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zrtv"></cite>
<var id="5zrtv"></var>
<menuitem id="5zrtv"><strike id="5zrtv"></strike></menuitem>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thead id="5zrtv"></thead></video></var>
<ins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ins>
<var id="5zrtv"><video id="5zrtv"></video></var>
<cite id="5zrtv"></cite>
<cite id="5zrtv"><span id="5zrtv"><menuitem id="5zrtv"></menuitem></span></cite>

米飛小說網

字:
關燈 護眼
米飛小說網 > 紋獵天下 > 812

812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九鼎記,酒神(陰陽冕),武神,
    秦悍馬這個時候也過來和步離重重的一個擁抱,右手狠狠的砸了步離肩膀一下,隨后是龍魁和花之鋒銳他們,和步離意義問候之后,步離這次啊有些驚喜的說道:‘位面通道,你們已經打通了?“


    秦無極點點頭,笑著說道:“這全靠步離小友的功勞啊哈哈哈!


    說完這話,轉頭瞧著蔡小仙,臉上露出了愛憐的神色,緩緩的點點頭,說道:“像,真像”瞧見秦無極盯著自己,蔡小仙有些害怕,怯怯的便躲到了步離的身后。


    “好孩子,叫外公!鼻責o極對著蔡小仙,柔聲說道。


    蔡小仙疑惑的瞧瞧步離,步離輕輕的點點頭,說道:“他就是你的外公,沒錯的。你們身上流著的是相同的血液!


    蔡小仙這個時候才怯怯的開口澆了一聲外公。聽見這一聲外公,秦無極仰天長笑,笑聲之中說不出的快慰。


    隨后,秦無極止住笑聲,對著神殿外面的那些人說道:“你們這么些年了,居然還是對我忠心耿耿,很不錯,在接下來的日子里面,就讓我帶領著你們,將我們復仇的火焰燃燒到大6的每一個角落吧,讓七大家的人們在我們的鐵蹄下徹底的顫抖和哀嚎吧!


    隨后,步離這才知道,在秦無極他們不屑努力下,他們終于將血獄荒原和魔族大6的通道打通,而通道的入口,正是這座神殿的洪荒祭壇。


    當瞧見一隊又一隊剽悍的騎士們從空間通道出現在廣場之上的時候,魔族大6秦無極的遺臣們都是目光呆滯,原來魔皇大人居然帶來這么多強悍的軍隊?磥,他們勢必能恢復昔日的榮光。


    場面的展不僅讓蔡小仙感到震驚。就連大黑和步離,也是萬萬沒想到。


    瞧著這些從血獄荒原過來的摯友們。步離震驚之余,又有些微微的感動。


    之后,秦無極就徹底接管了神殿所有的一切,對于這些,包括那位蔡性長老在內,都沒有絲毫的異議,他們苦苦籌備這么多年,在七大家族的絞殺下費盡心機的輾轉求生,為的是什么?還不是再現魔皇當年的榮光?現在秦無極都重新出山。對于他們來說,那是天大的好事。


    秦無極出現之后,蔡小仙的作用就不再是那樣的唯一不可代替,在知道眼前的少女是自己的外孫女之后,秦無極仿佛將自己所有的愛都加注在蔡小仙身上一樣,寵溺非常。蔡小仙和步離久別重逢,也是有很多的話要說,兩個人一整天一整天的膩歪在一起,就連大黑都有些看不下去。開始在神殿周圍無聊閑逛,有事沒事和龍丫的白熊談談心戀戀愛。


    日子平靜異常,就這樣過了六七天之后,步離終于決定。離開魔族大6。在魂瀾大6,在魔法大6,在別的步離說經歷的位面之中。有很多有趣的人,有很多美麗的風景。步離想要和蔡小仙重新再走上一遍,順便。去瞧瞧白色霧靄之中那強悍的存在一眼,和他老人家好好的聊聊天。


