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zrtv"></cite>
<var id="5zrtv"></var>
<menuitem id="5zrtv"><strike id="5zrtv"></strike></menuitem>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thead id="5zrtv"></thead></video></var>
<ins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ins>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video></var>
<cite id="5zrtv"></cite>
<cite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cite>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么不科學 > 第 26 章

第 26 章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而此時的堯卓一行人,則正在帝華小區二期的大門口,分別從兩輛出租車上下來。


    打車之前還出了一段的小插曲,因為他們有五個人,一輛出租車肯定是坐不下的,沈仁手里還拿著孕婦的蔬菜水果,所以是要和孕婦一輛車的,堯卓和李九針雖然都沒說話,但都默默的站在了沈仁的身邊,表達了自己要和他一輛車的想法。


    沈仁不禁暗暗苦惱,有時候人緣太好了,也是很為難的!


    后排座倒是能坐三個人,但是,總不能讓有著極品父親,又剛剛死了母親的胡雨雙自己坐一輛車吧?那也太沒人性了。


    于是沈仁最后一咬牙一狠心,把小姑娘拽到自己身邊,對著堯卓和李九針討好的笑了笑,“要不,你倆打一個車?”


    雖然這倆人最后沒有反駁的真的坐在了一輛車上,但沈仁不知道為什么,總覺得自己心虛的厲害。


    等到地方下了車,沈仁付了出租車的費用——之前給施映冬買膏藥花了二十,這會兒打車又花了二十,自己只有二百六十二塊錢了,但是不能讓孕婦和孩子花錢,這點紳士風度,沈仁還是有的,只是他依舊痛心的臉都皺了起來。


    這時堯卓走了過來,“這趟算單位出勤,車費可以報銷,記得要票子!


    于是沈仁又喜滋滋的美了起來,只是鑒于胡雨雙在身邊,他不好表現的太明顯。


    沈仁要送那個孕婦回家,可他又看了一眼胡雨雙,這孩子年紀還這么小,以后可怎么辦?


    胡雨雙生長在這樣的一個家庭,不可謂是不敏感,察覺到了沈仁的視線之后,立刻就開口,“我自己能回去,以后也能自己過日子!


    聲音里有倔強,卻沒有軟弱。


    她從小到大,父親不靠譜,幾次三番打她的主意,母親雖然護著她,但天生的性格軟弱可欺,往往父親三拳兩腳下去,就只有哭的份了,所以時不時還要她站出來,保護自己的母親。


    可以說胡雨雙能長大到今天,有百分之八十,都是因為自己的性格要強。


    甚至可以說,如今她雖然失去父母,但其實更是卸下了重擔和累贅。


    胡雨雙緊緊咬著牙,她已經十六歲了,她至少還能有一套房子,這已經比很多孤兒強了很多了,等這件事情過去了,她把房子賣了,安葬了母親,還了外債,總能繼續讀書,而且她一定會出人頭地!


    沈仁能看出這小姑娘的決心,但總歸有些不放心的,畢竟,她還是個初中生而已。


    他正想開口拜托堯經理送胡雨雙回去,卻見橘子皮臉從一期的大門那沖了過來,對著那孕婦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開口,“這都幾點了?你心野了,不想回家了是吧?不想好好過日子趕緊把孩子打了離婚,省的以后真有什么事兒的時候,還得扔下個孩子!


    沈仁的性格說的好聽點是喜歡路見不平,說的難聽一點是愛管閑事,因此聽橘子皮臉這么說自己兒媳婦,而且這兒媳婦還懷著孕呢,于是就也把臉給撂下來了,但好歹他也知道清官難斷家務事,所以忍住了沒吱聲。


    而那兒媳婦好像一點也不生氣的樣子,“我都餓了,媽,咱們趕緊回去吧!


    橘子皮臉又冷哼了一聲,伸手奪過沈仁手里的瓜果蔬菜,“還不走!成天在外面和些不三不四的人來往!


    她說不三不四的時候,目光緊緊的盯著沈仁,這讓沈仁一陣惱火,剛想開口問你說誰呢,卻見那孕婦用抱歉的眼神看著自己,于是只能又忍住了。


    那孕婦朝著橘子皮臉伸出手,“媽,東西沉,我幫你拿點吧?”


    “得了吧,回頭人家再說我虐待兒媳婦,再說你買這么多干嘛,不花錢啊,你們這些年輕人啊,一點也不知道柴米油鹽貴!


    倆人絮絮叨叨的走遠了,沈仁才恨恨的開口,“這什么人啊!


