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zrtv"></cite>
<var id="5zrtv"></var>
<menuitem id="5zrtv"><strike id="5zrtv"></strike></menuitem>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thead id="5zrtv"></thead></video></var>
<ins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ins>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video></var>
<cite id="5zrtv"></cite>
<cite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cite>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讓你當好圣孫,你養一群女妖? > 第二百五十一章 王家老爺,老子倒要看看你能說出我什么把柄

第二百五十一章 王家老爺,老子倒要看看你能說出我什么把柄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然后三家老爺甚至扭頭看著一旁,撇了撇嘴,一副吊兒郎當、地痞流氓的樣子。


    這可把鄭夫人氣的呵呵一笑,“行!既然你們這么說,那我要是哪天管不住嘴,把你們幾家的丑事抖落出來,你們可不要怪我!”


    三家老爺個個沒放在心上。


    他們可不認為一個女子能知道什么消息。


    三家老爺都是好奇的看著她。


    雖然他們心中有一絲擔憂,但并不特別害怕,反而覺得有些好笑。


    他們想要知道她怎么去說。


    而且說不好,甚至她說到對他們來說沒什么大用。


    他們也剛好借此嘲諷對方一番,把鄭家扯得更低,讓鄭家兩人以后見到他們都得低頭。


    今天這件事情,已經不只是他們討論劉家的事情,更是他們幾家排名的一個機會。


    誰要是排個倒一,那以后就算見到其他三家都得低著頭。


    他們肯定都不想被人嘲諷。


    那毫無疑問,最好的法子就是他們三家聯合去壓制鄭家,讓鄭家成為那個低著頭的人。


    決定好這個想法之后,三家都是冷冷的看著鄭家夫人,想要知道她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來。


    只見這個時候,鄭家夫人呵呵一笑。


    她雙眸冷冷的盯著李家老爺,嘴角微揚,指著西市的方向,“李老爺,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西市買了三座大房子‘金屋藏嬌’!


    鄭家夫人還故意拉長了嗓子,加重了語氣。


    “金屋藏嬌”這四個字說出來的時候,直接把那李家老爺震得兩眼瞪大,仿佛銅鈴一般。


    他如坐針氈,驚慌失措看了眼鄭夫人以及周圍的幾人。


    王家老爺,孫家老爺都是完全看戲的眼神。


    對于這件事情,他們也有所耳聞,但是清楚的并不確切。


    所以,他們兩個一直覺得這是傳聞,沒太在意。


    但沒想到今天這鄭家夫人直接說的一清二楚。


    王家老爺和孫家老爺也很感興趣,畢竟這也算捏住了李家老爺的一個把柄,說不定以后派上用場。


    鄭家夫人洋洋得意看著李家老爺。


    李老爺對她急得眉毛豎起,大拍案幾,指著鄭家夫人氣的咬牙切齒,“你給我住嘴!”


    “你再敢胡說,老子抽你!”


    鄭家老爺子也沒有容忍,直接拿起一旁的板凳就砸了上去。


    這可把這家李家老爺給嚇得一屁股坐回椅子上,連忙用手護住腦袋。


    那副膽怯的一模一樣,讓鄭家老爺也是滿眼鄙夷和不屑。


    這幾個家伙看著狗模狗樣的,實際上慫的真跟狗一樣。


    對付他們幾個,鄭家老爺最喜歡的就是直來直往,拿起板凳就是干。


    只是這樣解決不了問題。


    否則的話,他一個人就能把他們三個給解決了。


    “你利害!”


    李家老爺子是氣的既無可奈何,又被鄭家老爺打人的動作嚇怕了。


    此時,李家老爺跟之前那副桀驁不馴的樣子,沒有一絲一毫的相似之處。


    他臉色陰晴不定的看著鄭家夫人,眼中充滿了祈求。


    他只希望鄭家夫人能夠住嘴,不要再去說了。


    但鄭家夫人此時既然開了口,又怎會這么輕易的妥協。


    鄭家老爺此時也看清了,不來點狠的,這些家伙是不可能幫他們的。


    而他兒子的仇也可能報不了。


    既然如此,那不如大家直接一起玩完。


    鄭家夫人看到李家老爺如此膽小且怯懦的模樣,心中更是來了勁。


    她發現這個法子確實不錯。


    至少目前通過說到這件事情,鄭家能鎮住這李家老爺,那么這就意味著她有機會能把其當成自己的人來使用。


    鄭夫人當即再次說道:“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每天早、中、晚三個時間點分別去西市左、中、右三個房子里面陪三個年輕姑娘,每天玩的不亦樂乎!