    這一天,神殿之前的洪荒祭壇之前,滿滿的占滿了人,他們靜靜的瞧著祭壇之上的步離和蔡小仙,以及和步離形影不離的大黑,在大黑的身邊,一頭俊美異常的白熊和大黑并肩站在那里,卻是龍丫的美女熊白雪。


    秦悍馬和龍丫手牽著手,瞧著遠處祭壇上的步離,使勁的揮揮手,說道:“再見了,兄弟,希望我們還會再見!辈诫x瞧著秦悍馬,笑著說道:“會的。等你們一統魔族大6的話,我們就將大6橋重新打通,那個時候,我們就又能在一起了!鼻睾否R點點頭,瞧著遠方的萬里江山,豪氣萬分的說道:“我們的大軍現在已經收復了兩個行省,在義父的威名下,七大家節節敗退,收復整個魔族大6指日可待,我們會見面的!


    “你一定要對白雪好好的,下次見到,如果白雪受到一點委屈的話,我不會饒了你的!饼堁厩浦蠛,狠狠的威脅到。大黑輕輕地摟住白熊,點點頭說道:“我哪里敢啊,她可是比我還能打的……”打黑的話惹來了眾人的一陣歡笑。


    看了看時間,秦無極緩聲對步離說道:“時間到了,你們是時候離開了!


    步離這個時候才和蔡小仙站進洪荒祭壇的正中間,隨后,步離嘴里開始緩緩的誦念起了祭壇之上的那段冗長晦澀的咒語:“幽游于一切存有的偉大旅者,請駐足垂憐。吾將以未來無限可能為禮,求前進現世異界渺茫之路,將惶惶于您前的迷途羔羊,牽引至永無終點的無盡旅途,請將你們的力量暫借給吾,讓吾擺脫時間的束縛,讓吾越空間的界限,將吾的身體,將吾的意識傳送到吾所指定的地點——空間之門開啟!”


    隨著步離咒語的誦念完畢,一道又一道的巨大光柱在祭壇周圍閃亮,洪荒祭壇其實就是一個用以連接別的位面的一個巨大的傳送陣,在步離的催之下,這個傳送陣能將他們傳送到任何他們想要去的地方。


    巨大的光柱散出耀眼的光芒,漸漸的便將身處其中的步離小仙他們包裹,周圍的空間一陣扭曲,步離他們在空間陣之中朝著身下的那些人們揮著手,步離已經將空間坐標定好,在下一刻,他們就會離開這里,到達魂瀾大6的五方城,然后繼續接下來的旅程。


    在空間扭曲之中,步離并沒有瞧見花朵朵的身影,這些天來,花朵朵偶就一直刻意的躲避著步離,今天步離離開的時候居然也沒有來相送。在沒有瞧見花朵朵之后,步離心中因為是微微的苦澀,輕不可聞的低聲嘆息一下。


    在步離看不見的遠方,花朵朵怔怔的瞧著遠處洪荒祭壇上面的璀璨光影。知道步離就要離開了,這一分別。也許就是永別,想到這里。少女再也抑制不住,輕輕的蹲下身子,將腦袋埋在雙腿之間,開始輕聲的哭泣,那一滴又一滴的晶瑩淚珠滴落到白玉的地面之上,晶瑩剔透,宛若最璀璨耀眼的珍珠。


    隨著空間傳送陣的啟動,步離的視線越來越模糊,到最后。只感覺周圍一陣扭曲,步離拉緊蔡小仙的手,知道,在下一刻,他們就會離開這里,回到魂瀾大6。


    就在步離即將離開的時候,在圍觀的人群之中,一個人眼中猛然間露出幾絲的決絕意味,飛快的越過人群。在眾人驚呼當中,從懷中掏出一個黑乎乎的冒著白煙的東西,朝著空間傳送陣里面就狠狠的拋了過去。


    在見到這名黑影沖出人群的時候,秦悍馬就是臉色一變。因為這個人掏出的那黑乎乎的東西,不是別的,正是黑衣衛威力巨大的湮滅雷。


    秦悍馬雙腳在地面上狠狠的一跺。場間一聲轟鳴,秦悍馬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刀一樣。瞬間撲到這名灰影身旁,一把將這名灰影抓住。厲聲喝道:“你干什么?”