    孕婦跟著婆婆走了,胡雨雙也要走,并且堅定的拒絕讓堯卓他們送她。


    可沈仁依舊有點不放心,于是站在原地,看著那個背影朝著二期里面走,打算看到她的背影消失再回物業。


    可是胡雨雙走了沒幾步,就遇到了一個攔路的……


    胡雨雙一看到前面的張老頭,眉心就微微皺了一下,她想換個方向走,可是張老頭已經發現了她,奔著她就過來了,下一秒就抓住了她的手,“誒呦,我可憐的小雙啊,你怎么這么命苦!”


    他嘴里替胡雨雙感嘆著,但一雙渾濁的老眼里卻露出色·瞇·瞇的目光來,一直盯著胡雨雙看個不停,同時一雙布滿了老人斑的手,也在不停的捏著胡雨雙的手。


    胡雨雙感覺一陣惡寒,想把手抽出來,但她折騰了這么一上午了,哪里有什么力氣,反而被張老頭給拽過去了一點。


    那張老頭呲著一口大黃牙,“不過小雙啊,你別怕,不行的話,你就來張爺爺家,有張爺爺賠著你,晚上摟著你睡覺,好不好?”


    胡雨雙氣的睜大了眼睛,“你還要不要點臉了!”


    張老頭卻一點都不以為恥,嘿嘿的笑了一聲,“小雙你這是害羞呢啊,有什么好害羞的,你要是不好意思來張爺爺家,張爺爺去你家也是一樣的,反正你家現在沒有人了,比在我家方便!


    胡雨雙氣的小臉煞白,她開始后悔沒讓物業的經理和保安送自己回家了,但那念頭也只是一瞬間而已,畢竟她以后的路還長著呢,這只是她的第一道障礙而已,如果這都過不去,也就別說什么以后了。


    要說平日里,她也是聽過這些老鄰居罵人的,她腦子好用,那些尖酸刻薄的污言穢語在她的腦海里翻騰著,她知道自己只要開口就能罵走這個老不羞,但她卻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


    正差點把嘴唇都咬出血的時候,忽然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把她給拽了過來,并且打掉了張老頭的手,同時身后響起來一個男聲,“老爺子,我也沒地方住呢,不然你把我收留了?”


    沈仁真慶幸自己沒走,不然這小姑娘不知道會吃什么虧呢!


    而張老頭一抬頭,就看到了人高馬大的沈仁,他身后還站著倆男人,雖然不是高大威猛型的,但一看也都是氣勢逼人,于是他立刻就慫了,退后了兩步,“你,你們這是要干嘛?”


    幾個人根本不愿意搭理這個欺軟怕硬又好色的老頭,只是簇擁著胡雨雙,把她送回了家。


    一路上胡雨雙都低著頭,孫翠蘭剛跳下樓之后,她嚎啕大哭了一場,可自從警察來了之后,她就平靜的好像根本不像是一個十六歲的小姑娘。


    她覺得自己不能把力氣用在哭上了,因為未來就只剩下她自己了,她得努力的活著呢。


    可是剛剛這個保安出現在她身后,幫了她這么一把之后,她的眼淚,不由自主的就掉下來了。


    可是她還要裝作自己很堅強的樣子,于是只能低著頭,努力的忍住自己的哽咽聲。


    三個人把胡雨雙送到了家門口,胡雨雙雖然沒發出嗚咽聲,但眼眶通紅,其實已經出賣了她。


    她打開家門,從門縫里就可以看出來,她那個家里,真是家徒四壁,她自己也知道,于是站在門口小聲的開口,“謝謝你們,就不請你們進來坐了!


    她家里連三個水杯都端不出來,就算她心里再強大,這時候也不免覺得有些局促。


    三個人送小姑娘回來,也不是圖對方報答自己的,于是沈仁連忙表示自己還要回去工作,也不可能進去做,避免了小姑娘的尷尬。


    而堯卓看了看胡雨雙家那扇應該是被上門要債的債主,砍的七零八落的門,勉強還掛在門框上,卻沒有什么用的防盜門,掏出來一張名片,“如果有事,可以給我打電話!


    胡雨雙低著頭,半天沒說話。


    堯卓出奇的有耐心,那雙拿著名片的手,一直放在小姑娘的面前。


    又過了一會兒,胡雨雙才伸出手,拿過了名片,“謝謝!


    然后轉身關上了房門。


    而沈仁星星眼的看著堯卓,他覺得這一刻的堯經理,簡直帥呆了!


    其實他也想讓小姑娘有事兒找自己,別客氣,但自己沒電話,正憂愁的時候,沒想到堯經理這么做了,這讓他產生了一種倆人惺惺相惜的感覺。


    也因此他這一眼看的頗為火熱,讓堯卓有種鋒芒在背的感覺,于是轉頭看了看沈仁,“怎么了?”


