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zrtv"></cite>
<var id="5zrtv"></var>
<menuitem id="5zrtv"><strike id="5zrtv"></strike></menuitem>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thead id="5zrtv"></thead></video></var>
<ins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ins>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video></var>
<cite id="5zrtv"></cite>
<cite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cite>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么不科學 > 第 28 章

第 28 章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胡海龍坐在警察局的刑訊室里,對面是兩個警察。


    此刻胡海龍正一臉諂媚的笑,“警察同志,警察同志,我雖然打了孫翠蘭幾下,但她真不是我推下去的,你們不放過壞人,但是也不能冤枉好人是吧?誰家夫妻吵架的時候不說幾句氣話啊,哎,你說我怎么這么倒霉,偏偏那攝像頭壞了,要是沒壞的話,不就能還我清白了么?”


    “你說那幾個證人!他們是嫉妒我,嫉妒我家有那么大的房子,你知道帝華小區的房子多值錢吧,就我那一套,保守估計也得三百萬,三百萬啊,那一個小保安,猴年馬月能賺到,還有那個孕婦,你別看她住在這個小區,其實她家窮的要死,她老公還有病,要不是有個好朋友照顧他們,把房子借給他們住,他們早餓死街頭了!那個大夫是看我閨女長得好看,想要非禮我閨女,被我阻止了才含恨在心,你說這都是什么人!”


    “賣閨女?這從何說起呢?我那個閨女啊……哎,雖然這是家丑,但是我也和你們說了吧,我那個閨女年紀輕輕的就不學好,在學校里招蜂引蝶的,這可不是我胡說,我在她書包里看見過好幾封別人給她的情書,我花那么多錢供她讀書是讓她扯淡去的么,所以我就是一時生氣……”


    倆警察就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人,簡直是嘆為觀止,正打算說兩句重話,讓這人不要顛倒黑白的時候,忽然發現胡海龍一臉驚恐的,盯著兩個人的身后。


    兩名警察都是學過犯罪心理學的,他們看得出來,胡海龍這驚恐是真實的,因為他的肌肉瞬間收緊,嘴巴顫抖著張開,像是想要尖叫,但其實一點聲音都沒發出,甚至手腳都在發抖。


    如果這些都是可以裝出來的,那么他還有一身的冷汗,并且,他坐的椅子下面,迅速的出現了一片黃色的可疑液體。


    兩名警察迅速的回頭,可是他們身后除了墻壁之外,什么都沒有。


    在警察局工作,難免會接觸到一些奇異的現象。


    就算以前不信,但是……遠的不說,就說前幾天那個突然出現身,又突然消失,連灰都沒出現的名字叫做沈芳菲的女孩子的尸體……


    外加那段時間出的事情,非常讓人懷疑是不是那個女孩子給自己報了仇,之后就灰飛煙滅了。


    可是接觸歸接觸,但真發生在自己身邊,還是會覺得有些恐懼的。


    可他們都是學過馬列的人啊,于是一個警察咬了咬牙,“胡海龍,別在那裝神弄鬼,你是不可能逃脫法律的制裁的,就算你裝作精神不正常的樣子,也是要經過……”


    他的話還沒說完,胡海龍就口吐白沫的暈在了椅子上,好像一攤沒有骨頭的肉一樣。


    警察正打算叫人進來的時候,卻聽到一聲清脆的巴掌聲,從胡海龍的方向傳過來。


    兩個人一起轉頭看過去,卻發現胡海龍又醒了過來,正跪在那一灘液體上,拼命的扇著自己的耳光,一邊扇一邊嚎啕大哭的求饒。


    “翠蘭,翠蘭,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不是人,這么多年,我不該打你罵你,不該賭錢混日子,不該欠一屁股債,我錯了我真的錯了,你念在咱倆夫妻一場的份上放過我吧,翠蘭啊,一日夫妻百日恩,翠蘭你是好人,你放過我!”


    一身血衣,頭破血流腦漿迸裂的孫翠蘭就站在胡海龍的面前,刑訊室明晃晃的日光燈,把她照的纖毫畢現,胡海龍可能一輩子都沒把她看的這么清楚過。


    孫翠蘭的一只眼睛已經摔裂了,另一只眼睛勉強的掛在眼眶外,滴溜溜的看著胡海龍,那歪曲的嘴角似乎露出了一抹冷笑,看的胡海龍馬上就開始磕頭,“我錯了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大人大量的放過我,等我出去我給你燒紙,燒大房子,燒衣服,燒童男童女伺候你!”


    孫翠蘭的喉嚨發出一陣格拉拉的響聲,聲音支離破碎的開口,“你,還想出去?”