    被秦悍馬全力一抓之下,這名灰影肩膀處的骨骼寸寸碎裂,劇烈的疼痛讓這名灰影一聲慘叫,但是這名灰影并沒有回答秦悍馬的額問題,而是瞧著在傳送陣當中轟然炸響的湮滅彈,臉上露出了神經質的笑容,低聲的說道:“師傅,徒兒終于給您報了仇了,就讓這和幾個家伙徹底的消失在空間亂流當中吧!闭f完這話,臉上露出了滿足的笑容,將牙根處的毒囊咬破,毒素迅的蔓延全身,腦袋一歪,就徹底死去。


    這個時候,空間傳送陣在一陣巨大的轟鳴聲之中,猛然動,周圍空間一陣扭曲,步離他們就已經消失在了秦悍馬他們的視線之中,祭壇上面焦黑一片,到處都是四散飛射的碎石塊。


    花滿樓這個時候走上前來,伸手在刺客的耳后一摸,輕輕地將這名刺客的面皮揭了下來,瞧著手里的精巧面具,有些低沉的說道:“是七巧門的手藝,這名刺客是花之弦月的關門弟子,在花之弦月死后一直下落不明,沒想到會出現在這里!


    “步離他們不會有事吧?”秦悍馬瞧著義父,沉聲問道,現在她最關心的就是這個問題,不得不說,這名刺客的時機拿捏得恰到好處,剛好在傳送陣啟動之前的那一剎那,不僅場間的眾人,就連步離和大黑,估計都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


    瞧見步離和蔡小仙被空間傳送陣傳送走,感受著紅換祭壇上面湮滅彈爆炸后的氣息,秦無極的臉色很是難看。


    他對于空間的規則有著很深的研究,對于湮滅彈的威力也非常的熟悉,在這樣威力的爆炸之下,傳送陣原本的坐標肯定會失效,那么,步離他們就危險了。


    “義父,他們會不會有危險?”秦悍馬一臉的焦急。


    “這要看他們的運氣了!鼻責o極沉聲說道:“如果運氣好的話,會傳送到一個普通的位面,這樣的話,雖然會有危險,但是憑著步離和大黑的能力,還不至于會丟掉性命,但是大千世界之中有無數的位面沒有人涉及過,那些位面里面會有各種各樣的危險,如果步離他們傳送到這樣的一個位面之后,他們的處境就糟糕了!


    秦無極說到這里,微微停頓,之后繼續說道:“這還不是最壞的情況,最壞的情況就是,他們在剛才的爆炸之中,會迷失在空間亂流之中,然后一直迷失,在混亂寂靜的空間通道之中度過余生,這,才是我最擔心的!


    “那怎么辦?”秦悍馬很是焦急:“有沒有什么辦法?”


    “空間是最為神奇的,我也只是初窺門徑罷了,遇見這樣的情況,任何人都幫不了他們,眼下,只能靠著他們自救了!鼻責o極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緩緩說道:“我們能做的,只有為他們默默祈禱了!


    聽見秦無極的話,秦悍馬臉色很是難看,心中滿滿的全是對步離大黑的擔心。


    “好了,我們再糾結這些也沒有用了,收拾一下心情。下去準備吧,明天和何家會在紅河谷一帶進行決戰!鼻責o極緩聲說道。


    秦悍馬點點頭。憂心忡忡的瞧了洪荒祭壇一眼,就離開了這里。去準備接下來的戰斗去了。


    秦無極低聲長嘆,隨后搖搖頭,也離開了洪荒祭壇,在面對無能為力的事情的時候,這名魔皇大人此時也只能在心里暗自祈禱,自己的外孫女和步離他們能夠平安無恙。


    隨著場間的眾人各自黯然離開,遠處,一個白色的身影慢慢的走到祭壇之前,瞧著滿是狼藉的祭壇。開始蹲坐在地上,無聲的哭泣,眼淚在她那俏麗的臉龐上放肆縱橫,這名少女回想著自己和步離在血獄荒原的點點滴滴,想著自己再也不能和他相見,心如刀割。


