,吊死在這小樓里,一命嗚呼了。


    后來還有傳言說這位其實是被仇人害死,所以就算死了也心有不甘,經常會鬧一鬧呢,于是這一片,就有點冷清。


    王大媽走到這也覺得有點膽突,但她一眨眼,就發現小樓的入口那,有張百元大鈔,于是她一個咬牙,就過去了,她撿了錢,卻又發現小樓的樓梯上,有一整捆的鈔票……


    等王大媽手里的錢多的都要抓不住了的時候,她已經站在了六樓,穿堂風從斷瓦殘骸中穿過,激的王大媽一個激靈。


    她突然意識到自己站的這不是什么吉祥如意的好地方,于是立刻就想飛奔出去,可她剛跑到樓梯口,就見下面爬上來一個筋骨錯位,腦漿迸裂,五官都看不出摸樣的東西來。


    王大媽是沒看過咒怨,不然就會發現,這東西在地上爬的那個姿勢,簡直和伽椰子的造型一模一樣。


    王大媽嚇的嗷一聲,把手里的錢都給扔了,“你別過來,你別過來,嗷嗷嗷,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保佑,嗷嗷嗷,不是我害的你,你不要過來找我!”


    她一邊說著,一邊朝著后面退,可腿軟腳軟,外加后腦勺沒長眼睛,于是被地上的碎石爛瓦絆倒在地,只能在地上蹭著后退。


    她退的那速度,還不如女鬼爬的速度,沒多一會兒,那關節扭曲,膚色慘白,頭發蓋在眼前,身后還拖著大灘血跡的女鬼,就來到了她的面前,和她直直的對上。


    女鬼身上的骨頭卡拉卡拉的響著,一只手撩起自己被鮮血和腦漿浸濕的頭發,一只手扭曲的朝著王大媽伸過去,喉嚨里吐出含糊不清的語句,“你說,不是你,害了我?”


    王大媽嚇的想翻個白眼暈過去,可是女鬼根本不給她這個機會,她匍匐著爬到了王大媽的身上,“要不是你,胡說八道,我怎么會死!”


    王大媽都喘不上氣來了,她這才想起來孫翠蘭,于是哭的眼淚鼻涕糊了一臉,下半身的褲子也濕了,“翠蘭啊,翠蘭,就算大媽我對不起你,你大人大量,放過大媽,啊,大媽都這么大歲數了,已經一只腳踏進棺材的人了,你不能這么對大媽啊!


    女鬼發出漏氣一樣的笑聲,“我放過你,誰放過我呢?”


    女鬼一邊說著,一邊又朝著王大媽湊近,她掰斷自己身上的骨節,驀然扯出,露出尖銳森森的白骨,“這么多年,你這張嘴,害了多少人,我還要留著你?”


    王大媽嚇得臉色發青嘴唇發紫,然而下一秒,那骨頭就戳進了她的嘴里,戳穿了她的嗓子,戳爛了她的舌頭,而女鬼露出一個陰森的笑來,“疼么?你惡語傷人的時候,有沒有想過別人,疼不疼呢?”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熟妇性饥渴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福利网站_免费一级毛片在线播放_久久久蜜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