    她一邊說著話,一邊有鮮血和破碎的內臟從她的嘴角涌出來,“你以為,我會讓你出去,繼續禍害我閨女?”


    胡海龍又磕了好幾個頭,才反應過來孫翠蘭這句話是什么意思,他驚恐的瞪大眼睛,渾身抖得和篩糠一樣,“你不能殺我,你不能殺我,你這是謀殺親夫啊,再說殺你的不是我,你不能這樣對我!”


    孫翠蘭緩緩的放低自己的身體,被摔的筋骨分離、骨肉碎裂的手臂抬起,捏住了胡海龍的下巴,“不是,你,殺了我!”


    然后她忽然的大笑起來,刑訊室的燈光隨著她那恐怖的笑聲,開始明暗不定起來。


    胡海龍嚇的連求饒的話都說不出來了,癱在地上抖得和篩糠一樣,這回不光是液體,空氣中還彌漫著另外一股惡心的臭味。


    兩個警察雖然覺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對勁,但是他們什么也看不到,只能看到胡海龍在那和抽風一樣的自言自語,還滴淚橫流的,到后來刑訊室的燈光甚至開始噼里啪啦的冒火花……


    倆人也不是不怕,但這樣下去實在不是事兒,于是他們互相看了一眼,壯著膽來到胡海龍的身邊,顧不得他身上的臟污,想把他給拽起來。


    可他們的手還沒碰到胡海龍,胡海龍忽然暴起,力氣大的驚人的卡住了一個警察的脖子,接著伸手就把他身上的配槍給搶了過來,動作在電光石火間完成,快的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另一個警察一驚,瞬間也拔出了自己的配槍,指著胡海龍,“快把人放了,這里是警察局,這里是有監控設備的,你不可能逃的出去!


    胡海龍卻好像沒聽到一樣,但他倒是把那個警察給扔在了一邊,而是用槍指著自己面前的虛空,“你少來嚇唬我,你活著的時候要受我的氣,死了,也別想能翻身,我殺了你!我要再殺了你!我要讓你魂飛魄散!”


    說著他就想開槍,但他連保險都不會開,又哪里扣的動扳機,在那比劃了半天,一顆子彈也沒射·出來。


    于是他又萎在了原地,想要繼續求饒,但孫翠蘭發出一聲冷笑,再不給他任何開口的機會,抓住他的衣服,把他狠狠的扔出去,讓他的額頭,狠狠的撞在刑訊室桌子尖銳的角上。


    胡海龍的腦袋頓時就開了花,他在原地抽搐了兩下,停止了呼吸。


    兩個警察面面相覷了半天,而這時候外面的警察也沖了過來。


    這不能怪這些警察反應慢,到現在才進來,實在是多少人在犯了事之后異想天開,裝瘋賣傻無所不用其極,就想逃脫法律的制裁。


    因此胡海龍在那胡鬧的時候,也沒人當回事,甚至還開了句玩笑,夸胡海龍的演技不錯——畢竟監視器的屏幕就那么大點,不可能像和胡海龍面對面的那倆警察一樣,把他的反應看的那么清楚。


    直到胡海龍襲警搶了槍,他們才迅速的行動起來。


    可是最終的結局實在是太出乎意料了,胡海龍不會開槍是眾人意料之中的——這又不是電影,不需要開保險,甚至子彈都是無限的。


    但他會自己尋死,就不太正常了。


    可孫翠蘭最后的那一下子,是用了巧勁的,看起來就是胡海龍自己跑著去撞了桌角……自殺了。


    好在現在科技發達了,刑訊室有監控,不然指不定會被說什么警察刑訊逼供,暴力執法才逼人自殺呢。


    現在的一些無良媒體可不管事實怎樣,只管自己的噱頭足夠。


    雖然在場的人都認為是自殺,但人死在警察局,總歸是件大事,視頻得多方研究不說,還有各種報告要打,各種程序要執行,因此警察局里忙碌起來。


    這一時間的帝華小區二期里,張老頭躺在他那張鋪著潮濕發霉生虱子的被褥,吱嘎吱嘎直響的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


    他越想自己這輩子,就越覺得氣不打一處來。


    他不就是愿意和大姑娘小媳婦多說幾句話,然后和她們挨挨碰碰一點么,干什么把他當過街老鼠一樣,人人都躲著?


    哼,這要是古代,但凡他摸過的,都得上他家,求著他給他當小,不然就會被浸豬籠陳塘!