    沈仁還沒來得及回話,肚子先咕嚕的叫了一聲——他凌晨一點多起來的,現在已經快十二點了,這期間一直滴水未進,要不是一直挺忙的,估計都要餓抽了。


    堯卓瞄了沈仁的肚子一眼,“回去吧,這會兒食堂該開午飯了!


    沈仁于是哎了一聲,開開心心的、屁顛屁顛的跟在了沈仁的后面。


    這一刻,李九針忽然產生了一種自己好多余的心情,都有點不開心了,但他看了看沈仁的背影,忍不住又是一陣心跳加速,于是毫不猶豫的順從本心,跟了上去。


    等下了樓,沈仁忽然想起來了點什么,十分緊張的開口,“那個,堯經理,我我我,我我上午算請假,不算曠工行么?”


    他記得前幾天看到的物業員工守則上寫著,無故曠工是要開除的!


    他本來以為出去給堯經理請個大夫,上班之前怎么也回來了,誰知道會出這些事情!


    雖然他不后悔幫孕婦拿東西,幫胡雨雙作證并送她回家,但要是因此沒了工作,八千塊的工資就不說了,關鍵是他覺得自己絕對不可能再找到這么好的領導了!


    因此他看向堯卓的目光是可憐兮兮并且帶著祈求的。


    堯卓被沈仁的目光弄的心跳加快了一拍,但最終無奈的看了沈仁一眼,“不用算請假,算出公差!


    那就是連工資都不用扣了!


    沈仁立刻開心的簡直要忘乎所以,“堯經理,等發了工資,我請你吃飯!到時候,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他說的斬釘截鐵的,于是沈仁的目光在他的身上溜了一圈,好似自言自語,又好像再向沈仁確認,“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沈仁立刻就拍自己的胸口承諾,“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用客氣!”


    堯卓移開了目光,這回真的是自言自語了,“好像還有點早啊!


    沈仁有點不明白堯卓的意思,但還是加持了一下自己的承諾,“把我工資都花了也沒關系!”


    堯卓沒再說什么,三個人一起回到了物業。


    王大媽在物業坐了半個上午了,雖然沒人搭理她,但她堅定的認為,她兜里揣著物業的糖呢,領導早晚會出來給自己解決問題。


    結果到了中午的時候,堯卓就和沈仁,以及那個李九針從外面一起進來了。


    王大媽一看之下,立馬得意的從凳子上蹦了起來,幾乎是跳著來到了堯卓的面前,“我就說,我只要把你們物業的東西拿走點兒,領導就會出來,你們這些人啊,整天見錢眼開的管我們老百姓要這個費那個費的,我們拿你們一點兒東西,你們都舍不得啊,你們可真是屬鐵公雞的!”


    堯卓看著矗在自己面前的王大媽,面無表情。


    可王大媽還在那得意呢,“我就知道對付你們這種一毛不拔的人,就得用這樣的辦法,怎么樣,我才把糖揣起來多大一會兒,連保安帶大夫的,都給我帶回來了吧?”


    堯卓把視線投向王大媽身后的狄竹身上,“怎么回事?”


    狄竹還想怎么說的委婉一點,保安部長就把事情竹筒倒豆子一樣的說了,他一邊說著,一邊忍不住笑,讓王大媽覺得十分的氣憤。


    保安隊長說道最后戲謔的看著沈仁,“所以小沈啊,你到底是哪得罪這人間極品了?”


    王大媽不知道極品的具體含義,還以為保安隊長服了自己在說好話,因此還一挺胸脯。


    而沈仁一頭的黑線,“我哪知道這極品怎么想的!”


    王大媽總算聽出來這話是帶著嘲諷的了,她指著沈仁鼻尖,“你不用和我裝糊涂,作為帝華物業的保安,你居然不給業主讓號,就是你的不對!”


    說完這句又把手指頭戳到了李九針的鼻尖,“而你作為一個大夫,就知道見錢眼開,不給我看病,你也不怕死了下地獄!


    李九針挑眉開口,“我可以給你看病啊,我還可以賠錢!


    王大媽聽了之后,沒敢接茬,而是轉向了堯卓,威脅一樣的開口,“你讓他們倆給我道歉,不然,我以后天天上你們物業來拿糖!”


    保安隊長又是憋不住的一陣大笑,“老大,庫房里好像還有十來斤水果糖呢,都化的沒法看了,讓我扔我都嫌埋汰,不然你就直接給了這極品吧!


    王大媽再怎么著也知道這不是好話了,于是跳著腳在一邊罵,堯卓恍若未聞,又直接問狄竹,“在系統里查查這位大媽的物業費繳納情況!


    狄竹的指尖在鍵盤上點了兩下,“已經欠費了!