    當湮滅彈在傳送陣中間炸響的那一刻,步離下意識的就將身旁的蔡小仙緊緊的抱在身下,生怕爆炸的沖擊波傷到身下的蔡小仙,大黑和白熊一聲低吼。朝著步離這里迅的靠近,兩只熊緊緊的摟在一起,蜷成一團,就縮在了步離的身邊。他們都知道。傳送陣已經啟動,這個時候想要離開已經來不及了,只能被動的等待接下來的結局。


    在連續不斷的火光轟鳴聲中。傳送陣周圍光芒一閃,大黑他們就感覺身子一輕。就消失在了洪荒祭壇,進入了時空亂流之中。


    身處時空亂流之中。大黑和步離里已經有很多次的經驗,因此對周圍扭曲變幻的白色光芒碎片習以為常,但是蔡小仙和白熊是第一次經歷這樣的情景,感覺像是漂浮在一朵巨大云彩中心通道中一樣,眼睛新奇的打量著周圍,感受著從腳下傳來的失重感,很是新奇。


    而步離和大黑這個時候卻均是一臉的憂慮,瞧著周圍不斷變換的光芒碎片,一臉擔憂。


    “步離哥哥,怎么了?”蔡小仙這個時候已經從步離的懷抱之中轉了出來,瞧見步離眉眼之間的憂色,輕輕的問道。


    “剛才的爆炸將我們之前定好的坐標損毀,我們迷失在了空間亂流之中了!辈诫x面帶憂色的說道。


    “哦!辈绦∠芍皇禽p輕的恩了一聲,便不再說什么。只是一臉幸福的將腦袋依偎在步離的臂彎當中,閉上眼睛,輕聲哼唱這一曲不知名的小曲。


    “我們迷失在空間亂流之中了!贝蠛谝姴绦∠蛇@副模樣,有些焦急的說道:“意思就是,我們很有可能就會在無盡的時間旅程之中度過余生!贝蠛谡f完這些,想象著自己一行人接下來的悲慘遭遇,不由得心中升起了淡淡的恐懼,咬牙切齒的說道:“扔湮滅彈的這個狗日的,別讓小爺我出去了,出去了非將這個家伙抽筋剝皮不可!


    步離瞧著大黑有些氣急敗壞的模樣,說道:“既然已經成為了現在的局面,那么我們抱怨也沒有什么用了,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尋找自救的辦法!


    步離說完這話,對身邊的蔡小仙安慰道:“小仙不怕,要相信我,我會帶你們出去的!


    蔡小仙聽見步離的話,眨著明亮的大眼睛,有些疑惑的說道:“為什么要害怕?我最害怕的就是和你分別,F在,你在我身邊,我在你身邊,就沒有什么好怕的啦!


    蔡小仙說道這里,將腦袋往步離的懷中蹭了一蹭,閉上眼睛,用近乎囈語一樣的聲音說道:“我們現在在一起了,你我彼此都不會感到孤單,我們即使在接下來的日子里面會相繼死去,那也沒有什么好怕的,到最后誰都會死,但是能和自己所愛的人死在一起,就是一件很難得的事情了,我們要珍惜的,步離哥哥!


    蔡小仙的一番話,讓原本有些焦急的步離漸漸的平靜下來,而原本氣急敗壞的大黑聽見蔡小仙的話之后,和身邊的白熊互相對視一眼,漸漸的眼中戾氣漸消,眼底留下的,只是喜樂平靜。


    大黑這個時候哈哈大笑,說道:“正是這個道理,在這里和心愛的人一起,漸漸的走向死亡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小爺我的空間袋里面的食物清水多的是,足夠我們生活好長一段時間了!