    還有他那敗家媳婦,整天沒完沒了的吃醋,最后還和他離了婚,自己帶著兒子跑了,那年代離婚,是個好人干的事么?這讓他受了多少的嘲笑,以至于大半輩子都沒再娶上媳婦。


    還有他那個不孝子,已經發了大財,卻還要自己告上法院才給他出拆遷的補差款,自己這房子,以后就算燒了,也不給他。


    反正他打算好了,等自己老到動彈不得的那天,就在屋里放一把火,自己固然是在劫難逃,但旁邊的鄰居也別想得好,呸,一個個都尖酸刻薄壞的冒黑水,卻還總翻白眼看自己,早晚他得找回來!


    想到這里,他又想到了胡雨雙那漂亮的小模樣,這么多年了,除了當年的大小姐,他還真沒看到過比這胡雨雙更好看的。


    一想到這里,他的渾濁的老眼里,又發出光來,同時還吧唧著嘴。


    他這一輩子太虧了,當年他那么……都沒能把那大小姐搞上手,現在自己歲數這么大了,說不定哪天都死了,要再弄不上手那個胡雨雙,他死不瞑目。


    這么想著,張老頭就從自己的小床上,爬了起來,他就不信這么晚了,物業的那個經理保安還有那個小娘們,還能守在胡雨雙家的門外!


    再說自己這次就說自己是要錢去的,欠債還錢天經地義,等騙胡雨雙開了門再說,雖然自己年紀大了,但弄一個小姑娘,還是弄的過的。


    這么想著,張老頭就出了門。


    帝華小區的綠化白天看起來好,但是這三更半夜,一個人都沒有的時候,走在小區里,就會覺得這些花草樹木的影子,顯得有些陰森森的。


    張老頭不由得就打了個冷顫,一時之間有點想回去,但想想胡雨雙那張漂亮的小臉蛋,又拄著拐杖繼續向前了。


    又走了幾步,忽然聽到遠處傳來了如泣如訴的二胡聲,接著一個女聲纏纏綿綿的唱了起來,“一更里相思病,正好來得困……”


    那聲音甜蜜蜜的,帶著纏綿悱惻的勁兒,勾人的厲害,老張頭一聽到這聲音,就挪不動步子了,口水都差點下來,幻想著唱歌的是誰。


    那聲音繼續唱著,“耳聽廳上叫,廳上貓兒來得叫!


    張老頭聽的心花怒放的,這是誰家的小娘們,在這唱著淫·詞·艷·曲啊,一聽就是春心蕩漾不甘寂寞了。


    “貓兒怎樣叫?捏噢捏噢叫唷!


    自己這時候要是過去安慰一番,還不能成就好事兒?


    “聽得奴奴動動心,傷傷心,鴛鴦枕上到一更……”


    張老頭一邊心思蕩漾著,一邊朝著歌聲的方向尋摸過去。


    走了沒幾分鐘,前面就出現了一片小樹林,在月光的照耀下,有幾分霧氣蒙蒙的。


    張老頭心里有點打鼓,可下一瞬,他就看到小樹林里有個身影一晃而過。


    他是老花眼,因此那影子雖然遠,卻被他看的一清二楚,那是個身段絕佳的女人,那胸,那腰,那……


    張老頭的口水真的下來了,不假思索的就奔著小樹林里面走過去。


    走幾步,眼前的霧氣好像消散了一點,果然有個女人坐在那里,她穿著一身白色的衣服,在夜風的吹拂下,恍若仙子。


    她一邊拉著二胡,一邊繼續唱著那小曲,“一更里相思病,正好來得困。


    耳聽廳上叫,廳上貓兒來得叫。


    貓兒怎樣叫?捏噢捏噢叫唷。


    聽得奴奴動動心,傷傷心,鴛鴦枕上到一更……”


    唱的張老頭骨頭都要酥了,他腆著臉湊了過去,“大妹子,你這三更半夜在這唱歌,是不是家里男人對你不好啊!


    唱歌的女人一抬頭,一張臉端麗的不可方物,這讓張老頭的眼睛都開始放光了。


    他拄著拐杖,一點一點的蹭過去,臉上還露出個討好的笑容來,“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兒啊,來,和老哥哥說說,老哥哥我最會開解人了!


    其實他已經做好了被罵的準備,但不料那女人居然沒惱怒,反而對他露出一個笑來。


    老張頭看著女人的笑,頓時覺得色與魂授,直接扔了拐杖,想去拽女人的小手摸一摸。


    可他還沒遇到女人的手,就聽女人說,“張二亮,這么多年,你還是這樣!”


    老張頭的臉色一下子變了,“你是誰?”


    自從那件事情之后,他就去改了名字,已經有好幾十年沒人叫他這個名字了,這女人是誰?


    女人把二胡放在一邊,“我是誰?你不記得了么?”