    王大媽一聽又跳了起來,“你們這樣對業主,還要收費,我告訴你們,你們別癡心妄想了,以后我一分錢都不會給你們的!


    “你不繳費,我們就沒用義務為你服務,狄竹,這位大媽要繼續鬧的話,直接報警!眻蜃空f完就想轉身離開。


    可王大媽怎么可能這么輕易的就放堯卓離開,正想滿地打滾的時候,堯卓回頭開口了,“那水果糖是二十一斤的,就算是化了,也要十塊錢一斤,你拿走的那些是半斤,記得把錢交到前臺!


    王大媽頓時就是一呆,反應過來就是嚎叫,“你搶劫啊,什么糖要十塊錢,果然開發商都是黑心肝哦,這是不給我們老百姓活路了!”


    堯卓依舊不搭理王大媽,而是對著狄竹開口,“她要是說沒帶錢,你就跟她回去拿,她要說不給錢,你就讓于林君帶著幾個保安,天天去她家門口堵著,直到她給錢!


    王大媽的哭號頓時被懟了回去,而保安隊長于林君開開心心的點了頭,“放心吧老大,我絕對完成任務!


    堯卓點點頭,帶著沈仁和李九針就去了食堂。


    保安隊長對著一臉呆滯的王大媽皮笑肉不笑,“大媽,是讓狄竹跟你回去拿錢,還是我跟著你去拿錢?”


    王大媽恨的咬牙切齒,“誰要你的破糖,還給你們!”


    說著她就要往外掏,可她口袋里又是瓜子又是花生還有衛生紙的,已經被水果糖粘成了一團,看起來要多惡心,有多惡心。


    保安隊長按住了她的手,“大媽,你要是拿出來,弄臟了我們的地板,可就不是五塊錢能解決的了。


    王大媽又想再鬧,可保安隊長在一邊懶洋洋的開口,“大媽你要是鬧的沒了力氣,難免就需要我叫幾個保安把你抬回家,但我們經理之前說了,你沒交物業費,我們就沒義務為你服務,所以估計晚飯就要在你家吃了!


    王大媽繼續咬了半天的牙,總算發現今兒自己這胳膊,是弄不過這些人的大腿了,于是選了戰斗力相對比較小的狄竹,“你,跟我回去拿錢!


    狄竹心里嘆氣,但還是跟在了王大媽的身邊,她已經預見了,這一路不會太平。


    果然如此!


    在一期這邊還好,王大媽誰也不認識,搭不上茬,還算安靜,可進了二期之后,那是每遇到一個人,都會停下來,把一樣的話翻過來調過去,猶如車轱轆一樣,說起來沒完!


    “我早就和你說過老胡家會出事兒吧?你當時還不信,怎么樣,今天就應驗了吧!”


    “要我說啊,雖然胡海龍不務正業了點,但是他那媳婦也不是什么好東西,不然為什么別人都不打老婆,就胡海龍打?”


    “老胡家的那個閨女!都不是我說,我就沒見過她那么不孝順的,她要是肯早點從學校出來去賺錢,哪里還會有今天的事兒!


    “什么?你說老張頭沾了胡雨雙的便宜,我呸,蒼蠅都不叮沒縫的蛋,你看胡雨雙那長相,年紀這么小就妖妖嬈嬈的,長大了指不定是什么樣的狐貍精呢!”


    “要我說啊,這沒準就是隨她媽了,你沒聽胡海龍把孫翠蘭推下來之前說她在外面養男人么?這果然是龍生龍鳳生鳳,婊·子的閨女,也是妓·女!”


    “你說是我和胡海龍說孫翠蘭不正經?那我怎么沒說別人呢,肯定是我看出來不對勁的地方了唄,證據?這事兒有什么證據?我一想就是那么回事,還要什么證據?”


    “我看這胡雨雙早晚也得出事,哼,你等著看吧!”


    每次王大媽都用這幸災樂禍一般的話,結束對話,然后趕赴下一場“戰役”。


    狄竹就站在王大媽的身邊,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隨王大媽在那信口開河,一直到五點鐘,王大媽才從一期的門口,走到了自己家的門口,她恨恨的看著狄竹,對自己一路磨蹭過來,她還能堅持的跟著自己表示不滿。


    狄竹沒理會王大媽的眼神,“我就在這兒等著,你去拿錢吧!


    王大媽恨恨的甩上了門,狄竹在門外等了足足十分鐘,門才被打開,不過出來的不是王大媽,而是一個老頭,他拿著五塊錢,有點不好意思的遞給狄竹,“你家大媽有點碎嘴子,但說的未必都是壞話,閨女你擔待著點!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熟妇性饥渴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福利网站_免费一级毛片在线播放_久久久蜜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