    步離點點頭,說道:“這倒是,在這樣的一段時間里面。我們一定會找到擺脫時空亂流的方法的!


    既然解開了心結,步離大黑他們就沒有著急尋找離開空間亂流的方法。反而是和自己心愛的人依偎在綿軟猶如云彩的空間通道當中,靜靜的享受這難得的靜謐安詳沒有外人打擾的美好時光。


    但是這樣的時光還是有些無聊啊。在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后,步離和大黑便開始研究起周圍的空間壁壘起來,步離拿著歲月刀不斷的參詳,大黑拿著秦無極送自己的空間規則圖不斷的研究,一人一熊就這樣,每天呆,想出無數的辦法想要擺脫眼前無窮無盡的寂靜空間,但是這些辦法在接下來又被他們兩個一一推翻。


    日子不知道又持續了多久,只是步離嘴邊的胡茬長了一茬又一茬。在蔡小仙用歲月刀第七次幫步離刮掉嘴邊的胡須的時候,步離病倒了。


    這一日,步離想往常一樣拿起手里的歲月刀仔細參詳,一絲無意識的掠過了自己的識海之處,隨后,步離就驚訝的現,在自己的識海之中,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一座墓碑,墓碑的中間。一個大大的中字顏色鮮亮的出現在那里。


    如果不是墓碑個頭太大的話,步離在瞧見這個墓碑之后,腦海之中下意識的就知道這只是一個放大版的麻將牌,步離還知道這個墓碑的名字叫做紅中。


    至于為什么知道這些。步離也是說不上來,仿佛這些東西早就隱藏在步離的腦海之中,步離今天才是第一次覺一樣。


    一絲隨著紅中往后瞧。是一片清凌凌的小湖,這個時候。冥冥之中就響起了一個聲音,那個身影那樣的充滿誘惑。步離在糾結了短短的一瞬間之后,還是毅然決然的跳進了識海之中的那一片小湖之中。


    在步離的一絲消失在識海之中的小湖之中之后,在他身旁百無聊賴的大黑就驚訝的現,步離腦袋一歪,就此陷入了昏迷。


    大黑瞧見步離的異狀,連忙將倒在地上的步離扶起,瞧著呼吸均勻綿長的步離,使勁的呼喊,但是步離像是徹底的昏睡過去一樣對大黑的呼喊沒有一點的反應。


    許久之后,步離長長的喘口氣,猛的睜開了一直緊閉的雙眼。


    大黑瞧見步離醒來,有些擔心的問道:“怎么了?”


    步離嘴角輕輕翹起,說道:“沒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大黑有些疑惑。


    “有關寂寥的紅中,有關羊皮袍子,有光九尾狐魔鳳凰的事情!辈诫x說道:“有關醫生,有關手術,有關穿越的一切,有關我的前世今生!


    大黑聽見步離的話,一頭的霧水,完全不懂步離神叨叨的在說些什么。


    “姜醫生?沈旭之?步離?”步離回想著自己在自己識海之中回憶起的那些意識碎片,臉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步離哥哥,你沒事吧?”蔡小仙瞧著步離,一臉關切的說道。


    “沒事!辈诫x瞧著蔡小仙楚楚動人的模樣,笑著說道:“我找到了回家的路!


    “魂瀾大6?”大黑異常的興奮,沒想到步離昏迷了一下子,居然又想出了一個辦法,但愿這一次辦法有效才好,這里的時光無聊透頂了。


    聽見大黑的話,步離一臉神秘的微笑,并不說話。


    在接下來的日子里,步離一直很安靜,等待著機會的到來。


    又過了不知道多長時間,這一天,原本靜止的時空亂流猛然間開始劇烈的波動起來,大黑臉色一變,對步離道:“糟了,這是碰見時空漩渦了,再不想想辦法的話,我們就會被永恒的黑暗所吞噬!


    準備許多天的步離這個時候知道機會終于來了,閉上眼睛,將腦海之中有關那里的記憶重新回憶一遍,在確定沒有任何差池之后,這才對大黑說道:“保護好小仙,抓緊我的手!