    她說著環視一周,他們身處的小樹林,立馬就變了樣子,雖然依舊布滿郁郁蔥蔥的樹木,但那些樹木一看就是野生的,樹枝雜亂無章,和精心修剪過的景觀樹完全不同。


    此刻老張頭的臉上蒼白一片,毫無血色,心里也再也沒有了淫·念,轉頭就想逃。


    可他跑的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甚至肺子都發出了拉風箱一樣呼啦啦的聲音,卻依舊沒跑出這片樹林。


    甚至那女人原本柔媚,現在卻顯得陰測測的聲音,就在他身后響起來,“跑什么呢?你不是一直想和我在一起么?”


    張老頭嚇的魂飛魄散,盡管兩根腿已經跟灌了鉛一樣的不聽使喚,但他還是繼續的朝前跑著。


    可不管他怎么努力,都沒法從這片樹林出去,而那個女聲也一直如影隨形,“嗤,你以為,你跑的了么?”


    張老頭哪里不知道今日就會是自己的大限,但他總是不甘心,這么多年過去都什么事兒沒有,怎么今天就見了鬼。


    他咬咬牙,回頭就跪下了,可求饒的話還沒說出口,那溫柔甜蜜的女聲就響起了,“我既然找到了你,就是求饒也沒用了!


    張老頭雖然也知道如此,但還忍不住想試一試,可是他長了半天的嘴,卻發現自己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此刻白衣女蓮步輕移的來到了他的面前,“我也就,不問你有什么遺言了!


    說完這句話,她手中金屬的光芒,一閃而過……


    警察局里此刻燈火通明,他們對著監控錄像研究了很久,最后的結論還是胡海龍不知道為什么忽然發了瘋,自己自殺了。


    不然還能怎么說?說被鬼殺了么?就算他們真的這么認為,也不能這么打報告!


    一個女警察看了看留在最后鏡頭的視頻,打了一個冷顫之后嘆息了一聲,“有時候我真想警告一些人,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胡海龍這人肯定不是什么好東西,所以雖然最后不是法律制裁了他,但這下場也算是報應了。


    另一個警察嘆了口氣,“就是可憐了他家的那個小姑娘……”


    接下來的話他沒說完,但現場幾個警察一起沉默了。


    最后是組長咬咬牙開口了,“胡海龍再不是個東西,總歸是死在警察局,回頭試試能不能給小姑娘申請點賠償吧,咱們到時候也多少捐點款!


    幾個人點了點頭,但心情依舊沉重。


    工作到現在,已經是快凌晨了,這些人正打算把事情暫時告一段落,休息一下的時候,尖銳的電話鈴聲,響起了。


    離電話最近的警察接起了電話,聽完之后,臉上露出一個難以言述的表情,“帝華小區,又出事了!


    張老頭的尸體是被早晨出來遛彎的人發現的,他表情驚恐、身體扭曲、下·體上插著一把雪亮的匕首,猩紅色的血液蔓延在他的身下,散發著令人作嘔的腥味。


    警察小心翼翼的把現場的證物收集起來,又看了看一直陪著他們的堯卓,表情上不由自主的露出幾分對他的同情。


    帝華小區二期的事兒,沒有比他們這些警察更清楚的了,這好不容易進戶了,又接二連三的出現這種事情。


    他忽然想到之前市井傳言說,帝華小區這里是大兇之地……看起來完全有可能是真的啊。


    聽說這邊還有不少的空房子,這下子估計更是賣不出去了。


    沈仁也看出了這警察對堯卓的同情,所以雖然應該死人為大,但對這個張老頭,他真是一點都同情不起來,還恨的要命!


    堯卓相對之下就平靜了許多,還主動開口,“小區里的監控設備,當初我是安的很齊全的,物業也會盡量配合你們的工作,但你也知道二期這邊,盡是些……所以就算我天天換攝像頭,也不能保證都是完好無損的!


    警察點了點頭表示理解,這時候張老頭的兒子也趕來了。


    張興邦對自己這個爹真是一點的好感都沒有,說句不孝順的話,他都巴不得他死了呢。


    但人死了,警察通知了,總要來看一眼,等真看到尸體,他也只有煩躁的份,到后來干脆點了一根煙到一邊去抽,決定眼不見為凈。


    這時候周圍圍著不少的人,見張興邦這樣的表情,不少人就指指點點起來,說什么的都有。


    “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老張頭有兒子!


    “你看這什么兒子,一點也不孝順,自己親爹死了,連眼淚都沒有一滴,還在旁邊抽煙,我兒子要這樣,我非抽死他!


    “孝順,呵呵,要是孝順的話,老張頭能自己過這么多年?我看這是老張頭死了,他回來繼承房子來了,不然啊,還是不會露面的!”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熟妇性饥渴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福利网站_免费一级毛片在线播放_久久久蜜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