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zrtv"></cite>
<var id="5zrtv"></var>
<menuitem id="5zrtv"><strike id="5zrtv"></strike></menuitem>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thead id="5zrtv"></thead></video></var>
<ins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ins>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video></var>
<cite id="5zrtv"></cite>
<cite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cite>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么不科學 > 第 22 章

第 22 章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今天有兩個人因為自己受傷了,沈仁心中哀嘆,他寧可受傷的是自己!


    至少自己挺一挺就熬過去了!


    妹子卻依舊搖頭,“沒多大事情,再說是我自己著急,沒看清楚才撞上的,不關你的事情!


    妹子越客氣,沈仁越不好意思,但無奈囊中實在羞澀,“要不,我給你買點兒藥?”


    妹子看了看自己已經開始有點發腫的腳踝,又看了一眼沈仁,“你才搬來的吧?這點小傷,我去本草堂貼兩貼膏藥就行!


    沈仁摸摸腦袋,“那,我把膏藥錢給你?”


    妹子樂了,“那么一點小錢,真沒必要計較!


    沈仁稍稍放下心來,不過同時心思一轉,“那個本草堂,治療效果好么?”


    他身體不錯,基本沒生過什么病,就算稍微有點感冒發燒的,也都是靠著多喝開水多睡覺挺過去的,所以對醫院真不熟。


    妹子用疑惑的目光看了沈仁一眼,發現他眼神單純,表情正直,看起來并不是找轍和自己搭訕,于是開口,“本草堂的療效,大概是濱城最好的了吧!”


    沈仁聽著,精神為之一震,“那本草堂看病貴么?”


    他倒是有同事去醫院掛過兩次水,每次沒個千八百的都出不來。


    妹子無語了一下,“……不貴,你要是疑難雜癥,館主看著感興趣,還給你免費治病!


    沈仁頓時就覺得這家醫院真不錯,但……他也是見過有錢人的,知道有時候別人說的不貴,是自己的奢侈,于是又小心翼翼的問了句,“那,一貼治療跌打損傷的膏藥,得多少錢?”


    “也就十塊八塊的吧!


    那還真不貴,自己可以去給堯經理買上幾貼!


    就算把三百零二塊都給堯經理買膏藥,他也不心疼!


    于是他又腆著臉開口,“能把那個本草堂的地址給我一下么?或者我送你去,我有朋友手腕有點傷,我想給他買兩貼藥!


    那妹子于是仔仔細細的看著沈仁,沈仁也覺得有點不好意思,自己這樣子吧,確實有點好像打蛇隨棍上,但,堯經理確實需要膏藥,于是他只能用盡量真誠的目光看向這妹子。


    沈仁的目光真誠的讓妹子都有點不好意思了,于是羞澀的笑了一下開口,“這個點兒本草堂已經關門了,他家一向寅時開門,一天只看十位,先到先看,你要想去,明早咱倆丑時三刻見面,我帶你過去,千萬別來晚了,不然容易沒號!


    沈仁被說的一頭霧水,但是在不好意思在和妹子多說,只死死記住,打算回去問堯卓。


    不過沈仁的內心還是有點糾結的,他覺得自己應該送妹子回家,但剛剛自己打聽了那么多,很容易被誤會心懷不軌,但如果不送吧,又有點不好意思。


    反而妹子,大概是真感覺到了沈仁剛才眼神中的真誠,她伸出手,“你扶我一把,把我送回家,明天勞煩你再接我一下!


    沈仁連忙伸出胳膊讓妹子把手搭上,同時小心臟跳的撲騰撲騰的,他還是第一次和一個妹子離的這么近呢,誒,這妹子的手可真軟……


    妹子則是頗有些哭笑不得的看著沈仁,這下她真不懷疑這人對自己有邪念了,不然不可能用這種姿勢扶著自己,好像要故意和自己保持距離一樣。


    沈仁保持著斗牛士的標準動作,而妹子抓著沈仁的胳膊,單腳蹦著這么往前走。


    就這么干巴巴的走著,也怪尷尬的,但是沈仁實在沒有找話題的經驗,他急的想撓耳朵,也想不出一句話來說說。


    倒是妹子開口了,“我叫施映冬,施舍的施,放映的映,冬天的冬,你呢?”


    “我叫沈仁!


    沈仁回復了一句,又不知道說什么了,盡管其實他挺想說點什么的,畢竟這妹子長得,很合眼緣!


    怎么說呢,這妹子美的溫婉,美的柔和,不像展婷那種,美得熾熱灼人的,讓人心生畏懼。


    他就喜歡這種的。


    可說不出話就是說不出話,一直到把施映冬送到家,沈仁都沒憋出第二句話來。


    等回到物業的時候,堯卓正站在辦公室的窗口往外看,沈仁一見立馬小心的湊過去,圍著堯卓轉圈,“怎么下床了?累不累?疼不疼?”


    堯卓看沈仁一眼,“我傷的是手腕而已!