    大黑聽見步離的話,不敢懈怠,和身邊的蔡小仙白熊圍在步離的身邊,緊緊的握住彼此的手,形成一個圓圈。


    這個時候步離站在圓心,緩緩的舉起手里的歲月刀,將身體里面的鴻蒙紫氣催到極致,根據在識海之中得到的記憶。開始緩緩的誦念起一連串冗長繁復晦澀的咒語,隨著步離開始誦念咒語。他們所處的空間在時空漩渦的瘋狂席卷下開始慢慢的不穩定,到最后。大黑他們就聽見一聲脆響,他們所處的時空通道終于在時空漩渦的絞殺下完全崩潰,濃濃的猶如實質的黑暗從空間縫隙之中涌出,眨眼間就將步離他們吞噬。


    就在這個時候,步離手中的歲月刀猛然間爆出一道閃亮的光芒,隨著步離誦念咒語音調的不斷拔高,漸漸的漂浮于他們的頭頂,閃耀出一道猶如閃電一樣的光芒,生生的就將他們身周的空間撕裂出一道口子。


    猶如無邊無際的黑色絲綢被劃出一道裂口一樣。這個口子猛然間就透出耀眼的光芒,步離這個時候大吼一聲,用盡自己全身的力氣,帶著周圍的人們就從這個裂口躍了出去。


    之后就是一陣紊亂的氣息旋轉,在在空間亂流之中所有人緊緊的握著彼此的手,不敢放松,而步離這個時候也是猛喝一聲,一口咬破自己的舌尖,讓自己的腦海保持清醒。不斷的吟唱著沒完成的咒語,不斷的根據腦海之中的坐標調整著他們的方向。


    在步離的這段咒語吟唱完畢之后,步離像是被抽干了力氣一樣,身子軟綿綿的就軟倒在了空間之中。要不是大黑和蔡小仙這個時候依舊緊緊的攥著步離的雙手,步離這個時候就已經被時空亂流席卷到永恒的黑暗當中了。


    在光明和黑暗不斷交織的空間縫隙之中,他們不知道存在了多久。在最后所有人都有些堅持不住的時候,他們就感覺在遠方仿佛出現一塊磁石一樣。身不由己的就朝著遠處飛去。


    步離這個時候大聲的對大黑呼喝道:“大黑,釋放結界!


    大黑聽見步離有些焦急的說話聲。連忙將身體里面所有的力量都凝聚起來,一個巨大的光罩就出現在眾人的身體周圍,像是一個蛋殼一樣將眾人包裹在了最里面。


    隨著他們被遠方的磁石一樣的存在不斷的吸引,大黑這個時候才看清楚遠處的那個淡藍色的星球。


    而這個時候,久違的吸引力重新回到了他們的身上,大黑只來得及尖叫一聲,就朝著腳下的淡藍色的星球重重的落了下去。


    隨著他們的不斷下墜,他們的度越來越快,大黑剛才釋放出來的光罩在和空氣的劇烈摩擦之下,開始閃耀起一團又一團的火花,到了最后,大黑再也堅持不住,悶哼一聲,苦苦維持的光罩在不斷的摩擦之下終于破碎,而這個時候,大黑也看清楚了他們所處的位置。


    他們這個時候就身處高高的天空之上,在他們的腳下,是一朵又一朵的白色云彩,云彩之下,是一片綿延起伏的大6。


    而大黑他們,此時就正從這萬丈高空之中,朝著腳下的大6急的降落,這個時候,步離耗盡了所有的力氣,而大黑也已經筋疲力盡。瞧著腳下那一片廣袤的大6,感受著急下降時候帶來的窒息感,大黑有些黯然的閉上了眼睛,努力到最后,還是失敗了,自己搜有人從這樣高的高空摔落下去,就是鐵打的也會成為一堆廢渣啊……