    “我要是拿著這件事情到那些貴族小姐們貴族太太們平日里聚會的地方,那么隨便一說,你猜猜你李家夫人會怎么做呀?”


    這句話一出,李家老爺被嚇得渾身一顫,直接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他趕忙懇求的說道:“鄭夫人,鄭夫人,口下留情,口下留情啊,你說什么我都愿意照做!”


    “但你可千萬不要把事情抖落出去,不然我劉家完了,劉家完了呀!”


    此時的李老爺早已嚇得渾身顫抖,他永遠不會忘記他們的家是什么情況。


    他李家能走到這一步,在郁離莊成為有有頭有臉的人物,實際上全都依賴著他老婆的娘家人。


    如果不是她老婆的娘家人,一個個為武不凡和能力出眾。


    男的都是將軍,女的都是宮的嬪妃。


    即便是那些女兒沒有嫁到宮中做嬪妃的,那至少也是到了一些侯府之中。


    她老婆的娘家勢力那叫一個強。


    而他當年能夠娶到他老婆,全都依賴他下手早。


    再加上,他老婆性格固執,為了跟他在一起拼了命的跟家里鬧。


    否則的話,他哪里會成為今天的李家老爺,李家也根本沒資格形成如今的李家。


    一旦他老婆知道,再那么一鬧。


    到時候不用多說,她娘家那幾個當兵的將軍隨手一揮。


    都不用帶大軍,就帶幾個人來,就能把李家給挑了。


    事情結束了。


    他李家還沒出處說理去。


    畢竟,老婆娘家勢大,面對這種人,李家也只能吃個啞巴虧。


    萬一嚴重些,他李家說不定還得賠命。


    他一家老小,兒子,孫子,統統全都得完蛋。


    他那老婆那娘家為了給她老婆出這口口惡氣,還真能干出這種事情。


    一想到這個可能性,他一瞬間被嚇得渾身瑟瑟發抖,甚至感覺有種快要大小便失禁的感覺。


    只要再來一場這種驚嚇,完全就能把他給嚇得直接拉屎加尿。


    鄭家夫人呵呵一笑,雙眸冷冷的看著李家老爺,“現在,如果我說我們鄭家必須要與劉家作對!


    “他劉家今日就活不下去!


    “在這郁離莊我就容不下他劉家,你李家在么樣?”


    李家老爺趕忙大喝一聲,“我李家誓死要站在鄭家這邊,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不可能改變我這個決定!”


    “那劉家早就該滾出郁離莊了!”


    鄭家老爺和鄭家夫人對視一眼。


    看著這李家老爺義憤填膺的樣子,兩人頓時都是很是滿意。


    王家老爺和孫家老爺此時滿臉鄙夷的看著這李老爺,心里暗暗罵一聲,慫貨!


    他們是真的瞧不起的李家老爺。


    僅僅一個金屋藏嬌,就把他嚇住了。


    誰還沒有金屋藏個嬌?


    他們光明正大的都養了十幾個小妾,十幾個夫人,多的根本數不清。


    這樣玩得不亦樂乎,也沒人敢說他們什么。


    但他就養了這么三個就把他自己給嚇到了。


    兩個人眼中滿是鄙夷和不屑,甚至覺得與這李家老爺為伍簡直是一個錯誤的決定,想想便丟人現眼。


    另一邊,陸遠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直接驚得目瞪口呆。


    他笑得合不攏嘴,更是抱著大腿哈哈笑,“好家伙,這李老爺是個人才呀!”


    “不錯,不錯,看來我是時候去找找他那三個金屋藏嬌的姑娘好好聊一聊!”


    “例如什么時候帶她們去見見李府的夫人?”


    緊接著,陸遠繼續往下看,他也想要看看這幾個家伙還有什么搞笑的事情。


    果不其然,只見這個時候那鄭家夫人滿臉鄙夷的看著王家老爺。


    她看他此時那么開心,呵呵冷笑,“老王,你也別多笑,你能好到哪里去?你可不要讓我把那件事說出來!”


    王家老爺一副老態龍鐘自以為是的樣子緊了緊衣服,一拍桌子,“你說,老子到今天要看看你能說出個我的什么把柄?”


    但與此同時,他心中卻有些害怕。


    因為他最為恥辱且最為羞于啟齒的事情只有一件。


    但這件事情在他看來極為隱蔽。


    除了他之外,以及那參與的幾人以外,根本沒人知道。


    這鄭家夫人身為外人,怎么可能會清楚。


    所以他自信沒有任何事情能威脅他,鄭家夫人也不可能抓住他的把柄。


    但此時他萬萬沒想到,他怕什么就來什么。


    鄭家夫人呵呵一笑,“就在之前一個月吧!”