    “呃!”沈仁頓了一下,“傷筋動骨一百天兒!”


    說完就和奴才一樣,小心翼翼的擎著堯卓的手,想把他帶回套間去。


    堯卓沒拒絕,只是視線在沈仁身上逡巡了兩圈,狀似無意的開口問:“去哪了,怎么這么久?”


    沈仁張張口想回答,但忽然想起來施映冬說,本草堂一天只看十個客人,萬一自己明天排不上怎么辦?


    于是他打了個馬虎眼,“我路不熟,不知道去了哪,摸了半天才摸回來!


    堯卓又看了沈仁一眼,沒繼續問下去。


    倒是沈仁,把剛剛聽來的時辰問了堯卓,知道了答案才放了心,同時暗暗咂舌,這本草堂果然是個有本事的地方,居然要那么早就去排隊,還很容易就沒號。


    雖然現在時間還早,但因為明天早晨要起早,所以沈仁要求早點洗漱睡覺。


    堯卓胳膊不方便,于是沈仁想“服侍”堯卓洗澡,卻被拒絕了,他只幫堯卓脫了衣服而已。


    不過在堯卓洗澡的時候,沈仁就和看門狗一樣,死死的蹲在浴室的外面,一會兒問需不需要幫忙打肥皂,一會兒問用不用他來搓背,被堯卓一一拒絕之后還頗為失落。


    不過等堯卓出來之后,他想著等明早就能幫堯經理做點什么了,心情又不錯起來,于是哼著歌在洗澡。


    堯卓沒看電視,而是穿著柔軟熨帖的睡衣躺在了床上,他的目光一直盯著浴室的磨砂玻璃,視線一直都放在沈仁的身上,只是卻不像往日那樣輕松自在,微抿的唇角略微的泄露了他的心情。


    沈仁洗澡出來之后,無論如何都不肯再和堯卓一張床了,他一來是怕自己睡覺不老實碰到堯卓受傷的手腕,二來明天他還得起大早出去,怕吵到堯卓。


    如果順利的話,明天買了膏藥回來,還能給堯經理打份早飯!


    抱著這樣的年頭,沈仁入睡的極快。


    而堯卓盯著在沙發上睡得香甜的沈仁,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一直到凌晨一點多,沈仁小心又小心的起床,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音的穿上衣服,然后躡手躡腳的往門外走。


    沈仁身后的堯卓眼睛晶亮,他一直盯著沈仁的動作,只是沈仁一直沒有發現。


    直到沈仁出了門,堯卓才坐起來,他盯著門,似乎思考了半天,才重新躺下。


    他自以為是的次數已經太多,他不想干擾沈仁的選擇。


    只是雖然這樣想著,心緒卻總是難平,他控制控制又控制,幾乎用上了全部的意志力,才沒跟上去。


    而沈仁此刻正路過一樓的大廳,前臺的妹子正精神抖擻的盯著電腦,里面正放著一部不知道什么名字的鬼片,妹子開的外放,此刻的音樂陰森又恐怖,還有一個一身白衣的女鬼披頭散發滿面綠光的在屏幕正中晃悠,沈仁嚇的連忙移開了目光。


    而見沈仁出來,妹子抬頭笑顏如花,“這么早就出去?”


    沈仁點頭,“怎么又是你夜班,你不累么?”


    而且你膽子怎么這么大,居然敢半夜三更的看鬼片!


    妹子挺開心的回答他,“還行,我都習慣了,再說值班挺好的,沒人打擾,我正好看看美妝教程!


    沈仁正想問那為什么不看視頻看鬼片,就聽屏幕中央那個女鬼開口,“在涂完熒光綠的粉底液之后,我們就要拿朱紅色胭脂來畫出七孔流血的效果了!”


    然后就見那女鬼枯枝一般的手指上,一手拿著一個小盒子,一手拿著一把小刷子,刷刷刷幾筆就弄出了七孔流血的效果。


    沈仁目瞪口呆!


    電腦里的女鬼繼續說著,“最近的胭脂效果不太好,顏色不夠濃艷,如果想要效果更好一點的話,也可以用口紅,還可以根據愛好來選擇不同的顏色,來代表不同程度的血液,比如鮮血,或者已經干涸了的血跡,有幾款口紅不錯,不過為了避免說我打廣告,我就不說名字了,想知道的可以@我私聊哦~”


    沈仁:“……”


    前臺妹子發現沈仁盯著自己的電腦,“這是最近最火的一個直播化妝的妹子了,你別看她化妝化的這么漂亮,其實沒化妝之前還不如我呢!


    沈仁面無表情的和前臺妹子說了再見,去接了施映冬。


    而他身后的音響里,女鬼妹子再接再厲的說著,“七孔流血的化妝教程就展示到這里,下次我會給大家帶來爆頭妝,如果喜歡我的話,請點擊下方的訂閱,就可以第一時間觀看我的視頻了哦~么么噠~”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熟妇性饥渴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福利网站_免费一级毛片在线播放_久久久蜜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