    步離這個時候心中也是一片絕望,自己經歷了千難萬險,在最后一刻,還是功虧一簣。


    瞧著身邊的蔡小仙,步離有些不忍心的閉上了眼睛。


    膽小的小仙同學這個時候終于鼓起勇氣睜開眼睛開始打量自己所處的空間,在見到自己一行人正在很高的空中朝著地下急下墜的時候,嚇得驚聲尖叫,又重新閉上了眼睛。


    眾人繼續下墜,在小仙驚叫一聲之后,步離就有些詫異的現,原本應為空氣的急摩擦帶來的炙熱和風聲在不知不覺之間悄然消失,有些詫異的睜開眼睛,就瞧見身邊的蔡小仙身上的項鏈戒指手鐲此時正閃耀出一團又一團的七彩光華,這些光芒互相融合,慢慢的就形成了一個七彩光罩將眾人包裹在了里面,步離瞧見這樣的情形,終于醒悟過來,在最后關鍵的時候,幻影相思扣和其他三件飾終于揮作用。


    要知道這可是遺落在無數位面的珍貴神器,威力玄妙異常,就連胡武老大人也只是找到了一件,后來被步離機緣巧合之下獲得,在這個時候,終于綻放出了屬于神器的光芒。


    幻影相思扣幻化出的光罩明顯比大黑之前的光罩要結實不少,最后,在光罩的包裹之下,步離他們終于從空中轟然降落,重重的摔落在一片荒野之上,巨大的沖擊力將他們身下的土地砸出一個巨大的深坑。


    隨著煙塵散落,大黑灰頭土臉的從大坑之中爬了出來,呼吸著味道有些怪異的空氣,大黑哈哈大笑,對著天空狂叫一聲:“天空一聲巨響,老子又一次閃亮登場!魂瀾大6,你家小爺又回來了!”


    因為有幻影相思扣的保護,他們從高空落下來雖然威勢驚人,但是所有人都沒有受傷,步離這個時候在蔡小仙的攙扶之下也從深坑之中有些艱難的爬了出來,身后美女熊白雪也爬出來,一臉驚奇的打量著周圍的景色。


    步離瞧著周圍熟悉無比又陌生無比的景色,沉默無言。


    這個時候,從遠方地平線上傳來一聲悠揚的長嘯,大黑聽見有些恐怖的嗚嗚聲之后立刻變得一臉的警惕,將步離他們護在身后,從空間袋里面拿出鐵棒,一臉戒備的盯著遠處地平線。


    隨著令人牙酸的轟鳴聲的接近,一個巨大的黑影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大黑瞧見這個巨大的怪獸之后,震驚無比,這才反應過來自己降落在的這個位面并不是魂瀾大6,瞧著朝著眾人快行進過來的這個巨大怪獸,大黑大聲的說道:“步離你們先退,我為你們斷后!


    聽見大黑的話,步離的臉上閃現出幾絲古怪的神色,并沒有挪動腳步,而是瞧著漸行漸近的那個巨大的黑影沉默無言。


    蔡小仙這個時候也瞧見了那個巨大的怪獸,瞧著怪獸那長長的身軀,有些害怕的躲在步離的身后,怯怯的問道:“步離哥哥,那是什么怪獸?是龍嗎?龍怎么不會飛?奔跑的度這么快?”


    步離瞧著朝著他們呼嘯而來的巨大黑影,不知不覺之中鼻子就漸漸的酸了起來。瞧著身邊蔡小仙那絕美的容顏,步離柔聲說道:“那是火車!


    隨后,步離瞧著大黑,瞧著白雪,瞧著蔡小仙,輕輕的笑了笑,說道:“我們到家了!


    說完這話,蔡小仙就有些驚訝的現,步離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是淚流滿面。


    而那一列疾馳的列車,這個時候也終于席卷著濃濃的煙塵,從他們身邊呼嘯而過,逐漸消失在了暮色的盡頭。(未完待續。。)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內容有問題?點擊>>>郵件反饋
熱門推薦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陰陽冕)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
熟妇性饥渴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福利网站_免费一级毛片在线播放_久久久蜜av无码