    “我聽說你親自去捉奸,看到你夫人跟一年輕男子正在床上做運動呢!”


    此話一出,就連剛才被懟的啞口無言,甚至活不下去的李家老爺,突然目光一亮。


    他雙眼目光灼灼的盯著王家老爺,感覺就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


    整個人臉上的表情更是從失落到驚喜,再到狂喜。


    整個人顯得很是精神抖擻。


    甚至他的嘴角的笑意根本壓不下去。


    這樣子怕不是讓人以為,在床上跟那王家夫人在一塊纏綿的會是他吧!


    一旁孫家老爺也是張大嘴巴,整個眼睛瞪得恨不得直接貼在那王家老爺臉上,想看看他此時臉上的表情。


    王家老爺此時面紅耳赤,趕忙指著鄭家夫人手指顫抖,“你、你不要胡說,這哪有的事情?”


    這件事讓鄭家老爺此時都是目瞪口呆,他都不知道這件事情。


    他感覺自己夫人今天真的是牛逼!


    他甚至在心中給豎一個大拇指。


    陸遠此也是驚得目瞪口呆,不由吐出了國粹,“我操!”


    另一邊那靈雎也在根據陸遠的要求去監視著里面的情況,在聽到這鄭家夫人口出此言之時,感覺污穢至極。


    她面紅耳赤,眼中閃過一抹嫌棄和厭惡,當即便把神識收回。


    靈雎一臉怒火,“一群人渣,惡心至極!”


    緊接著她便是不再去用神識是監視這幾家人的情況。


    靈雎覺得陸遠給她的這個差事簡直是要了她的老命。


    當時他說讓她來做來這件事情的時候,她就應該拒絕,讓陸遠他自己來。


    畢竟,里面那個女子多么放得開。


    讓他自己來做這件事情肯定是手到擒來,說不定還開心的很。


    何必讓她來受這個委屈。


    一瞬間,靈雎氣憤的不行。


    她咬牙切齒的盯著陸遠所在的方向,摸著自己的小白牙,就好像把陸遠咬在嘴里面,使使勁的咬著陸遠。


    陸遠感覺脖子一涼,渾身一顫。


    他趕忙順著目光望去,就看到了靈雎那副憤恨的樣子。


    陸遠不由露出一副訕笑,“嘿嘿”傻笑著。


    那靈雎看到更是氣的不打一處來,嬌哼一聲。


    她轉身向一旁街道走去。


    她剛才在路上的時候就發現了幾個非常有趣的攤子,早就想去那里買上幾個玩具玩一玩。


    只不過當時礙于陸遠要求的事情,她不得不提前趕過來。


    結果沒想到,就讓她發現這種惡心的事情。


    令她頓時無語。


    靈雎只想把剛才聽到的話,從自己腦海之中掃去。


    只可惜,令人最無語的事情就是你越想忘記的事情,越不想聽到的事情往往在你腦海之中回蕩不絕。


    這另靈雎很是無奈至極。


    陸遠干巴巴的笑了笑,趕忙將目光從靈雎的身上移回來,放到鄭家之中。


    他同時繼續好奇看著接下來的發展。


    此時,王家老爺一臉羞恥,甚至想找個地縫鉆進去。


    要不是這里人不多,而且這家伙怕死。


    恐怕這個時候,王家老爺已經找個墻把自己活活撞死,根本沒臉活下去了。


    孫家老爺此時直接落井下石。


    他可不想放過這個好機會,直接捧腹大笑,“老王,我聽的不是真的吧!”


    “我跟你說我肯定是不信的!


    “王家夫人那身材曼妙,長得更是美麗至極,這樣的好女人怎么可能會上別人的床呢?”


    說話間,他可是義正言辭,直接拍案說道,“就是這王家夫人來找我,說什么喜歡我,想跟我在一塊,我跟你說我那是絕對拒絕不了的!


    這句話直接氣的王家老爺咬牙切齒。


    他雙目死死盯著孫家老爺,恨不得將其生吞活剝。


    一旁的李老爺感覺找回了場子一樣。


    他不會忘記,剛才他自己受到屈辱、被人諷刺的時候,這王家老爺說的多么開心。


    當即李老爺捧腹大笑,“老孫你真有趣!”


    “不過,你小子說的不錯!到時候叫上我,咱們一起!”


    陸遠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


    這三個家伙表面上和和睦睦,而且私底下也是自稱為一個陣營。(本章完)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熟妇性饥渴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福利网站_免费一级毛片在线播放_久久久蜜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